我爱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我爱中文网 > 诸天归一 > 第三章 真实的梦

第三章 真实的梦(1 / 2)

     天才一秒记住「我爱中文网」地址:www.52zw.com  诸天归一更新最快!

客厅外传来钥匙开门关门声,随后传来老妈窦月娇的声音。

“小武,今天晚上吃什么?我带了一点排骨回来,是吃糖醋排骨还是椒盐排骨?”

任武冲着卧室门外答复:“随便。”

“怎么又是随便!没有随便这个说法!”

“哎呀,就是都可以啦,我又不挑食。”任武这会儿看得兴起,哪有心情考虑晚上吃什么。

窦月娇也是习惯了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格,沉默片刻,门外传来窦月娇的声音,“那就吃海带排骨汤了。”

任武一愣,压下手中书本,将椅子往后面一靠:“老妈煮糖醋排骨啊!”

窦月娇顺手将肩包挂在墙上,嘴角上扬,臭小子还是嫩了点。

做好晚饭,窦月娇用保温饭盒装好晚饭给任爸带去。

任武吃过晚饭,然后从卧室房间后取出一柄铁剑。

这是任武在兵器铺买的铁剑。

光明市不禁止冷兵器,这也和光明城存在妖魔的环境有关,光明城很久以前就存在妖魔,那时候环境混乱,人人自危,哪怕明面上禁止兵器在暗中也会家家户户私藏,经常因为私藏兵器的事闹出矛盾。

后来光明市换了一位市长,从那以后光明市就不再禁止民众掌有兵器。无论是冷兵器还是热兵器,只是需要登记,必须是登记过的武器才能带入公众场合。

而且一些特殊的公众场合还是禁止携带冷兵器进入的。

这阿鼻剑录的练法任武暂时无法修行,因为练法需要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能量。

但是这部功法极为霸道,它可以汲取无主的气血壮大己身气血,甚至还能凝聚出血罡。

任武找不到无主的气血,他也尝试了用自己的气血来练一下,但刚做起手式就感觉头晕眼花,脑袋仿佛被扔进了洗衣机滚了几十圈头疼得快炸裂一样。

所以目前只能练一下剑法了。

提着剑来到公园,这会儿已经九点钟了,公园里的人气逐渐流逝。

吃过晚饭逛公园的人差不多都陆陆续续的回家。

任武不会独自一人前往公园的深处。

妖魔就喜欢出现在一些阴暗肮脏的地方,像公园深处那些迹罕至的密林就可能会出现妖魔,当然这个几率非常小就是了,所以任武没有深入,只是找了一个偏僻点的地方练习剑法,

任武曾加入过神秘社,虽然神秘社里只是一群兴趣爱好者聚集在一起,但也不得不说组建神秘社的那几个人路子是真的野,还真的被他们搞到了一点东西,关于妖魔的详细资料。

这些东西很少外泄,超凡者们似乎和普通人之间隔着一层无形的壁障。

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圈子。

妖魔诞生于天地之间,但大多数妖魔在诞生之初是没有威胁的。

就以欲念魔触为例。

欲念魔触是一种从阴暗潮湿的环境中长出来的触手,它们不喜欢阳光,生活区域附近常常伴随滋生大量类似于青苔的墨绿色物质。

欲念魔触会随着时间发展不断壮大,在这个阶段初期它的攻击性并不强,只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气味吸引空气中的各种蚊虫还有小动物,然后将它们附着在触手上进而吞噬,最终彻底消化它们,这个时期的它们甚至没有一只猛兽的威胁大。

但是当它成长到一定长度,普遍为两至三米时,就会拥有微弱的攻击性,这个阶段会捕杀猫狗,甚至偷袭流浪儿童,有些胆大包天的欲念魔触会袭击深夜独自一人回家的女性。

一些身体瘦弱,没有多少力气,胆子很小的人独自面对这个阶段的它时没有多少胜算。

当欲念魔触成长到五米以上的长度时,这个阶段的它就变得格外危险,它能够隐藏自己的长度因为它有强烈的伸缩能力。

这个阶段的它会拥有隐身能力,在没有主动攻击的时候不会显露自己,只有在袭击深夜独归的夜人时才会出现。

这些都是神秘社搞到的资料,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门路。

其实练习剑术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毕竟是五六斤重的铁剑,如果挥舞个几分钟还好,但真要长时间使用的话,没有长时间练习造就的过人膂力是绝对不行的。

那样第二天早上起来手臂会酸痛无比,肿得像个白萝卜一样。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任武选择练剑的地方是在公园靠里面一点的一个小广场上,广场上只有少量绿化,在广场靠里面一点的区域种植着一片黄葛树。

在广场与公园主干道交界处则种植着一排高大的悬铃木。

这个时候的公园人虽然逐渐稀少,但偶尔还是能够看见三三两两的行人并排着路过。

练习了半个小时,任武感觉手臂很酸胀,将铁剑插入剑鞘驻在花坛边沿,坐在长椅上歇息。

汗水淋湿了背心,打开保温杯喝下两口温水。

半个小时下来,任武感觉自己进步很大。

阿鼻剑录的剑术一共有三十六式。

自己已经熟悉了前九式,但也只是熟悉,想要应用在实战中还要继续努力。

天上的月光洒在地上,与公园的路灯的橘黄色暖光融为一体。

沙沙沙。

有风吹来,树叶摩擦发出沙响。

一个冰冷、阴恶,让人极不舒适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任武的后背。

任武后颈上的寒毛以及鸡皮疙瘩全部炸起来。

又是那个眼神!

赶紧从长椅上站起来,一把提起铁剑。

剑柄外缠绕的布条上还有未散的余温和被汗水浸湿的湿润感。

长剑在手,任武的胆魄大了两分。

脸色微沉,眉角压低,眼睑被压迫变得更狭长。

警惕的扫视周围。

空旷的广场上空无一人,远处的树木在黑夜下如狰狞的魔怪张牙舞爪。

左手提起放在长椅上的保温杯,任武脚步匆匆向公园出口走去。

被窥视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任武离开公园。

公园外的干道上人气比公园里要多出许多,公路上不时有车辆驶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