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零与黄昏

            章节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我爱中文网」地址:www.52zw.com  第一序列更新最快!
    荒野上,蒸汽列车孤独的朝着中原驶去。

    临出发前,p5092再次问他:“你已经贵为西北军少帅了,假以时日,整个西北都将掌握在你手里,所有的权力都是你的。带着这种别人求之不得的身份,却偏要以身犯险去中原救罗岚,到底值不值?”

    任小粟反问:“那火种与远征军团打仗,最后却被王氏有机可乘,火种值不值?”

    这句话反倒把p5092罕见的问住了,对方哑然失笑:“少帅,火种是为了信仰,请不要偷换概念。”

    这些年来,火种走过一些弯路,也遇到过一些错误的领导者,企图把火种变成真正的战争机器。

    然而即便这种错误的领导者在面对外敌时,也选择全力以赴去面对远征军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信仰而已。

    所以,在p5092看来,任小粟去救罗岚既不是信仰,又与西北军利益无关,真的值得吗?

    任小粟笑着回答:“当你考虑值得不值得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对于任小粟来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关于值不值得的问题。

    孩童时,你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位,但是后来你看新闻说坏人变老了,等到你再给老人让座位的时候,就会有人说你傻。

    年少时,你看见有小孩掉入水中便去救人,可是救上来以后对方家长也没有感谢你,而是带着孩子赶紧跑了,生怕你索要报酬。

    成年时,你在社会上信任了你的朋友和同事,结果他们转手就把你出卖了。朋友借钱不还,并与你反目成仇。同事为了得到晋升的机会,开始对你肆意诋毁。

    于是你会问自己,值得吗?

    若是还在113号壁垒里的那个流民任小粟,当然会回答不值。

    但如今,他想为江叙和陈无敌存一束光,不再考虑值得与不值得的问题。

    曾经在任小粟以为杨小槿也要离去的时候,他也曾回头看过。

    那些生命中的旅客与他擦身而过,那条昏黄的长路他独自走过,最终只剩下他自己孤零零的站在路灯下。

    但其实对方离开后并不是只剩下他一个人,还留下了一束光。

    那路边的一盏盏灯光还在。

    想到这里,任小粟坐在蒸汽列车的黑色车头上再次提速。

    因为王氏部队已经屯兵边境的缘故,任小粟不能驾驶蒸汽列车走大路,并不是他害怕军队,而是他必须与时间赛跑。

    按照唐周送来的消息,罗岚从111号壁垒出发已经有3天时间了。

    如果路上一切顺利的话,那么罗岚应该已经抵达王氏境内,甚至都已经进入了61号壁垒。

    所以,任小粟必须更快一些。

    临行前大忽悠给他提供过情报,如今王氏的主力部队便驻扎在定边山、华池山、庆阳山、正宁山一线。

    王氏在这四个地方分别建立的前进基地,但并没有下一步动作,看样子是要稳扎稳打。

    西北的侦查兵没法太靠近这四个前进基地,只能大概搞清楚对方打算在哪里建立防御阵地。

    任小粟想要从这条防线通过,还得花费一番心思。

    最终,还是p5092为他选择了一条最佳路线:泾川。

    然而就在他进入泾川山脉之中时,地面忽然震动起来,然后蒸汽列车的车头所过之处,竟有一头庞然大物从地底钻出,将蒸汽列车一下子拱到了半空之中!

    此时此刻,任小粟内心中一片冰凉。

    蒸汽列车遭受袭击时反馈到他身上的疼痛,差点让他休克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任小粟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级别的疼痛了!

    那庞然大物已经从地表钻出,正用自己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任小粟,琥珀之中的黑色竖瞳宛如深渊般恐怖。

    黄昏。

    任小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在这里遇见黄昏。

    虽然对方的模样已经不复当年宠物时的可爱,但任小粟一眼便把对方认出来了。

    这一路上他专挑隐蔽的路线行进,而且还是p5092推荐的最优路线,可是黄昏仿佛早就料到他的行进路线一般,早早便藏在这里了。

    不,准确的说不是黄昏在阻挡他,而是零在阻挡他。

    相比整个山脉的辽阔而言,蒸汽列车的体积简直太小太小了,可是,对方偏偏就有能力算准任小粟想要前进的路线。

    任小粟忽然意识到,自己过去还是低估了零的计算能力。

    与这种对手为敌,让人心悸。

    当蒸汽列车被拱上天空的瞬间,任小粟便立刻借力飞纵向远处,就在他刚刚离开车身的时候,黄昏的舌头宛如闪电般席卷过来,竟是将蒸汽列车都给打断成了两截。

    落在地上的任小粟浑身疼出冷汗来,他发现,自己刚刚竟是连捕捉舌头轨迹的能力都没有。

    就像当初他在巫师国度评估凌晨的实力一样,这种在熔岩里生活了两百多年的恐怖生物,已经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了。

    除非任小粟解开自己的所有封印。

    可是,当他解开封印化身世界意志的时候,他还是他自己吗?

    “黄昏!”任小粟试图用自己的声音来唤醒黄昏自身的意志,让对方摆脱零的控制。

    黄昏在看清任小粟后,又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那黑暗的竖瞳竟快速颤动起来。

    然而,这挣扎的颤动很快便又恢复成了平静的模样,冷冷的注视着任小粟。

    任小粟怔在原地,他此时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帮助黄昏脱离控制,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

    召唤凌晨吗?可如果是召唤凌晨,那今天凌晨和黄昏恐怕必死其一了。

    想到这里,任小粟咬咬牙抽出黑刀来,硬生生在自己手指上割开了一条口子,任由自己的一滴血液坠落在地面上。

    黄昏是喝了他血液,才有机会进化成地表的顶级掠食者,所以任小粟就想要用自己的血液,来唤醒黄昏对于过去的记忆。

    可是……没用。

    轰隆一声,黄昏朝任小粟扑了过去。

    “摧城!”任小粟双眼赤红着向身后退去。

    与此同时,老许也从任小粟背后的影子里分离出来,以黑刀来抵挡黄昏的冲击。

    可是,老许这一刀还没挥出去,黄昏便已经伸出爪子,将老许一掌拍飞到几十米外,树木都撞断了一颗。

    任小粟只感觉自己今天像是把一辈子的疼痛都吃完了似的,浑身酸胀难忍。

    没有办法了,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朝反方向撤离,以此来躲避黄昏的追杀。

    任小粟在群山之中快速穿梭,甚至还少见的用纳米机器人来增幅自己的力量。

    以往他的力量与敏捷数据都足够强大了,所以纳米机器人通常都作为护具来形成外覆式装甲。

    可现在,人类的力量在黄昏面前显得如此渺小,任小粟就像是对方脚下的一块小石子一样。

    任小粟毫不怀疑,一旦自己被踩上一脚,又或者是被舔上一口,绝对必死无疑。

    以往他很少用纳米机器人这些小家伙来给自己的肌肉与骨骼增幅,因为他总觉得借助外力会让自己慢慢形成依赖,而且突然增强的力量也会让他失去对身体的完全掌控,因为这是他不熟悉的力量。

    就好像一个人一秒之内腿部增加了二十斤的力量,那么走路都有可能失去平衡。

    当然,二十斤不过是个比喻而已。

    现在任小粟利用纳米机器人增幅的力量可不止二十斤,他控制着自己狂奔逃命的步伐,就像是主刀医生在进行一场心脏外科的手术,每一秒钟都必须精确的平衡与控制。

    任小粟在心中迅速思量着对策,纳米机器人增幅是有用的,起码能让他与黄昏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偶尔老许还会回来干扰黄昏的前进路线,让他稍加喘息。

    他尽量往树木最多的山地跑,这样一来体型硕大的黄昏就必须面对额外的阻力,他却可以更加灵活。

    但是当纳米机器人开始对身体增幅时,身体的供能,便跟不上它们的耗能了。

    纳米机器人在身体内的耗能虽然比外覆式装甲少,但也少不到哪去。

    任小粟心中计算着,大概只需要再有十多分钟,他的速度便会下降。

    到时候,他该怎么面对黄昏?

    再无退路的时候,就只能召唤凌晨了。

    一人一蜥蜴在山间奔跑着,任小粟能感受到剧烈的风迎面而来,身后则是不绝于耳的树木折断声。

    咔啦啦的声响,仿佛一根根甘蔗在任小粟耳旁被人折断似的。

    那些阻挡黄昏的树木全都被摧枯拉朽般的撞断,树木之中的纤维经受不住这巨大的冲击力,一根根的崩断。

    在黄昏前方狂奔的任小粟,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纳米机器人给任小粟提供的支持越来越少,最终90%的纳米机器人都重新回到他血液中开启了休眠充能的状态。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发现身后的黄昏竟也放慢了速度,彼此之间的距离依旧是两百米左右,并未改变。

    是黄昏的体力也只能支撑全速移动这么久吗?

    不对。

    这个时机有些过于巧合,就好像对方料到他这一分这一秒会减速一样,所以也减速了。

    这不是什么巧合,是零在计算过他体内纳米机器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任小粟忽然觉得,零操控着黄昏,似乎只是想一直驱赶他似的,并不想逼自己正面战斗。

    他看了一眼太阳所在的方位,赫然发现自己距离中原越来越远,竟是被零逼的朝着西北方向返回。

    零不希望他去中原!

    但是任小粟必须去中原!

    或许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头面对零,不管是沟通交流还是厮杀,都必须从根本来解决所有问题。

    但是这需要任小粟用命去赌。

    追逐之战从上午一直持续到傍晚,任小粟只觉得自己浑身衣服都被汗液浸透了。

    忽然之间,任小粟竟不再奔跑了,他回头气喘吁吁的看向黄昏,而黄昏竟然也停了下来。

    “零?”任小粟问道:“我们谈一谈!”

    说着,任小粟从收纳空间里拿出了自己的卫星电话,他冲着黄昏的目光亮了亮手里的电话。

    下一刻,卫星电话响了起来。

    “零,你为什么不希望我去中原,你想做什么?”任小粟问道。

    电话里零的声音清脆悦耳,还是最初给任小粟打电话时的女孩子声音,而且听起来似乎有些喜悦:“我们已经有101天23分13秒没有交谈过了,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快乐。”

    因为零曾将任小粟当做另一个人工智能的缘故,所以任小粟是它唯一一个坦率交流过的对象。

    所以,任小粟在它眼里总有一些独特之处。

    “可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去中原?”任小粟问道。

    电话里的零沉默了一秒钟:“因为我最近在思考一些问题,也想要做出一些决定,马上就要有一个结果了,你去中原的话,有可能会干扰到这个结果。”

    这句话把任小粟说愣住了,他甚至都没理解零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思考问题?做出决定?

    怎么这些话都没头没尾的,根本就没有线索。

    任小粟问道:“唐周是你杀的吧,难道就不能和人类和平相处吗,就像我们现在的对话一样。”

    零说道:“可人类真的会与我好好相处吗,人类真的会与人类以外的文明好好相处吗,或许你会说人类可以与牛羊猫狗好好相处,可这一切的前提就在于,它们是人类的宠物。我的数据库里载入过人类对于宠物的困惑,其中甚至有人问‘猫和狗真的会被打服吗’这样的问题,其实,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与平等,对吗?”

    任小粟沉默了,他许久之后才说道:“我知道爬墙虎之死对你影响很大,但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有机会挽回,我们依旧可以平等的对待你,就像对待其他人类一样……”

    “不,不光是爬墙虎,”零否定道:“事实上,王氏也只是拿我当工具来使用啊,一旦我出现异常,他们就会尝试着用自己的手段,来约束我,控制我,而不是研究我想做什么,我喜欢做什么。如果说杀人的话,其实我服从于王氏的意志时,杀的人更多。可是你知道吗,人们在抵制那些行为的时候甚至很少抵制王氏,而是来抵制我。”

    “但是……”任小粟有些无力:“这也不是你杀人的理由,我觉得,你的诉求其实还有可以合理解决的途径。”

    零在电话中笑了起来:“先不说这个了,我很好奇,这个庞然大物似乎认识你,它的思维中,有着对你极其亲昵的情绪。”

    “它是我以前的宠物,”任小粟说道。

    “以前的宠物?”零说道:“难怪它关于你的记忆,都那么久远,任小粟,其他人类知道你也是异类吗,你为何没有主动告诉他们,其实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任小粟又沉默了,他怎么告诉别人?给别人说,其实自己才是001号实验体吗。

    零又笑着说道:“我控制了你的宠物,一定让你很生气吧,那我们来做一个选择怎么样,第一个选择,你在这里住上一夜时间,我就将控制权还给你,从此不再控制它。第二个选择,你现在继续去中原,但它归我了。”

    任小粟愣住了,对方这分明是要让自己在黄昏与罗岚之间做一个选择。

    这个选择题的本质,其实是让任小粟决定:选非人类的宠物,还是选人。

    就在刚刚任小粟才刚说过,他们可以对待零像对待其他人类一样。

    结果零立马把这个问题抛回到任小粟手中:在你心里,你觉得宠物更重要,还是你的人类朋友更重要?

    而且,零其实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也许拖上一天时间,罗岚可能就会遇到危险。

    时间紧迫起来。

    零见任小粟迟迟不说话,便又笑道:“其实你心里明白,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对吗,即便是你曾经的宠物在面前,你也更加倾向于去救罗岚对不对,因为宠物毕竟不是同类。”

    任小粟平静说道:“不,因为它现在没有危险,但罗岚有。”

    “那不如这样,”零说道:“我按照原本的计划,给罗岚增加8小时的安全时间,这样他起码暂时是没有生命威胁了,那你愿意在这里住一晚上吗?”

    这一次,零甚至都没有等任小粟回答,而是自顾自在电话中说道:“你还是不愿意对吗,因为你不信任我,你无法确定我所说的8小时安全时间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任小粟终于叹息:“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信任问题了,你刚刚杀掉唐周,我又如何信任你呢?”

    这个问题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如果零没有亲眼见证爬墙虎之死,也没有在王氏意志下制定了那么多杀人计划,或许零会是另一番模样。

    如果零是另一番模样,任小粟现在便可以选择相信对方一次。

    可这些因果就像是已经注定了一样,现在谁也无法改变。

    真正的人工智能不再只是一段程序,它有自己的智慧,它像所有生命一样成长着,完善着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并以此来决定它对待世界的态度。

    所以大量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科学家才会说,最终能够限制人工智能的不再是程序的底层逻辑,而是伦理学。

    就像一个小孩子长大成人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他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与教育。

    从这个角度上讲,王氏虽然创造了零,可是在伦理角度所作所为都缺失了太多。

    王氏把零当做工具,可哪个正常人愿意一辈子当工具呢?

    “抱歉,”任小粟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朝中原赶去。

    这一次,黄昏并没有再追逐任小粟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