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任小粟的决定

            章节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我爱中文网」地址:www.52zw.com  第一序列更新最快!
    黑狐在哪?”任小粟凝声问道。

    唐周两个字就像是一把刀似的,突然扎在了他的心口上。

    任小粟感觉自己才刚刚回归平静的生活,他这巫术培训班也才刚刚办起来,竟然就又有一位熟悉的朋友离开了这个世界。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任小粟也不知道他和唐周是不是朋友。

    初识是在境山地震后,113号壁垒破灭的路上,唐周、罗岚、任小粟他们一起逃往李氏的地盘。

    后来,任小粟假扮李氏军官,然后在313阵地上与唐周联手演戏,把李氏部队坑的哭爹喊娘。

    再后来,任小粟好像很少听见这个名字了,对方的军衔越来越高,然后被罗岚派去了当了一支庆氏主力部队的主官。

    任小粟与唐周的关系更像是这废土时代的一种常态,大家并不常常见面,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

    或许曾经相聚过,但后来便快速回归到了自己的角色中去,回到了自己的江湖里。

    下一次再听到彼此的消息,可能便是死讯了。

    所有人都在说要向前看,只因为身后的时光有太多不舍与不堪了。

    “黑狐长官他们的车辆刚刚驶进壁垒,”士兵说道:“应该马上就到了。”

    正说着,门口已经响起了刹车声。

    任小粟往外跑去,正看到黑狐从军用卡车上跳下来,而唐周则静静的躺在卡车车斗里面,浑身是血。

    黑狐以最简洁的语言说道:“我们在河谷地区北方30公里的地方发现他,他以信号枪吸引我们的注意,当时还有一群麻雀在围攻他。我们从他身上找到了这根金属管子,我想他是要来传递情报的。唐周死于自杀,在麻雀攻击他之前就自杀了。”

    任小粟接过了对方手里的金属管子和纸条,上面写着关于罗岚的消息。

    此时,已经有士兵轻手轻脚的将唐周抬下了卡车,任小粟上前检查了一下尸体上的伤口,只见对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他能想象到对方遭受了怎么样的磨难。

    黑狐指着唐周腿上的一处伤口说道:“这金属管子当时就藏在腿骨旁边,他应该是切开自己肌肉藏进去的,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他腿上原本并没有刀伤,也不知道是怎么快速愈合的。”

    “黑药,”任小粟平静回答道:“我曾赠予罗岚许多黑药,想必是罗岚转赠给他了。”

    有了黑药,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唐周在出发前硬生生割开了自己腿部肌肉,然后将金属管子藏了进去。

    任小粟看向黑狐:“当时检查麻雀尸体没有?”

    “没有,”黑狐摇摇头:“我们靠近过去的时候,那麻雀尸体里有银色的金属液体正在缓缓渗出,谨慎起见,我没有让士兵靠近。少帅如果想要找那些麻雀尸体的话,我记得位置。”

    “嗯,你做的对,”任小粟说道:“这是人工智能零控制的麻雀,你们不碰是对的。”

    如果黑狐等人接触了麻雀尸体,那现在任小粟要做的,可能是先把黑狐他们隔离开,然后一个个进行电击。

    此时,任小粟脑中的线索已经差不多拼凑起来了。

    黑狐又说出一个疑点:“我以前也听说过唐周这个人,p5092长官应该也听说过,他和罗岚掌管的部队向来以悍不畏死闻名,我不太明白他为何会自杀。”

    “他自杀不是怕死,”任小粟叹息道:“他是怕自己被纳米机器人控制后,无意识的透露出金属管子藏匿的位置。”

    纳米机器人在强行连接神经元之后,零便可以获取一个人完整的记忆,甚至是有些人类自己都忘记在潜意识里的记忆。

    到了那个时候,零只需要通过麻雀精准的找到金属管子,那任小粟他们在通讯封锁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知道庆氏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小粟也可以去庆氏专门问问怎么回事,但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在此之前,任小粟就在左云山见过被零控制的王氏士兵,按照零所说,它只需要很少的纳米机器人,便可通过接驳神经元的技术掌控人类的思维。

    纳米机器人潜藏在脑干附近,它们甚至不需要怎么耗能便可以一直蛰伏,人体运动时产生的生物能,远比它们消耗的多。

    如果零在使用纳米机器人时,只是把它当做一种控制工具,而不是改善人体“力量肌肉强度”的战斗工具,那纳米机器人呆在人体内,人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充电槽,将给纳米机器人提供源源不断的续航能量。

    “我要走一趟中原,”任小粟说道。

    大忽悠马上接话:“少帅,我们跟你一起去啊。”

    结果p5092摇摇头冷静道:“少帅你不能去。”

    “为什么,”任小粟看着p5092问道。

    “王氏部队已经屯兵在西北边境,双方战争可能随时都会爆发,”p5092分析道:“现在罗岚前往中原会有两个结果,第一种是去和谈,之前你也说过王圣知想找张司令和谈,最终壁垒联盟由张司令接手。我觉得这次庆氏与王氏和谈,应该也是这种情况,毕竟除了张司令以外,只剩下庆缜有能力统治整个壁垒联盟。”

    p5092继续说道:“如果这次他们和谈成功了,那么西北接下来就要面对西南与中原的夹击。少帅,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是什么?”

    任小粟坚定的摇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p5092分析道:“当然,少帅你从感情角度来判断,庆氏绝对不会做背弃西北的事情,我也无话可说,我相信你的判断。那么我们来说第二种可能,若是王氏与庆氏发生冲突,那么整个壁垒联盟的战争一触即发,那个时候你若不在西北,恐怕会影响军心。而且你以身涉险,若是因为‘外人’导致自己实力受损,那么西北人该由谁来守护?我个人认为,牺牲罗岚是有必要的。”

    张小满在一旁嘀咕道:“干嘛老是牺牲这个牺牲那个的,难道就不能少死点人吗?”

    p5092平静的看向张小满说道:“不然,你以为战争是什么?”

    张小满缩了缩脑袋不说话了……

    是啊,战争就是要死人的。

    从人类文明史上出现战争这个词汇开始,每一次战争都残酷至极。

    战争双方离开家乡、离开家人奔赴战场,然后举起各自的武器,以最大的可能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这种事情,哪有半分情理可讲?

    胜利只是最终欢呼雀跃的那一刻,短暂而又辉煌。

    可在胜利之前,所有人都像是走在漫长且潮湿闷热的黑暗甬道里,谁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牺牲与阵亡才是常态。

    在p5092看来,哪个战争不死人?

    既然会死人,那凭什么死的不能是罗岚?

    这个时候,p5092作为军事指挥,自然不希望任小粟离开西北。

    所有人都觉得王氏已经疯了,这个时候怎么能跑到王氏去?

    只是,任小粟对p5092说道:“以前还是流民的时候,天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活下去,我可以吃树皮,可以吃草根,有一次设陷阱抓兔子,结果被兔子踹了一个跟头。那时候我觉得能活下去就很好了,只要能带着颜六元活下去,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后来有点不一样了,我慢慢懂得这世上原来有比活下去更重要的事情。”

    说着,任小粟朝外面走去:“你们不要跟来,如果需要你们出手的时候,我开启密钥之门就行了。”

    杨小槿挡在任小粟的去路上:“起码得让我跟你去,忘记你的承诺了吗?”

    任小粟认真说道:“这次小槿你真的不能去,因为很可能会面对你姑姑。”

    “我虽然没法对她开枪,但是我可以帮你杀其他人,”杨小槿平静道。

    任小粟笑了笑:“哪有那么简单,听我的,这次你不要去。”

    两人刚刚商量好,只要任小粟去的地方有危险,就一定要带着杨小槿。

    可这次不一样,因为任小粟要面对的人是王圣知和杨安京。

    不管杨安京做了什么她都是杨小槿的姑姑,并且在鸭舌帽姑娘幼年丧失双亲的时候,所有属于家庭的温暖也全都来自这位姑姑。

    杨小槿说,她愿意为了任小粟与王氏为敌,但任小粟不舍得她夹在中间煎熬。

    “如果真有危险,我就打开密钥之门,”任小粟说道:“我答应你,说到做到。”

    最终,任小粟还是独自启程了。

    待到他离开后,杨小槿第一时间把周迎雪从黑市上喊了过来,并吩咐周迎雪24小时守在客厅里,这样一来,如果密钥之门开启,那么周迎雪便能第一时间去帮助任小粟了。

    所谓的24小时守在客厅里,就是睡在客厅沙发上……

    此时任小粟他们还不知道,有一头庞然大物正朝着北方奔袭而去,似是要挡在任小粟的去路上。

    ……

    圣山外围,两名身穿草皮伪装的人影,正匍匐在某一处山坡上静静等待着。

    这诡异的山脉核心地区,常年被奇怪的白雾笼罩着,仿佛是一层天然的屏障,能够阻挡外人的窥伺。

    也正是如此,外界几乎没人知道圣山这里在发生着什么。

    其中一人抬起手腕看表,只见指针在跳到10点钟的那一刻,包裹着圣山的那些白雾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稀释着,直到空气彻底恢复了完全透明的状态。

    “院长,快看,”伏在山坡上的张宝根说道。

    他旁边的胡说掏出一副望远镜来,想要趁着白雾散去的时候,仔细观察一下这圣山里到底有什么。

    只是让他有点失望,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圣山核心区域还有一段距离,能看到的只是一些原材料运进来,然后又有保密箱被车辆押运出去。

    运输车辆很多,道路上往来之间看起来还挺热闹。

    胡说皱起眉头问道:“宝根,你有没有觉得这些车辆像一种昆虫?”

    “什么昆虫?”张宝根有些不解。

    “蚂蚁,”胡说轻声说道。

    此时他们趴在山坡上,山脚下的公路上黑色中型货车俨然就像是一只只工蚁一样,外出与驶入的队伍井然有序的沿着同一条路线进出山脉,不知疲倦的忙碌着。

    这圣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蚁巢,在不断的制造着什么东西。

    只是,当胡说想到这一辆辆车里都坐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还运送着神秘的东西时,他便觉得这蚁巢有些恐怖了。

    胡说问道:“南方的消息传回来了吗?”

    “传回来了,他们有一支队伍甚至越过了原本周氏的范围,去了更南方的地方,”张宝根回答道。

    胡说疑惑:“北方也是如此,他们甚至有一支队伍悄无声息的去了草原,原本我以为是王氏想要与草原那位新主人结盟,可那支部队并没有和牧民接触,而是消失在了草原上。”

    胡说内心只有一个疑惑,这王氏到底要干什么?

    “院长,接下来怎么办?”张宝根好奇道。

    “你去通知大家向西北撤退吧,”胡说想了想回答道:“不过你通知他们之后,再去73号壁垒走一趟,我发现去往南方的车辆,有四分之一都是去了73号壁垒,你调查一下他们车上到底运了什么。你小心一些,如果有什么情况,你就立刻去秀株州找神坛,他所在的位置我已经标注给你了。”

    “咱们不进圣山看一眼吗?”张宝根问道。

    “不能进去,”胡说摇摇头:“可能会出不来。”

    “可院长你之前不是说,不要去打扰神坛哥么,”张宝根说道:“你之前说的啊,要等他和涟漪姑娘把孩子生下来再去找他。”

    胡说听到这话便气不打一处来:“不争气的东西,明明人家涟漪姑娘都已经一百个愿意了,结果他反而矫情起来了,非说要先有感情才能有进一步发展。我现在就应该去一趟西北,找任小粟要点他手里那劳什子黑药!”

    “下药?”张宝根顿时就惊了:“至于吗?我觉得他只要在秀株州继续住下去,有孩子也是迟早的事情吧……”

    胡说看着山脚下正在向外驶出的车队,他忽然叹息道:“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