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兑现承诺

            章节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我爱中文网」地址:www.52zw.com  第一序列更新最快!
    荒野上的歌声时有时无,就像是清晨里缥缈的薄雾。

    十辆越野车分别驶向各自的不归路,每个人心中所求的不是自己立功授勋,而是给其他路上的人争取机会。

    包括张余歌在内的所有士兵都心怀死志,打从出发开始,就已经想要把希望留给别人了。

    这就是庆氏部队的荣耀。

    整个西南的四十多座壁垒里还是一片祥和的模样,之前罗岚杀人时流的血已经被擦拭干净,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壁垒居民们以罗岚杀人事件为饭后谈资,大家猜测他为什么突然杀人,又私下里编排了好多个明争暗斗的故事,这些故事被添油加醋的越传越广,可谁也没觉得这些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毕竟,那上层建筑里的斗争,跟他们小老百姓挨不着。

    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其实真正的战争从这一刻就开始了,并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生着。

    战争从来都不仅限于你来我往的炮弹轰击与机枪扫射,那些暗流涌动着的波涛汹涌也同样惊心动魄。

    庆缜曾对庆毅说过,幸亏罗岚三天之内大开杀戒,把庆氏的隐患都给扫除掉了。

    不然现在大家得知“庆缜”和罗岚去了中原后,野心肯定会蠢蠢欲动。

    这些人虽然动摇不了庆氏的根基,但还是会造成一些小小的麻烦。

    王氏曾经发出过邀请,只是被庆缜拒绝了。当初罗岚与任小粟临别的时候就说过,最终他们可能还是要去一趟中原,因为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庆氏的掌控。

    所以,罗岚杀这些人、背那些骂名,其实就是想要在自己临行前给庆缜留下一个安定团结的后方。

    罗岚还是那个罗岚,他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照顾着这个家庭。

    庆毅在冰凉的地板上睡了一夜,幸好现在是夏季,银杏庄园的海拔又不高,所以不至于太冷。

    他醒来后发现,庆缜竟还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黑色的湖中,似乎一夜未眠。

    “二哥,你晚上没睡吗?”庆毅疑惑道。

    “嗯,”庆缜点头:“想点事情。”

    “你是担心张余歌他们没法把消息送去西北?”庆毅问道:“难道二哥你觉得,真就没人能突破封锁吗?”

    “嗯,”庆缜似乎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他们没办法成功的,阿毅,我说过的,跟人工智能下棋时不能心存侥幸。”

    “那我们怎么办,”庆毅皱眉道:“若是不能让任小粟去中原,那大哥岂不是危险了?”

    “还有机会,”庆缜说道。

    “什么机会?”庆毅愣了一下,似乎庆缜在他睡着之后还做了其他安排,那十名战士以外,应该还有其他人正前往西北:“二哥,你这时候不能暴露你还在庆氏的消息啊。”

    “无妨,我用乌鸦送的信,这个人我信得过,”庆缜说道。

    庆毅知道庆缜身边还有一个可操控乌鸦的超凡者躲在暗处,当初庆缜和罗岚被软禁时,庆毅便是以乌鸦作为纽带来传递信息的。

    当初罗岚被软禁在88号壁垒的时候,庆缜也是用乌鸦来传递信息的。

    只是,庆毅一直以为操控乌鸦的人是许瞒,现在许瞒已经去了中原,那应该另有其人了。

    不过他有点不解:“二哥,你还派了谁去西北?”

    “唐周。”

    庆毅愣了一下,他知道庆缜为什么要派唐周去。

    昨天这位二哥便对他说过,如果这世上还有谁愿意舍命救罗岚,那么除了他们兄弟几个,就只剩下任小粟与唐周了。

    就在这暗流涌动的清晨,荒野上唐周骑马而行。

    剧烈起伏的马背上,唐周俯下身子低低的伏在马背上,以此来减小风的阻力。

    在他身侧,竟是还牵着两匹战马的缰绳。

    一人三马,这是古时候骑兵斥候在长途奔袭时的最高配置。

    一个成年男性士兵的体重差不多在160斤左右,马匹长时间驼负,会对它造成极大的压力与负荷。

    在这种长途奔袭中,骑兵需要不断的观察自己马匹的疲惫程度,然后以换乘的方式让三匹马平摊脚力。

    其实庆氏内部都是现代化部队,所以根本没有骑兵这样的作战序列。

    而唐周骑马走荒野、不走大路,就是不想被敌人发现行踪。

    从一开始,那分别走向不同路线的十辆越野车,就是庆缜用来给唐周吸引注意力的。

    所以从一开始庆缜就已经有了判断:如果人工智能真的想要封锁西南,那这十名战士一个都活不下来。

    在这场与时间比赛的长跑中,唐周才是庆缜真正的希望。

    然而,也仅仅是希望而已,至于唐周能不能抵达西北,谁也不知道。

    就像庆缜常常给庆毅说的那句话一样,与人工智能对弈不能心存侥幸,这话他不是说给庆毅的,是说给他自己的。

    他需要一次次说出来给自己听,这样才能牢牢的记在心里。

    此时,唐周已经向北方骑行将近五百公里,路上他不停的换乘,可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战马的身体状态在不断下降。

    明明是夏季的清晨,可战马身上的汗液还是不断蒸腾出白雾来,可见战马身上温度之高,已经快要达到它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但是唐周不能停,只能不断的用鞭子与马刺来催促马匹继续狂奔。

    这三匹马,还是庆氏那些老头子们在世时繁育出来的变异品种,据说可在驮人的情况下日行六百公里。

    一般情况下,灾变前战马时速20公里到60公里之间,日行300公里便是极限,很容易把马跑死。

    以前庆氏的老头子们还在,便有人常说这三匹战马是他们的心肝宝贝,就养在银杏庄园后面的矮山牧场里。

    平日里有人专门照料它们的饮食起居,还有人专门负责给它们训练各个项目。

    曾经有饲养员不小心给这三匹战马刮伤了一点皮,竟然被庆氏的那些掌权老头子们给送去了秩序司监狱,硬是关押了7年。

    然而庆缜并不在意它们的死活,这一路全速八百公里跑到北方144号壁垒,饶是三骑换乘、饶是它们变异进化过,也要硬生生跑死。

    别人手里珍惜的玩物,在庆缜手中也不过是个合格的工具罢了。

    ……

    昨夜,唐周在荒野上前行的时候,还隐约听到了不远处的枪声。

    还有……音乐的歌声。

    那嘹亮的歌声,就像是男人之间有酒有笑声的告别。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

    再见吧。

    如果我在战场中牺牲,请你继续前进,背负我们的荣耀继续前进。

    唐周大概明白,这应该是给他吸引火力的战士与敌人遭遇了,这时候唐周甚至都还没法确认敌人到底是什么,只能在心中默道一声保重。

    他不能去救那些给他掩护的战友,因为乌鸦送来的那张纸条上写着:将罗岚前往中原之事送去北方144号壁垒,十人性命换你一次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距离144号壁垒越来越近了,曾经匪患猖獗的河谷地区已经近在眼前。

    唐周知道,只要能够穿过这里,那这次行动就能成功。

    因为河谷地区北方,正有一支第六野战师的营级部队在附近拉练,他只需要引起那支部队的注意,自然会有人帮他把消息带去北方。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忽然看到一只麻雀孤零零的站在清晨薄雾的树梢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唐周发誓,自己从来都没见过麻雀如此盯视过。

    他再也顾不得多想,而是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战马吃痛后再次奋力奔跑起来。

    当唐周从麻雀所在的树梢下经过时,他下意识回到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只硕大的麻雀竟是扑腾着翅膀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再往后看,唐周竟是突然看到之前发生枪声的方向,突然飘起一片宛如乌云般的鸟群。

    唐周坐下的马匹越来越慢,而那片乌云般的鸟群却距离他越来越近。

    “原来是要面对这么恐怖的东西啊,人工智能,”唐周苦笑起来,但是苦笑之后他便立刻有决断。

    作为庆氏如今最核心的人物之一,唐周怎么可能不知道012号军事基地被袭击的始末,所以当他看到麻雀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明白,自己要面对怎样的对手。

    就在战马奔腾之中,唐周身手矫健的在行进过程中腾身而起,只是一瞬的功夫便翻上了另一匹战马背上。

    这匹战马的体力保存最好。

    待到坐稳之后,唐周便立刻松开了另外两匹战马的缰绳:“去吧,你们就不用陪我一起送死了,回荒野上去吧,辛苦了。”

    说完,唐周紧紧夹了一下马肚,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似的脱离了队伍,后面的两匹战马失去缰绳控制后便一左一右朝荒野上跑去。

    其实唐周知道庆缜为什么要选自己来传递这个消息,因为庆缜知道他就算死也会把这个消息送去西北。

    唐周心想,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罗老板的?

    好像是10年前的那个秋天,那时候唐周还是111号壁垒的流民,唯一的亲人、他的父亲刚刚去世。

    人死如灯灭,就算是流民也想好好安葬亲人,最起码的棺材要打一副,不然这荒野上的野狗便会把父亲的尸骨从地里挖出来叼走。

    青年唐周找邻居借钱想要安葬父亲,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借给他,正逢罗岚从111号壁垒出来前往113号壁垒驻军庆氏第六作战旅履职。

    罗岚看到他在路旁用草席卷着父亲的尸体,便下车乐呵呵问道:“怎么了?”

    16岁的唐周有些愤怒,自己父亲死了,这壁垒里出来的大人物竟还笑眯眯的。

    只是他急于将父亲下葬,便无奈说道:“我想打口棺材下葬父亲。”

    罗岚笑道:“你拿什么来换?”

    “用我的命,”唐周倔强道:“你拿钱,我这命就是你的。”

    “我要你的贱命没有用,大好男儿,来我麾下当兵吧,”罗岚笑着上了车。

    唐周默默的看着对方攥紧了拳头。

    然后便有勤务兵帮助唐周下葬了父亲,然后与他一起上了前往113号壁垒的卡车。

    唐周心想,如果事情到这里便结束,那他大概率会踏踏实实的当几年兵,然后退伍进入壁垒。

    到时候说不定能够找个工厂的活干着,一边拿庆氏的退伍津贴,一边拿一份工钱,生活也还算安稳。

    但他抵达113号壁垒的驻军营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罗岚,然后倔强说道:“我说把命给你就一定给你,你不用急着拒绝,我这条命对你有用。”

    当时罗岚笑骂起来:“有种。”

    那年罗岚23岁,是庆氏影子的哥哥。唐周16岁,还是一条烂命。

    自此以后,罗岚一路高升,唐周便跟着他一路高升,24岁便成了这位罗老板麾下的少校军官。

    唐周入伍十年,便跟了罗岚十年。

    人生有几个十年?

    如今唐周26岁,罗岚33岁,这十年就像是一个轮回。

    此时战马越跑越慢,唐周也将穿过整个河谷地区。

    但是,乌云般的鸟群已经来到头顶。

    战马上的唐周只感觉自己突然下坠,他坐下的马匹在彻底筋疲力尽后前蹄再也承受不住奔腾的力量,一瞬间连同唐周一起翻倒在地上。

    仓促起身的唐周有些灰头土脸,他立刻检查了一下自己腰间的手枪,并打开了保险。

    他不能等这群麻雀落下来,因为如果自己也被纳米机器人背后的人工智能控制,那么对方就可以轻松读取自己的记忆,知道自己将如何传递消息。

    “这条命,该还给你了,”唐周笑道。

    庆缜是知道这个承诺的,因为他们曾偶尔提起过,当时大家都拿这事当做笑话来调侃唐周的。

    然而唐周在接到乌鸦送来的纸条后便明白,这纸条不给别人,偏偏给他这个已经军衔至上校的高级军官,其实庆缜把这个任务交给他来做,便是无声的告诉他: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这一刻的庆缜为了罗岚,已经强迫自己冷酷的把所有人都当成了工具。

    不管是张余歌他们,还是唐周,亦或是任小粟,都是庆缜想要给罗岚增加保命机会的筹码。

    庆缜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只需要自己的哥哥活着。

    唐周心想,庆缜这样把自己派来送死,他埋怨庆缜吗?

    答案是不埋怨,反而有些释怀。

    没有悲壮,没有凄凉,只有释怀。

    这条命,说了要给你,就一定给你。

    想到这里,唐周先是走到马匹身旁抽出马鞍旁边的一把信号枪来,朝着天空扣动扳机。

    一枚紫红色信号弹瞬间升空,宛如白昼里的绚烂流星。

    紧接着,唐周仰头看着这枚信号弹一头扎进了鸟群的乌云,试图飞上更高处。

    鸟群似乎早就有所防备了,它们分出一半来,竟是环绕着信号弹围成严密的圈,以身体来遮掩信号弹的光芒。

    可是下一刻,那信号弹竟然从中再次起爆,进行了二次燃烧与爆炸。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高温将所有麻雀包裹,并将它们化作一团团天空中飞舞的火球,变成更加显眼的“信号弹”。

    这是庆缜专门为这些麻雀准备的信号弹。

    唐周笑了笑,这玩意还真是阴险啊。

    天空中没有被这枚信号弹偷袭到的麻雀,开始盘旋着俯冲想唐周。

    而唐周仰头望着那一团团白日焰火,自己则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下颌。

    消息就藏在他的身上,他不能让纳米机器人控制自己,并发现自己那传递消息的东西藏在哪里。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三匹战马从庆缜上位后便属于训练,就算一人三马也根本跑不到144号壁垒。

    三匹战马全都跑死,也根本跑不到。

    所以,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死局。

    唐周笑了笑:“我当初怎么说的来着?我说把命给你就一定给你,你不用急着拒绝,我这条命对你有用。”

    说完,唐周扣动了扳机。

    枪声如惊雷般响起。

    ……

    “黑狐长官,听说你把少帅家门给拆了?”

    就在第六野战师新兵营拉练修整期间,一名比较活跃的新兵蛋子忽然问道。

    这些新兵之前都无缘参加巫师国度的那一战,大家听到前辈们回来后兴高采烈的讨论战事,心里都痒痒的紧。

    在前面带队行进的黑狐听到这个问题,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新兵蛋子,并认真说道:“少帅并没有说不能拆门,他只说不可以踩坏地板。”

    新兵蛋子们愣了半晌,原来传说竟然是真的。

    事实上,黑狐也正是因为这事才被“发配”来拉练新兵的……

    然而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远方的荒野上,竟然有一枚紫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也正是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那片天空的鸟群有些不太正常……太多,也太密集。

    然后,信号板二次爆炸时的威力席卷了无数的麻雀,将麻雀烧成火球。

    “黑狐长官,这什么情况,”新兵蛋子怔怔的说道。

    黑狐要比他们的直觉更加敏锐一些,他当即大吼:“准备战斗!”

    新兵蛋子们当即给枪械上膛,虽说是新兵,但也已经训练三个月左右了,不至于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孩。

    这三个月的训练已经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当长官下达命令的时候,你只需要照做就好了。

    黑狐开始快速的朝着鸟群方向狂奔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对身后的士兵吼道:“保持战斗队形!”

    在他们快速进入鸟群五百米距离后,黑狐便已经开始开枪试图惊散鸟群。

    可是,这鸟群像是根本不害怕似的,依然守着那个地方。

    这下,黑狐越发确定了心中的判断,鸟群有问题,而且有人正在遭受鸟群的围攻……或者已经死于鸟群之中了。

    待到他们进入350米范围内,黑狐便不再冒进了,而是直接带领新兵营半跪下身子,开始朝天空之中的鸟群扫射起来。

    他们手中的178-23自动步枪有效射程是400米。

    所谓有效射程,通俗讲就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枪械的杀伤力能够满足人们对于它的所有期望值。

    500名新兵的枪法不怎么样,但天上的鸟群实在太多了,以至于随便扫射都能把那些硕大的麻雀打的宛如下雨一般向地面坠落。

    黑狐这时候用望远镜看了一眼,他分明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个庆氏军服的青年士兵,而地面上有十多只麻雀,像是通了人性似的正在翻找着庆氏士兵身上的东西。

    不光是翻找口袋,还翻着领子、头发、袖口,黑狐甚至看见一只麻雀顶开了那名庆氏军人的嘴巴检查牙齿,就像是最高级别的贴身搜查一般。

    更令黑狐感觉到头皮发麻的是,那些麻雀竟然用锋利的喙啄开对方的皮肤,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只是,黑狐还第一次见麻雀这样搜查人类!

    五分钟后,天上的麻雀群已经被新兵营击落大半,可麻雀群却始终没有离去的意思。

    而且,这些麻雀竟然开始啄食那庆氏军人的尸体了!

    黑狐咬了咬牙:“继续前进,换弹匣,改点射!”

    他虽然不知道庆氏军人为何会出现在西北境内,但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他必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在麻雀群只剩下十多只的时候,它们开始向南方飞去。

    黑狐说道:“一连、二连原地待命,三连、四连以攻击阵型跟我前进。”

    他们来到唐周的尸体所在之处,黑狐看着唐周的模样便愣住了,他在火种时便是仅次于p5的高级将领,而唐周又是罗岚身边的红人,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唐周?

    只是这么重要的庆氏军方人物,怎么会突然来到西北境内,而且还被一群莫名其妙的麻雀围攻?

    而那些麻雀又在搜查什么?

    如今因为天上飞禽类变异的缘故,整个壁垒联盟早几十年就没了制空的概念,然而现在,来自天空的威胁出现了。

    只见唐周遍体鳞伤的静静躺在地上,黑狐查验着对方的伤势:“致命伤是下颌处贯穿至头顶的一枪,自杀。”

    他又看向一旁累到暴毙的战马:“分泌大量汗液,舌苔发白,无外伤,这战马是跑死的,以变异马的脚力来看,怎么也得日夜兼程的跑个五六百公里才会跑死吧?”

    是因为不想忍受折磨所以自杀?又或者是知道自己无法生还,所以来个痛快吗?

    可是黑狐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庆缜与罗岚麾下的部队向来以悍不畏死而闻名。

    而唐周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因为恐惧而自杀?

    这种死亡,更加像是忠诚的间谍为了保守秘密时的自裁!

    对方似乎知道自己等人就在附近,所以拼命跑到这里才临死前释放了信号弹。

    “抱歉了兄弟,”黑狐低声说了一句。

    说完,他将唐周身上的所有衣物全都脱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筛查衣服上的每一寸,结果一无所获。

    紧接着,新兵营的士兵们看到,黑狐竟是开始一寸寸的用食指与大拇指来捏压唐周的皮肤、肌肉。

    捏到小腿的时候,黑狐忽然感觉有异样,他深吸一口再次道了一声抱歉,然后用匕首割开了对方的腿部肌肉。

    只见一个细细的金属管子,赫然贴着小腿骨骼处藏置着。

    黑狐擦了擦满是鲜血的手,然后拧开了金属管子。

    里面一张小纸条写着:罗岚已于7月5日出发前往中原61号壁垒,请营救。

    黑狐呆立当场,他忽然对这位叫做唐周的庆氏军官肃然起敬。

    对方不眠不休的赶了数百公里路途,哪怕葬送性命,也要把这个求救的信息送来西北。

    而且,这金属管子想要藏进肌肉下面的骨骼旁边,那就要先割开自己的肌肉才行,黑狐甚至能想象到对方藏置这金属管子时有多么痛苦。

    倒是有一点让黑狐不解,他之前割开对方小腿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么深的伤口,麻雀的啄伤还只停留在表层而已。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黑狐站直了身子对新兵蛋子们说道:“他为救主而死,希望有一天轮到你们来守护西北的时候,你们也能拥有和他一样坚定的信念,敬礼。”

    新兵营五百名士兵整齐的敬礼,然后抬着唐周的尸体快速撤离。

    就在撤离的时候,没人注意到远处树梢上还有一只麻雀并未随鸟群离开。

    银杏庄园里,庆缜已经在黑灰色的大理石地板上枯坐了一天半时间,不眠不休。

    他现在只想等待一个消息。

    这时候,庆毅急促的从门外走进来:“二哥,境山山脉的边缘,有驻军说看到一个庞然大物忽然从境山里冲出来,看起来像是一头蜥蜴。驻军没能拦住它,机枪子弹都打不穿它的皮肤。”

    庆缜抬眼看向庆毅:“应该是境山火山口里的怪物,它往哪去了?”

    “往北方去了!”庆毅说道。

    庆缜忽然松了口气:“唐周的消息送到了。”

    “什么意思?”庆毅不解。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回事,但大概也是人工智能零的后手之一,”庆缜平静说道:“这个后手在境山藏了这么久明显是想要对付我们庆氏的,现在却临时改变了计划,说明有人逼得它必须改变计划。”

    “那这蜥蜴去北方干嘛?”庆毅问道。

    “阻拦任小粟去中原。”

    “那是不是……”庆毅话还没说完,便发现庆缜神情有着无边的落寞:“怎么了,二哥。”

    庆缜转头看着庆毅轻声说道:“唐周死了。”

    从消息传递成功的那一刻开始,庆缜就猜到了唐周的命运,因为那是他亲自安排的命运。

    但最让庆缜难过的是,唐周明知道这一趟是庆缜让他去送死,但他还是去了。

    “那大哥有救了吗?”庆毅问道:“任小粟应该会去吧?”

    “如果任小粟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去,我哥又按原计划时间进行,那么时间上就赶得及,”庆缜说道:“但是阿毅你要明白,这其中但凡有一个环节出错……”

    正因为如此危险,所以早先庆缜才想要陪罗岚一起去中原。

    现在,庆缜已经尽力了,剩下的都只能看命运。

    这偌大的棋盘上,零执黑先行,庆缜交错落子,双方以最狠绝的手段在暗处厮杀着,但这棋势马上就要亮到明处了。

    ……

    144号壁垒里,任小粟与杨小槿住着的小宅子里,一群军官正搬着小马扎,一排排坐在小院里。

    他们面前是一块黑板,还有正在讲课的任小粟:“你们手里的真视之眼就是巫师们的武器了,一切巫术都必须通过这枚真是之眼来释放才行。现在你们手握真视之眼闭眼呼吸,只需呼吸一百下便可以进入自己的冥想世界,在冥想世界里,你们可以练习巫术。”

    坐在小马扎上的张小满忽然问道:“少帅,这真视之眼为啥颜色不一样啊,我看大忽悠和p5092他们都是金色,怎么就我是红色?”

    任小粟解释道:“真视之眼的不同颜色,便代表着不同的等级。一般情况下,等级越高,释放的巫术便会越强。你手里的红色等级,仅次于我手里的黑色。”

    张小满疑惑道:“真的吗?”

    却见大忽悠一眼羡慕的看向张小满:“少帅竟然把红色的石头给了你,少帅对你太好了啊!”

    王蕴也说道:“是啊张小满,我们都只有金色,你却是红色,快谢谢少帅吧。”

    张小满糊里糊涂的对任小粟说了声谢谢,而且还提供了一枚感谢币。

    可他总觉得这群蔫坏的选手在演他,但他又没有证据!

    毕竟他又没去过巫师国度,没法找一个巫师国度的人把事情问清楚。

    结果就在此时,一名士兵忽然跑了过来:“少帅,黑狐回来了,他要见您。”

    任小粟挑了挑眉毛:“不是说让他拉练够一个月再回来吗?”

    士兵气喘吁吁的回答道:“他说自己遇见了庆氏的唐周,对方已经在河谷地区的北方殉职,现在黑狐长官正带着他的尸体,和一个极其重要的消息返回144号壁垒。”

    任小粟的面色变了,似乎噩耗总是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时间里,突然降临。

    ……

    抱歉临时审稿又做了一些修改,更新晚了。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比较少见的刑侦类书籍《警探长》,作者奉义天涯,是破案写实性的,作者本身就是职业刑警,非常专业,不过前期节奏稍慢,喜欢这个类型的可以去尝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