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致命的晚宴(下)

作品:《异界腹黑之龙骑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诺瓦单膝跪地,身上冒着绿色的斗气,迪恩的剑有五分之四都砍进了诺瓦的肩膀里,要不是诺瓦在最后关头爆发斗气,还用左手的手臂托住迪恩的剑刃,恐怕此刻他已经被迪恩砍成两截了。《<a href="邪魅总裁的失忆小新娘</a>》

    失策,太失策了,没想到对面的蓝发少年在不会斗气的情况下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现在诺瓦的冷汗直冒,左肩的疼痛告诉自己这一剑伤经断骨了。

    迪恩没有拔出剑,而是抽出剑,在兹兹声的摩擦声中,他的剑在诺瓦的剑上留下一道亮闪的火花,也让诺瓦的左肩上喷出一道血雾。迪恩看了看手中铁剑上的缺口,再看了看对方单手剑上的缺口,接着他把剑刃转了个身,露出完好的那一面剑刃,然后冲着诺瓦露出了一丝胜利的笑容。

    诺瓦看着蓝发少年那可恶的笑容,现在他很想冲上去把他砍成几截,可是左肩的疼痛告诉自己,左手已经没有办法动了,而且疼痛也使身体速度和反应都变慢了,这样下去危险了,虽然这样很累,但是肩膀上冒出的腥红血液,还有越来越疲惫的身体告诉他,血很快会流光。

    对面的迪恩看着诺瓦脚下越来越多的血液,也知道对手马上就要拼命了,不由的紧了紧手中的铁剑,其实让他一个见习剑士对付一个会斗气的高级剑士的确是要很大的勇气,安吉让他去对付如此强的人,一定是给自己一个锻炼的机会,有如此好的老大,还有那么关心自己的妹妹,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所以刚才他才敢微笑着面对如此强的对手。

    诺瓦的身上冒起淡淡的绿色斗气,那是爆发斗气的前兆,他已经准备拼命一搏了,心中苦笑“看来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为伯爵大人效忠了,既然这样……”,随后他用冷冷的目光看着那位黑裙少女,“那就让我为伯爵大人除掉一个对他来说过于危险的敌人吧。”

    迪恩看着诺瓦的眼睛一直看着安吉,他心里立刻就明白了,他也收起了脸上的微笑,一脸严肃的看着诺瓦,如果站着自己身后的人都无法保护的话还提什么做骑士。《<a href="小樱去哪儿</a>》

    大厅里的厮杀声已经停止了,剩下的声音就是失去战斗力却还没死的家仆在地上呻吟的声音和诺瓦左臂上不停滴下的鲜血声,而诺瓦的身边越来越多的佣兵围了过来,诺瓦用余光瞄了一下身边越围越多的佣兵,心里就有点凄凉,自己这次带出来的100名士兵在部队里都是中层偏上的水平,真没想到连这些佣兵的一半都打不过,还真是难缠的对手啊,随即他又更加坚定了要杀安吉的念头。

    迪恩一动不动的冷冷看着他,直到一滴鲜血滴到地上就像是一个战争的号角那样,场上所有人都动了,诺瓦爆发着斗气冲向了迪恩,迪恩也使用龙之力往诺瓦砍去,哐————迪恩和诺瓦两人的剑拼在了一起,火花四溅,迪恩暗叹厉害,没想到用龙之力也只能和初级斗气打个平手,诺瓦则叫不好,看来想临时带着那位少女还是有点辛苦的。

    诺瓦正想再出招,但是旁边的佣兵怎么会就站在他身边看他和迪恩单挑呢!!佣兵们一哄而上,诺瓦挥出一剑挡开右手边的佣兵,身体一翻躲开左手边的佣兵,但是背后还是被一个佣兵的铁剑砍了一剑,但他无视那一剑继续向安吉跑去。

    一把铁剑的斩击从旁边砍来,诺瓦的剑引上斩击想把它撞开,哐————一声磨牙的拼剑声,诺瓦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点麻,抬头发现迪恩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咬了咬牙诺瓦再次与他缠斗在一起,诺瓦原本以为这位少年只是力量比较强而已,在和迪恩缠斗了几个回合后才发现迪恩的剑术竟然隐隐有点越来越来强的感觉!!!

    迪恩现在心里也惊讶不已,没想到自己的剑术竟然这么厉害,与对面的强者战斗竟然让自己使用了许多从来没学过的招式,就好像这些能力本来就是自己会的一样,身体自然而然的使用着越来越多没见过的招式,但是他暗暗记着,等这次战斗结束以后这些招式一定会成为自己的。《<a href="贴身护美</a>》

    蒂娜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自己心里也热血沸腾,两人的剑技都非常出色,这才是男人之间的战斗,她看了看旁边的佣兵们也都不动了,都看着迪恩和诺瓦之间华丽的比剑。

    两人你来我往,剑与剑之间摩擦着火花,绿色都气在两人身边环绕,夹杂着诺瓦全力挥剑时身上洒出的鲜血,让整个大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人在不停的战斗。但是一个淡淡的声音却打破了宁静。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是在看他们决斗吗!”安吉的话立刻惊醒了其他人,佣兵都涌了过去加入迪恩,诺瓦压力马上就大增,又是一剑砍到背后,使出一个后劈逼开后面佣兵,却发现左腿上又挨了一剑,现在诺瓦身上已经大大小小受了50多处剑伤,如果不是他一直使劲爆发斗气增加防御力的话早就被砍死了。

    “迪恩,你在犹豫什么?你想等我们被他砍死吗?”安吉冷冷的对迪恩说道。从刚才佣兵们围上来开始迪恩就有点不忍,看到对手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是继续战斗着,那种迪恩知道,那是骑士精神,安吉的话却让他突然醒悟“我在做什么,佩服一位敌人,竟然不顾蒂娜的危险,所有危害到蒂娜的人无论是谁都要死。”

    心里暗暗发誓,他就朝着诺瓦冲去,诺瓦现在全身追心的疼,眼皮也越来越重,他挥剑再次逼开一位佣兵却发现那位蓝发少年身上散发着阵阵浓厚的杀气向他冲来。

    迪恩双手持剑从上往下一个劈斩,全力使出--龙之力。诺瓦爆发斗气也使劲挡住这一击,哐-----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着他们两人,诺瓦的剑刃被砍飞了,迪恩的剑却没停下来,在诺瓦胸口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鲜血从他的胸口喷了出来,诺瓦睁大了眼睛,但他还是没倒下,他用剩下半截的剑刃向迪恩的心藏刺去。

    迪恩瞬间做出反应,左手也一把抓住诺瓦剑两边的剑刃,但是剑还是插在了迪恩心脏的位置,然后两人一直保持这个动作再也没有动。《<a href="宠妻的隔壁男神</a>》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蒂娜焦急对迪恩叫道。迪恩慢慢的动了,他慢慢挪开了诺瓦的剑,那剑刃只是顶在他的胸口却没有机会再刺下去了。迪恩伸出左手把诺瓦的眼睛合上,诺瓦缓缓倒在了地上。

    蒂娜走了过去询问着迪恩的伤。迪恩拍了拍她的手呼出一口气,说道“他是个可敬的对手,如果不是他的剑因为战斗而缺口太多的话…………我赢了只是我运气好。”

    安吉从迪恩身边走过淡淡的说了句“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迪恩看了眼安吉的背影,感激的点了点头。

    克丽丝拍了拍手喊道“大家把受伤的同伴送到我这里来,没死的敌人别忘记补刀。”蒂娜立刻拖着迪恩朝着克丽丝走去,迪恩却微笑着挣脱了蒂娜的手说道“如果有时候需要你来杀人,那就让所有的罪孽都归到我的身上吧。”

    然后他忍着疼痛拿起剑走到一位没死的家仆面前,看着家仆痛苦的眼神,迪恩眼睛都没眨一下,手起刀落---家仆的头永远离开了身体。蒂娜只是远远的看着迪恩,回味着迪恩刚才和她说的话。

    克丽丝在大厅里用治疗魔法恢复着受伤的佣兵,而迪恩和其他佣兵在给家仆们补刀,既然不能给敌人留活口,让他们痛快的死去,那样至少能让他们少受点痛苦。安吉已经把杰尔和那些贵族都放了出来,顺带也把那位埃尔抓了起来。

    “各位贵族们,你们好,我是杰尔少爷请来保护大家的。”安吉拉起裙子的两侧落落大方的做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杰尔一愣随即明白了安吉的意思,于是对贵族们说道“大家没事吧,没想到德尔维普家族竟然出了这么个败类,让你们受惊了,我代表德尔维普家族对各位表示由衷的歉意。”接着杰尔也施了个贵族礼。

    “哪里,哪里,还是多靠杰尔少爷才能打败这些家族败类呢。”一位中年贵族说道。

    “杰尔少爷真是年轻有为啊,以后一定能成为像老领主一样的人物。”一位老贵族说道。

    诸如此类的夸奖和赞美不停的围攻着杰尔,而贵族少女们含情脉脉的眼神却时不时的看向杰尔。蒂娜在不远处看着那些贵族们心里想着“这就是贵族啊,事情一解决就什么都忘记了,就知道拍新领主的马屁,麻烦你们看看地上的鲜血还没干呢。”

    “杰尔少爷,万分抱歉打扰一下,不知道您准备怎么处理这位埃尔先生。”安吉看气氛差不多了,适时的插了一句。

    杰尔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是该处理他的大哥了,可是怎么办呢?杀了他的话就让别的贵族们多了话柄和坏了名声,以后要调动军队的骑士们会有点难办,不杀他?那是不可能的,怎么能留这么个祸患呢!!

    杰尔的眼神看往安吉,既然这位合伙人说过帮他坐到领主的位子,那一定也有办法应对这种情况的。

    安吉面纱里的嘴角微微上翘,“既然少爷您没有办法决定,那不如由贵族中最德高望重的一位贵族来代替你决定吧。”杰尔点了点头,安吉就挥手示意手下把埃尔带到贵族们面前。

    现在埃尔全身被绳子绑住,身上的衣服早就破了,他被佣兵们按倒跪在地上,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贵族们看着这位就差一步就成为领主的男人,有怜悯的也有鄙夷的,但更多的是愤怒。

    安吉对着贵族们说道“既然这样就请贵族中的元老出来决定他的生死吧。”贵族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把一位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的老人推了出来。

    “把你的剑给这位贵族大人。”安吉对旁边的佣兵说了句,那位佣兵拔出自己腰间的单手剑交给了那位老贵族。

    然后安吉对着杰尔说道“杰尔少爷,现在就由这位贵族元老来决定埃尔的生死,如果这位贵族觉得埃尔不该死那就请帮他把绳子割断,如果觉得他该死,那请贵族大人为德尔维普家族除害,少爷你觉得这样好吗?”

    安吉的话一出,所有的贵族都愣了,连埃尔也抬起头用求生的眼神看着那位老贵族,杰尔听了也皱起了眉毛,按照道理来说,埃尔绝对是要死的,可是贵族之间表面一套,背后又是另一套,不排除这位贵族会为了明哲保身而放走埃尔,那以后对别的贵族自然没有关系,可是对自己就大大的不妙了。

    杰尔担心的并没有错,这位被强行推选出来的贵族一开始还真是战战兢兢,他觉得这个黑锅他肯定是背定了,结果安吉的话一出口他就乐了,那这样只要把埃尔的绳子割开就可以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开心的向埃尔走去,准备帮他割开绳子。

    蒂娜一直站在安吉旁边看着和听着,她觉得安吉所说的话跟本和她平时的为人处事大不相同,这其中一定有阴谋,想着她就看着安吉也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老贵族拿着准备给埃尔松绑,埃尔也看出了老贵族身上没有杀气,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只要等自己出了这个庄园,就去集合支持自己的贵族和部队过来把他们全灭了。

    可是埃尔却发现那位老贵族的表情突然一呆,接着脸上挂上一个诡异的笑容,走到埃尔面前把剑狠狠的插进了埃尔的胸膛,埃尔看着胸口的单手剑,睁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样就死了。

    众人看到老贵族动手杀埃尔的一幕都吓了一跳,这位从不杀人的世袭贵族什么时候能那么利落的杀人了??不过他们也无话可说了,现在德尔维普郡的领主已经没有悬念了,只有支持杰尔才能赢得最多的利益。

    蒂娜一点也不诧异,她早就已经见识过安吉的腹黑手段了,用魔法控制那个老贵族杀了埃尔,然后让老贵族和其他贵族都站到了杰尔这一边,远比让杰尔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来的效果好。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