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我见即我杀!

作品:《我有一个立方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立方体变异后的望远效果,让王起咋舌不已,再一次超出了他的认知。

    首先,是视界的改变。

    普通的双筒望远镜,最大的视界就是外面两个物镜的镜头面积加起来,视界极其有限,倍数越高,视线越狭窄,这也是为什么狙击手需要观察员的原因。

    而启用“望远”功能的立方体,整个立方体面对王起的整个1米1米的范围,都是他的视界范围。

    而1米1米的视界有多大?

    一台60寸的液晶大电视,总面积也才099,不到一个平方!

    其次,通过立方体看世界的稳定性。

    凡是有用过望远镜,尤其是高倍望远镜看东西的人都应该知道,用这玩意儿看东西,手要稳,不能抖,稍微一抖,目标就飞出视界范围之外了。

    而立方体和王起的距离,永远保持一个恒定的边长,即一米,他动,立方体跟着动,他的眼睛看向哪里,立方体也跟着飘向哪里,跟他的眼球,永远保持着同步!

    这意味着,王起通过立方体的放大功能去瞄准物体,不论物体有多远,不论他处于什么状态,站着,躺着,睡着,哪怕是走着和跑着,远处的目标也脱离不了他视线的跟踪,只要他用眼睛盯着,立方体内三枝枪准星上的十字架,便会永远的指向、锁定目标。

    如果此时的他用意识“扣动扳机”,那么,“嗤”的一声轻响,远处的目标,就将被不知道从何处飞出来的致命弹丸所击中,从而让王起实现真正的:

    “我见即我杀!”

    “什么一等狙击手,特等狙击手,狙击之王,在老子眼里,都是狗屎!老子只需要远远的看你娃一眼,你娃就死翘翘了!而且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在见识了立方体打开望远镜观察现实世界的恐怖威能后,尽管现在还没有试枪,连一颗子弹都还没打出去,但王起已经有了短时间内,让自己变成“狙击之王”的野望!

    他不仅要成为“狙击之王”,还要成为“狙击之王”的终结者,视野所及,一切“千疮百孔”!

    这绝不是王起狂妄。

    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不外乎几个条件:枪好,镜子好,手稳,有耐性,心理质素高!

    王起的“空气枪30”,用永不变形,精度极高的空间膜做枪管,用在极端苛刻,地球上根本没办法实现的环境中铸造的,堪比工业艺术品的弹头当子弹,而且每种子弹完全一模一样,用精确到02微米的三坐标测量仪都测不出公差,加上高速自旋保持稳定,虽然他还没有试枪,但他已经用那个信心,他的这几把枪,绝对是这个世界上精度最高的三把枪!

    所以,枪好,王起当仁不让!

    镜子好,这完全不必说了!现实中任何10倍以下的望远镜,在立方体面前都是渣渣!而10倍以上的望远镜,除非是那种看星星,看月亮,看超级远的天文望远镜,不然也是渣渣!

    所以,镜子好,王起也当仁不让!

    手稳?王起手中连枪都没有,他手再稳有个毛用?枪,镜子,都在立方体内,立方体内的所有物体,都跟他眼球同步,他看哪儿,意识挪动枪管,枪管上的准星就会指向哪儿,手稳不稳对他都毫无影响!

    而耐心?“我见即我杀”要什么耐性?看见敌人直接干掉就是!

    最后,心理质素,这个跟耐心一样,都是迫不得已,双方都没办法奈何对方之下的无奈之举!空气枪在手的王起,肯定不会把自己陷入没柰何,双方拼心理素质的地步。

    “老子的心理素质不好,也没什么耐心,更没什么‘惜英雄重英雄’,电视剧看多了,有枪不用,要自废武功‘跟英雄拼刺刀’的心思,所以,你还是先去死吧!”

    这就是他对敌的想法!

    跟“市面上”真正的狙击手相比,王起觉得现在的他差的不过是经验,而且他的空气枪目前也没标尺,立方体内也没什么秘位线和罗盘,对远距离物体,他没办法通过调整标尺来弥补误差。

    但这个简单,找个风和日丽,没有人烟的开阔之处,多试射几发,校校枪,整个射表出来,然后照着射表多练习练习,喂喂子弹,经验自然就出来了。

    而一旦他习惯了开枪的节奏,掌握了不同距离,不同风速和不同天气下误差的调整方法,那他就真会成为一名“狙击王中王”了。

    大多数喜欢刀枪的男孩子心头,估计都有一个想当狙击手,远距离爆敌人头的想法,王起当然也不例外,不然,在他拥有立方体的第二天,他就不会想自己造把气枪来玩玩儿了。

    所以,在枪管,弹头,旋转,镜子,一切都万事俱备后,王起,便迫不及待的准备找个地方试枪了,让他这个经常私下自称行走在人间的“死神代言人”和“生死判官”具有远程狙杀能力,真正实现“我见及我杀”!

    ——————

    这天下午,就在王起准备下班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开两枪,感受感受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张琴的电话。

    “琴琴,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看到是张琴的电话,王起没有立刻接通,而是拿着手机,一直走到电梯旁的消防楼梯,这才接通。

    “讨厌!人家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么?”女孩跟他撒着娇,自从跟他确定关系后,跟于文丽差不多,张琴对他的态度,也越发的“娇蛮”和“肆无忌惮”起来。

    王起呵呵一笑:“能打!肯定能打,一天24小时都可以打哈!”

    “去!人家才不会24小时给你打电话呢!还不是见你要下班了才给你打的?对了,王起,你现在应该下班了吧?都快五点半了。”张琴道。

    “嗯,还有几分钟。”王起瞄了眼左手腕上的一块瑞士的天梭表。这表是前两天张琴寄给他的,说是提前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天梭表虽然只是瑞士表中的三类表,跟什么百达翡丽,伯爵,积家之类的名表不能比,但王起昨天去商场“买”望远镜时在江城百货商店一楼卖表,卖珠宝的地方逛了逛,看了眼跟自己同款天梭表的价签,上面的价格让他咋舌不已,反正他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是买不起手腕上的这块表的。

    这让王起又感动又沉重,因为他准备送张琴的礼物都还在挑选之中呢,不知道送个什么东西给自己的女朋友好。上次对方送他几罐子奶粉和蜂蜜就已经让他“感激涕零”;现在又是比奶粉和蜂蜜贵得多的瑞士表,王起原来准备送给张琴的一条两百多的连衣裙他就感觉有些“拿不出手”。但更贵的,像耳环,项链,包包之类的东西,现在的他又买不起。

    而且,于文丽他还没送人家东西呢。

    还有苏静娴苏师姐。人家在他毕业时送了一个boss包给他,他总得还人家点什么东西吧?

    而且还不能太便宜!

    不然就叫不懂事!

    “唉,钱钱钱,命相连,一分钱,真是难倒我这位英雄汉呐!”想到这些问题,王起就感觉自己的脑壳大。

    “嘻嘻,王起,你上次给我说你就住在刘家港,奥体中心附近是吧?具体是在哪里?你所住的宿舍附近有什么其他的建筑没?”电话中,张琴嘻嘻一笑,连续问了王起好几个问题。

    但这几个问题,却让王起极度敏感,心头很快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琴琴,你问这个干嘛?你不会是准备要来江城看我吧?”王起下意识的问。

    “bingo!猜对了!我现在马上就要到程家坪汽车总站了。那里距离奥体中心不远,估计也就一两站路。你快告诉我你们宿舍的具体位置,我到了程家坪后直接坐车到你们宿舍门口等你!”张琴打了个响指,在电话内欢快的冲王起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