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场谈话

作品:《魔术之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回去的路上,二人都有些心事重重。

    对于江凌来说,因为捉一个毛贼而引来这样严重的后果,是她不曾料想过的,大不了人家的老头子招来,评评事理,顶多把她教训一顿的事情,怎么就会坏到这个地步呢。

    当一位青帮天字辈老头子的姨太太,成为那位大人物的一位玩物,一只笼中鸟,终生都只能困在那座宅院里,不能再以一个魔术师的名义活动,一切都会被打上黄太太的标签……

    江凌不寒而栗。

    那样的生活比杀了她还要艰难。

    她这样拼命的想要做到和男人一样,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离开了男人也一样能够立足世间,即使终生不嫁,跟高桥海羽一样当个自梳女也能活得下去,活得体面有尊严。

    她的阿爹江中叶也从来都不逼着她,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

    可是没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江凌的一切努力与挣扎就像是一个笑话。

    别说是像个男儿汉一样顶天立地,就是像个最普通的女人一样相夫教子,对于她来说也已经是一种奢望。

    江凌想到这里,怔怔的看着街边陪着孩子嬉戏的一位母亲,忽然觉得羡慕万分。

    “阿和,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江凌忽然开了口,“我是不是太爱出风头了?”

    杜和侧头凝视江凌,低沉的声音缓缓的道,“后悔了?”

    江凌低着头,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若是不帮那位夫人,也许她今晚就要投了井,若是要帮……”

    “也可以找别的办法来。”杜和善解人意的帮助江凌补充了上去。

    江凌没说话。

    见那碎发下的眼睛有泪珠滚来滚去,杜和站住了脚,按住了江凌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阿凌,你没有做错。”

    杜和长叹一口气,“错的是这个世道的规矩,强权凌驾在道理之上,武勇横跨在正义之上,一切以力量为尊,不以达者为先,这世道早就腐朽了。”

    “我哪儿能比得过世道,不是蚍蜉撼树么,既然世道是这样,我就应当也遵从他,谨小慎微的过生活,不要去惹自己惹不起的人,对不对?”

    江凌抬起头,终于忍不住哭了。

    杜和摇了摇头,帮江凌擦了擦眼泪,“阿凌,我们生来这个世间,是为了探寻真知,寻找真正值得用生命去维护的东西。假如盲从规则,和其他人活得一般无二,那么和没有活过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用性命维护了的人,她都不知道!”

    江凌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有些委屈的说。

    “不,阿凌,你用性命维护的,不是那位丢了钱的妇人。”杜和的声音郑重起来,食指点了点江凌的肩膀,“是你的良知,你的正义,你的道德。这些是你的为人之本,如果你背弃了这些,会比面对今天的难处更加难受。”

    江凌似懂非懂的看着杜和,只觉得此时的死阿和忽然不是那么讨人厌了,他的眼神很真挚,他的话语很熨帖,他的声音恰恰好的安抚了她那颗不安彷徨的心灵。

    怪不得阿和会那么讨女人喜欢,看来这小子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嘛。

    明明是性命攸关的时刻,江凌却止不住的脑子开了小差,想到了南辕北辙的东西上去。

    见江凌呆呆愣愣,杜和无奈的摸了摸江凌的头,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了电车站,等车的时候又顺便买了一份生煎。

    似乎杜和身边的女人都比较喜欢吃小吃,杜和甚至养成了出门回来随手带一份小吃的习惯,见此时放在江凌手里的生煎果然转移了江凌的注意力,杜和轻轻地松了口气。

    “阿和,你真是个天生的风流种子,以后阿姐就不担心你的婚嫁了,你应当会娶很多个老婆。”

    江凌的小嘴巴里鼓鼓囊囊的塞着生煎,还要抽空用她独特的方式赞赏杜和一下。

    杜和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嘟囔道,“不用很多,如果有那个人的话,一个就好了。”

    江凌想到杜和那坎坷的情史,忽然觉得自己额不是那么惨了,大义凛然的拍了拍杜和的肩膀,“放心,包在阿姐身上,以后如果真当了黄太太,一定给你介绍租界局长的闺女。”

    “你倒是能找机会自娱自乐。”杜和翻了翻眼睛,从江凌那里拈了一枚生煎咬了一口。

    江凌靠在座位上,舒了口气,轻松的说:“阿姐是多么顽强的人,只要打不死我,就总能恢复过来的。放心,我缓过来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江凌的脑海里又略过了那一对母子嬉戏的身影,没奈何的有点忧伤。

    不是很强烈,就是心里头有一块,隐隐的发疼。

    曾经无比的抗拒为为人母,想要女扮男装做一个绿林好汉,江凌以为自己是个披着男人皮的女人。

    今天的那一瞥让江凌意识到,她之前只是为了跟世俗较劲。

    世俗觉得女人必须嫁人生子,她偏不要,就要拧着来。

    可是真要到了永远失去当妈妈的机会的这一刻,江凌才与自己深刻的内心相遇了。

    她原来也想要做一个贤妻良母的,只是这些东西被她深深地压抑在了内心深处,就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也曾经憧憬过这些东西的。

    “阿和。我问你个事体。”

    江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嗯?”

    杜和低头,略带意外的看着江凌的头顶。

    江凌搓着自己的衣服角,犹豫再犹豫的,凑在杜和的身边悄悄的说:“阿和,假如我不再舞刀弄棒了,穿上裙子和皮鞋,会不会有一位先生想要娶我呢?”

    杜和楞了一下,随即哑然,他如同一位父亲一样,顺着江凌光滑的发丝捋了捋,温柔的说:“我们阿凌这样活泼可爱,大方开朗,即使舞刀弄棒,穿着布褂男装,也会有很多位值得依靠的先生想要与你共度一生的。”

    “阿凌,你的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一颗珍贵的水晶琉璃心,有眼光的人,都会被吸引到的。”

    杜和的声音如同水流,悄悄地填满了江凌止步不前的那道天堑,江凌真的觉得杜和说的也似乎有些道理,或许,真的有人会喜欢她真实的样子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