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见如故

作品:《魔术之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张晖冲却误会了杜和的意思。

    徐素恩是同自己的好姐妹在一处聊天的,杜和看着人家的时间一长,张晖冲还以为杜和看上了那位大名鼎鼎的钱姓美人,当下就有了几分思量。

    咱们这位张先生年轻的时候可是地地道道的纨绔,会玩儿,也懂玩儿,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东西,都能玩儿的很好。

    什么赛狗斗蟋蟀,电影航海,样样来得,样样都玩儿的出类拔萃。虽然这辈子都栽在了自家夫人徐素恩的身上,可是对男女情爱,还算是了解。

    毕竟人家光是爱情电影就拍了十几部了。

    没吃过多少猪肉,总见过许多猪跑的。

    杜和也算是崭露头角了,年轻人有了一点成就,喜欢美人慕个少艾是很正常的事情,跟何况他还觉得杜和的眼光不错,钱小姐的的确确是一位值得倾心的美人。

    在稍长一些的人眼里,杜和是很好的联姻人选,品相好,留过洋,刚一回国就给自己摘了个魔术大师的头衔,家境更是殷实,而且没听说过杜和喜欢出来玩,是个很本分的年轻人。

    二人互相出了会神,回过头来,看对方的眼神都变了变。

    杜和对这位大哥亲切了不少,张晖冲则用一种慈祥长辈的目光打量着杜和。二人越来越投缘,索性就通了生辰,兄弟相称了。

    “老弟,你跟哥哥来,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刚认了弟弟,一身豪侠气概的张晖冲二话不说,拉住杜和就走,把旁边的江中叶父女看的直发愣。

    “阿爹,这人怎么看着跟小孩似的,想一出是一出。”江凌倒是看出来张晖冲不是故意作践忽略,啼笑皆非的说。

    江中叶也笑了,摸着自己下巴上重新蓄起来的胡子乐呵呵的说,“张先生那是真性情,不作伪,阿和若是能和张先生成为朋友,我也就放下一半心了。”

    “阿拉还是真性情呢,也没见侬放一半心。”江凌不服气,嘟囔了两句。

    江中叶笑容一滞,没好气的说,“真性情和缺心眼是两码事。”

    江凌跺跺脚,也不理江中叶,挤进人群中去了。

    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她打算用这段时间来同江中叶置气。

    她是脾气直,又不是傻,江湖儿女江湖气,但是在这种场合,还是会装一装的,至少不会失礼。

    至于那些淑女们才会注意到的裙子提起的弧度、头发盘旋的程度,并不在她所说的礼节范围内。

    杜和果不其然的被拽到了徐素恩的跟前,他怀着对长嫂的敬爱,端端正正的给徐素恩行了个礼。

    徐素恩年龄与杜和相仿,比张晖冲小了七岁还多,虽然年纪不大,不过身上有一股子温柔的气度,看着倒是同张晖冲很相匹配,不会有老夫少妻之感。

    见到杜和过来见礼,同丈夫过了个眼色,心中就大致有数,温和的说:“阿和,我常听晖冲说起你,提及魔术界有了杜氏,崛起有望了呢。不过没想到你竟这样年轻,成家了么?”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虽然明知道徐素恩的话客套居多,不过架不住人家说话句句都落在点上,把杜和说的眉开眼笑,更加觉得新认的哥哥嫂子招人喜欢。

    “回嫂子的话,我就是小打小闹,张大哥才叫人佩服,年纪轻轻就挣下了偌大的家业,我决议向大哥学习,不立业,不成家。”

    杜和半开玩笑的说。

    徐素恩旁边的女郎笑眯眯的说:“张大哥可不是先立业再成家的,亏得有徐姐姐在,不然啊,去年他斗狗的时候,就破产啦。”

    杜和这才随着声音看过去,一打眼,就是一声赞叹。

    女郎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打扮时髦,比起打扮偏传统的徐素恩更像是个电影演员,虽然烫着头发,穿着改良的苏绣旗袍,可是并不显得俗套,反而因为讨喜的长相,更加惹人喜爱,假以时日,一定是个大美人。

    “不认得我吧,我可认得你,一年前,你在租界演出的时候,我还在电报局见过你呢。”钱小姐活泼的同杜和握了握手,脸色的梨涡和笑眼让杜和也跟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我叫钱珍珍,是个唱歌的。”

    钱小姐如是介绍自己。

    杜和点点头,“我叫杜和,是个变魔术的。”

    钱小姐扑哧一笑,“我知道啊,你怎么呆头呆脑的。”

    杜和张口结舌,无措的看着张晖冲和徐素恩,二人皆微笑着摇手表示爱莫能助,杜和只得挠挠头,“回来这么久,还是头一回有人说我呆头呆脑,怪新鲜的。”

    钱小姐哈哈大笑,声音像是百灵鸟一样婉转。

    徐素恩赞道,“黎先生真是伯乐,珍珍的嗓子只是说话就已很让人享受,若是唱歌,绕梁三日也是不夸张的。”

    提起黎先生,杜和也是如雷贯耳,同钱珍珍头一回见面的时候,他就听班子里的弟子们提起过黎先生,言道他乃是如今炽手可热的明月歌舞团的老板,麾下的四天王个个身怀绝技,美若天仙。

    可惜他那天出去给家里头发电报,错过了明月歌舞团的表演,还一直挺遗憾的,没想到眼前这位就来自明月歌舞团?

    杜和连忙给钱珍珍作揖道歉,“钱小姐见谅,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没想到钱小姐竟是黎先生的高足,失敬失敬。”

    “哪有失敬的,你又不知道我是谁,若是说失敬,也该是我对你失敬,大魔术师,大家都说你能继承莫大师的衣钵呢。”

    钱珍珍丝毫没有大多数女子斤斤计较的脾气,好说话的很,随随便便夸了杜和一句,就叫杜和心情大好,开心的都不会推辞了,只会说:“哪里哪里。”

    逗得钱珍珍又是一阵笑。

    “珍珍可不是什么高足,他是黎先生的干女儿呢,现在明月班的四天王,珍珍是实打实的头把交椅呢。”

    徐素恩给自家妹子不住的打助攻,钱珍珍也不羞涩,哈哈一笑,小手一背,原地转了一圈,问杜和,“有没有天王气势?”

    “足足的。”杜和竖起大拇指,虽然钱珍珍更多的是可爱,同气势不沾什么边儿,不过该配合的时候还是要煞有介事的配合。

    钱珍珍果然更开心了,满脸带笑的说:“你可真会安慰人,他们都说我是甜姐儿,不像天王。”

    “甜也没什么不好,世界上有几十万种花,有高贵的、优雅的,自然也有甜蜜的,可爱的,只要自己开心,凭他说什么都无所谓的。”

    杜和中肯的说。

    钱珍珍眼前一亮,拍手笑道:“一语惊醒梦中人!杜先生真是妙人儿!我要请你听我唱歌,你可一定要来呀!”

    杜和好久没有同外人聊的这么轻松愉快,虽然自己相比听歌更喜欢多改进一下魔术机关,但是想到自己拒绝钱珍珍后她失望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点了头。

    爱花人有很多,有人将花带回家养施肥浇水细心呵护,有人只远远地看着,希望她常开不败,清风自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