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认为自己有龙气了

作品:《会稽山修仙传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校中忙了一会,就准备停下来了,因为附近好的药草,已经被他包揽了,一些差的就免提了。

    于是大家就在石头上坐了下来,也是得益于天气好,有太阳,照得人有暖意。

    有客人在,当然不能够冷落了客人的,张伟于是和校中聊起了易经,但是在聊天过程中张伟发现一个有趣的情况,校中口里的易经是生搬硬套的,或许是学习的环境不同?

    不过校中头头是道的表述也是令张伟佩服的,是啊,人之所学各有所长。

    “你认为在你听说过的人里面,谁的易经是最好的。”出于好奇,张伟就问了一个难以说清楚的问题。

    “我最佩服的是诸葛亮,所以我认为诸葛亮算是最好的了。”校中是不假思索的信口道来。

    “诸葛亮的易经确实用得好,这与写诸葛亮的作者有很大关系,不过我认为用得最好的是,因为他的易经是用在生活里的,甚至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他用了易经,比方他写的《矛盾论》就如同易经的阴阳论。”张伟其实就是说明了能够活用易经的就是最好的。

    “易经太难懂了,如果不是爷爷有时候硬逼我学,我根本不想去看它。”校中的语气里有点怨气,这也难怪。

    “是的,易经不是我们小孩子应该聊的,不如你给我们讲一讲你们哪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吧。”张伟说这个算是下套吗?应该不是吧。

    “我们哪里属于西岩,人家都在说先有西岩,后有方岩(方岩在附近是个出名的风景点,有浙东第一山之称,因为哪里的方岩胡公菩萨比较出名)。

    说的是西岩的风景其实还是很好的,其实与你们廖宅差不多的,山里地方不外乎一些奇怪的石头啊!岩石啊,还有就是花草树木,比方说我们西岩的龙潭,你们这里不也有龙潭吗!”是啊,在本地人眼睛里,就是仙境也是平常的,如人们常常说的仆人眼里没有英雄的道理是差不多的,作为英雄的仆人,或许很多事情都是仆人代理做的,而英雄做的就是指挥手下的仆人而已。

    不过这个校中最有意思的就是非常爱好一些花花草草,刚才虽然已经见过他的专一了,可是现在还是三句不离本行,时不时的会对旁边的一些草进行分辨,还会教张伟兄妹二人。

    同时会解释其中的作用,间接的还会说一些草与动物之间的联系,比方说草木利动物的手足,对于人来说多吃蔬菜之类的就利于人的动作灵敏度,这个与食草动物善于奔跑的道理是一样的,还会把食肉动物力气大来说明吃肉有利于肌肉的发达。

    还打比方说为什么古代北方的游牧民族好打仗,因为他们吃肉的,而南方的一些以稻米为主的就相对聪明一点。

    听着校中一套一套的,张伟有点郁闷,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是的,一定就是这样的,看看那个吴老头,就知道什么叫痴迷了,对于花花草草的痴迷程度,张伟算是见识过了。

    校中还说,其实某种时候植物与动物是可以转换的,如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冬天是虫子,到夏天就变成了草,而且这种冬虫夏草就是天地间的一大宝贝,非常的补,还说明大自然的很多东西其实是可以转换的。

    张伟听说过冬虫夏草,可是妹妹没有听说过,就会感觉新鲜。

    小孩子肯定会喜欢美味的,于是张伟就近的去搞了一点野水果来,可惜的是这个时候的水果真的少见,搞到了一点点藤李,不过现在的味道是最好的,主要就是一些以前比较难采摘的,而另外一些如本地叫肚大王的,酸酸的,有点类似于草的,张伟也带了一点回来,算是聊胜于无罢了。

    不过作为山里人,能够理解彼此的难处,校中与张伟以及张伟妹妹就这样等着吴老头。

    于是乎,张伟又操起了老本行,讲故事。

    张伟讲故事,对于校中来说,十分新鲜刺激,看他津津有味的样子,张伟就又勉为其难的继续讲。

    也许是因为听众太少了,张伟感觉提不起兴致。

    这个时候妹妹竟然来讲故事了,她讲的是从前有一个孩子,每天与一匹野小马一起奔跑,有时候会拉着小马的尾巴跑,这个人的某些功能几乎与野马同化了,无论如何跑都不会感觉累。

    到了几年后,孩子与马跑得不相上下,尤其是那个孩子拉马尾巴的力量非常大。

    孩子可以随便的与马一起奔跑,而且一手拉尾巴的绝招使他成了野马王。

    这个人就是后来的上将军卫青,在与匈奴的战争里,野马王是无往不利,而他的一手拉马尾巴的技术,让他在马战中有惊无险,而且在长途跋涉中,卫青将军坚持几天几夜都不会累。

    这个故事给了张伟启发,自己常常在修炼潜龙在渊,自己是不是可以把这一招练成绝招呢?

    潜龙在渊的本质就是蓄力,蓄势待发的同时,保持着超强的感应周围形势,而自己也可以散发某种逼人气势。

    所以说潜龙在渊的本质就是全方位的警惕,全方位的见招拆招。

    于是张伟就把意念感应加到潜龙在渊上面,自己在大脑里推演出先发制人的一招。

    心里有底了,那么到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就可以利用姐姐的某种拳术来创造出“致命”一击必杀技。

    任何人与动植物都是老师,张伟自我提示着。

    招的好处是精,而不在乎多?与打仗一样,兵在与精而非一味的多?这也算是一种领悟吧!

    张伟自己认可了天地万物皆可为师了,因为存在的就是合理,只要是合理的,就肯定有可取之处。

    张伟感觉出了客人的无聊,而妹妹也有点兴索意懒的样子。

    “聊将离索意说向古人豪。”,心里有傲啊!当然也没有说出来的那么豪气,心里的悟就是世界上最淡薄的水,可以是气体,可以是液体,可以是固体。

    自己的心就是水,可以灵活的转变。

    陈老头说浦阳江有龙气,自己常常练习潜龙在渊,张伟现在则认为自己有龙气了。

    张伟只能从自己的状态里走出来,毕竟现在“三人行”,是一个团体吗?

    在感觉到队友无聊的时候,张伟就带着他们挖起了那个小鳖。

    当然就是挖起来玩而已,张伟根本没有想抓如此小的动物。

    看着面前的小鳖,校中想了一个抓大鳖的策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