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流产了

作品:《网游之血舞乾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眸中闪过一抹冷冽,楚亦寒猛然抬眸望向公孙兰,浑身布满萧杀之气。

    对上男人眼眸,公孙兰怔住,身子打了一个冷颤,僵在原地。无奈,公孙兰只得带着木婉出了病房,在靠近走廊尽头的位置停下。

    “伯母,我看亦寒现在的情绪不稳,只怕需要将霍小姐找回来。”眉头紧锁,公孙兰语气中夹杂着一抹无奈。木婉面色凝重,点了点头。眉头一挑,公孙兰淡淡一笑,望向木婉,“我可以找妹妹小丽帮忙,她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说不定,会有办法。”

    “那就拜托了,小兰。”眸中闪过一抹复杂,木婉心里写满疑虑。公孙兰,霍冰,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小寒又会怎么选择呢?在海上漂泊了一整个夜晚,第二天清晨,天微开,一对老夫妇身穿粗布,哼着小曲,摇摆着船桨在江上漂泊着。猛然间,老奶奶瞥见不远处浮起的身影,怔住,“老头,你快看,那是什么?”

    眨巴着朦胧双眼,老爷爷弯曲身子,瞥见起伏的小身躯,赶忙拽紧船桨望里划,几分钟后,霍冰被打捞上岸。皱紧眉头,老奶奶颤巍巍的抖索着小手,凑近霍冰鼻尖,一股微弱的气流均匀滑出。

    “还有气。”眸中闪过一抹亮色,老奶奶望向老爷爷,随即立马为霍冰进行人工呼吸。船只靠岸之后,老爷爷老奶奶将霍冰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番抢救之后,杵在缴费窗口,老奶奶垂下脑袋,望着手里的几十块零钱,犯起了愁。“老头子,咱们这钱。”上千块的治疗费,这些零钱远远不足。

    蹙了蹙眉,老爷爷眼底满是清冷,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总不能放着这么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搭理吧?”顿了顿,老爷爷无奈摇头,从自己脖子位置摩挲出一块明晃晃的玉佩,“实在不行,就把这个给当了。”“这,这可是你的传家之宝。”泪眼朦胧,老奶奶嘴唇颤抖着,心里一阵泛酸。老爷爷叹了一口气,一把拽紧手中玉佩,沉默不语走向外面。半天的时间过去了,霍冰微微睁开双眼,扫视着四周,语气微弱,“这是哪?”眼神一亮,老奶奶忙上前扶起女人,“孩子,你醒啦?”顿了顿,老奶奶瞥了一眼四周,“这里是医院,你落到水里,被我们救了起来。”

    被我们救了起来。”话语落下,老奶奶忙回头望向老爷爷,“老头子,快去找医生过来看看。”约莫一分钟后,医生进入病房,简单检查过后,推了推眼镜,语气冰冷,“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刚刚流产过后,身体比较虚弱,需要多加休养。”对上医生话语,霍冰怔住,猛的抬眸,望向医生,“你,你说什么?我流产了?”右手触碰小腹,只觉得一阵冰凉。

    这里,可曾有一个生命的存在。蹙了蹙眉,医生点头,“是的,你在水里漂了太久,温度过低,已经流产了。”语毕,医生扭头,转身离开。神色冷了下来,霍冰呆愣的僵在原地,面色苍白,小嘴微张,却没有一丝声响发出。“孩子,别难过,你还年轻,以后总会有的。”老奶奶眉头紧锁,小心翼翼将霍冰脑袋靠在自己肩上,轻声安慰。女人只觉得耳旁嗡嗡作响,心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疼痛感在浑身上下蔓延。

    “楚亦寒,你给我起来。”病房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公孙丽踏着小高跟靠近,两秒后,房门被猛的一把推开。楚亦寒和公孙兰正在聊天,见状,楚亦寒眸色转而冰冷。公孙兰皱紧眉头,赶忙上前一把拦住公孙丽,小声嘀咕,“小丽,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一手拽紧公孙兰手臂,公孙丽用力一甩,随即越过女人出现在楚亦寒跟前,“楚亦寒,你是什么意思,我姐难道配不上你吗?”顿了顿,冷哼一声,“霍冰算什么货色,你居然不要我姐,要那种女人。”眸色黯了几分,楚亦寒浑身布满萧杀之气,粗喘着。

    公孙兰忙伸手将公孙丽拽到身后,随即望向楚亦寒,笑容灿烂,“亦寒,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小丫头,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怎么会不懂?”小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公孙丽愤愤然开口,“姐,你何必拜托我,帮你找那种女人呢?她算。”话语未落,楚亦寒猛然抬头,语气冰冷,“她到底,算哪种女人?”公孙丽怔住,两秒后,冷声讥讽,“抢别人的男朋友,十足的拜金女,你算,她算哪种女人?”“抢别人的男朋友?”蹙了蹙眉,楚亦寒抬眸,望向公孙兰,话语中尽是讽刺,“小兰,我不知道,在你妹妹的口中,原来我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小脸顿时涨红,公孙兰缩了缩脖子,慌忙避开楚亦寒目光,垂着脑袋,沉默不语。

    公孙丽瞪大眼眸,腮帮子鼓起,呵斥着,“姐,你怕什么,这有什么说不得的,这个男人,就应该是你的。”“小丽,别说了。”公孙兰垂着脑袋,小手扯了扯女人衣袖。

    抬眸,男人定定瞧着女人,眼底尽是冷冽,“只要她把人交出来,我就可以既往不咎,否则。”话语未落,公孙兰听得出话语背后的意思,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几秒过后,公孙兰抿了抿唇,试探开口,“亦寒,霍小姐对你而言,真的这么重要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

    “退出”二字还未说出口,楚亦寒笃定的“是”顺势在公孙兰的脑海里回荡着,是那么的肯定,带着一抹悲凉。垂下脑袋,公孙兰下意识哽咽着,挪了挪身子,便要离开。回眸,病房门把手转动,发出一阵声响,随即一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跟前。对上眼前身着病号服的女人,小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身子微倾,紧紧依靠在墙壁边缘,弱不禁风的凄凉状。

    “请问你是?”公孙兰歪咬了咬唇,公孙丽心中涌现出一股不安,硬着头皮开口,“我说,霍冰是一个不三不四的的女人。”话语落下,公孙丽冷哼一声,小声嘀咕,“不管怎样,现在她在这世界上,也不过是一抹魂魄罢了。”瞳孔微张,楚亦寒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猛然抬眸望向公孙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身子前倾,男人一把拽住公孙丽,“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我说,霍冰这样的女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分贝加重,公孙丽嘴角勾起一抹得意。手里的力道加重,楚亦寒腮帮子鼓起,两眼定定的望着一旁,沉默不语。公孙兰见状,赶忙伸手将两人分开,“亦寒,小丽她只是一时兴起,胡说八道的。”

    一时兴起?这般信誓当当的模样,又岂会是随口一说?“我最后再问一次,霍冰在哪?”楚亦寒眸子一沉。公孙丽怔住,只觉得一股压迫感扑面而来,顿时慌了神,“我不知道,不管你怎么问我,我也不知道。”语毕,公孙丽两手一甩,用力挣脱开楚亦寒束缚,便往外跑。

    大手来不及收回,楚亦寒顺势被女人一把拽出,上半身直接甩出病床。身后一阵疼痛袭来,楚亦寒脸颊皱紧,鼻尖微微一嗅,一股血腥味在空中弥漫着。两眼定定瞧向男人,公孙兰瞥见男人身后撕裂开的伤口,鲜血正成股滑落。

    “亦寒,你流血了。”公孙兰眉头一紧,上前一把拽住男人,身子依附在一旁,“你别动,我去叫医生。”十几秒后,医生赶到,楚亦寒被迅速送进手术室。手术室外,公孙兰双手合十,一个劲的祈祷着。公孙丽双手环在胸前,扬了扬下巴,冷哼一声,“姐,楚亦寒这样的男人,你要他做什么?咱们家的条件,有的是男人任你选。”回眸,眼底充满泪水,公孙兰抽涕一声,话语冰冷,“你老实和我说,霍小姐突然失踪,是不是你干的?”小嘴微撅,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公孙丽冷笑着,“我不过是稍微教训了她一下。”

    “真的?”眉头一挑,带有疑惑意味的眼神望向女人。点了点头,公孙丽烦躁的白了公孙兰一眼,“好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眼神望向女人。点了点头,公孙丽烦躁的白了公孙兰一眼,“好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做事会有分寸的。”话语落下,公孙兰小嘴微张,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手术室房门打开,楚亦寒被推了出来。眉头紧锁,公孙兰赶忙上前查看。

    “公孙小姐请放心,楚少爷只是伤口撕裂开了,已经处理好了。”医生礼貌开口。

    长长松了一口气,公孙兰莞尔一笑,同医生道谢之后,便陪同楚亦寒回了病房。另外一头,霍冰挪动着身子,在医院的走廊里缓缓向前移动。

    眼前稀稀疏疏的人影来往,霍冰却没有一丝表情,径直走着,猛然一个脚步,一护士低头走来,正好同女人撞了一个满怀。抬眸,对上霍冰呆愣的神色,脚底步伐依旧,护士冷哼一声,“真是扫兴。”

    语毕,护士蹲下捡起地上照片,笑容灿烂,那是一张楚亦寒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偷拍照。角落尽头,公孙兰跟随病床移动的速度向前走去,视线始终落在楚亦寒身上。凑过拐角处,病床正好映入霍冰视线。

    “孩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身后老奶奶焦急的声音响起,哆嗦着两腿,走到霍冰跟前。“走,咱们回房间休息。”一手扶过霍冰手臂,老奶奶小心翼翼陪同霍冰回去病房。而病床就在下一刻出现在走廊处。回到病房之后,老奶奶咧开小嘴,笑容很是灿烂,“孩子,来吃饭,这是你大爷刚钓上来的鱼,可鲜了。”

    话语落下,老奶奶掀开盖子,一股鱼香味扑鼻而来,乳白色的汤汁,夹杂着几块鱼肉。眸中闪过一抹亮色,霍冰露出一抹惨白笑容,朝老奶奶微点头,喝了一口鱼汤。蹙了蹙眉,老奶奶叹了一口气,“孩子,跟着我们,你也是受苦了。”

    顿了顿,老奶奶指了指东南方向,“不比那富贵人家,不过是一点点刺伤,就是前后近十号人伺候着。”手上的动作一僵,霍冰愣了愣,放下手中鱼汤,抬眸望向老奶奶,“奶奶,你说的是谁?”心里一股不安的预感涌现。眉头一挑,老奶奶语气平稳,“听说,是咱们当地的有钱人,叫楚什么来着。”话语落下,霍冰两手一麻,鱼汤险些被砸到在地。楚亦寒,是他。

    “亦寒,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公孙兰嘴角微弯,莞尔一笑,随手将病床摇高,扶正男人枕头。眸色黯了几分,楚亦寒两眼在房内扫视一圈,语气冰冷,“公孙丽人呢?”小嘴微颤,公孙兰愣了愣,避开男人目光,“小丽她,有事先回去了。”顿了顿,女人倏地紧握拳头,深吸一口气,“亦寒,刚才的事情,我需要替小丽向你道歉,她也是出于为我着想,才会这么鲁莽。”

    顿了顿,歪着脑袋,坏笑一声,“怎么,现在孩子没了,被楚亦寒抛弃了,就转过来赖在我们家混吃混喝了吧。”

    眸色黯了几分,霍冰并未作答,只是抬眸望向王妈,淡淡一笑,“王妈,麻烦给我来一碗。”现在不是自己逞能伤心的时候,为了弟弟,自己需要把身体养好,才能报仇。“好。”王妈点了点头,刚转过身就被公孙丽一把拽住,“等一下。”

    垂眸,公孙丽瞥了王妈一眼,厌恶的皱起眉,“王妈,你这么听她话,到底,你是拿谁家钱干活的?”话语落下,霍冰眉头一挑,语气冰冷,“当然是拿公孙家的。”顿了顿,目光在公孙丽身上上下打量,“只是,你这样还需要父母养活的女人,大概拿的也不是你的血汗钱吧?”被这般赤裸评论,公孙丽小脸微红,双手环在胸前,故作镇静。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