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趋于平静

作品:《腹黑总裁心尖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最快更新腹黑总裁心尖宠最新章节!

    第807章 趋于平静

    本来以为他不会追上来了,但是他还是来了。

    刚刚的那一股子气,似乎因为他的到来要好了那么一些,她静静的站在原地,“餐厅的女生不需要你的照顾了吗?你不该跟着我一起过来的。”

    傅斯年无力的解释着,“你听我说,我跟李沫沫,只是,只是单纯的出来吃东西而已。”

    他说完之后,就走到了苏晴空的旁边,牵起了她的手,“别站着了。”

    车站前。

    因为时间太晚了的关系,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公交车了,所以周遭的一切都显得特别的寂静。

    两个人并排坐着,但是并没有看着彼此。

    苏晴空幽幽的眺望着前方,前面是另外一条林荫小道,稀稀疏疏的有路人走过。

    月朗星疏。

    傅斯年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夜晚的关系还是什么,被装点的十分低沉,“本来是打算跟家里的帮佣阿姨还有李沫沫一起出来吃饭的,但是阿姨临时说是有事情,所以就我跟李沫沫来了。

    我知道你生气的点,我确实跟李沫沫没有单独出来吃晚饭的原因,我解释清楚了,你心里应该也好受一些了。”

    苏晴空点头,“我接受这个解释,同时也为我什么也不听,冲动的离开而道歉。

    只是,另外一点,我生气的原因是,我一整天都没联系到你,联系你的助理,你的助理说你有约了。

    我只是,只是忽然觉得我好像不那么的重要,刚刚在餐厅好像引爆了我所有的情绪,我为我的情绪跟你道歉。”

    她一直有一种感觉,大概是被傅斯年偏爱久了,就会觉得她是傅斯年世界里的重心,但是今晚,她忽然感觉到她似乎不是他的重心了,这也就是她控制不住脾气的地方。

    “你的情绪没有错,错的是我。”

    傅斯年抬头,看着漫天的星光,“我知道手机没电了,但我故意没充电,助理也跟我提过,不过我打断了他。

    我承认,我今天,有那么一些的想躲着你。

    是我的错,我不该忽冷忽热的,这样不好,只是我必须坦诚,我心里始终,都有一个疙瘩,这个疙瘩时而很小,时而很大。

    抱歉,我应该更成熟一些的。”

    他们已经过了争吵的年纪了,所以互相在为彼此的不理智在道歉着。

    苏晴空转过身子,看着望星空的傅斯年,“你不用说抱歉,整件事情,你都被蒙在鼓里,你有生气,或者是忽冷忽热的权力,不管你做什么,你都有权力......”

    傅斯年收回了目光,也侧身看着苏晴空,然后拥抱住了她,“不管怎么样,我们能好好的,一起说话就行了。

    即便你不需要我的道歉,我还是会在心里有愧疚的。

    因为我想要给你的是百分之百,如果只有百分之九十九,我都会觉得惭愧。”

    苏晴空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慢慢的,拥住了傅斯年,“我才惭愧呢。”

    ——

    那夜之后,一切似乎都和平了起来,苏晴空倒也是豁达得很,没太在意李沫沫的事情,加上因为傅斯年的关系,李沫沫被调配到了海城的傅氏总部工作。

    在锦西的这段时间,都看不见,所以苏晴空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而夏禹和茉莉那边,因为要顾及到孩子的原因,所以茉莉打算将画廊移到海城那边去了。

    她说要和夏禹一起照顾栀子,总不能让孩子海城锦西两边跑着吧。

    苏晴空倒也觉得挺好的,她刚好也有回海城的打算了,刚好又可以在一起了。

    加上,茉莉去了海城,不管她跟夏禹是什么关系,总归是她有夏禹照顾着,苏晴空心里也就放心了那么一些了

    只是最近,她面临的难题一直没有进展,并且傅斯年也马上就要回去海城了,她在不得不去选择的同时,几乎天天都收到一些辱骂的短信,没错,都是来自芳姨的。

    这些短信,甚至已经开始让她做噩梦了。

    她总是梦见芳姨拿着绳子,勒着她的颈项,好像要把她给勒死一样的,每次她都是觉得窒息然后忽然就醒过来了。

    到了傅斯年不得不回去海城的那天,他定了下午的时间让司机送他回去海城。

    之所以不坐飞机是因为海城跟锦西的距离不是特别远,全程高速的话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就可以到了,另一方面是,他想等等苏晴空。

    正是因为不想逼着苏晴空去做决定,所以他想看看,到了走的那一刻,苏晴空会不会选择跟他一起走。

    这是他不愿意搭乘飞机回去的原因之一。

    “你最近的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吗?我怎么感觉你的黑眼圈又加重了一些呢?”

    苏晴空正吃着早餐呢,就听见傅斯年这么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她有些心虚的低着头,“有黑眼圈吗?可能是晚上忙着sandysu的事情,所以缺少睡眠吧。”

    苏晴空是怎么都不愿意跟傅斯年说关于芳姨短信的事情的,一如她不愿意说傅斯年跟她之间其实什么血缘关系都没有是一样的。

    “公司的事情很忙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你也不要太把自己给累着了。”

    苏晴空点头,自然是知道傅斯年的好意的,毕竟傅氏想要帮助她这样的一个品牌倒还是挺简单的,只是她不愿意跟傅斯年开口,总觉得这样好像就是不劳而获了。

    她不太喜欢不劳而获这种感觉。

    尽管这样想着,但苏晴空还是说道,“嗯,到时候有需要就跟你说。”

    这样说,傅斯年比较容易放心一些。

    虽然不打算逼迫着苏晴空回去,但傅斯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今天下午让司机送我回去海城,你有什么打算吗?”

    尽管某天偶尔听到了一句他今天要回去海城,但是期间,傅斯年一句都没跟苏晴空说过。

    苏晴空明白他的苦心,也明白他的用意。

    “我,我再想想吧。”

    说完,她仓皇的从餐桌上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先去书房忙事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