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看你一眼,他就死了!

作品:《至尊特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秦先生,里面请,需要诊治的病人就在下方。”

    莱文斯客气的引领着秦阳踏入那条长长的地下通道,同时再度叮嘱道:“秦先生,病人身份特殊,还请一定为今日的救治保密。”

    秦阳微笑回答道:“我是一名医生,为病人保守秘密,这是必须要有的医德,所以莱文斯先生不用担心。”

    莱文斯微笑:“那我就放下了,请!”

    秦阳跟随着莱文斯一路顺着台阶而下,连开了三道铁门,最终抵达了那个宽敞的地下囚室。

    与此同时,城堡某个宽敞房屋中,长老会一干长老已经再度坐在了那张陈旧的木桌旁,在众人前方的墙壁上一个巨大的投影里清楚的看着地下囚牢里的情景,画面上,莱文斯正带着秦阳跨过那最后一道铁门进入地下铁牢。

    长老会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画面上,一个个也都竖起耳朵,倾听着地牢中传出的声音。

    地牢中,秦阳看着前方那个被粗大锁链缠住须发皆白毛发凌乱的老者,眼光震惊。

    “这个就是要诊治的病人?”

    莱文斯点头:“是的!”

    秦阳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已经完全看不清楚脸庞的老者到底是什么实力,竟然需要用这么多粗壮的铁链来囚禁他?

    这么神秘的地下囚牢,神秘的被囚老者……这让秦阳竟然第一时间想起了一部武侠小说里被囚禁在湖底铁牢里的魔教教主,这是多么的相似?

    秦阳并没有急着走过去,而是侧头问道:“莱文斯先生,既然我已经站在这里了,我想你应该可以为我介绍一下病人的病情了吧,还有相关具体的诊断结果,这些都有助于我更加准确的了解他的病情,从而做出准确的判断。”

    莱文斯点头:“这边请。”

    莱文斯带着秦阳来到了地牢旁边的一个房间,莱文斯关上房门,拿出了一叠厚厚的文件。

    “病人最主要的症状就是会发狂,一旦发狂,情绪会变得无比的暴戾而凶残,六亲不认,出手凶狠,曾经有一次他发狂之后杀死了不少族人,其中包括家族实力强大的高手以及身居要位的人物……”

    秦阳皱着眉头问道:“发狂?那是在什么情况下会产生的状况?是受到剧烈刺激吗,还是没有任何征兆?”

    秦阳一边发问,一边检查着手里那叠厚厚的文件,这些文件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检查结果,尤其是脑部的检查更是无比的详尽,其中甚至还有一些类似心理评估之类的结果。

    秦阳看着这些评估报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人格分裂?

    人的大脑是无比神秘,哪怕在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对大脑的研究依旧没有完全透彻,依旧有着太多的难解之谜,同时人的大脑又是无比的脆弱,这就注定了它无法像是人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反复“拆卸”研究。

    死亡的大脑和活着的大脑,这完全是两回事。

    秦阳顿时觉得有些棘手,这种病症确实很难找出一个准确的病因,也很难用一种直接对口的有效措施来进行治疗。

    秦阳仔细的查阅完所有的检查报告,自己思索了片刻,想了想转头说道:“莱文斯先生,我能打个电话给我师傅吗,我想和他讨论一下这个病症,你放心,我只是讨论病症,并不会涉及其他……”

    莱文斯做了个请的姿势:“可以。”

    秦阳也没有避着莱文斯,直接摸出电话,拨通了莫羽的电话。

    这样的病症很难对症下药,秦阳想征询一下师傅的意见,毕竟他见过的离奇病症比自己可是多多了。

    “师傅,我现在在高卢,我遇到一个病人,他的病情有些特殊,我想向你请教一下……”

    秦阳落落大方的介绍着情况,并没有涉及丝毫病人的身份以及来历,莱文斯站在旁边,静静的聆听着。

    他对秦阳还是信任的,一方面两方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相反,如果能够治好,那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二来他知道秦阳的师傅号称医武双绝,甚至有人称华夏医术第一人,如果有的选择,他更愿意请莫羽来为老祖治疗,只不过他知道肯定请不到,所以才退而求其次的请秦阳出山。

    请了秦阳出山,不就等于请了莫羽吗?

    秦阳和莫羽讨论一番,最后挂上了电话。

    “莱文斯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对病人进行近距离的检查,甚至我希望使用催眠的方式来对病人进行一些深层次的了解,当然,莱文斯先生你可以全程监督……”

    “催眠?”

    莱文斯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他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昨日秦阳和亨利有一个情况怪异让人无法理解的互动,而秦阳对此并不解释,只是告诉莱文斯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一下利普顿家族的情况。

    科曼家族的途径自然是很强大的,他昨晚吩咐了人关注利普顿家族,今天早上便得到了一个让他愕然的消息。

    昨日亨利带人围堵秦阳遭到自己干涉失败返回贾斯伯家里,当时利普顿家族很多人都在,就在亨利和众人讲述事情经过时,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亨利忽然拔枪,对准贾斯伯开枪,直接一枪命中心脏,贾斯伯人还没送到医院便已经断气了。

    莱文斯听到这个消息时愣了半天,旋即心中涌起几分惊悚。

    他第一时间肯定亨利的行为和秦阳昨日那古怪的行为有关,如今听到秦阳这么一说,顿时一下子联想了起来。

    对了,就是催眠!

    秦阳的师公不是号称三眼神君吗,他最擅长也是最厉害的不是他强大的实力,而是他那一手能够扭曲人心影响甚至操控他们的恐怖瞳术!

    莱文斯一下子明白过来,凝重的问道:“秦先生,你所说的催眠,是来自于你的师公苗先生的瞳术吗?”

    秦阳微微一愣,旋即坦诚的回答道:“是的,看来你们对我了解得倒是挺清楚的。”

    莱文斯坦然的回答道:“正因为了解得很清楚,所以我们才对秦先生报以莫大的期望……另外,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昨日亨利回家后忽然拔枪射杀了他的父亲贾斯伯,想必这也和瞳术离不开关系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