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三章 拿整个茅庐山庄做饵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老妖婆真的死了?吕无双沉默了一阵,心中莫名幽叹,之前元色的死也是这般。

    互相斗了这么多年,一直想杀死对方,看到了想要的结果,却似乎有些高兴不起来。

    她也从牛有道的神色反应中发现了不对,目露审视意味,“成功了还叹气,出什么事了不成?”

    牛有道走到案后坐下,“的确出了点意外,乌常离开荒泽死地后,直奔大罗圣地…这并不出乎预料,想抓罗芳菲,谁知他没找到罗芳菲竟不惜折腾,特意去抓了不在大罗圣地已经回避的莎如来,已将莎如来带来了人间。”

    “抓莎如来干嘛?”吕无双稍显迟疑,继而若有所思着徐徐道:“他不想和元色那般打算,没有和银姬联手的打算,要公开和罗秋摊牌了。也就是说,银姬狐族族长的身份他不会隐瞒,会召集蓝道临和督无虚一起向罗秋施压,会逼罗秋交出罗芳菲。罗秋倘若不交的话…乌常不会客气,可能会杀了莎如来,莎如来可能会有危险。”

    这也正是牛有道担心的,问:“以你对罗秋的了解,他会交出罗芳菲吗?”

    吕无双第一反应只关注一点,“莎如来会出卖你吗?”

    牛有道略摇头,“这个大可以放心,他应该不会出卖我。我这么跟你说吧,无量果本有他一颗的,已经送到了他的手上,但他没要,送给了别人。”

    吕无双哦了声,有些意外,竟然能不受无量果的诱惑,意志可想而知,如此一来倒是也信了莎如来不容易出卖这边。

    大概也明白了,正因为如此,牛有道恐怕更不会坐视莎如来去死不管。

    吕无双徘徊着,琢磨了好一阵后,止步在案前道:“莎如来应该不会有事。”

    牛有道立问:“你的意思是罗秋会交出罗芳菲?”

    吕无双摆手,“不会!罗秋十有八九不会交出自己的女儿,换做是其他几圣也不会答应,颜面是个问题,其次是乌常他们杀不了罗秋。但这种事情罗秋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银姬的事,他怕是不面对不解决都不行了,乌常这样搞,罗秋捂不住了。除非罗秋想跳出来单干,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几圣彼此间都解决不了对方,就只能是保持某种程度的妥协,不然是自找麻烦,将永无宁日。”

    牛有道:“你的意思是,罗秋会给其他人一个交代,所以莎如来不会有事。只有罗秋抗拒给大家一个交代时,乌常才会杀莎如来?”

    吕无双:“乌常暂时会把莎如来扣在手上当人质。”

    牛有道:“这事可不是儿戏,你确定?”

    吕无双:“莎如来不仅仅是罗秋的徒弟,还是罗秋的女婿,乌常不会轻易杀莎如来,无故乱来,必然要招致罗秋报复,罗秋杀不了他,还杀不了乌常的心腹么?”

    牛有道微微颔首,也算是松了口气,“只要乌常不下杀手就好办了。”

    “好办?”吕无双冷笑一声,“难道你期望罗秋解决掉银姬不成?”

    牛有道:“银姬那边我有布置,罗秋见不到银姬。”

    吕无双闻言有所放心,“那你当知,银姬的事,罗秋一天无法给出交代,乌常便一天不会放人,你还指望从乌常手下把人给抢走不成?”

    牛有道叹道:“你放心,只要我茅庐山庄出面,乌常会顺水推舟放人的。”

    吕无双一愣,完全听不懂,不解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伸手抓了茶壶,斟茶,“乌常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别人也许猜不出什么,他这次与银姬会面了,身为当事人,若是再猜不出银姬与茅庐山庄有关,那我可就高看他了。”

    此话一出,吕无双有毛骨悚然感,“你说什么?茅庐山庄暴露了?”目光落在了他端起的茶盏上,貌似再说,那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

    牛有道砸吧了一下茶中甘涩参半的滋味,面色沉静地颔首,“他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就算现在没猜到,冰雪圣地秘密查抄一品堂的事情也瞒不了多久,和一品堂失去了联系,他就会知道许多事情,起码会知道雪婆婆是中了圈套。”

    “川颖的朱颜丹,魔典上有炼制之法,魔典和赵雄歌的关系,赵雄歌和袁罡的关系。还有你和袁罡的关系。他只要不傻,就能猜出元色抓罗芳菲的原因。元色死之前又在茅庐山庄这边,许多的事情,在他眼里,都将指向茅庐山庄,凭他的头脑,若再不怀疑茅庐山庄,那才真是见鬼了。”

    吕无双听的后脊背发凉,可见他又从容淡定,当即从他话中意识到了什么,“我之前阻止你,你不听,不惜冒这么大的风险…你是故意的,你在故意暴露!”

    牛有道没承认,也没否认,慢慢喝茶,等于是默认。

    吕无双追问:“你难道就不怕乌常连同蓝道临他们杀来?”

    “乌常虽心狠手辣,却善于隐忍。”牛有道呢喃嘀咕了一句,又回头笑问:“你觉得乌常一旦认为这边都在他的掌握中,他随时可以发起致命一击,他还有必要急躁吗?”

    吕无双惊疑不定,终于明白了这位之前一直在琢磨什么,早已经酝酿了一个大局,“你在拿整个茅庐山庄做饵?”

    牛有道:“我赌他一定会吞下这个饵。”伸手亮掌握拳,“只要他忍不住诱惑敢吞下去,曾经的九圣必将风吹云散!他会冷静吞下去的,因为他现在还不想暴露魔典的事。”

    吕无双沉声道:“你这样做,已经把所有人置于了险境。”

    牛有道:“正因为我们不可能这样做,乌常才会相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吕无双:“你疯了!我提醒过你,和他们这种人交手,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能轻举妄动,元色那次的惊险,差点全军覆没,你还没长教训吗?”

    牛有道郑重告知,“利用银姬的套路,再一再二不再三,已经没用了,没人会再上这个当了。与四圣之间,终有最后一战,我们这边的元婴期修士当中,谁能是他们当中任何人的对手?离开了蝶梦幻界,连银儿也难杀死其中之一。谁又敢与他们正面一战?联手上也没任何把握!”

    “我希望能稳住他们,希望能再争取个两年时间。可他们是不会等的,必然会逼得我们出招,所以四圣之间必须要有一个拖后腿的,或者说是需要一个掩护我们的,否则我们明面上不敢有任何动作。”

    “可惜公孙布不识相,令我无法再信任,不敢托付大事,否则定可发挥大作用。”

    吕无双沉默着盯着他,知道这里是他说的算,他说什么这里的人都会去执行,没人会听她吕无双的,她吕无双说什么都没用了,问题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没办法再更改了。

    牛有道:“雪婆婆死的消息可以放出去了!”

    ……

    器云宗,山巅亭台楼阁之上,一条人影轰飞一只盘查的飞禽坐骑后,从天而降,怒气冲冲的罗秋来了。

    他是四圣当中最后到的,因他坐镇宋国那边,与这边是一头最东,一头最西,来的最晚也正常。

    但他也是最早接到圣境消息的人。

    乌常、蓝道临、督无虚皆冷眼盯着大步走入四面风景的楼阁内的罗秋,而罗秋一进来,已经是寒着脸发声,“乌常,你跑到我大罗圣地肆意杀人破坏,还抓走我弟子,你想干什么?”

    乌常漠然回话,“元色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只不过我视元色为前车之鉴,不打算偷偷瞒着大家而已。”

    罗秋心中咯噔一下,他就怕是这个,有元色那坨狗屎在前,他就担心乌常也是见到了银姬。

    不过自然不会自己先露什么底,沉声道:“我不听这胡搅蛮缠的话,我弟子在哪?立刻交人!”

    乌常面无表情道:“老妖婆死了。”

    “什么?”罗秋一怔。

    乌常:“有些事,我没必要遮掩什么,老妖婆不识相,我在荒泽死地与人联手将老妖婆给做掉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何会去荒泽死地,阿姐,我在荒泽死地见到了她……”他把和雪婆婆动手的经过再次讲述了一遍,之前已经对另两位说过了。

    大致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也隐瞒了一些问题,譬如把昆林树的修为说的不低。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罗秋脸颊渐绷,内心里隐隐有些火大,银姬躲了这么多年不继续躲下去,恨银姬不识相。嘴上不让步,“少来这套,死了多年的人,你说活了就活了?”

    督无虚呵呵一声,“罗秋,没必要嘴硬,是真是假,大家心知肚明。不过话又说回来,还是你罗秋厉害,居然能跟狐族搞出一个杂种出来。”

    罗秋顿浮杀机,“督无虚,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

    蓝道临出声道:“都别扯那没用的。罗秋,狐族存的什么心思,你不会不知道,如今又在咱们背后作乱,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此事必须解决。罗秋,既然银姬自己也承认了是你当年要杀她,我们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银姬的女儿必须交出来,待我们利用着除掉了银姬,会把你女儿还给你的,我们也没必要跟你女儿过不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