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三章 闯入人间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面无表情的袁罡突然反应强烈,错愕着盯着她,貌似在问,你是在说我?貌似怀疑自己听错了。

    牛有道亦错愕,也以为自己听错了,试着问道:“圣尊说什么?能否重复一遍?”

    “你没听错。”吕无双表达直接,这次抬手指向了袁罡,“让他娶我!想让我听你们的,就让袁罡娶我!”

    袁罡绷不住了,沉声道:“你在开玩笑吗?”

    吕无双:“我没开玩笑,这是我深思熟虑过的。”

    “你…”

    袁罡话刚出口,便被牛有道抬手打住了,牛有道示意他稍安勿躁,转而对吕无双笑道:“圣尊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吕无双盯向他,一字一句道:“我再说一遍,我没开玩笑。”

    牛有道呵呵道:“您是什么身份,他一糙汉子,实在是配不上圣尊。”

    吕无双:“身份?你觉得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朝不保夕的阶下囚而已,哪来的什么身份?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牛有道有些不解,“这世上应该没有莫名其妙的嫁娶,尤其是圣尊您,圣尊愿意下嫁,总得有个原因吧?”

    吕无双:“我说了,如今其他的对我都不重要,我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只要他娶了我,我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

    牛有道猜到了这方面的原因,可也正因为如此,反而越发不解,问:“若真是为了保命,为何偏要嫁给他?”指了指自己,“嫁给我以作保命之策,岂不是更稳妥?”

    吕无双:“我嫁你,你会娶吗?而他应该会听你的。”

    “他能听我的?”牛有道摇了摇头,也指了指袁罡,“你问问他自己,这种事他能听我的吗?”

    吕无双没问袁罡,给了牛有道一个明确的答复,“你是利益中人,利益中人最不可靠。他不是利益中人,比你可靠。”

    从在第五域遇险后,她就在努力求生,当时差点命丧在袁罡的刀下,关键时刻她一句话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如今她又在努力挣扎求生,因为自己一旦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处境会很危险,至少在她自己的经验看来是如此。

    而袁罡就是她谋求的求生后路,只要嫁给了袁罡,性命就有了一定的保障。

    为什么会选择嫁给袁罡,有刚才对牛有道说的原因,也因为她亲眼看到过牛有道在无边沙漠迎接袁罡的情形,能看出牛有道很在乎袁罡。

    还有,袁罡为何会冒死去帮罗照?为何会冒死去帮呼延家?

    这是她敢放心把自己嫁给袁罡的重要原因,在目前的环境下嫁给这种男人才是最稳妥可靠的自保方式。

    当然,在她内心,她并不排斥袁罡。反过来说,牛有道这种人她是看不上的,地位高过袁罡又如何?她曾经是什么身份,牛有道的这点地位对她没有任何吸引力。

    如她自己所言,做出这个决定,她是深思熟虑过的。

    利益中人?牛有道闻言莞尔,自己是不是那种人且不论,但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能位列九圣之一,还是有一定眼力的,至少看出了跟袁罡绑在一起后,他就不会动她。

    “这种事他不会听我的。”牛有道摇头,回头又看向袁罡,戏谑道:“无双圣尊愿意屈尊嫁给你,你愿娶吗?”

    袁罡冷冰冰道:“道爷,这玩笑不好笑。”

    牛有道又对吕无双道:“他的态度,你看到了,这种事我也不可能逼他。”

    吕无双:“随便,我不勉强,也勉强不了。”

    态度摆在那,不娶她,她就不会配合,她不可能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让自己失去利用价值。

    牛有道略挑眉:“吕无双,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上刑的滋味可不好受。”

    吕无双:“只要我还有利用价值,你就不会杀我。把我弄残了,扔出去可吓不住人。剥皮的罪我都能受,还有什么是我受不了的?”

    牛有道没有再废话,转身走了。

    人家说的也没错,切中了要害,一个弄成了残废的吕无双扔出去是吓不住人的。

    他现在也没时间跟吕无双慢慢耗,既然吕无双不答应,他只好动用自己在圣境那边的人散播风声,只是无法再造成是吕无双在与六圣对抗的假象。

    如此一来,有关银姬还活着的消息,也就不便再放风了,没有源头的风声一出,只怕罗秋立马要怀疑上知情的莎如来,起码会将莎如来列为怀疑对象。

    如今只能是想办法安排银姬公开露面了……

    蝶梦幻界,一棵巨树洞眼中散发着光芒,发光树汁在洞眼中凝聚一团,形成一颗犹如琥珀的半透明光亮体。

    琥珀般的光亮体犹如在呼吸一般,有规律的明暗闪烁着,光芒闪烁之际能看清其中包裹的人影。

    四周山林中零星分布着不少的蝶罗刹,尤其是血罗刹众多,在守护着它们沉睡的王。

    上空,不时有蝶罗刹来回巡弋。

    攀附在树上的一只蝶罗刹回头,两只回头,三只回头,许许多多的蝶罗刹皆回头,皆看向了巨树的洞眼。

    树洞内,琥珀般的光亮体停止了呼吸,光芒收敛,陷入了灰暗。

    砰!一只爪子击破了凝固的琥珀,银爪五指收缩了一下。

    咣!整颗包裹的琥珀骤然崩溃,一道银光从树洞内闪出,浮空现形。

    重伤沉睡后的圣罗刹终于苏醒了,冷目环顾四周,忽仰天“呀”一声。

    四周顿时“呀呀”声回应不断,数不清的蝶罗刹开始振翅浮空,围绕在圣罗刹四周叫唤着,不知在表达什么情绪。

    一脸诡异银纹的圣罗刹抬双手,看着自己反复张收的利爪,忽振臂一挥,后背甲骨上绽放出两道亮光,两道银辉渗透生长,迅速扩张成一对银辉翅膀,令自身笼罩在一片银色光辉中。

    “呀!”紧握双爪的圣罗刹发出尖锐啸声。

    一群蝶罗刹“呀呀”回应不止,不少蝶罗刹指向了一个方向。

    银辉翅膀慢慢扇动起来,圣罗刹突化一道银光而去,恍如流星远逝。

    一群呀呀怪叫的蝶罗刹立刻振翅追去,然而远追不上圣罗刹的飞行速度,圣罗刹已经消失在了它们的视线中,但它们依然朝着圣罗刹消失的方向疾飞……

    当初的罗刹潮已经平复了,万兽门又再次闯入了蝶梦幻界内,重新一点点恢复驱光草的种植范围。

    两名种植驱光草的万兽门弟子突发现眼前一亮,似有水银般的光辉照耀,双双抬头看去,看到了头顶悬停的银翅怪物,两人渐渐瞪大了双眼。

    四周的万兽门弟子皆发现了异常,实在是太显眼了,想不发现都难,皆看向了浮空的那只银翅妖魔。

    因为这银翅妖魔的出现,附近的蝶罗刹似乎也被惊动了,纷纷浮空而起,朝这边飞来。

    “圣罗刹!不好,撤!”有人忽大喊一声。

    众人纷纷快闪,两名对上的万兽门弟子刚扭身飞起,便被闪过的银光重创在地,呕血中被后续而来的成群蝶罗刹给淹没。

    银光快闪,冲入逃逸人群的圣罗刹如银色霹雳般纵横闪烁,无人能挡,大开杀戒,被追上者纷纷倒下,惨叫声连连。

    最终只有靠近出口的一些万兽门弟子逃了出去。

    可圣罗刹并未罢手,一个闪身冲进了幻界出口,追杀了出去。

    突然身处光明世界,冲出的圣罗刹有些措手不及,浮空的它迅速抬臂挡住了双眼。

    稍候,遮挡的手臂放下了,闭着的双眼亦慢慢睁开了,似乎慢慢适应了这对它来说算是突兀而来的强烈光线。

    这一耽搁,大多万兽门弟子都逃的不见了踪影,个别稍慢的人被圣罗刹的目光锁定,嗖一声追去。

    一群从蝶梦幻界内冲出的蝶罗刹却无法如同圣罗刹般适应外界,一阵叽叽喳喳尖叫后,最终不得不又仓惶撤退回了蝶梦幻界里面。

    山林中,一双银翅俯冲,继而又升空,圣罗刹单爪掐了一名万兽门弟子的脖子,后者拼命挣扎无法挣脱,一脸惊恐。

    “闯入我城的人在哪?”圣罗刹口吐人言,冷冷逼问,它这是要找打伤它的人算账。

    被掐的万兽门弟子难以出声,又搞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于是抬手随意指了个方向。

    圣罗刹看向了他所指方向,嘎嘣!一爪拧断了对方的脖子,随手扔了尸体,双翅一拍,迅速朝死者所指方向飞去。

    ……

    圣罗刹出来了,圣罗刹居然离开了蝶梦幻界,居然闯入了人间!

    得到报警的万兽门离蝶梦幻界出口最近,状态可想而知,整个万兽门上下如临大敌,全派上下备战。

    待到后面有在山林中藏身躲过一劫的弟子来报,说圣罗刹并未朝宗门来,而是去了另一个方向后,万兽门方松了口气。

    这么大的事,万兽门扛不住,自然是要第一时间上报缥缈阁。

    西海堂亦第一时间发密信联系牛有道。

    牛有道告诉过他,若发现圣罗刹踪迹,要抢在九圣知情前先让他牛有道知情。

    可眼前的情况特殊,这么多人看到了,西海堂无法拖着不报缥缈阁那边,只能算是差不多同时向缥缈阁和牛有道传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