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九章 我好为难啊!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这里没有修士助阵,他只能是先下手为强,否则对方修士冲来,这边根本挡不住,这样多少还能占点便宜。

    弓弦连珠炮般骤响,箭矢如雨而去。

    叛军人马迅速举盾抵御,一群军士也迅速举大木排遮挡在了顾远达身前。

    绷着脸的顾远达沉声道:“进攻!”

    “放箭!”叛军这边一声令下,弓箭手全面还击。

    双方死伤不断产生,但叛军的弓箭手规模不是如今仅剩的数千禁卫军能比的,结果可想而知。

    大殿上空已经升起滚滚浓烟,腾向云霄。

    殿内,四壁及屋顶已是熊熊火势,犹如端坐在火洞中的昊云图道:“青青,你嫁人后就没见过你跳舞了,起舞,为众将士助威!”

    “是!”昊青青款款走下台阶,走到不时有火星飞过的大殿中央,忽舒展身姿做抛袖状,刚柔并济的婀娜舞姿起。

    产后不久的身段略显丰腴,一人独舞。

    然而有谁看?众将士都在外面拼命,无人有闲心看向里面。

    倒是令火光显得越发熊熊,也将昊青青的舞姿越发照耀的明媚动人。

    禁卫军的箭矢有限,箭壶里的箭矢很快告罄,只能在栏杆后面被动躲藏。

    见到对方没了箭矢再射来,叛军一将挥剑喝道:“冲!”

    一群修士率先飞掠而去,后方大军喊杀冲锋,如潮水般覆盖而来。

    躲在栏杆后的禁卫军冒出拦截,却被修士砍瓜切菜般放翻。

    拔剑在手的呼延威看得双目欲裂,挡不住,没办法挡啊,眼睁睁看着手下白白送死,那份心情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听到殿外惨叫声,看到门口推开盾牌站了起来的呼延威,昊青青泪如雨下,舞姿旋转的越快了。

    眼见一修士闪身向己杀来,呲着牙的呼延威双手握剑。

    他正欲拼命之际,没注意到顾远达身边的修士突然都抬头看向了空中。

    空中有人驾飞禽坐骑而来,与叛军空中巡弋的修士交手了,只见一人从天而降。

    咣!屋檐冲破,一道人影骤然劈出一道刀光,鲜血四溅,竟一刀将冲向呼延威的修士给活劈了。

    来人重重落地,地面石板咣声碎裂一片。

    抬手一挥坠落杂物的呼延威发现身前挡了个高大身影,头发很短。

    来人回头看来,盯着呼延威道:“你没事吧?”

    呼延威一愣,旋即大喜,“你怎么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袁罡,他本欲随同秦军援兵一起赶来解围的,谁知援兵突然得到探子传讯,京城已经被攻破了。

    袁罡着急,知道凭自己一人之力来京城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可还是硬着头皮驾驭飞禽坐骑孤身一人紧急赶来。

    援军也劝他不要,但是拦不住。

    一到京城上空,见到宫城黑烟滚滚升起的地方立刻赶来了。

    他只是见这里在被最后围攻,遂朝这里扑来查看,没想到刚好撞上了呼延威,竟在最后关头救了呼延威一命,否则就凭呼延威的那点武力对上那修士死定了。

    “来救你的!”袁罡回话简短,见又有修士冲来,手中快刀连斩,劈溃袭来的一道道凌厉剑气,待对方近身,又是一刀如瀑,突兀狂斩而出。

    “啊!”一声惨叫回荡,来者又被他一刀给劈开了。

    “此乃何人?”灵虚府掌门常临仙大惊失色而问,之前一名弟子被斩还说的过去,刚冲去的可是一名灵虚府的金丹高阶弟子,竟被对方一刀就给斩了,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更令他吃惊的是,法眼竟未看出对方有使用法力的迹象。

    那一刀的震慑力太大了,本欲冲来的修士见状竟被吓得不敢轻易靠近了。

    呼延威也很兴奋,听说是来救自己的,加之见这位杀修士居然如同砍瓜切菜般容易,更是兴奋不已,“兄弟,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对了,听说你成了魔教圣子,不知带了多少修士来?”

    袁罡护着他,警惕四周的同时回道:“没带人,魔教不掺和这事,就我一人。”

    “什么?”呼延威一脸无语,他还指望着这位带了人来助自己这边的人突围呢,就一人,面对千军万马的,搞毛啊!

    警惕四周的袁罡沉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跟紧我,我带你突围离开!”

    “我老婆和皇帝岳父还在里面,你能带我们三个突围吗?”呼延威眼巴巴问道,希冀着。

    袁罡迅速回头一看,这才发现火光熊熊的火焰大殿内居然还有人,昊青青他自然是认识的,此时的舞姿在飞舞的火性中显得格外凄美。

    他还是今天才知道,这女人居然会跳舞,而且还跳得这么好看。

    他能看到昊青青眼中的泪光,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画面,那个女人很骄傲地抬头看着他说:袁罡,我喜欢你!

    昊青青也认出了他,脑海中也闪过了几乎同样的画面,泪眼中带了几分凄迷笑意。

    她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见到这个男人,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有人愿意挺身而出。

    当年自己好像很喜欢这个男人的,夜里转辗反侧时会偷偷想念且难以入眠。

    想想当年的青涩表白,再看看现在的他,只能说自己当年鼓起勇气的表白没有表错人,自己也没有看错人。

    这一瞬间,之前被各种产后负面情绪所困扰的她,突然梨花带雨般的笑得很灿烂,发现人生也并非都那么灰暗,还是有光彩和美好的,火星飞舞中的舞姿也越发浪漫了。

    对有些人来说,袁罡的行为是愚蠢的,但对每一个受他帮助的人来说,就是能感受到人性的光彩和美好!

    端坐皇位上的昊云图也看到了袁罡,他不认识,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的人是谁,但看出了是在帮忙,看出了和呼延威认识。

    袁罡目光扫了扫殿内的二人,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凭他一人想带三个人从千军万马中突围根本不可能,加之叛军中还有那么多修士,别说带三人,就连带一个面对四面八方的围攻他都未必能周全的过来。

    说句不好听的,他自己一个人都未必能突围出去,知道危险还闯进来,只是凭着一腔无愧于心的血勇!

    可他能怎么办?齐国皇帝就不说了,他总不能让呼延威扔下老婆不管吧?

    “杀!”一群叛军嗷嗷叫地冲了上来,刀枪齐上围攻。

    霍然扭头的袁罡挥臂一把,将呼延威给撩拨的踉跄后退撞在了墙上,手中刀光霍霍连斩。

    一片惨叫声中,从四面八方刺上他身的刀枪竟无法刺入他身体,袁罡长刀旋身一斩,鲜血四溅,周身倒下一片叛军,真正是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禁卫军几乎都被剿灭一尽了,叛军不断如潮水般冲来,袁罡护在大殿前,狂刀乱砍,近前者死!

    呼延威挥剑在旁乱砍乱杀,亦放倒了几人,还是有点功夫的。

    一群叛军终于被杀得不敢再上前了,已是血人一般的袁罡刀光一挥,吓得登上台阶的叛军仓惶退下。

    台阶下方,一群弓箭手冲上前,一声“放箭”,箭矢瓢泼如雨般覆盖而来。

    袁罡手中刀光连挥,只护住眼睛之类的要害,箭矢打在他身上纷纷坠落,他突察觉到不对,猛回头,发现呼延威口鼻呛血,已被射成了刺猬般倒下。

    他拼力挡在了呼延威的前面,纷乱中没顾及到左右两翼掩杀放箭的弓箭手。

    这也是乱军围攻下经常会出现的情况,攻击是无孔不入的,令人防不胜防。

    如此情况下还不赶紧走人,本就是找死,可面对三个人,袁罡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袁罡转身扑去,背对着纷飞而来的箭矢,为倒地的呼延威遮挡着,一见呼延威的伤势,就知道他活不了了。

    殿内跳舞的昊青青见到丈夫倒下,已是哭成了泪人儿一般。

    口中呛血的呼延威惨笑,急促喘息着,“好痛!痛…痛死我了!兄弟,我不想要这下场,也不想多出息,可我爹总拿家法收拾我,逼我上进。将军难免阵前亡,我从小就知道,可是躲不掉,更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齐国的禁卫军统领,这叫什么破事。”

    抬手用力抓了袁罡的衣襟,竟流泪了,“我他妈的不想做英雄,我也怕啊,我有机会跑的,可我大哥和二哥是英雄,我要是逃了,怕有损他们拿命换来的名声,谁不想活啊,可我想跑又不敢跑,我好为难啊!”

    殿内昊青青忽哭着大喊道:“草包,我下辈子还嫁给你!”

    “别!娶你倒了八辈子霉,下辈子有多远我躲你多远……”呼延威声音渐弱,抓着袁罡衣襟的手有松开之势,忽又用力摇了摇,梗着脖子呛血道:“皇帝自己找死,我拿条命陪他,我呼延家对得住他了,可以不管,救…孩子娘…带我老婆走…”脑袋一偏,没了声息。

    如此箭矢密集攻击,那人竟还杠着,外面的修士皆震惊,这什么人呐?

    红了眼眶的袁罡骤然抬头,看着在飞舞火星中泣声舞动的昊青青,骤然起身冲入。

    然就在这一时,一根巨大的带着熊熊烈焰的横梁砸下,他一刀劈开,却依然救之不及。

    连绵箭矢下的屋顶似乎不堪重负了,在这一刻一倒全倒,轰然全面垮塌而下,将殿内带泪凄笑起舞和宝座上的人一起给埋葬了。

    整座宫殿都垮塌了,箭矢射击也停下了。

    叛军看着熊熊燃烧的大殿,尘烟略平歇后,能看到火光反射的刀光,一个人影持刀静静站在熊熊火海前。

    ps:补上月三万月票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