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八章 陷入绝境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外面攻打的动静渐大,可见外面各街道守军已渐全面失守,侧耳倾听的昊云图挥手道:“速走!”

    三大派掌门相视一眼,皆一起对昊云图拱手。

    事情到了这一步,废掉了太子,他们也不愿意再带昊云图走了。

    带去了呼延无恨那边怎么办?呼延无恨又要遵昊云图为皇帝的话,让他们三位情何以堪?当初要废昊云图的是他们三个,现在又恢复昊云图的权势地位,那岂不是说局面闹成这样都是他们的错?

    既然昊云图自己愿意留在这里,他们反倒愿意顺水推舟,既成全了昊云图,也可以免得让自己难堪。

    三千里招呼一声,“走吧!”

    又再次亲眼目睹母后和哥哥被废的情形,默默流泪的昊青青忽出声道:“我不走,我留下为父皇护驾!”

    众人一怔,殿内抱着襁褓中的孩子的裴三娘现身了,“公主,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啊!”

    昊青青哽咽摇头,“三娘,帮我照顾好孩子,帮我把孩子还有呼延家两位哥哥的孩子务必送到他们爷爷跟前。”

    裴三娘急了,“公主,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昊云图亦沉声道:“青青,有你这番话,父皇已经知足了,走,立刻走!”

    对这个女儿的态度,显然与对台阶下被处死的那些不一样。当然,也有因为是呼延家儿媳妇的原因。

    昊青青痛哭道:“我怎么走?让我眼睁睁看着母后和兄长做杂役吗?让我眼睁睁看着母后和兄长被处死吗?让我扔下自己父亲不管不顾吗?父皇,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昊云图脸颊紧绷,看着这个自己最宠爱的女儿,不知这个从未受过什么打击的女儿最近面对接踵而至的打击是怎么过来的,曾经有多天真,如今怕是就有多痛苦。

    昊青青抬手擦了把泪,回头看向呼延威,“草包!带女儿走,你以后若是让女儿受了什么委屈,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一直在旁跟傻子似的呼延威终于有了反应,却是一脸惨笑:“走?我走个屁啊!父亲对我下了军令,让我保护好陛下,若不能带陛下活着离开,让我也别活着回去。我原以为问题不大,哪知道你们这么麻烦,我他妈立了军令状回复给父亲,拍了胸脯做了保证的,军令状,你懂不懂是什么东西?”

    继而又回头看向了厮杀声传来的方向,呼延家的家将正在浴血厮杀,让他怎么独自逃跑?

    众人皆无语,三大派掌门脸黑了下来,谁都可以不带走,这位不走怎么行,呼延无恨三个儿子可就剩这一个了,扔下这位跑了,回头没办法跟呼延无恨交代。

    宇文烟:“大统领不要闹了,立刻跟我们走,上将军那边自有我们为你说情。”

    呼延威苦笑:“宇文掌门,你倒是说的轻巧,我立下了军令状,我爹的军法你们想必也听说过,绝不会徇私情,加之扔下这么多家将逃生,必会斩了我!要不,你们把陛下也给带走吧?”

    北玄不接带走昊云图的话题,沉声道:“有我们在,你怕什么?”

    他们才不管呼延无恨会不会对呼延威动用什么军法,他们要的是把呼延威带回去给呼延无恨一个交代,剩下的那就是呼延家自己的事了。

    昊云图太了解他们的想法了,出声了,“就让他们夫妻留下吧,上将军那边,三位掌门就说是我的意思。”

    众人看来,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但一定程度上,他也了解呼延无恨,治军的军法森严无情,呼延威留下兴许还有活命的可能,真要去了呼延无恨那,呼延无恨断然不可能饶过。换了其他人,呼延无恨还有可能手下留情,可是自己儿子犯了军法,则更不会饶过,定斩无疑!

    让呼延威回去受死,有辱呼延家门风,说出此话也是给三大派掌门一个台阶下。

    三大派掌门相视一眼,不是他们不救,是皇帝下旨的,呼延无恨那边自然是能交代了。

    宇文烟再问一句,“大统领真不走?”

    呼延威唉声叹气道:“谁叫我命苦,生在呼延家,想走也走不了啊!”

    “既如此,那我等就不勉强了。”宇文烟一句话了事。

    昊云图忽叮嘱一句,“三位掌门,上将军的孙辈务必护送到位,不可让上将军绝后!”

    三位掌门皆点了点头,也实在是不能再耗下去了,越拖宗门实力消耗越大,继而快速挥手下令,通知门中弟子收拢撤离。

    呼延威也赶紧下令,命令禁卫军收拢,集中力量抵御,也许还能多撑一阵。

    一群飞禽坐骑载人腾空而去,地面收拢的修士亦集结成队,朝着一个方向冲杀而去快速突围。

    无论是空中离去的修士,还是地面突围的修士,都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阻力。

    这也是叛军方面希望看到的,这些修士不走,叛军就迟迟无法全面平定齐京,只有这群修士走了,才能迅速彻底的将齐京给拿下。

    叛军方面的修士也不希望齐国守护京城的修士死扛到底,那样带给他们的损耗也将会是非常巨大的。

    见到守城修士逃离,都巴不得,没做什么纠缠,几乎放行,真要逼得对方狗急跳墙疯咬,谁都别想好过。

    大部分守城修士就此撤离了,也未全部撤走,还有少部分暗中潜伏了下来,这里不可能一点耳目都不留。

    随着守城修士的撤离,街头巷尾交战的齐军残余顿时没了招架之力,只能面临两个选择,要么降,要么被剿灭。

    没了修士的协助,叛军却有修士协助,皇宫守卫禁军亦挡不住了叛军,全面溃败后撤。

    禁卫军全面撤到了正宫大殿周围,背对大殿,面朝敌军。

    嗷嗷叫的叛军顿如潮水般涌入宫内,将正宫大殿附近给团团围住了,令禁卫军剩余人马陷入了绝境。

    台阶上的呼延威宝剑在手,左右看了看退守到身边的呼延府的家将,一个个气喘吁吁浑身是血,明显经历过一场恶战。而有的家将已经见不到了,估计永远都见不到了。

    殿内,昊云图杵剑坐在皇帝宝座上,凝视着大殿外乌压压的叛军。

    昊青青流着泪,不时抹泪,手上举着油灯,奉昊云图的旨意,在殿内四处点火。

    殿内两侧原本摆放的数百盏油灯是用来照明用的,此时的灯油都被昊青青当成了助燃物。

    很快,殿内四周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点完火的昊青青走到了父皇身边,坐在了父皇的脚边,趴在了父皇的腿上,看着大门外呼延威身穿战甲的背影,突破涕为笑,“父皇,这草包还挺有模有样的。”

    昊云图抬手抚着她的脑袋,“想不到啊,最后还能有个女儿和女婿陪着我,爹没有白疼你这个女儿。”

    呼延威回头看了眼殿内,看到熊熊火光中的父女,面颊紧绷,毅然转头,看向敌军,挥剑指去,怒喝道:“弓箭手准备!”

    凭借层层雕石栏杆做掩护的禁卫军弓箭手立刻弓箭上弦,盾牌手加以配合。

    叛军中一将亦喝道:“弓箭手准备!”

    策马而来的顾远达从分开的叛军中靠前,见到台阶上的呼延威后,多少有些意外,没想到呼延无恨的儿子居然没走,居然还在这里,顿时大喜!

    若是能活捉呼延无恨的儿子,之后面对呼延无恨的大军围剿,岂不是能多些筹码在手?

    他当即抬手示意大军不要妄动,大声喝道:“呼延威,可还认得我?”

    呼延威哈哈大笑,“逢年过节,都要来我家拜见的顾大将军,岂能不认得?你儿子时常找我,请我去青楼快活,恐怕就是你在背后授意的吧?”

    “对了。你儿子为了拍我马屁,经常把你小妾给带出来陪我,也不知你知不知道,反正你家的小妾,老子是个个都睡过了。我估计你是知道的,你只是在有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你这种反骨贼,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此话一出,禁卫军中传来一阵哄笑。

    叛军内却是不少人面面相觑,不知真假,可谓惊疑不定。

    殿内宝座旁的昊青青却是骤然瞪大了双眼,忘了难过,呲着牙的老虎一般爬了起来。

    昊云图伸手拉了下女儿的手,笑道:“别听那小子胡说八道,去青楼不做评价,睡下面将领的女人,凭呼延家的家风,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他在故意羞辱对方,不必当真!”

    这半真半假的话却令顾远达的脸色黑了下来,发现这位果然是呼延家最不靠谱的一个,换了呼延家的其他人是不可能说出这种混账话的,他抬手指去,“呼延威,只要你束手就擒,我饶你不死!”

    呼延威大声道:“你饶我有屁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抓我当人质是不是?我爹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抓我当人质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顾远达,我说你又是何苦,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当叛贼,我爹大军席卷而来,你跑得了吗?”

    顾远达心头略沉,想想呼延无恨的为人,面对这种事拿他儿子当人质似乎的确没什么用。

    对面的呼延威却是挥剑一喝,“放箭!”

    ps:若晚上十一点前没有更新,今天就没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