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零章 九圣变成了七圣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回头见云姬还在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喊了声,“别磨蹭了,抓紧点,得赶快弄清那几个家伙出来的情况,否则麻烦大了去。”

    云姬不解,“不是已经过关了吗?”

    牛有道抬头,“过关?过什么关?搞不好捅出了大漏子!”

    云姬被他说的心惊肉跳,“你别吓我。”

    牛有道往脸上泼了几捧水,叹道:“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进去的五圣出来了几个,若只是长孙弥一个人未出来的话,那督无虚四人就是在等长孙弥。”

    云姬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站直了,脸上水珠滴答,很想问问这女人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提示道:“若进去了五个出来了四个,只有长孙弥一个人死在了里面的话…换句话说,西海堂把他们几个骗进去的话,无异于是指长孙弥在和玉罗刹打斗,可乌常四个是亲眼目睹了长孙弥之死的!哪来的人和圣罗刹打斗,西海堂为什么要说谎?”

    云姬骤然反应了过来,大惊!

    牛有道继续道:“若真是出来了四个,那这事只能糊弄督无虚四人一时。我现在只能判断一点,乌常几个当中肯定有人出来了,出来了几个不知,也不知有没有告诉督无虚四人情况,就算告知了,西海堂的谎言之所以能把他们给骗进去,也是他们认为被之前出来的人给骗了,想进去确认一下。”

    话毕,唉声叹气,之前的情况他也是没办法。

    当时的情况太危险了,一旦暴露,就在四圣眼皮子底下,连跑都跑不掉。

    一旦暴露,可就连一点后路都没有了。

    这种风险是无法承受的,没有任何承受之力,稍有闪失便再无活路,不能抱任何侥幸,情急之下只能先脱险,只能先谋得转圜的余地再从长计议。

    云姬明白了,心惊不已,赶紧迈步到水中清洗,不敢再耽误了。

    两人将自身清洗干净后,取了藏在附近的衣服给换了,收拾利索之后匆匆离去……

    蝶梦幻界内,西海堂正在带领万兽门弟子与蝶罗刹拼杀。

    空中几道人影返回,其中一道人影轰飞一群蝶罗刹。

    罗秋降临,大袖连甩,为西海堂扫清纠缠,沉声喝道:“西海堂,与圣罗刹的打斗在哪?”

    他们四圣在周围到处冲击了一遍,并未看到什么打斗。

    西海堂环顾辨认了一下,指了个方向,“就在那个方向百来的里的样子,也是本派之前屡屡发现圣罗刹的方位。”

    罗秋四人朝他指去方向看去。

    西海堂又道:“圣尊,蝶罗刹太多,本派弟子实在是吃不住了,无力再为圣尊护驾,恳请允许撤离!”

    “滚!”罗秋喝了声,鬼才要这帮人护什么驾,之后又与督无虚等人朝那个方向杀去。

    “撤!”西海堂大喊,带着一群弟子又匆匆撤离了蝶梦幻界。

    出口外,稍作清点,发现刚进去的弟子已是死伤过半。

    缄默不语的西海堂抬头看天,心中愧然,好在趁这个机会把之前潜藏在沟壑中的弟子给顺便带了出来,也有死伤。

    许多事情无法一帆风顺,是要面对的,说的好听点是牺牲。

    收拾了心情的西海堂走到了祁万同身边,拱手请教:“祁老,刚刚几位圣尊是怎么回事?”

    “唉,昨天大早就来了五位……”祁万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详细讲述了一遍。

    西海堂中间偶有插话问询,重点搞清了乌常等人出来后的情况……

    罗秋四人并未在蝶梦幻界内逗留太久,前后也就一个多时辰的样子,便陆续闪身出来了,神情皆有些凝重。

    他们倒是想在幻界内到处查看一下,可内部的情况不允许,幻界内的蝶罗刹与他们曾经见过的状况不一样,似乎疯了一般,空中到处可见巡弋,凭他们的修为也无法一直耗下去。

    具体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一同进去经历过的乌常等人才清楚。

    等了这么久都不见牧连泽和长孙弥出来,里面如此状况,四人已经意识到那两位怕是很难再出来了,否则凭二人的修为不至于这么久都出不来。

    亲自走了一趟,四人没了再逗留的兴趣,准备联袂去找那三个出来的家伙问问情况。

    不过还是做了万一的打算,临走前,罗秋对西海堂吩咐道:“万兽门看好出入口,一旦发现牧连泽和长孙弥出来了,立刻上报!”

    “是!”西海堂拱手领命。

    当天晚上,在离幻界入口不远的山中,西海堂与牛有道再次碰面了,将掌握的情况告知了。

    牛有道详细问过之后,松了口气道:“侥幸!”

    获悉只出来了三人,元色和雪婆婆离开后,乌常还在幻界出口等过一阵,那就说明乌常等人并未亲眼见到牧连泽身亡,也就是说,西海堂骗罗秋等人进入幻界的说法过关了,不会有什么漏洞。

    西海堂唏嘘道:“看这情况,牧连泽恐怕已经落得了和长孙弥一样的下场。”

    牛有道颔首:“怕是差不多了,否则凭牧连泽的修为不可能拖到现在都出不来,唯一的意外便是他身负重伤,正躲在里面某个地方养伤。但这个可能性不大,若真是伤重到了连出都出不来的地步,也就意味着他很难逃脱如此大规模的蝶罗刹的追杀。”

    “当然,也不排除他担心另几位暗算他,想躲在里面养好了伤再说,但这种可能性的确不大了。他应该清楚,他若不及早出来,起码得证明自己还活着,否则另几位怕是要对他的势力下手了!”

    “呵呵,这些个还真有意思,一逮住机会就想弄死其他人。”

    西海堂:“你的意思是说,另外七圣要对牧连泽和长孙弥的势力下手?”

    牛有道:“不赶紧动手,难道还要等到牧连泽和长孙弥身亡的消息走漏了,等到两家的势力跑散了再耗时耗力去抓捕不成?等着看吧,别的难说,几家肯定要联手对这两家的圣地发动突然围剿,估计要不了几天,就要震惊天下了!”

    西海堂徐徐道:“言之有理!”忽又迟疑着,“既如此…你不是有与圣境内部联系的渠道吗?何不通风报信,让那两家圣地的人先跑了,也好多给那几位多留些麻烦。”

    牛有道斜睨,“目前知情的只有你万兽门,通风报信,你不怕给万兽门惹麻烦?让万兽门走正常渠道上报圣罗刹的消息,给圣罗刹带来这么大的危险,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

    西海堂略默,本想说内部肯定有缥缈阁的人,但想想还是不太稳妥。

    牛有道又叹了声,“还是让剿灭吧,那些人高高在上惯了,跟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们也不清楚他们的底细,很难冒然合作。目前的局面,指望那些人没任何意义,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了。不管最后有没有漏网之鱼,我回去后会立刻和晏逐天他们联系,告知他们不得和漏网之鱼有任何联系,有主动接触我们的,更要立刻上报给缥缈阁,防止被钓鱼,惹火烧身就不好玩了。”

    “西海掌门,走到这一步,万事小心呐,稍有不慎,万劫不复啊!”

    “那就这么办吧。”西海堂点头,之后仰天长叹一声,“九圣剩下了七个!”

    牛有道:“元色和雪婆婆应该也受伤了,这个结果,圣罗刹这边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亲自参与谋划了,并亲自见证了一场难以想象的巨变,对三人的身心都是一场不小的触动,且又如释重负。

    至少对牛有道来说,对九圣的个人实力有了一个更客观的认知,这对他今后计划的拟定具有重大影响。

    ……

    不出牛有道所料,就在他回到南州的几天后,接到了缥缈阁向天下发布的一道震撼性消息。

    天牧圣地和无明圣地意图改变天下规则,为天下所不容,已被圣境剿灭,牧连泽和长孙弥伏诛!

    消息一出,天下轰动!

    九圣变成了七圣,如何能不轰动?

    牛有道事先并未接到任何消息,因圣境内部动手前为了防范有人逃离圣境,事先已彻底封锁了圣境出入口,不许任何人进出,导致他与莎如来都无法正常联系。

    躺在案旁躺椅上的牛有道顺手将消息扔回了桌上,淡然道:“传讯给贾无群,告知,牧连泽和长孙弥并非死于七圣之手,乃毙命于蝶梦幻界圣罗刹之手,且元色和雪婆婆亦重伤而逃,险些丧命。命贾无群阅后将消息传于邵平波,让他们知道七圣只是捡了个便宜。”

    云姬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额头,她实在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蠢笨,可又实在是不明白,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这种事有必要让他们知道吗?”

    牛有道:“只是想让他们知道九圣并非不可战胜,也该让他们看到些成绩了。七圣给自己助威,我们也不能任由别人捡便宜,这是给予士气和信心,也是震慑…人心所向决定成败!另外,晏逐天、文华和宫临策那边,同样的消息也传一份。”

    云姬点头,明白了。

    正这时,管芳仪走了进来,告知:“道爷,王爷想见见你。”

    牛有道起身,“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心里没底,见见吧。”领着二人出了密室。

    ps:今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