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六章 疗愈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眼见这铺天盖地之势又来,三人不得不又往地下躲,躲在了覆盖的废墟之下,从废墟缝隙中窥视。

    没办法,跟这群蝶罗刹没办法交流,能交流的圣罗刹此时又是个六亲不认的状态。

    连五圣都吃不消的状况,他们三个就更别提了,一冒头肯定要遭受围攻,加之还不知交战的情况,目前只能是躲着。

    待到铺天盖地之势接近了,牛有道瞳孔骤缩,揪心了起来,看到一只血罗刹领飞在前,横抱在臂弯里的正是圣罗刹。

    法眼细瞅之下,能见圣罗刹浑身是血,似乎已陷入了昏迷状态,两只翅膀吊着,无力晃荡着。

    云姬和西海堂也紧盯着,不知什么情况,不知圣罗刹是死是活。

    “也不知五圣目前是个什么情况。”西海堂嘀咕了一声。

    抱来的不止是圣罗刹,还有一些重伤未死的蝶罗刹。

    此时的宫城外,交战地,没死的,还在地上挣扎残喘的蝶罗刹,亦被从天而降的蝶罗刹给抓起。

    还有死去的蝶罗刹,亦被抓起。

    一番轰轰烈烈的厮杀,看似漫长,实际上并没有多久,但五圣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死伤在五圣手上的蝶罗刹已是以万来计。

    看着数不清的蝶罗刹从空中浩浩荡荡而过,又见落向宫城外最高的那座大山上。

    牛有道回头对云姬道:“走,潜过去看看。”

    云姬知他关心圣罗刹的死活,点了点头,施法遁地,带着二人朝目标方向而去。

    几次悄悄从地面露眼观察,很容易找到圣罗刹的所在地,因为聚集在圣罗刹身边的几乎都是血罗刹。

    找到一处观察点,在一陡坡里面藏身后,从轻轻分开的石头间的泥土缝隙中朝外观察。

    只见圣罗刹依然横抱在那只血罗刹的臂弯里。

    有数只血罗刹正在一颗参天大树前利用爪子刨开树干,也不知是要干什么,牛有道三人紧盯着。

    待到树干上刨出了一处半扇门板大小的坑洞后,圣罗刹被几只血罗刹联手给放置了进去,犹如装进了一口立着的棺材内一般,身在其中的圣罗刹无声无息。

    这给人的感觉很像是在安葬,云姬回头看了眼牛有道的反应,果然见到略眯眼的牛有道紧绷着嘴唇。

    之后奇怪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群血罗刹飞身上树,攀附在了树干上,似乎在以妖力驱使什么。

    很快,只见树干上刨出的窟窿内,开始有发光的液体从树干内的创口渗出,粘稠的发光液体渗出,且越来越多,涌出的液体渐渐将圣罗刹的躯体给包裹了。

    等了一会儿后,包裹的液体上的光芒在闪烁,犹如在呼吸一般,忽明忽暗,呼吸的节奏越发明显,光暗之间隐约可见液体里面的圣罗刹躯体阴影。

    又等一阵后,牛有道三人发现了异常,一颗足足要几十人牵手才能合抱住的那颗发光的大树,树叶上散发的光芒正在以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斜看其它地方,发现别的蝶罗刹也在别的树干上同样施为,将受伤的蝶罗刹给放进树干内这般做,只不过待遇不如圣罗刹,没有一色的血罗刹助力。

    这一幕让牛有道等人意识到了,圣罗刹可能只是受伤了,并未死去,这可能是蝶罗刹族群的一种救治手段。

    待到树冠上的树叶已经全然黯淡无光了,那裹着圣罗刹的液体也渐渐失去光芒后,一群血罗刹又联手将圣罗刹从粘液中给挖了出来,又去往了另一棵大树前,再次挖洞,再次将圣罗刹给置入其中,再次以同样的方式施为。

    黯淡无光的大树树干上又被一群蝶罗刹挖出了许多的洞,明显已死的蝶罗刹,或者说是收集来的残肢断腿之类的,都被塞进了树干内,类似安葬,能让人清晰感受到这个世界生灵的生死共存形态。

    牛有道若有所思,也许正如他自己以前说的,这个世界才是真正属于银儿的世界。

    云姬知道牛有道更关注圣罗刹的状况,又再次领着二人遁去,寻了一个合适的观察点,正好能正面看到安放在树洞内的圣罗刹。

    看其他地方时能发现,有些受伤的蝶罗刹在一棵大树的光芒黯淡后,再出来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这种神奇的疗愈方式倒是让三人大开眼界,不过牛有道的神情一直很凝重,连续置换十几棵大树,每棵大树都那般的巨大,可吸收了那么多大树的光华,也依然未见圣罗刹醒来,可见受伤之重。

    “看来伤的不轻!”西海堂忽唏嘘一声,颇为感慨,“长孙弥死了,也不知其他四圣是个什么状况。”

    能有幸亲眼目睹一圣的陨落,想不感慨都不行,九圣变成了八圣,可以想象,圣境乃至于整个缥缈阁的格局都会出现巨大的变化,也不知会不会对整个天下局势产生什么影响。

    云姬闻言看向牛有道,低声道:“不管其他四圣状况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没有大量蝶罗刹的相助,离开了这里,圣罗刹也很难是九圣的对手。”有些情况是亲眼目睹了的。

    牛有道懂她的意思,拿圣罗刹试这一次,某种程度上算是失手了,离开了蝶梦幻界的圣罗刹对上九圣会很危险。

    西海堂:“目前看来,圣罗刹只是重伤了,幸好九圣没有一起进来,否则九圣联手,圣罗刹一开始就有可能遇险。这位圣罗刹也是,能召唤罗刹狂潮相助,一开始发现不对就该召唤,单独硬拼,以一敌五,何苦来着。”

    云姬知他不知一些情况,告知:“不是幸好九圣没一起进来,没有一起进来是有原因的,道爷他早就考虑到了可能的危险性,提前将另四位给调离了。”她话语中有时候也会不知不觉将牛有道称呼为道爷,有听惯了管芳仪称呼的原因,也有其他方面潜移默化的影响。

    “调离?”西海堂讶异,不知牛有道还有这能耐,居然能调动四位圣尊。

    牛有道闻言冷冷扫了云姬一眼,“你知道的还挺多,跟红娘处久了毛病越来越多,是不是我太好说话了?”话说的不可谓不重,他此时的心情本就不好。

    闻听此言,一看对方态度,云姬立马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有些事一旦暴露,一旦西海堂落在了其他几圣的手中,一旦走漏了风声,让其他四圣知道自己是被调离了,许多事情恐怕都要暴露。

    狐族那边、袁罡那边、敖丰那边、蓝明那边,和这里的关系统统都要暴露,一句话不慎,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被牛有道拿话一敲,云姬脸上顿露尴尬神色,她也知道自己这句话实在是不该多嘴出来,牵涉太大了。

    西海堂看出了不对,问:“什么意思?”

    牛有道:“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否则对大家都没好处。”这不是说说而已,到时候一旦有危害到这边的可能性,他牛有道搞不好也得考虑将他西海堂给灭口。

    他不是袁罡,灭口的事,他完全有可能做出来。

    西海堂皱眉,所干事情非同小可,有些事情不清不楚的自然有所疑虑。

    云姬知道不小心的一句话惹出了麻烦,忙岔开话题道:“现在不知另四人的情况,也不知还没进来的四个得知情况后会不会过来,一旦再次来到的话,圣罗刹这个情况怕是会有危险。”

    牛有道:“看其他蝶罗刹的恢复状况,等到其他四个来到,圣罗刹也应该恢复了。有这么多蝶罗刹保护,其他四个想得手应该也没那么容易。目前还是要看乌常四个有没有活着离开。”

    西海堂:“那就回去吧,到了出口处一问,自然知道有没有活着离开。而我也不宜离开万兽门太久,否则不好解释。”

    话刚落,观察口的孔眼突然有东西闪过,三人回头看去,看到了一双眼睛趴在孔眼处往里瞅。

    估计是说话的动静一时没注意被察觉到了,三人暗道不妙。

    果然,砰!一只爪子破土插了进来。

    “走!”云姬一声招呼。

    刨土攻入的那只血罗刹被西海堂反手一掌给轰飞了出去,三人趁机遁地而去。

    一群蝶罗刹被惊动后,迅速涌来,飞快挖掘……

    “出来!出来!不敢出来见人吗?”

    荒泽死地,一座山林之巅,约定的碰头地点,罗秋突施法大声呐喊。

    在这里等了足足一天,也没见到银姬露面,他知道,银姬应该是不会露面了,银姬只想见女儿,不想见他,也许是怕他再下杀手。

    但他想见见那个女人,他曾经是那么的宠爱她,甚至因为她而导致了乌常的崛起,可最后的结果是令他愤怒的,那女人居然骗了他那么多年,令他情何以堪!

    不管怎么怒喊,始终不见人影,也不见任何回应……

    离此遥远之地的另一座山林内,黑云现身,走到云雾山崖上,走到银姬身旁,道:“老族长,罗秋走了。”

    银姬默默点头,黯然神伤,罗秋冷酷无情欲逼死她,还拿孩子来威胁她的那一幕,她刻骨难忘。

    ps:推荐一本新书《大魏霸主》,对历史小说有兴趣的可以去捧个场,也可以砸场子拉点回头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