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八章 开始动手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只这瞬间,三人明白了!

    三人心中狂呼,难怪了,之前就奇怪其他门派哪突然来的案情线索,以前各派督查人员都差不多,怎么其他门派的就突然长能耐了,事关生死,自己门派的督查人员按理说也不会不努力啊。

    闹了半天,问题出在这呢,明白了,难怪缥缈阁在这关头屡屡有人失踪,真的明白了!

    尽管西海堂语焉不详,三人还是听懂了,可谓大彻大悟!

    也明白西海堂为何不肯说清楚,这事能说清楚吗?

    三人暂时无话,一个个目光闪烁,各怀鬼胎。

    一名血神殿弟子闪身而来,禀报道:“师尊,陛下传话,请三位掌门前往一叙。”

    “咳咳!”瞿翻干咳一下,朝西海堂拱手道:“西海兄,陛下召见,想是有什么急事,不便耽搁,就此告辞了!”

    西海堂微笑,“不送!”

    关极泰则拱手道:“西海兄的教诲,我等记下了。”

    西海堂顿时正色道:“此话何解,我可什么都没说。”

    吴承雨:“正是正是,这份情我们记下了。”

    西海堂脸色略沉,“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三人眼色互碰,对对方的反应表示理解,遂一起拱了拱手,“多有打扰,告辞!”

    西海堂拱手回礼,“不送!”

    三人就此离去,稍候只见数只飞禽坐骑腾空而去。

    西海堂站在山坡上目送客人远去,嘴角渐勾起诡异笑意,以己度人,这些大门派掌门接下来会怎么做,他很清楚,也相信他们是一定会去做的,都快掉脑袋了,只要有一条活路摆在他们面前,还怕他们不去做?

    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西海堂轻抚手掌,呵呵着自言自语,“妙!真是妙极了!”

    所谓之妙,乃指谣言,指牛有道放出的九圣要各派掌门去当督查的谣言。

    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看来,这小小谣言的威力实在是有翻天覆地之妙,真正是妙不可言!

    后果已能想象,一旦海内外各大派都搞起来了,那就热闹了,缥缈阁怕是也要吃不消。

    最重要的是把各大派都给拉下了水,现在他们这一帮子是真的不怕查了。

    牛有道已经传话安大家的心,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回头不管九圣要查哪一派,那一派立马跑人,而这边将立马放出风声,说九圣要算绑架缥缈阁人员的帐。这风声一出,干过“好事”的各大派估计都要跑人。

    那规模,那动静,任谁都要掂量下,那么多人,还怎么查?

    有句话叫做法不责众,九圣又怎样,针对各派的核查,届时不可能再查下去,也没办法再查下去!

    先别说查他们,缥缈阁眼前这一关怎么过还是个问题,九圣眼前能不能把缥缈阁给理清了还是个问题。

    之前还担心逃跑后会面临缥缈阁的清剿,现在这边掌握了不少的秘密,真要走到了逃跑躲藏的那一步,不怕缥缈阁内部没人通风报信,到处漏风的缥缈阁还想剿灭他们?怎么剿?九圣能掐会算还差不多!

    眼前还有一个好处,一旦因为所谓的这种事号令门派逃跑了,他们身上无量果的秘密可以继续掩饰下去,不用担心难以对门派内部交代。

    只这一步棋,就把整盘棋给走活了,就将九圣的核查节奏给卡死在了缥缈阁,敢硬推行下来,就得轰然崩盘。

    他现在对牛有道真是佩服的心服口服,自己的心态也从容淡定了不少!

    ……

    宋国皇宫,三大派掌门赴约而来,宋国皇帝陛下吴公岭亲自迎接。

    一行进了一处楼阁内落座,关极泰瞅了瞅吴公岭那纵欲过度的气色,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陛下,女色虽美,可也要节制,靠药物补虚终非长久之道,易损寿元!”

    闻言,瞿翻和吴承雨也忍不住留心了一下吴公岭的气色,对于这位,实在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登上皇位才多久,就搞大了几十个妃子的肚子,还有宫中几个姿色不错的宫女,“播种”能力可谓强悍。

    这种宫闱私事,他们本不想过问,但这位实在是有点过头了,怕影响正事。

    “关掌门的话,朕记下了。”吴公岭干笑着连连点头。

    这位就好这一口,三人估计他未必能听进去,为这种事也不值得多费口舌。

    吴承雨问:“陛下请我等来,所为何事?”

    吴公岭左右挥了挥手,把其他人都给屏退了,方低声道:“朕听闻了一些有关缥缈阁的事,还有一些有关九圣的传言,不知三位掌门作何打算?”

    三人相视一眼,瞿翻道:“修行界的事,我等自有应对,不劳陛下操心。”

    能不操心吗?各国皇帝和各大派哪个不担心?不但是太叔雄操心,吴公岭心里也有点悬,一旦三大派应付不当,必然要影响整个宋国。

    “三位掌门,兹事体大,还需为大局着想,还望小心应对啊!”

    ……

    晋国皇宫,器云宗严密防守之地,水榭旁,太叔飞华临池负手,边上站着一名弟子。

    沉默良久后,太叔飞华忽问道:“能确认吗?”

    弟子回:“偶然风闻的小道消息,不能确认真假,再想打听核实也找不到人,这种事也不好到处找人随意去问。不过弟子认为,此事应该是真的。”

    太叔飞华默默点头,“我就奇怪了,怎么突然间一个个都变成了查案的高手,敢情胆子都肥了,有了谋偏方的路子,难怪缥缈阁的人现在总莫名其妙消失!”

    弟子道:“也都是被逼的,整顿缥缈阁,也许这正是九圣想要的结果。师尊,当早做准备啊!”

    太叔飞华:“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进圣境接任山海长老?”

    弟子:“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万一找到了路子向山海长老提供线索,既保全了山海长老,也能避免师尊赴险!”

    太叔飞华叹了声,“目前战场上的局势对我器云宗有利,冒然卷入此事,一旦事情败露,后果难料啊!”

    弟子道:“师尊放心,此事我来秘密操办,绝不连累师尊,出了事,我一人承担!”

    “你担的起吗?真要败露了,说你背后没人主使,缥缈阁能相信吗?”太叔飞华仰天,叹声徐徐道:“算了!器云宗多少代人的心血才有了今天,不能毁在我的手里,若真非去圣境不可的话,若我一人性命能成全整个家族,我这个族长也认了!”

    “师尊!”弟子有点急了,他的前途系于太叔飞华的身上,若太叔飞华垮了,他就成了旁支,得靠边站了。

    “好了。”太叔飞华出声打断,“我意已决,此事休要再提!”

    ……

    天都峰缥缈阁,岳光明大步进入殿内,看到霍空的脸色,脚步放轻了,一叠卷宗放在了案头上,提醒了一句,“督查人员又查出十一名不轨者,请求调派人手协助缉拿查办!”

    哗!坐在案后的霍空突大手一扫,案上东西乱七八糟飞了出去,落了一地。

    “摆明了有人在搞事!”怒而站起的霍空指着飞了一地的纸张,“你告诉我,我查还是不查?”

    岳光明一脸为难,也知道这位的难处,圣境让这边核实肃清内部,交叉排查所有缥缈阁内部人员,结果内部不断冒出内奸来,难道要让内奸去查内奸不成,核查出的结果能信吗?

    倘若真要先解决各派督查查出的问题,这层出不穷的内奸还不知要查到猴年马月。

    这事成了死循环,左右不是。

    “不如奏报圣尊,命各派督查人员暂停督查事项?”岳光明试着问了句。

    “你让我如何开口?”霍空反问一句,来回走动一阵后,忽停步道:“你把所有案卷归集出来一份,亲自跑一趟圣境,将案情呈报,请圣尊定夺吧!”

    ……

    南州密室内,云姬又送来一叠缥缈阁内奸的线索,并报道:“圣境内外的消息都到位了,各点都准备好了。”

    窝在椅子上的牛有道也就拿起随便看了看便放下了,“这些个破事,你我都看腻了,交给红娘来接手吧。我们先专心处置蝶梦幻界的事,按照我筹划的时间和步骤,逐一向各点传讯,开始动手吧!”

    云姬:“吕无双那边万一没反应怎么办?”

    牛有道:“没反应我也没办法,总得试试,否则九圣一拥而上,圣罗刹恐怕会有危险,能减少就尽量减少吧。这次算我对不住银儿那吃货了,希望她能没事吧。”

    云姬:“你一旦决定下手的事,从未见你犹豫过,感觉你这次心慈手软了,你好像挺在乎她的?”

    牛有道面无表情,“帐不是你这样算的。你要明白一点,九圣进去一部分,若不能活着回来,只要他们不回来走漏风声,剩下的就会被顺势再诱进去一次。若进去了一部分还能活着回来,我们这次的试手便已经失败了,进去一部分和全部进去有区别吗?全部进去只会增大圣罗刹自身的败亡率,我的意思你懂了吗?”

    云姬若有所思着点头,懂了,发现玩这种事情还是这位更擅长,考虑的也更妥善、更周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