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四章 敌明我暗,你死我活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奈何这几件东西都是拥有国的镇国神器,收藏严密,想不惊动九圣全部拿到手几乎不太可能。

    而收藏神器的诸国不到国破家亡的地步,除了九圣和持有者,其他人想见上一见基本上都不可能。

    就连乌常想动用山河鼎都废了番心思,川颖借鼎的幕后真相,他心知肚明。

    尽管不太可能,可他还是在尽量顺便着做这方面的准备,否则不会逼海无极交出星辰令,这也是救诸葛迟的主要原因之一。

    思之再三,还是徐徐说道:“先让圣罗刹试试。”

    云姬想起了什么,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想把圣罗刹带出来,你恐怕又要在它手上遭次罪了。”她清晰记得牛有道被圣罗刹给打伤的情形,差点丢了性命。

    牛有道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你还想把它给带出来不成?”

    云姬一怔,“不带出来?”

    牛有道:“怎么带?它一旦现出蝶罗刹真身,六亲不认,很难控制。再说了,连它是不是九圣的对手都不能确定,轻易把它带出来,无异于让它送死。蝶梦幻界是它的地盘,它手下有蝶罗刹无数,它还是在幻界内和九圣交手稳妥些。”

    云姬:“你的意思是要把九圣给引入幻界?”

    牛有道琢磨着说道:“这个不难。问题是九圣一旦联手,它一个人能不能扛住还是个问题,你能确定它一个人能同时对阵九圣?”

    云姬略摇头,“不能确定,反正我不是它的对手。”

    牛有道琢磨着微微摇头,“不能让九圣都进去。”

    云姬:“这个怎么控制?”

    “无量果的事,九圣不会罢手,所以原来的计划不变…”牛有道答非所问中略顿,思索一番后,“放出消息,就说圣境内的十二颗无量果三十年前被盗了,这天下还有十二位隐藏的元婴期高手,先造势,先让人心思变。这事你不用管,我会让红娘去安排。蓝明交代的那两条上线可以用了,帮我联系那几位,我要见他们。”

    ……

    九圣在无边阁大打出手,摧毁了无边阁,已经是让天下震动。

    无量果三十年前被盗,天下还隐藏有十二位元婴期高手伺机推翻九圣的消息一出,更是天下震撼。

    有人想将九圣取而代之?一时间不知多少人在暗中悄悄议论。

    晋京邵府,书房内,坐在案后的邵平波缓缓摁下手中收集来的消息,“隐现排山倒海反扑之势,看来,那边真的开始了,如此气魄,非我能及!”

    一旁的邵三省亦心惊肉跳,那边真的开始向九圣宣战了吗?

    ……

    宋国丞相府,安静小院内,看到消息的贾无群久久不语,手中消息放下后,唏嘘摇头。

    元从问:“先生何故叹息?”

    贾无群提笔在写字板上写下一行字:风起云涌,大变在即!

    ……

    对于外界的风声,九圣焉能不知,但并未理会,悠悠众口暗底下私议也绝不了,继续有条不紊地推进原来的计划。

    严格执行之下,圣境内的人员顺利排查完毕,并未发现其他元婴境界的修士。

    解除了内部可能存在的这方面隐患后,圣境内的人手开始组织力量追逃,追捕逃逸的无量园看守人员。除了因这些人逃逸而追逃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之前并未排查到,谁都不能确定这些人是不是没有服用过无量果突破。

    无量园的防护大阵,重新构造了起来。

    接下来,针对外界所有缥缈阁人员的排查开始了,排查天下修士仅凭九圣自己是不可能完成的,还要靠这些人,所以要先把这些人给排查清楚。

    通过莎如来获悉了九圣的举动,获悉九圣不受干扰的继续推行排查计划,牛有道的心情是沉重的。

    诸葛迟和蓝明的事接连爆出,居然一点都没影响九圣的节奏,他越发体会到了无量果树的提前开花带来的麻烦有多大。

    他不得不担忧,一旦排查到了西海堂、晏逐天、宫临策和文华四人头上怎么办?

    钟谷子不怕,对外已经死了,怎么躲都行,可那四人怎么办,也都假死不成?还是说都要逃跑?

    真要如此的话,立马得引起九圣的怀疑,只怕九圣顷刻间就要将几大门派给摧毁,这牵涉到多少人的生死?

    幽静山谷内,面对四人,牛有道摘下了脸上的假面,苦笑道:“诸位,都摘下伪装见个面吧。”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撕下了假面,露出了真容,正是西海堂、晏逐天、宫临策和文华四人。

    四人原本都是熟人,此时坦诚相见,见到是对方后,既意外也不意外,有些毕竟是亲自引导了牛有道去和其他人会面的,早就心知肚明。

    牛有道开局,对四人论述目前的情况,通报即将来到的风险。

    听完后,文华沉声道:“一旦查到我们头上,可如何是好?”

    没人能有答案,都沉默了,也多少都有些后悔了,谁能想到无量果树会提前开花,谁能想到会冒出这么一档子事来。早知这么快就会大难临头,就不该接受无量果!

    然有些事情是没后悔药可吃的,也许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还是会选择无量果。

    牛有道看了看几人的反应,“今天请四位来,就是想让四位做好心理准备,一旦真到了那一步,四位只能是逃了!”

    西海堂面容抽搐道:“你说的轻巧,我们四个门派,下面多少弟子,牵涉到多少人的性命,这一逃得害死多少人?”

    牛有道:“不逃,一旦被查出,九圣就能放过他们了?既然左右如此,除了逃,还有别的选择吗?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你们谁愿意坐以待毙?”

    没人吭声,但做出这个决定是艰难的。

    牛有道:“真要到了那一步,便没了办法。真要查到各派头上来了,诸位切记一点,事前紧急向本门弟子通风报信,整个门派集体逃难去,总比坐以待毙的好。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那就由明转暗,公然和九圣对着干,说的难听点,就是造反了,也没必要再怕缥缈阁了,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九圣的爪牙下手了!”

    “这么多人反了,九圣想扫清,哪有那么容易。”

    西海堂:“我们内部还不知道有多少缥缈阁的探子,由明转暗,能暗的了吗?只怕要被九圣拔出萝卜带出泥,给连根拔起!”

    牛有道:“所以,诸位现在就要事先做准备了,可以考虑一旦事败躲藏后,怎样才能避免被顺藤摸瓜。再说了,九圣不得人心,我相信,只要有人敢反,缥缈阁内部就一定会有人向我们通风报信!只要声势一起,我们也一定能找到为我们通风报信的人!”

    宫临策:“你之前不是说要扼制九圣继续追查的势头吗?”

    牛有道:“是要扼制,可九圣不为所动。看这趋势,我们不得不事先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这就是见诸位的目的。当然,原本的计划不变,还要继续扼制,争取让九圣的追查止步在缥缈阁,所以你们那边也要下功夫了,务必督促本派的督查弟子放开手脚大肆针对缥缈阁。”

    “诸位,到了这个地步,没什么好顾忌了,咱们不搞他们,他们就要搞我们,所以最好能将缥缈阁搅个天翻地覆,争取让他们无法再继续追查下去!”

    “我这边也不会停手,会继续针对圣境内部下手!”

    牛有道说着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来,递给了宫临策,“这个,你们都看看,这是逼死洪运法和向诸葛迟通风报信的上线,是蓝明提供的,两条上线的情况都在上面,你们可以督促各自门派的督查人员下手了。”

    四人轮流看过后,晏逐天皱眉道:“这事恐怕不好办,我们的人突兀揪出这两人,想不让人生疑都难,恐怕要加快暴露的速度。”

    牛有道:“晏掌门,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怎么还缩手缩脚的?敌明我暗,都你死我活了,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想避免突兀,那就制造不突兀的理由,绑架、暗杀什么的都行,只要能达到目的都行,可以针对缥缈阁的人动用各种手段,能让缥缈阁人人自危查不下去最好!”

    “当然,一定要挑选绝对可靠的人执行,别事没办成先把自己给暴露了。我相信凭诸位的能力,这点防范措施不至于做不到吧?”

    “另外,我这里会散播谣言配合大家。”

    文华问了句,“什么谣言?”

    牛有道:“连番出事,九圣现在对各派的督查人员相当不满,再拿不出满意的成绩,所有督查人员都得死!”

    文华:“这不算什么谣言吧?目前的情况好像就是如此。”

    牛有道又轻飘飘补了句,“所以九圣想让各派掌门或门中宿老领队担任督查人员。这消息一出,想必各派督查人员面对九圣和自身门派的两边施压,一定会疯狂努力起来,正好掩饰你们!”

    四人闻言皆神情抽搐,一个个眼神怪怪地看着他,发现这厮为达目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这办法甚好!

    ps:感谢新盟主“菠菜wind”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