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三章 让圣罗刹试试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无量园果树开花之事确认后,他就不想在无量园呆了,那边和牛有道联系也不方便,尤其是这多事之秋。

    加之罗芳菲很粘他,不愿和他长久分离,莎如来稍露口风,罗芳菲立马缠着自己的父亲啰嗦个没完。罗秋多少偏心自己女儿,也不是什么非莎如来不可的事,最终派人把他给换了回来。

    谁知人刚回来没多久,就遇上了这种事。

    他能感受到,蓝道临对他这个罗秋的徒弟兼女婿多少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他这条性命怕是保不住了。

    然此时也被打成了重伤,眼睁睁看着蓝道临把罗芳菲给掳走了,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无力阻拦。

    ……

    “大公子,贾无群来信了,是派人亲自送到的,送信人说等你的回信带回。”

    太学内,邵平波正与一群教学先生谈话,待谈话完毕,教书先生散去,邵三省方凑到邵平波身边提醒一句,袖子里掏出信递予。

    邵平波略感意外,竟然亲自派人来送信,意识到了,应该是信中内容极为机密怕泄密,才派了可靠的人手来送。

    接到手打开查看,是贾无群的回信,对于这边的质问,贾无群没什么交代,只告诉他,并非是针对他,蓝明留给他足以证明他贾无群的诚意,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借蓝明挑起九圣之间的纷争。

    现在,贾无群要这边让蓝明交出灭口洪运法的上线,还有向诸葛迟通风报信的上线,以坐实蓝明之罪,令事态不能平息,继续搅动下去。

    贾无群信中说,相信凭邵平波的能力,让蓝明吐露出这两条上线不成问题。

    合上信后,邵平波目光凝动,暗暗咬牙道:“这根本就是蓄谋已久,从一开始找上我,一步步的,早就在对方的计划之中。只恨我对对方背后的深浅情况一无所知,竟做了人家的棋子,可恶!”

    邵三省试着问道:“大公子,那两条线要告知吗?”

    邵平波沉默了。

    ……

    天蓝圣地,近乎空荡荡无人,接到蓝道临传讯后,人几乎都跑光躲了起来。

    一只金属笼子,里面关了八人,罗秋的女儿罗芳菲、乌常手下的长老黑石、雪婆婆的义子白无涯、元色手下的元妃等等,总之八大圣地要紧点的人,都被蓝道临给顺手抓了个把来。

    八大圣地也没想到蓝道临会突然突袭,来不及躲藏,以致于如此。

    而此时的蓝道临正负手站在金属笼子上方,在他的脚下,是囚禁于此的八人,他随时可将受制于此的八人给轻易诛杀,保证无人能逃。

    前方,督无虚八人联袂赶到,风闻老巢出事了,想都不用想,便直接赶来了。

    眼前的一幕,令八人脸色略沉。

    “爹!”囚笼内的罗芳菲大喊了一声,求救的意味很明显。

    绷着脸颊的罗秋只是多看了女儿两眼,见女儿没事,没吭声,没表露什么情绪。

    雪婆婆首先出声了,“蓝道临,你想怎样?”

    蓝道临淡然道:“不想怎样,我倒想问问你们想怎样!若想翻脸,我随时奉陪,我也许不是你们八人对手,可我要走的话,你们也未必能拦住我!”态度很明显,若想硬来,他先杀了这些人。

    牧连泽沉声道:“放人吧!”

    “放人?”蓝道临冷笑,“你们搞事在前,现在一句轻飘飘放人就能过去吗?”

    长孙弥:“你跑到我们各地杀了我们不少人,我劝你适可而止,不要过分了!”

    蓝道临:“你们借题发挥,想置我于死地,谁过分?”

    雪婆婆道:“你想怎么解决吧?”

    蓝道临:“我怎么解决都行,要看你们的态度!”

    督无虚:“你不会还想保你儿子吧?”

    蓝道临:“规矩就是规矩,只要确认了是他干的,任由你们处置,我教子无方,甘愿受罚,无边阁的控制权我可以让出来。”

    几人听了腻味,无边阁已经在打斗中毁了,还让个屁。

    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囚笼中的自己人,最终还是以眼神统一了意见。

    雪婆婆手中拐杖顿了顿地,“好!就这么定了,放人吧!”

    蓝道临:“好说!如今我这里空无一人,我先留他们陪陪我,只要你们把闹出的动静稳住了,自然有人会把他们给送回去。”

    多说无益,八人也未多说什么,就此各自离去,各回各地。

    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相互妥协了,蓝道临被围攻的事不计较了,而蓝道临杀了八圣地的人,八圣也不追究了,算是扯平了,再次回归之前的九圣格局。

    八圣不想作罢,可是没办法,之前未能杀掉蓝道临,就不得不接受这个局面。

    九圣之间,哪个不想做掉其他人唯我独尊?可是很难成功!

    早年的元婴期修士不少,大浪淘沙能剩下他们几个不是没原因的,不说当中谁的实力最强,都有各自保命的本事,之前八人联手未能将蓝道临给留下就是最大的原因。

    此时他们也未必有把握,没有把握硬来改变不了结果,还得把自己心腹的性命给搭上,不划算不说,还会逼得蓝道临狗急跳墙到处给他们制造麻烦。

    真要能联手把蓝道临给做掉的话,他们未必会在乎这些人质的性命。

    反之,不能得手,让蓝道临跑了,再不时袭扰各方的话,还不知道谁难过。

    目前的九圣格局,还有缥缈阁的存在,就是九人互相难以奈何而不得已之下的畸形产物。

    临走前,乌常回头瞥了眼蓝道临,知道自己鼓动联手进攻的尝试失败了!

    ……

    茅庐别院,云姬匆匆进入密室,密信递给牛有道:“圣境那边的消息来了。”

    终于来了!盘膝打坐中的牛有道霍然睁眼,迅速伸手接信来看。

    无边阁事发时,目睹的人太多了,九圣大打出手,八圣联手围攻蓝道临,如今已不是秘密,轰动天下!

    这里控制的一些门派在无边阁也有商铺,事发后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了回来。

    后续结果如何不知,牛有道迫切的想知道八圣是不是把蓝道临给干掉了。

    然而莎如来传来的消息让他失望了,八圣联手也未能把蓝道临给干掉,从无边阁逃回圣境的蓝道临第一时间抓了八大圣地的人质,双方再次妥协了……

    慢慢放下手中信的牛有道默默着,眉眼间显现出低落情绪来。

    第一次,发现无量果被盗,获悉八圣联手追杀雪婆婆时,他还抱有期望,之所以未能干掉雪婆婆,可能是八圣中了毒的原因。

    而这次,八圣联手追杀蓝道临,还是未能得手,则让他明白了事情的根本,九圣谁也无法轻易杀死谁!

    云姬看出了他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很少见他如此,不由问道:“已经如你所愿,挑拨成功了,为何还丢了魂似的。”

    “唉!”盘腿坐那的牛有道忽仰天长叹,“你还没看出来吗?九圣各有本事,想杀他们很难!”

    云姬不以为然,“这是自然的,倘若九圣有那么好解决的话,又岂能凌驾于天下这么多年?”

    牛有道摇头,“你还没懂我的意思。”

    云姬:“什么意思?”

    牛有道又是一声叹:“你还没看出来吗?八圣联手,屡屡奈何不了一个,可见各人的本事。别说我们手上这些个元婴修士,我担心就算有上百个元婴修士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啊!”

    他已经算过账了,八圣收拾不了一个,他这边就算把人凑齐了,又能强过八圣不成?

    云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也沉默了,这不是没有可能,元婴和元婴之间也是有很大差距的,否则她为何不敢面对九圣?就像金丹修士一样,同样是金丹修士,一百个金丹修士也未必能打赢一个金丹中的顶尖高手。

    而九圣盘踞天下这么多年,无人能撼动,已经能说明问题!

    像她一样的,只怕潜修再久也不敢正面对上九圣,她琢磨了一阵道:“关键除了九圣自己,谁也不知他们实力的深浅,新晋元婴谁敢擅自找上去?圣罗刹,要不让圣罗刹试试?”

    牛有道早有这盘算,奈何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万一那个吃货应付不了的话,无异于让那吃货送命。

    然目前的情况看来,恐怕不试试不行了,遂点头道:“那就试试吧!只是圣罗刹不可控,我也不敢确定它是不是九圣的对手。”

    云姬也略有担忧,“若连圣罗刹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的话,恐怕很难再有办法了。”

    牛有道:“难虽难,但也不是全无办法!”

    云姬目光一亮,“你有主意了?”

    牛有道摇了摇头,没多说,办法倒是有两个。

    一个就是等他修为突破到元婴境,兴许可以和九圣硬碰硬试试,可目前的情况来看,无量果树提前开花打乱了他稳步渐进的步骤,也不知局势的发展能不能等到他突破的那一天。

    另一个就是想办法将九圣给封印在五界中的某一界内,让他们永远出不来!

    可这个办法必须要在不惊动九圣的前提下,将星辰令、量天尺、伏仙杖、定神珠和破空剑给拿到手才有可能实施。

    ps:状态不佳,加更容我再缓缓。感谢“修炼离开爱情”的大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