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九章 诸葛迟,你个老王八蛋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走了?”站在窗前眺望远处沙漠的晏逐天回头而问。

    弟子点头道:“没错,已经撤离了。”

    晏逐天:“全部撤离了吗?”

    弟子有些犹豫,“我们人手不够,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没办法全面掌握,不知是否已经全部撤离。”

    晏逐天沉默,这点不能怪门中弟子,他带来的人手的确不够,只带了区区几个充当耳目的弟子而已。

    也没办法,不可能带太多人来干这种事,必须是绝对可靠的人才行。

    “看来我们也该走了。准备一下,撤离吧。”晏逐天叹了声。

    这里没办法全面掌握情况,不敢肯定百川谷那边之前是否有向圣境报信,按时间算,从这里发消息的话,消息应该已经到了督无虚的手上。为了安全稳妥计,无论是他还是诸葛迟,都要提前离开了……

    屋内的诸葛迟突然回头,门外有人经过,门缝下面溜了张纸进来。

    他抬手一抓,地上纸张飘入他手,折好的纸张摊开一看,上面是明信,明确无误地告诉他,可以走了,立刻回去。

    看到信上暗号,诸葛迟不再犹豫,呆在这里他也提心吊胆,担心九圣随时会杀来,当即迅速离开了无边阁……

    城府内,班海匆匆进了蓝明的房间,报喜道:“阁主,人走了。”

    坐在案后拿了卷书心不在焉的蓝明猛然站起,“确认走了?”

    班海颔首,“一直暗中盯着,确认走了,退房离开了,离开了无边阁,不知遁往了哪里。”

    蓝明松了口气,手中书一扔,坐了下来,“总算把这瘟神给打发走了。”

    正这时,外面有人报:“总管,有阁主书信。”

    室内两人相视一眼,班海迅速转身,快步到了门口,接信后问道:“谁的信?”

    来者摇头,“不知道,属下也不敢妄拆查看,送信人只说是狼湖旧友。”

    又是狼湖旧友?里面的蓝明神情抽搐了一下,人都走了,还送信干嘛?

    班海挥手让人退下了,自己也退入室内关了门,这才拆开了信检查,检查时也看到了信上内容,眉头皱起。

    确认信没问题后,快步到案前,将信放在了蓝明跟前。

    蓝明没拿,脑袋凑到案前一看,看过后抬头,狐疑道:“礼物?什么礼物?”

    班海:“属下这就去看看。”

    蓝明挥手,示意快去,之后盯着信琢磨。

    班海快速出了城府,直接从后门进了客栈内,并未去诸葛迟的房间,而是去了客栈一处拐角地的杂物间。

    推门而入,目光在杂物间内扫了扫,落在了角落里的一只箱子上。

    后面有脚步声传来,一名客栈伙计见是他,在门口拱手道:“总管!”

    班海挥手,让他退下后,迅速把门一关,快步到了箱子前,搬开了压在上面的杂物,打开箱盖一看,略皱眉,发现里面居然躺了个人,死活不知。

    其人脸上还挂着一道揭露真容后的假面,正是百川谷失踪的那名言姓弟子。

    伸手在对方脖子上一探,气息正常,没死,是个活人,只是受制了而已。

    之后才拿了摆放在其人胸口的一封信,打开一看信中内容,顿时脸色大变。

    信揣进了自己怀里,箱子快速合上,之后搬了箱子快速出门,将箱子一起带了出去。

    扛着这么大一只箱子,想不显眼都难,惹来了客栈伙计的关注,同行者窃窃私语,不知总管搬了个什么东西回去,不过也没人过问什么。有人主动凑上去欲帮忙,被班海一声不耐烦的“滚开”给喝退。

    窗户略开一缝的晏逐天临窗窥视,见到班海亲自把箱子给带走了,也就放心了。

    他亲临这里的目的,就是要防止计划出现偏离,如今事态已经完全导向了他来此负责的趋势,剩下的就轮不到他来操心了。

    从窗前离开,开门而出,退房走人。

    其他人都撤离了,他是最后离开的,只为亲眼看到这一幕……

    箱子,班海没有带回蓝明房间,而是在蓝明房间门口招呼了一声,“阁主!”

    蓝明迅速出来了,跟在了他身后,两人一起来到了密室。

    箱子在密室内放下,班海打开了箱盖。

    见到箱子里的人,蓝明狐疑,“什么人?这就是送给我的礼物?”

    班海袖子里的信已经掏出,递给了他。

    看过信中内容,蓝明眼皮直突突,神色中甚至有几分慌乱。

    信自然是以诸葛迟的名义给的,信中说,诸葛迟发现客栈内似乎有人在监视他,暗中下手把人给拿下后,揭开假面一看,发现似曾相识,好像是百川谷进入缥缈阁的督查人员。

    至于是不是,他已经记不清了,但已经不敢冒险了,怀疑自己已经暴露了,为了安全起见,先行离开了。

    当然,也不忘提醒这边,不知对方是不是发现了自己和蓝明接头,总之对方似乎不止一个人,让蓝明小心谨慎,如有意外立刻去邵平波那边躲藏。

    缥缈阁的督查人员?捧着信的蓝明有头皮发麻的恐惧感,尤其是信中说不知是不是发现了诸葛迟和他碰面,更是让他有冒冷汗的感觉。

    蓝明现在算是明白了诸葛迟为何会突然离开,原来是被吓跑了!

    干咽了咽口水,俯身探手,去查探箱子里的人是否还活着,班海在旁给了句,“人还活着!”

    亲手确认了还活着,蓝明直起身子,气急败坏道:“把他弄醒,立刻问明白!”

    班海当即照做,箱子里的人被拎了出来,施法舒气之下,对方幽幽醒来。

    睁眼一见眼前二人,言姓弟子猛然一惊,之前在客栈内走的好好的,刚过拐角突然被人弄晕,不知是谁,如今见到班海,才发现是落入了这边手中。

    蓝明他不认识,但看到班海陪伴,而其人两袖还绣着金纹蛟龙,还有那瞪着眼睛似乎想吃了自己的样子,已经猜到是谁,心中大为恐慌。

    见他醒了,蓝明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言姓弟子哪敢吐露什么,目光慌忙闪烁,自己被抓了,也不知同门怎么样,别的不敢确定,却能确定自己的下场,只怕是难逃一死。左右都是一死,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尝试施法,毫无意外,法力已经受制。

    蓝明将其揪起,啪,甩手就是一记耳光,又一把推开,气急败坏地指着低吼,“苦神丹,给我用苦神丹!”

    没有一点耐性,也没时间再谈什么耐心,直接就是刑讯狠招。

    被一巴掌给抽的口鼻淌血的言姓弟子大惊,班海已经一把掐住了他,摸出一粒丹丸照做,强行塞入了他的口中,迅速施法帮忙催发苦神丹的毒性。

    很快,言姓弟子便倒在了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没一会儿工夫便差点将自己给撕裂一般,双手十指将自己给挠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旁观的蓝明和班海皆一脸阴霾,哪有丝毫的不忍。

    言姓弟子没有袁罡和西门晴空的卓绝毅力,很快便扛不住了,无比痛苦中忽发出一声悲嚎,“我招!”

    “嗯!”蓝明偏头示意了一下,班海迅速上前将人给制住,一颗解药塞入了对方口中,迅速施法助其催发药力压制毒性所带来的痛苦。

    好一会儿后,言姓弟子终于从痛苦煎熬中缓了过来,躺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喘着气,已不成人样。

    居高临下盯着的蓝明恶狠狠道:“你是什么人?”

    言姓弟子虚弱且无奈道:“百川谷弟子言展!”

    “言展?”略琢磨的班海一惊,道:“阁主,属下关注过名单,百川谷进入缥缈阁的督查弟子中确有这个名字!”

    蓝明当即一脚踩在了言展的胸口,厉声道:“为何在此?”

    “盯人……”言展有问必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事情真相一出,蓝明近乎吓得魂飞魄散,突咣一脚踢出,被踢飞的言展撞在了墙上,在墙上撞出了一滩血迹,撞了个脑浆迸裂,砸落在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气喘吁吁着,一脸不堪,发现诸葛迟的怀疑是对的,而且真相比诸葛迟担心的还更可怕。

    班海也彻底慌了,“阁主,怎么办?”

    有点被这突然而来的意外给搞懵了,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他此时方明白是自己二人的疏忽导致了暴露。

    蓝明背在身后的信拿出,面浮绝望神色,手在颤抖,“诸葛迟,你个老王八蛋,我草你祖宗,往我这跑干嘛?啊……”仰天悲吼之际唰唰着将手中信给撕了个粉碎。

    发泄之后,无力着踉跄后退了几步,失魂落魄道:“完了!完了!”

    蒙头苍蝇似的班海来来回回转了几圈,稍微了冷静了些后,沉声道:“阁主稍候,我去看看李正法他们还在不在!”说罢快速闪身而去。

    等了那么一阵,班海又匆匆而回,面带绝望神色道:“阁主,人不在了,已经退房离开了。”上前拉住怅然若失的蓝明胳膊,“阁主,这里呆不下去了,百川谷那边的上报对象是督无虚,这种事别说落在督无虚手里,就算落在圣尊手上,也不会放过我们。走吧,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ps:感谢新盟主“a良人”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