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六章 功夫不负有心人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阴如术明白他的意思,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再次徘徊,略有犹豫。

    见他迟迟不决,李正法再次拱手央求,“掌门,此事明显有问题,若是发现了问题不查,回头被圣境察觉了,到时候宗门亦罪责难逃!”

    此话一出,阴如术停步,终于下定了决心,问:“你准备怎么做?”

    李正法:“事情明摆着,在哪接头不行,为何偏偏放在无边沙漠附近,下一个接头的人很有可能就藏在无边阁。我这里人手不够,需要调用大量人手在无边阁和接头地点进行布控,伺机行事。”

    阴如术:“好!我授予你调集所需人手的权力。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一旦发现不对,务必立刻停止行动,不可妄为乱来连累宗门,否则缥缈阁放过你,宗门也不会放过你!”

    李正法欣喜拱手道:“谢掌门成全,必谨慎行事!”

    ……

    一道横亘的山脉,一头是浩瀚沙漠,一头是荒凉旷野。

    旷野旁的官道附近,一座灰扑扑经常被风沙侵袭的土黄色的荒凉小镇。

    一手持拐杖的灰衣人从沙漠方向飞掠而来,飞过横亘山脉,飞过旷野,落在了小镇外,缓步拄拐进了镇内。

    一家小酒馆的门口摆着一张桌子,桌旁坐了一人慢慢饮酒,见到来人手上的拐杖后,伸出了三根手指贴在桌面,指向了盘里的馒头。

    持拐杖者经过桌旁时,顺手将馒头拿在了手中,就此擦身而过,向小镇的另一头去了。

    稍候,有两人快步进了小镇,来到了小酒馆对面的一间铺子里,进入内间,一人对静候在内的李正法拱手禀报道:“长老,人已经离开了小镇,朝山脉方向去了。”

    易容后的李正法:“好!立刻命布置在山脉中的眼线严密观察其去向!”

    “是!”两名弟子领命而去。

    商贩打扮的李正法也从商铺内出来了,偏头示意了一下,小酒馆内立刻出来一名伙计,将门口饮酒的人给拽了进去。

    随后,一群人从小镇各处冒了出来,直奔持拐者的去向飞掠而去。

    抵达横亘山脉后,又有两人从山中潜伏之地冒了出来行礼。

    李正法挥手,示意不必多礼,沉声问:“看到目标往哪个方向去了没有?”

    一人禀报道:“往无边阁方向去了。”

    李正法两眼冒光,“好!不出所料,果然是无边阁。”回头问几名负责监视的人,“目标的穿着样貌都记清了没有?”

    “记清了!”几人齐声回道。

    李正法:“对方用的应该不是真面貌,立刻将对方详细体态与穿着传讯给布置在无边阁的人手,让大家伙瞪大了眼睛,发现目标后,务必坐实了对方的去向和落脚点。告诉他们,任何人不得走漏风声,必须两人一组互相监视!”

    “是!”有人领命。

    李正法随后又对一人道:“传讯沿山脉一代布置的眼线,看目标有无从另一个方向离去。”

    一人领命:“是!”

    李正法则在等待,等待各方消息,待到无边阁传来消息,发现了目标,其立刻率人赶往……

    抵达无边阁后,李正法找到了这边布控的负责人,问:“目标还在天湖客栈吗?”

    负责人道:“还在,我们在他对面要了几间房,方便监视。还有,对方进入客栈时未登记入住,可见之前已经入住在此!”

    “走,去客栈。其他人继续在这里布控监视。”李正法扔下话,跟了负责人直奔天湖客栈。

    进入客栈后,负责人直接把他领进了目标对面的房间。

    一进房间,李正法立刻让趴在窗缝观察的人让开,自己亲自看了看,发现能清晰观察到目标房间的动静……

    而目标房间内,目标正拿着一份名单查看,看后搓毁成灰,“唉!”轻声一叹。

    他不是别人,正是诸葛迟。

    按照计划,他需在这里等待,不需要再做什么,也不用他与蓝明联系,说是蓝明会来主动找他……

    另一间屋内,易容后的晏逐天负手而立。

    门开,一名心腹弟子入内,关门后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已经被盯上了。”

    晏逐天微微点头,袖子里拿出了一封信,“去客栈后面交给守卫,就说是旧友送给蓝明的!传信后,你立刻离开。”

    “是!”弟子接信领命而去。

    ……

    幽蓝渗光的水晶窗前,负手而立的蓝明看着水中的蛟龙自在遨游,他自己也在神游,不知在想什么。

    无边阁总管班海来到,递出信,“阁主,有人送信给守卫,说是您的旧友让转交的。”

    蓝明:“哪个旧友?”

    班海神情凝重:“这信您还是自己看看吧。”

    蓝明回头,一把扯了信到手,发现上面只有寥寥几字:狼湖旧友来访,丁六号房恭候!

    “狼湖旧友…”蓝明皱眉,想起了与邵平波在狼湖会面的情形,不由低声道:“邵平波来了?”

    班海:“接到信检查时,发现不对,我立刻找客栈的人询问了,看体态样子应该不是他。”

    蓝明嘴角抽动了一下,不是邵平波?当时除了他和邵平波外,还有另一人,难道是那人来了?

    那般机密之事,应该不会让不相干的人知道,就算不是那人,也应该是那一伙人中的人。

    他一直想知道那伙人是谁,可邵平波一直不肯告诉他,如今人来了,正好如他所愿,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免得对方知道自己而自己却不知对方,实在是让人没底。

    “丁六号房…”蓝明嘀咕了一声,唰,将信给毁了,回头道:“给我准备一套行头,我去会会。”

    “是!”班海领命而去。

    很快,乔装易容后的蓝明从阁中走出,直接从客栈后方而入,左顾右盼着走到了丁六号房的门口,敲了敲门。

    听到趴在窗户缝前观察的人说有人和目标碰面,李正法立刻走到门前,贴着门缝观察了起来,看到了敲门的人。

    屋内的诸葛迟回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与易容而来的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让了对方进来再关门。

    入内观察了一下房间后,蓝明目光重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发现体态不对,不像是在狼湖对自己出手的人,当即沉声道:“你是何人?”

    诸葛迟也不废话,抬手将脸上的假面一撕,露出了真容。

    蓝明一愣,盯着对方的容貌,发现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随后猛然反应了过来,吃惊不小的指着,“你…你难道是诸葛迟?”

    如今诸葛迟和海无极的通缉画像都弄出来了,各地都有张贴,无边阁岂能免,他自然是见过的。

    画像与本人也许略有差别,但大概是相似的,再联系到那边把诸葛迟给弄走了,自然有了怀疑的答案。

    诸葛迟也不瞒他,按照计划来,颔首道:“不错,正是!”

    得到了确认了,蓝明顿时有些慌了,凑近他跟前,低声愤怒道:“你疯了吧,不知道到处在抓你么,你还敢跑来这里跟我见面?”他倒不是怕诸葛迟被发现,而是怕自己被连累。

    跑来见面,是想确认那伙人是什么人的,结果好了,居然是诸葛迟,这玩笑开大了。

    诸葛迟静静看着他,不吭声,只是突然出手了,一把摁住了蓝明的肩膀,令其不能动弹。

    蓝明大吃一惊,“你想干没什么?我告诉你,这里不是你乱来的地方。”

    诸葛迟没其他意思,抬手一把撕下了他的假面,确认对方是否是蓝明。

    他看过牛有道那边的人给过的蓝明样貌,没错,的确是蓝明。

    放开了蓝明,手中假面扔了回去。

    蓝明是很愤怒,但是面对这种人也无法真发作起来,低声道:“你找我何事?”

    诸葛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今后就在无边阁住下来,劳烦你帮忙关照安排一下!”

    蓝明低声咬牙道:“开什么玩笑?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多少眼睛盯着,你找死别连累我,此事绝对不行!”

    总之就是坚决反对,不管诸葛迟怎么商量都不行,最终只能是不欢而散。

    戴回假面,临出门前,蓝明扔下话,“尽快给我走人!”开门而出,赶紧跑了。

    把着门的诸葛迟看了看外面,才慢慢将门给关上。

    趴在门缝前查看的李正法当即将诸葛迟的面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还是原来衣裳却露了真容的诸葛迟关门掩去了身形,他亦缓缓离开了门缝,皱起了眉头,嘀咕一声,“这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趴在窗口一人的脸色却变了,起身,颤音道:“长老,好像是通缉画像上的那位!”

    其实李正法想想也能想起来,毕竟是追着前赵国余孽的线索而来,经提醒,猛然反应了过来,心惊肉跳道:“诸葛迟!”

    其弟子点头,“好像是他!应该错不了,能让赵国潜伏人员交出潜伏名单的人,可想而知。”

    李正法顿时两眼冒光,真若是发现了诸葛迟,那可是大功一件,要命的那一关算是过了!

    他有些兴奋地在屋内来回走动,“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竟然被我们捞着一条大鱼!”

    摩拳擦掌,亲自抓捕自然是不可能的,一群人加一起也不够人家杀的,只需将这消息上报便可!

    想起之前盯的那个接头的缥缈阁的人,不免又啧啧有声,“果然和缥缈阁有勾结,难怪能提前获知消息跑了,还真够胆大的,竟敢藏在无边阁!对了,刚才与他接头的是何人,去问问另外观察角度的人。”

    “是!”弟子领命而去。

    ps:感谢“除膜卫道”一朵大红花和一朵小红花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