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五章 逼急了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迎着江风,诸葛迟偏头看向并肩而立的牛有道,狐疑道:“联系赵国密谍?”

    牛有道手中石子又抛了颗到江水中“咚”一声,“没错,联系赵国密谍,之后会有人抓到那名密谍,然后泄露你在无边阁,最后会有人员会发现你和蓝明有来往。你千万别说你连一个赵国潜伏密谍都找不到。”

    诸葛迟:“能找到,可我现在敢联系吗?”

    牛有道:“不可能都被缥缈阁的人监视,总有你觉得放心些的,何况背后还有我,我会派人盯着的,一旦有问题,我这边会做掉,不会让你联系的密谍有机会向缥缈阁通风报信。”

    诸葛迟:“蓝明怎么可能跟我来往?我只怕想避开无边阁的人和蓝明见面都难。”

    牛有道:“我说会跟你见面就会跟你见面。”

    诸葛迟:“他一旦发现是我,只怕要立马通风报信。”

    牛有道:“不会的,他也不敢,蓝明是我的人。”

    “……”诸葛迟瞬间凝噎无语,满脸的难以置信,“蓝道临的儿子,蓝明是你的人?”

    牛有道:“换个说法,你也许更能理解,蓝明有要命的把柄在我手中。”

    诸葛迟:“我是不是没得选择?”

    牛有道笑了,答非所问,“有件事情我很奇怪,凭你的修为,怎么会死守着海无极那个累赘不放?”

    这一句话似乎已经让诸葛迟找到了答案,默了默道:“奴才做久了,自然就习惯了。”

    牛有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回答。我还想知道,你是怎么突破到元婴期的?”

    诸葛迟:“无量果,皇宫内库里的东西,封在一件器皿里,一直未被发现,什么时候进的宫也没了考证,后来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爷爷,老先皇给了我,没有海氏就没有我。”

    牛有道颔首,“听说从前几圣杀过不少突破到元婴期的人,看来早年间从圣境流落到人间的无量果不少,你目前算是漏网之鱼,比较庆幸。”

    诸葛迟叹道:“天下之大,谁知这世间还有没有隐藏的,只是我暴露了而已。”

    牛有道:“去吧,海无极这边你不用担心,会有人保护好的。”

    诸葛迟:“我连你们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们若是有意害我,我便一去不回了!”

    牛有道:“这种事,我若说不会害你,你未必会信,我也不知该如何取信于你,换个说法…还是去吧,若是不去,你便哪都去不了,那个卖烧饼的应该会死得很惨!”

    两人几乎同时回头,四目相对,诸葛迟感觉到了对方的浓浓威胁意味。

    一旁的云姬高度戒备着,做好了随时阻止诸葛迟发难的准备。

    牛有道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了江面,微微笑意道:“你若想保护他,你就不得不去。你若愿意放弃他,愿意为自己而活,那你更应该和我们联手。不如这样,你现在把那卖烧饼的给杀了,我立马让你知道我是谁,这样你也有了自保的底牌,我说话算话,怎么选择由你!”

    诸葛迟一字一句道:“我若是都不答应呢?”

    牛有道从容道:“从现在开始,卖烧饼的会消失一段时间,等你完成任务回来后,自然会知道我有没有害你,咱们以事实来说明一切,免得口说无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已经消失了。”

    诸葛迟骤然回头看去,只见烧饼摊位旁的海无极果真不见了,顿时大惊,瞬间出手向牛有道抓去。

    早有防备的云姬电光火石般出手,一把抓住了诸葛迟的手腕,两人略有僵持着较劲上了修为。

    诸葛迟与云姬四目相对。

    牛有道看了看较劲中云姬略落下风的胳膊,平平静静道:“最好别搞大了动静,否则他现在就得死!”

    挟持人质来威胁的事,他似乎做的自自然然,毫无负担。

    说罢转身而去,“我们凭什么救了你们还要保护你们?做人不能太自私,不能光得好处不出力。去吧,我说话算话,等你的好消息。”

    “具体详情,会有人跟你联系的。对了,那烧饼摊记得帮他收了,免得回头没人看顾惹人怀疑。”

    云姬撒开了诸葛迟的手腕,步步后退着挡在了牛有道的身后,警惕着后撤。

    诸葛迟紧握双拳,紧绷着脸颊注视着,眼睁睁看着两人这样离去,却无能为力。

    ……

    无量园,奉命送东西来的王尊经过检查,来到大罗堂内,见到了坐镇的莎如来,将送到的东西做了交割。

    莎如来让人把东西拿下去安置,堂内没了外人,王尊方近他身边低声道:“外面,人已经安排好了,会配合那边的行动。”

    莎如来略颔首,“消息传递没异常吧?”

    王尊:“现在进出圣境很麻烦,根本无法夹带,只能让信使默记内容带进来再翻译。”

    莎如来:“送信出去的,和带信进来的,不要用同一个人。”

    王尊:“知道。”

    莎如来:“还有,非不得已的情况,你以后尽量不要过来了,那边有什么要求,你自行配合执行。”

    王尊:“好!”

    ……

    韩国境内,正是正午饭点时刻,一男子若无其事的进了一座酒楼,上楼进了一间包厢,呆了一阵才出来离开酒楼,之后迅速出城离去。

    而酒楼内外,数人一直暗中盯着那间包厢的动静。

    街头,两人匆匆来到酒楼对面的茶铺坐下,桌位上原有一老汉,此人乃易容后的百川谷长李正法。

    一行乃百川谷驻缥缈阁督查,之所以在此出现,是因为发现了一名鬼鬼祟祟形迹可疑的缥缈阁人员,想尽办法一路跟踪到了此地。

    而之所以跟踪,也实在是被九圣给逼急了,九圣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半年之内拿不出成绩来,全都得丢命,因此发现可疑后不惜对缥缈阁的人采取了跟踪。

    “目标已经出城了,请了驻此的同门师兄弟帮忙跟踪。”坐下的两人中的一人端茶掩饰着禀报了一声。

    李正法低声道:“尽快把他碰头之人的身份查明。”

    话刚落,三人互目光一躲,继续埋头喝茶。

    酒楼包厢内的人出来了,在门口左右看了看,快步离去。

    两个时辰后,此人的身份背景便摆在了李正法的面前,是此地县衙的一名小吏。

    入夜时分,秘密盯守在一座宅院外的李正法回头,一名弟子近前低声禀报道:“跟踪人员传回消息报,那人已经返回缥缈阁据点。”

    李正法回头看向了那间亮着灯光的宅院,目光一阵闪烁后,沉声道:“一直这样盯下去不是个事,秘密抓捕审讯!”

    身旁两名弟子面面相觑,一人道:“长老,万一对方也是缥缈阁的人怎么办?”

    李正法:“鬼鬼祟祟不查一下怎知怎么回事。不知他身份就当做不知道,若是缥缈阁的人,放掉便是,咱们一直这样盯下去也不是个事,什么也查不出来。通知城中坐镇的门中弟子,做好善后,摁下抓捕的动静。”

    随着他一声令下,几人摸入宅院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盯了大半天的人给抓获了……

    一天后,李正法急匆匆赶到了百川谷宗门。

    通报之下见到了掌门阴如术,见礼之后开门见山一句话,“掌门,我这里急需宗门力量的协助!”

    阴如术略怔,“什么事?”

    李正法:“我这里在缥缈阁发现一形迹可疑之人,跟踪之下发现其与一人暗中接头,之后对接头人进行了秘密抓捕,审讯之下发现了一些问题。”

    阴如术怔怔看着这位,发现这位可能真是被圣境给逼急眼了,跟踪缥缈阁的人不说,竟然还对与缥缈阁接头的人进行了抓捕,不过也能理解对方的心情,这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不博就是死啊!

    默了默,问:“发现了什么问题。”

    李正法:“严刑审讯后,对方交代了自己的身份,竟是原赵国潜伏在韩国境内的密谍。也交代了那缥缈阁人员与其接头的目的,对方令其尽快将手上的潜伏人员名单整理出来,秘密送达无边沙漠外围的一个点,那边会有人与他接头。我现在手头上的人手不够,只有我与两名弟子,加之鞭长莫及,怕是难以支撑接下来的追查,需要掌门调动宗门力量配合!”

    阴如术沉吟道:“正法,你的心情我理解,这可能是缥缈阁内部的行动,我们介入这样的事情合适吗?你想查,直接上报给缥缈阁让缥缈阁协助配合不行吗?”

    李正法沉声道:“接头人交代了一句,缥缈阁人员说,之所以让他亲自送去,而不动用渠道送信,是担心原送信的秘密渠道已被缥缈阁掌握了,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阴如术一惊,缥缈阁的人怕被缥缈阁的人知道,这显然是背着缥缈阁在干什么,不由来回踱步一阵,忽停步回头道:“我这就召集诸位长老商议此事!”

    李正法抬手,“掌门,万万不可,缥缈阁无孔不入,连九圣亲自出马抓捕诸葛迟的风声都泄露了,已经在查内鬼,你我都不敢保证门中是否有无问题,一旦走漏风声,我这一番心血就白费了。掌门,刀已经架在我和两名弟子的脖子上了,再敷衍了事拿不出交代来的话,我三人必死无疑!”拱手,鞠躬,恳求模样!

    ps:感谢“指点星辰”的大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