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二章 谜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能说出这个,她是深有体会的,罗秋是容不下背叛和欺骗的,她的遭遇便是前车之鉴。

    “是!”莎如来应下,拱手告辞,之后乘了飞禽坐骑腾空而去。

    下面的两人目送,见到了女婿的银姬心情复杂,能感受到这女婿与自己的生分。

    她很清楚,就连自己女儿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自己突然冒出只怕都未必能接受,又何况是女婿。

    空中风云过耳的莎如来亦心情复杂,突然跑出个丈母娘来,实在是太突兀了,有种做梦的感觉。

    “王八蛋…”忽嘀咕咒骂了一声,所骂对象是牛有道。

    莎如来不知牛有道在搞什么鬼,突然给他折腾出个丈母娘来,事先竟一点风声都没向他透露。

    从银姬的话里能听出来,若不是银姬想见见他,主动出来见面,他恐怕要一直糊里糊涂下去。

    实际上现在依然糊涂着,早已死去的师娘居然还活着,居然躲在狐族,而牛有道和师娘是有勾结的。

    他现在发现,牛有道背后玩转的东西永远就像是个谜一样,永远让你摸不清深浅,永远让你不弄不清什么时候是个头,当你自以为已经很了解了,又会发现后面还有迷雾。

    当年天都秘境时,就以为自己了解了,结果呢?

    暗中联系上牛有道后,以为了解了,结果牛有道把他女儿给绑了,后面竟冒出个狐族来。

    当和牛有道勾结上以后,以为自己了解了,结果牛有道已经背着他把无量园给盗了。

    知道无量果的事后,以为了解了,结果他死了的丈母娘又冒了出来。

    还有那个乌常,为什么会救袁罡?圣子?见鬼的圣子还差不多?

    按理说,干类似玩命的事情,换了一般人,不弄清原因肯定不会干。

    可牛有道身边似乎有一群,包括他自己在内,明知有危险,还照样蒙着脑袋去帮牛有道卖命的人。

    而那厮就像一颗葱头,剥了一层又一层,发现里面还是一层包一层,他有时候真恨不得一刀给切开了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

    晋国太学,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轨。

    场馆改建修缮完毕,皇帝的支持,朝臣们的和谐对待,加上邵平波的紧盯督促,令太学里的一切事物都在飞快推进。

    现在差的,就是更多的优秀学生,还有更多更好的老师。

    这些也是邵平波重点抓的方向,正利用晋国的力量,从天下各地挖掘良师。

    太学虽然才刚刚建立不久,可影响力已经初露峥嵘,这份影响力来自北州的那些已经步入仕途的学子。

    晋国朝廷急需用人,加之太叔雄有意试用,将那些人派往了占据的卫国属地任命。

    而这些人不负太叔雄所望,一个个各有所长,一个个能力卓著,在各自的职位上大放异彩,战后经营的能力格外显著,非其他碌碌之辈能及。占领地的最高统帅大司马高品更是赞誉有加,希望太叔雄能多派些这样的有经营地方能力的能臣干吏来。

    不是高品要插手地方治理,现在是战时,一个稳定的后方,一个补给能力快速恢复的后方,一个民心快速稳定的后方,种种其他益处不说,起码能为高品解脱出不少的兵力。

    太叔雄看到了,可谓格外欣喜,只恨手上这种人才太少,满足不了高品的需求,因此也对太学里的这些学生们报以了厚望。

    而那些步入仕途的学子之所以能大展拳脚,和邵平波在背后的影响力是脱不了干系,邵平波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宽容的环境,至少朝廷这边不会有人为难。遇上事的时候,邵平波会带着公主登某位大臣的门,说情帮助之类的。

    而经历了一些磨难后,那些步入仕途的学子们多少也吃一堑长一智,应付有些事情更加圆滑了些。

    以前在北州的时候,邵平波说的算,有邵平波撑腰,有些事情是遇不上的,在晋国经历了磨难和风波,一个个也越发成熟了,一个个可堪大用了。

    大放异彩的这些人,朝堂上的大臣不是瞎子,看出了苗头,也明白了皇帝兴办太学的用意。

    大臣们隐约看出来了,太学里的学生,皇帝以后是要重用的。

    逐渐的,开始有大臣找到邵平波,我家有个不成器的小子,或一个孙子,扔邵大人那边帮我调教调教吧。

    邵平波好说,不过有话在先,人进了太学,不管什么身份,统统都要放下,我对有所学生一视同仁,要打要骂可都是我说的算,大人到时候可别心疼。

    请说的人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不认为邵平波敢做的过分。

    那些权贵子弟入学后,一些毛病自然是让人头疼。

    邵平波看到了也不多说什么,回头就请了器云宗的一位铁面长老来做督学执法,当然是经由太叔雄出面的。

    不过这一手够狠,纨绔子弟什么的,被器云宗长老一顿狠收拾,一个个被虐的死去活来,一个个全都乖乖的服服帖帖了,什么家世背景还大得过器云宗不成?而且还是器云宗长老,各自的家里心疼也不敢多说什么。

    “啊!啊……”一声声惨叫传来。

    眼前,三个皮小子被绑在了石柱上,扒了裤子,竹板子啪啪地往三人屁股上狠招呼,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知错了!我们知错了!再也不敢犯了。”

    有人大喊求饶,有人直接被打哭了。

    行刑者回头看去,一旁负手而立的木头脸老头沉声道:“才刚入学,就敢不把学规放在眼里,当老夫是摆设吗?没什么好说的,把数打满!”

    于是啪啪声又起,痛得死去活来的惨叫声亦再次响起。

    集中在一起旁观行刑的学生们则一个个看得心惊肉跳。

    邵平波在远处的楼阁内看着,他置身事外了,恶人都交给了那木头脸老头去做。

    上楼的邵三省看了眼惨叫传来的地方,凑到邵平波身边耳语了两句。

    邵平波随后转身下楼了,直奔太学的库房。

    库房内,一力夫正在卸学校用的东西,蓝明假扮的。

    见到邵平波来了,蓝明顿时手里东西一扔,没好气道:“什么事又把我请来?”

    邵平波:“你提供的消息说无量园内的无量果被盗了?”

    蓝明瞪眼:“就为这个?关你屁事?”

    邵平波面色凝重,“你忘了我说过的,牛有道很有可能要对无量果下手?”

    蓝明:“你有病吧?牛有道死多久了,你还惦记着呢?”

    邵平波:“无量果被盗,结合之前的判断,我怀疑牛有道压根没死,很有可能是为了脱身诈死!”

    蓝明好气又好笑,抬手拍在了他的肩头,“傻东西,来,我教你一个有关无量果的常识。无量果,只有果子被摘了后,才会重新开花结果。无量果三十年开花、三十年结果、三十年果熟,而这次之所以发现果子被盗,是因为发现无量果树开花了。你不是挺聪明吗?听懂了什么意思没有?”又在邵平波脸上拍了拍。

    邵平波很讨厌他这不把自己给放在眼里动手动脚的毛病,可也有些没办法,狐疑道:“你的意思是说,无量果是三十年前被盗的?”

    蓝明:“懂了就好,别老是惦记一个死人,真想啊,就找根绳子把自己给吊了,你就能见到他了。”

    邵平波迟疑道:“有没有别的办法让无量果树提前开花?”

    蓝明乐了,“这是天地瑰宝,不是菜地里的菜施点肥就行,做什么梦呢?”

    “三十年前…”邵平波皱眉。

    ……

    南州府城内,依旧繁华,应该是越来越繁华了。

    牛有道独自穿行在远离繁华的小巷中,用眼睛去看最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

    来到南州府城定局后,他偶尔会这样出来走走,有时不在府城内,会乘飞禽坐骑去较远的乡村。

    许多事情他虽然是甩手掌柜,对商朝宗那边也不会做太多干涉,可他闲暇时依然会抽空出来走走看看,只是看看,与当地百姓聊聊,至于什么目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城中转了圈,顺手买了点东西,拎着回去了。

    偶尔出来的理由,也都是帮云姬买点东西,他如今的名份上毕竟是云姬的跟班。

    回到茅庐别院,刚到门口便听到管芳仪的咯咯笑声,转入门庭,迎面两人,管芳仪和商淑清。

    相逢的双方止步,牛有道没想到商淑清来了。

    商淑清也没想到是他,竟怔怔盯住了他的双眼,对方的眼神竟令她有些触目惊心!

    猛抬眼间,不加任何掩饰的眼神,有时往往是最真实的。

    这眼神,她太熟悉了!

    管芳仪目光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

    “郡主!”牛有道略欠身致意。

    “王先生。”商淑清轻轻回了声,声音依然好听,体态依然优美。

    牛有道斜了管芳仪一眼,没多说什么,往旁让了两步,与商淑清擦身而过。

    对方那双清澈明眸里透露的东西竟直透他心扉,令他有想逃的感觉。

    看着门外的商淑清静默了一下,忽转身,怔怔着,目光直勾勾看着那离开的背影。

    “郡主!郡主!”

    嘴角抽搐了一下的管芳仪连喊两声,才把商淑清给喊回了神。

    ps:今天无加更。感谢“川流不息007”大红花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