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七章 想看看无边沙漠里究竟有什么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走到盆前的商幼兰将画轴翻转后挂在了放盆的架子上,画卷后面的白背面对,继而取了毛巾在水中沾湿,之后湿抹画卷白背,稍微涂抹一层水迹便可。

    水湿之处,立刻有淡青色字迹显现出来。

    全幅字迹显现后,双手抓着毛巾的商幼兰凑近了细看,年纪大了,眼睛不太好使了。

    看完白背上的字迹内容后,商幼兰哽咽泪流,手中毛巾捂住了口鼻,不敢让自己哭出声来。

    信是儿子海无极送来的。

    母亲寿辰,做儿子的思念母亲,思念却不敢来见,也不敢正常书信来往,更不敢长期频繁联系,只能是每年寿辰时一封信混在贺礼中送来,向母亲问安,也是在向母亲报平安。

    这边也无法回信问自己想问的问题,因为海无极不敢提供给母亲任何联系方式,只有他给信来,单向联系。

    王侯霸业固然风光,可风光过后的种种难言之隐和不堪却是普通人所无法体会的。

    连看封问安的信,都要如此,商幼兰心中的悲凉是难以言喻的。

    她这辈子经历了太多,原是燕国公主,后和亲到赵国,跟着赵皇浮浮沉沉历经艰辛,经历了许多的艰险,后成了皇后,成了皇太后,数不尽的荣辱陪伴一生。

    老都老了,无所求了,以为能就此终老了,谁知儿孙却是死的死、亡的亡、逃的逃,真正是家破人亡。

    如今,她只盼活着的儿孙们都能好好活着,别无他求。

    白背上的字迹渐渐淡去,是有时效性的,为了保密,只能短暂看到一段时间,之后再抹水亦无再显现的可能。如此小心,也是海无极那边怕母亲没有处理善后的能力,怕被发现。

    字迹全面淡去后,商幼兰抹去泪,又取干毛巾小心擦拭白背上的水迹。

    放好了毛巾,又小心将画卷卷好,再次放回了贺礼堆中。

    拍拍胸口看了看四周,又走到梳妆台前,怕哭花了妆让人看出什么。

    眼睛不太好了,躬着身,脸贴近了镜子,一点点补妆,平常都是有人伺候的。

    整理妥当了,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开门出去了。

    今天是她大寿,久不露面不好,夜间看信又怕亮起的灯光惹人怀疑。

    待她一走,躲在墙角柜子里的人亦转身打开了活板,推开了墙上的暗门而去……

    城中的一家当铺内,一伙计来到密室,面见掌柜的,禀报道:“确认了,商幼兰今年又收到了密信。”

    伏案写写画画的掌柜问:“献画的人盯住了吗?”

    伙计回道:“盯住了,今年送画的却另有其人,乃长田郡的程郡守,根据暗查,程郡守似乎也不知道自己送出的画有问题。”

    掌柜的:“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看来这边还有不少的赵国余孽。他不可能无缘无故送那幅画,何人所献,或者何人提醒,若两者皆无,那就要看是何人接触过那幅画。”

    伙计道:“一拿到贺礼中的书画名录,就立刻盯上了,发现那郡守府中的教习有可疑,据探,是他提醒的送画。现在,要不要将人抓捕审讯?”

    掌柜的骤然停笔,抬头道:“不要妄动!之所以不抓商幼兰,是因为知道抓了她也没用。海无极那边必有防范顺藤摸瓜的措施,一旦冒然抓人,立刻会打草惊蛇,此后再想找到就难了。”

    伙计道:“可那教习像个没事人一样,未发现任何传递消息的迹象。”

    掌柜的:“盯住他,他跟谁的眼神不对,哪怕放的屁是什么味道也要给我记录在案,以供梳理。”

    “所有和可疑人员接触的人,不管范围有多广,都要暗中紧盯,绝不可轻易打草惊蛇。”

    “一年不行就盯两年,两年不行就盯十年,总之最后必须把目标给揪出来。”

    “只要海无极还有耳目在外面,还想获取外面的消息,那就很好,那就是藏不住的尾巴。”

    “现在上面已经在从赵国的原有谍报网进行梳理,各方面明的、暗的,加上我们,合力之下,形成的全方位追查,一定能揪出线索。”

    “而我们眼前已经是重大线索,不管去年还是今年谁送的画,统统长期不懈的给我盯住,暴露出一条线就全面盯一条,总有一条线迟早还要有所联系,只要长盯不懈,就一定能发现他的上线,一路盯下去就一定能揪出目标!”

    “上面的意思你应该清楚,物力、财力、人力要多少给多少,全部满足!”

    ……

    “萧天振?海如月以前的那个患病儿子?”

    南州密室内,闻报的牛有道大为惊讶。

    管芳仪点头,“应该不会有错,鬼医身边的萧天振,除了海如月的儿子,还能有谁?”

    牛有道徘徊着,“萧天振的身体我亲自检查过,根本不适合修炼,就算能修炼,这才修炼了几年,一出手就能打得玉苍无招架之力,这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管芳仪:“鬼医的医术本就能人所不能,对萧天振做了什么也不足为怪。何况缥缈阁公布的丹榜名字应该不会有误,搞不清楚的话,应该不会轻易公布,一旦公布了,就不应有误。”

    牛有道慢慢停步,“缥缈阁还真是无孔不入,看来鬼医身边也有缥缈阁的人。”

    管芳仪:“何以见得?就因为缥缈阁知道了萧天振的名字?”

    牛有道略摇头:“短短几年内,萧天振就有如此修为,换了谁能相信?缥缈阁怎么可能不加怀疑就如此快速的公布丹榜排行?这说明缥缈阁早就知道什么。而鬼医如此快速提升一个人修为的手段,着实恐怖,焉能不引起缥缈阁的惊觉?缥缈阁却没什么反应,鬼医又敢公然带出来,只能说明对缥缈阁来说不足为虑,或一切都在缥缈阁的掌握中。”

    管芳仪若有所思着微微点头。

    牛有道转身道:“现在有几件事情,尽快去落实一下,联系圣境那边,问问知不知道鬼医这事的情况。”

    “第二,鬼医的事,我能想到,邵平波也必然会想到,不知他对无心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联系贾无群,让他盯着。邵平波若想玩,让贾无群陪他玩,我没空搭理。”

    “第三,联系一下猴子,我要带他出走一趟,约好见面时间,让那边注意保密。”

    其他的管芳仪还能理解,猴子这事,管芳仪狐疑道:“什么事需要面见猴子?”

    牛有道发现这女人就是比云姬毛病多,云姬就不会问太多废话,“从赵雄歌传来的消息看,猴子在魔教那边的情况应该已经稳定了,我要跟他去一趟无边沙漠。”

    管芳仪好奇,“去干嘛?”

    牛有道:“想看看无边沙漠里究竟有什么。”

    至于玉苍受辱的事,他压根没多在乎,对外人来说,这种事无法感同身受,最多一笑置之,个人有个人的事,谁也不会整天惦记这种事,反倒是当事人自己可能会想不开而导致耿耿于怀。

    ……

    冰雪阁,玉树临风般站在楼阁凭栏处的川颖眺望着远处的雪山,神情中不时有忧虑之色闪现。

    抱着襁褓中婴儿款款走来的雪落儿到了他身边,他竟无察觉。..

    盯着他俊逸的侧颜,略作观望,神态容貌娴静不少的雪落儿柔声问道:“想什么呢?”

    闻声回过神来,川颖回头,看向她微微一笑,又看向她怀中孩子,“睡了?”

    “嗯!”雪落儿慈爱地凝视了顿粉嫩的婴儿,复又抬头问:“你最近怎么了,总感觉你有什么心事?”

    川颖摇头:“没什么,想起了些往事而已。”

    雪落儿关切道:“是不是又有什么风言风语?咱们过自己的日子,那些嚼舌头话不用理会的。”

    有些风言风语她多少也知道一些,说自己丈夫靠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之类的。

    一些不好听的言语,她是不太在乎的,她心里也清楚,若不是自己的身份原因也得不到这个男人,但就怕川颖自己会多想。

    川颖依旧摇头,“真没什么,就是在这里呆久了,考虑着要不要出去走走。”

    雪落儿微笑:“待久了是怪闷的,想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吧。”

    川颖优雅一笑,伸臂揽了母女二人在怀中,心中的黯然却难解,真的要出去走走吗?

    他不想出去走动,只想安静待在这里,若是能这样安度余生的话,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背后的人突然传话了,又有新的任务给他,要他去借韩国的镇国神器山河鼎。

    这种东西,韩国岂是能轻易拿出来的?只怕一不小心就要引起九圣的关注,一旦让雪婆婆识破了他的身份,怎么办?

    若放在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去执行了,可眼前,随着一个婴儿呱呱落地,许多原本的想法都出现了变化,他突然怕了。

    这个任务的来到,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任务,也许将来还有其他的任务,总会有失足的那一天,越想越是不安,令他内心对未来充满了各种的莫名惶恐。

    ps:感谢“艾斯aslan”两朵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