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六章 丹榜第五,萧天振!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无心愣怔,忽似笑非笑道“那师弟的情况,有办法医治吗?”

    鬼医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他那个不一样,一块破布想抱住一团烈焰怎么可能。救治也不是没办法,散掉一身修为我就能恢复他的肉身,可他不肯。我也做了那个打算,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我就帮他散掉一身修为。”

    无心沉默了,他明白一身修为对一个修士来说意味着什么,一个本不适合修炼的人突然获得了巨大的能力,怕是不愿舍弃。

    鬼医“怎么,你以为两件至宝之说是在糊弄你?”

    无心自然是不信,“师尊,世上哪来您说的那么神奇的医典?”

    鬼医就知道他不信,推心置腹道“武朝的皇后离歌听说过没有?这两件东西就是离歌的东西,离歌失踪前将这两件东西给了自己的心腹侍女,而这位侍女就是后来创立魔教的第一任圣女。我因缘际会与后来的圣女相识,投缘之下,她见我擅长修习医术,便将这两件东西传给了我,明白了吗?”

    无心惊疑不定,“魔教圣女传给你?师尊,您是魔教的人不成?”

    鬼医砸吧了一下嘴,突有些怅然若失道“这个怎么说呢,算是,也不算吧。我没加入过魔教,圣女也没让我加入,若是魔教圣女传承还在的话,若有吩咐,我不好不从,可后面的魔教圣女接连罹难,魔教也因乌常而变得乌烟瘴气,我也就没必要再贴上去了。听说出了个魔教圣子,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无心依然惊疑,还是头回听师父说及这样的事,明白了东西的来历,又问“这医典真有这么厉害?”

    鬼医瞪眼道“为师是胡说八道的人吗?只是那部医典博大精深,为师尚无法全面领会而已。”

    无心疑惑,“凭师父您的从医经验还无法领会,这医典有这么难吗?”医术方面的事情,他也是极有兴趣的。

    鬼医叹道“不是难,而是上面记载的一些状况在这个世间根本遇不上,还有一些药物以及炼制药物的东西,这世间压根没听说过,应该是根本不存在。那个离歌,我怀疑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很有可能是破碎虚空从另一个世界而来,商颂夫妇本就有破碎虚空的能力。”

    “另一个世界…”无心惊疑且茫然,面对的好像是浩瀚星空,好遥远的感觉。

    对鬼医来说,只是提及,他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其他,再次诱惑性的问道“可想看看那医典,可想要这两件至宝?”

    无心苦笑,点头道“当然想。”

    鬼医立道“那就跟我回去,只要你愿回去,回去后,我立马将两样宝物传给你,如何?”

    无心再次沉默了,不说话也是一种态度。

    鬼医有些急了,“我话撂在这,你这次若不跟我回去,再有事,我可不会再管你了。”

    无心突然笑了,“当初我离开时,师父也说不管我了,可师父这次还是来了。弟子没别的意思,只是对师父的厚爱,实在是无以为报。”

    鬼医摇头“傻徒儿啊,我这次可不再像上次只是说说,这次把晓月阁、把玉苍得罪的太狠了,晓月阁的势力有多庞大,根本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你卷入各大势力的纷争中是在找死,你这次出尽风头,已经被各方盯住了,留在这就是个活靶子,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但凡有利用价值,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我这次不惜代价而来,为的是全了你我师徒之情,为师爱惜你,想尽力挽救你一次。再出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这次不跟我走,我是真的不会再管你了,你听明白了没有?”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这次出尽风头的举动惹出了大麻烦。

    可是他没办法,除非不想救自己徒弟。

    人家敢抓你徒弟,你以为你找上门去求情或跪求之类的人家就能放人?那都是些什么人?你姿态越低,人家的态度则会让你更难堪,不但徒弟救不出来,还有可能把自己这边给搭进去。

    可能具有化解苦神丹的能力,就已经犯了晓月阁的忌讳,他怀疑玉苍这次抓他徒弟,苦神丹应该是重要内因之一。别人想不到,他这医者面对经历过的事情,却有第一时间的反应。

    而这次若不强硬,今后在天下行走的凭仗也将破功,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都说他鬼医有仇必报,能自在的话没人愿意招惹麻烦,许多事情都是给逼出来的。

    而他也希望借由这次让徒弟明白厉害关系,断了徒弟继续逗留的念头,然似乎没达到他希望的效果。

    无心点头,“弟子明白了!”

    “你…”鬼医无语,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言尽于此,起身甩袖而去。

    当天傍晚,宫中有人来请,说齐皇和三大派掌门在宫中设宴,邀请鬼医赴宴。

    鬼医不想卷入那些图谋不轨中,以正在为徒治病解毒的关键时刻为由,拒绝了……

    两天后,郭曼从外跑来,跑到几人跟前,本想说什么,但见到无相在场,又变得欲言又止。

    无心看出有事,问“怎么了?”

    郭曼犹豫着说道“缥缈阁的丹榜排名变更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猜到了什么,一起看向了无相。

    无心试着问道“可是我师弟上榜了?”

    郭曼“丹榜排名第五的名字,名叫萧天振!玉苍排名跌落第六,后面的排名依次后推了。”

    “萧天振?”一旁的朱剑嘀咕了一声,似在思索什么。

    别说他,颜宝如和尤佩佩亦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似乎在哪听说过,奈何无相一直戴着斗笠遮面,看不清面容,也令人认不出是不是在哪见过。

    待众人目光落在鬼医身上后,想起了鬼医上次公然露面与某件事的关系,一个个逐渐恍然大悟,知道了这个萧天振是什么人。

    正因为知道了萧天振是谁,几人大吃一惊,才多久,就有这么强的实力,这鬼医是怎么做到的?

    鬼医和无心倒是沉稳,对此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因为两人知道,药谷内本就有九圣的人,缥缈阁能知道无相的真实身份一点都不奇怪。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鬼医惹出麻烦后才希望无心能跟他回药谷,回了药谷才安全。

    鬼医起身回了屋里,等到无心进来后,淡定道“呆了两天,目前看来,晓月阁暂时还不敢对你轻举妄动,我多少也放心了些。也可能是因为前方战事未定,在搞不清我深浅没绝对把握前,不愿轻举妄动。”

    听到这话,无心试着问道“师尊是要回去了吗?”

    “不回去干嘛?留在这里等各种明枪暗箭来弄死我吗?”鬼医的态度似乎说变就变,语气变得有些冷漠,“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跟不跟我回去?”

    无心拱手“待弟子放下了心事,能安心修习了,就回去侍奉师尊!”

    鬼医“这次的事,闹得太大,也不知是帮了你还是害了你,但至少眼前救了你,我没做错吧?”

    无心忙道“师尊无错,错都在弟子!”

    鬼医“好,这次全了你我师徒之情,我对你已无愧,我也不可能为你把药谷其他人的性命给搭进去!”

    “徒儿,我说过我不勉强你,就不会勉强你,我说过我从不受人要挟,就不会受人要挟,我没那精力玩那些弯弯绕的东西,再出事,我不会再管你。但愿这次闹出来的事,有一定震慑效果,能让人不敢对你轻举妄动。但愿玉苍能顾虑自己身中的毒,不敢对你妄为。但愿你能活着回到药谷。你若死了,有机会我会替你报仇的。”

    “谢师尊,师尊厚意,弟子万死难报!”无心拱手,长鞠一躬。

    “‘情’这一字害人呐,那间屋里还躺一个,也是为情所害,我年纪一大把没想到还能尽遇上情种,从今往后,我药谷收人得多条规矩,不收斩不断情丝的痴情种。从今往后,你好自为之,自求多福吧!”鬼医扔下话,甩袖而去。

    出了此门,就真的离开了,鬼医悄然离京,面对齐皇和三大派掌门的再三邀请,直到离去也未应约。

    ……

    金州刺史府,算是大喜的日子,前赵国皇太后商幼兰大寿!

    内宅正堂,海如月双手揪住了胸前衣襟,胸脯急促起伏着,两眼满是莫名,颤声道“振儿?老黎,你能确定是振儿吗?会不会是同名的人?”

    黎无花叹道“鬼医身边的人,又名叫萧天振,除了你那个儿子,应该不会有别人了。”

    海如月满脸煎熬神色,“这…这怎么可能?这才几年的工夫,振儿怎么可能击败晓月阁阁主玉苍,怎么可能成为丹榜第五的高手?振儿他天生体弱,甚至是不能修行啊!”

    黎无花“你别忘了,他如今的师父是名扬天下的修行界医术第一人,鬼医用了什么奇术改变他的身体,不足为怪!”

    “振儿成了鬼医弟子?成了鬼医弟子…”海如月喃喃着无力后退着,最终撞在椅子上跌坐了下去,眼中淌出了泪水。

    本以为被鬼医带走的儿子会死在鬼医的手上,谁想居然还活着,不但活着,还成了鬼医的弟子,还一举惊天下,成了丹榜排名第五的修行高手。

    这些年,她内心始终有那份煎熬,觉得对不起那个儿子。

    如今获悉儿子安好,她这泪水是既欣慰又为儿子感到骄傲,还有几许心疼。

    黎无花则是一脸阴霾,他担心萧天振会报仇……

    内宅深处的商幼兰把自己独自关在了屋内,从一份贺礼中翻出了一幅字画,打开后,看到了画中的暗记,立刻走向装有水的脸盆。

    却不知屋角的柜子里,有一双眼睛正透过缝隙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ps求个月票,求投月票!感谢新盟主“侠客阿达”捧场支持。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