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五章 为师的两件至宝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此话一出,四周略起喧哗声,原来玄薇是这样死的。

    三大派掌门亦相视一眼,总算知道了玄薇的真实死因,之前就觉得玄薇死得有些不合理。

    之前说的好好的,突然增加条件,对晓月阁这边来说,这个鬼医分明是不讲道理。

    没错,也许是不讲道理,可鬼医就是不讲道理了,他的人回去了,玉苍却还在他手上,就是说你坏了他门规,想怎样?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阁主在对方手上,独孤静等人又能怎样?只怕三大派掌门想硬来他们反倒不敢了。

    要怪只能怪之前不防之下,没想到对方竟能在天剑符和天机破罡箭的重重阻吓下还能把人给抓走。

    而三大派掌门才不想帮晓月阁硬来,不到不得已,在京城内部打个轰轰烈烈很好玩吗?三派出动大量弟子镇压也是会有死伤的。

    好在玉苍还在昏厥中,无法做主。

    三大派掌门与独孤静师兄弟二人商议后,最终还是做出了放人的决定!

    对晓月阁来说,西门晴空这条命不如玉苍的命值钱。

    这件事是独孤静拍板的,有什么责任他来担。

    然谁都知道,保住了玉苍的性命,玉苍再怎么责怪又能将忠心耿耿的弟子给责罚到哪去?

    众目睽睽之下,已血淋淋伤的不成人样处在昏迷中的西门晴空被拖了出来。

    众人目视之下,不知多少人唏嘘,堂堂丹榜第一高手,竟落得如此,而且是为个女人,闹到最后那个女人还死了,什么都没得到,不知多少人为其感到不值。

    两名晓月阁的人,拖着人送到了鬼医那边。

    人一交到这边手上,鬼医也痛快,“放人!”

    送人的二人当即又顺便把玉苍给抬了回去。

    郭曼刚把西门晴空弄上马车,宇文烟陡然威严出声了,“全城戒严,谁再敢在齐京闹事,杀无赦!”

    鬼医的深浅已探知一二,三大派希望事情到此告一段落,至少不希望双方再在齐京内搞事,有事出去闹去。

    此话一出,独孤静凝视着说话的宇文烟,很想问问是什么意思。

    倒是三千里好意提醒了一声,“独孤,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人家比你们人多,谁胜谁负难料,我们不想你们吃亏,你也请我们当众作保了,不要让我们食言。另外,你若没把握抓活的,最好考虑一下你师父身上的毒!”

    毒?其他的不说,鬼医给师父喂毒,他给无心喂毒,独孤静感觉不到任何公平。

    马车走了,马车上的铃铛也摘下了。

    面对齐国三大派的震慑,赶来齐京为鬼医助威的各路修士快速离去,不少是带着一堆本门弟子撤离的。

    急着离去,不是怕三大派,而是怕晓月阁算账,趁晓月阁还无心顾及,及时离去是最佳选择。

    而鬼医救徒折辱晓月阁的消息亦长了翅膀般飞速扩散开来……

    朱剑和尤佩佩暂未离去,护送着马车,丹榜排名前四的高手集中着来到了无心居住的院子。

    幽静庭院内,鬼医负手而行,似查看此地环境如何,无心陪同在旁。

    将场所走了一遍后,回到后院的鬼医点头:“闹中取静,地方还不错,可终究是是非之地,不如药谷安生,你说呢?”

    被称为“无相”的车夫依然未摘斗笠,听到所谈之事,转身请了随行一干人回避,独剩他一人守在边上。

    无心低头着,“弟子不知该如何回答。”

    鬼医:“见到了那个女人?”

    无心:“见到了,已嫁为人妇,育有一子。”

    鬼医:“我不管她现在如何,也不管她与你如何,我只问一句,她可愿跟你离去?”

    无心:“已经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鬼医:“既知已经错过,那你流连于此,所为何故?”

    无心回了两字,“心安!”

    “狗屁!”鬼医气得直翻白眼,指了指他,欲甩袖而去,可走出两步,又转身回来,又指着他,“我说了,你有着绝佳的医术天赋,只要你回药谷忘情世事,为师愿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他日成就不可估量,为情所困,不值得,她有什么好的?傻徒儿,不值得呀!”他真是恨不得扒开他脑袋把道理给讲进去。

    无心:“弟子时常想起与她的点点滴滴,难忘,回去了也无法静心修习。”

    鬼医跺足捶胸,“你没试过其他女人,怎知自己忘不掉?你实在想要,我给你弄回药谷去行不行?”

    无心顿时有些慌了,忙劝道:“师尊,您不要乱来。”

    鬼医:“天下女人多的是,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喜欢谁不好,你喜欢男人也行呐,干嘛喜欢上这种人。傻徒儿,我告诉你,在权势中挣扎的女人,当年对你再好,也早已变味了,早已变成一味无药可解的剧毒之物,专毒杀你这种痴情种,尽早远离才是福,懂不懂啊!”

    无心:“师尊,当年我出身寒门,蒙她不弃,倾心以待,让弟子如何能绝情相忘?弟子未曾想过占有她,只是希望她好好的,也可以说是为了忘记她,等弟子真正放下了,红尘再无牵挂,也就能安心回去了。”

    啪啪!鬼医抬手拍了拍额头,一副头疼模样,“我好像听懂了,也搞不懂。我只想告诉你,这次为了救你,我大半生攒下的人情,几乎都挥霍一空了,你再遇上这样的麻烦,为师怕也是无能为力了,懂吗?”

    此并非虚言,这次对上的是晓月阁,对上的是坐拥整个秦国的庞大势力,不是他早年面对的那些能比的。

    诸国间合纵连横,其势浩浩荡荡,他邀来的那些门派根本不敢与之抗衡。

    所以,他只是把人给邀来助威。

    而那些人不得不来,也只是惧于他鬼医对不守信者惩罚的手段而已,说得难听点,就是先过来看看情况再说。

    而他从头到尾都没敢招呼大家一拥而上打打杀杀。

    真要那样做了,只怕真敢动手的人不多,到时候他摆出的架势立马要破功,一旦被人看破手脚,晓月阁又会是什么态度?可想而知!

    他招来一帮人,只是为了造势,在齐京兜圈也是为了造势,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去看热闹,让人搞不清深浅,至少让齐国三大派的人不敢轻易插手,方便他与晓月阁之间解决问题而已。

    自身真正的斤两如何,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虚有其表而已。

    而那些修士前来捧过他的场后,人情也算是还了,今后再也不欠他的了。

    他以后没了那么多人情再召集这么多人来助威。

    而他这次不惜冒这么大的风险来装模作样,也实在是因为爱惜这个弟子的才华,对他来说,真正是学习医术方面的奇才,百年难得一遇,不忍呐!

    无心拱手,长鞠一躬,这就是他的答复。

    鬼医背过了身去,气得吹胡子瞪眼。

    无心起身,面向一旁的车夫,“师弟,之前听师父称呼你无相?”

    斗笠下似乎出了笑声,“在药谷听说师兄改名叫了无心,我就自称无相了。”

    无心指了指自己心口:“我本就无心,你可能不知,我这颗心是师父取一颗猪心给换的。”

    “听说这名字时,师父猜到了,提过。”无相抬手,掀开了垂挂的黑帘,露出了面容。

    无心瞬间瞪大了双眼,满眼的难以置信,那是一张五官扭曲的不成样的怪脸,有瘪有肿,两只眼睛错位,一上一下且一大一小,这还是人脸吗?简直就是怪物!

    再加上对方身上的怪味,无心喉结耸动,“师弟,你…你这是?”

    无相似乎笑了一下,慢慢放下了垂布。

    背对着的鬼医叹了声,“他说学医不如你的天赋,强纳了其他药鼎的修为速成,如今的肉身根本支撑不了如此强大的修为,若不靠药物维持住,随时会解体,我也在摸索解决的办法。”

    无心无语了好一阵,叹道:“师弟,你这又是何苦?”

    无相:“不想再让人看不起。”

    鬼医转身了,抓了无心的手腕,“让我看看你的心怎么样了。”闭目查探着。

    再睁开眼后,放了他手,“先找个安静的房间,我先给你解了苦神丹的毒。”

    房间不是问题,除了师徒二人能进,其他人被无相给拦住了,别说朱剑和尤佩佩,连郭曼和颜宝如也不让靠近,无相坐在了屋顶上守卫……

    “好了。”屋内的鬼医从静躺的无心脖子上扯下一物。

    迅速爬起的无心摸了摸自己脖子血脉上的伤口,有些好奇的盯着鬼医手中的那只活物,一只通体血红长着一双金眼的蟾蜍,“师尊,这是何物?为何能解毒?以前好像从未见您用过,也未见您这般解过毒。”..

    “此物名为‘嗜毒血蟾’,能吸血滤毒。”鬼医晃了晃手中血蟾,“没见过吧,想要吗?这是为师的两件至宝之一,为师还有一部医典,可解鬼神躯体之忧,可医妖魔躯体之患,修士因盲目修行不当之种种错患,皆可问诊,妙用无穷,想要否?”

    ps:月票十万加更奉上。感谢“炮兵司令部”小红花鼓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