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三章 敢跟我犟,谁给你的胆子!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哼哼!”车内老沉声音发出一阵冷笑,“接纳的只要是病人,我师徒只管治病救人,不管世间是非,这纷纷乱世也管不了。病治好了,出去后是死是活,有何恩怨,一概不过问。我车上坐着人证,是非曲直,我已知晓。玉苍,你仗势欺人在前,狡口钻辩在后,好一个略给颜色。如今我只问你一句,我徒儿,你放还是不放?”

    玉苍目光闪烁,放,他倒是想放,只是这样放的话,多少人看着,他未免有些下不来台,淡然道:“黑兄亲自出面了,自然是好说。令徒我好好善待着,未伤一根毛发,可你的人刚刚却打伤了我的人,要我放人,总得有个说法吧?”

    他已经提醒的很明显了,也给了鬼医台阶下,我抓了你的人,你的人也打伤了我的人。

    只要鬼医言及互相算了,大家就算是互相扯平了,也都有了面子,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车内老沉声音呵呵笑道:“你无理在先,还要我给说法,不愧是秦国国师。我那徒儿是死是活,你总得拉出来给我看看吧?”

    “好说!”玉苍爽朗一笑,目光在朱剑和尤佩佩脸上盯了盯,略回头道:“去,把黑兄高徒请出来。”

    “是!”郭行山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人带来了,无心和郭曼都被带了出来,不过身上都被下了禁制,又有专人看护着,跑是别想跑了。

    玉苍对无心上下伸手示意状,“黑兄请看,令徒毫发无损。”

    车内老沉声音徐徐道:“无心,这世间可好?”

    众人不明此话中深意,唯有无心缄默一阵后拱手,“弟子拜见师尊,回师尊话,世间本就如此。”

    车内老沉声音唉了声,“你这是执迷不悟啊!”

    无心又沉默了。

    玉苍忽又笑道:“黑兄,你兴师动众而来,却连面都不肯露,如此吝啬颜面,却要我交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车内老沉声音道:“无相,你师兄出来了,去接回来吧。”

    “是!”戴着斗笠的车夫放下了鞭子,跳下了车辕,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去。

    颜宝如也跟着跳下了,与车夫并排前行。

    见此状,玉苍两眼略眯,“黑兄,你莫非还想抢人不成?”

    带出来的无心和郭曼立刻被人拖去了后面,并加强了人手看住,同时有刀剑架在了两人的身上,一旦有不测,立刻就能让二人丧命。

    独孤静和郭行山亦上前到了师父左右,手上皆捏着天剑符戒备。

    左右更有一排弓箭手成扇形布阵,天机破罡箭上弦,箭锋对准了二人。

    树冠上的三大派掌门等人居高临下垂视着园中的这一幕。

    园外跟进来的一群人,还有院外四周建筑上登高的人也都紧盯着这一幕。

    眼见二人步步逼近了,玉苍脸色沉了下来,发出了严厉警告,“黑兄,你的人若敢再靠近的话,出了事可别怨我!”

    车内的人没有出声。

    倒是车夫和颜宝如听到警告后止步了,与对面的玉苍等人对峙着,颇有以二敌百的架势。

    垂袖而立的颜宝如袖中双手略起旋转势。

    紧盯二人的玉苍目光突一震,因骤然察觉到空气中的压力突然增强挤压,目光一盯颜宝如,意识到了对方是些什么人,也意识到了对方为何有恃无恐,更加意识到了对方想干什么,喝道:“挡住!”已觉身陷泥涝,身形反应迟钝。

    又岂止是他,独孤静和郭行山也感觉到了同样的压力,大惊之下,直接催发了天剑符。

    左右扇形布置的弓箭手一听号令,手中天机破罡箭已嗖嗖射出。

    两道天剑符的磅礴能量一出,瞬间撕破了颜宝如对空间力量的驾驭。

    迟滞力一破,玉苍迅速向后闪去。

    然那车夫亦趁独孤静和郭行山迟滞后的反应不及闪身而去,可谓瞬间从二人中间闪过,直扑玉苍。

    弓箭手不顾自己人,放出的天机破罡箭崩溃出的牛毛针连自己人也给同样覆盖了。

    这边人有解药,只要不惧毒性,区区针刺有何可惧。

    而颜宝如和车夫也摆明了无视天机破罡箭的威胁,车夫一个闪身而去,颜宝如则是大袖翻飞抵御数不清的牛毛针后退而去,身上已中至少上百针。

    之所以快速退去,不是怕这毒针,而是怕独孤静和郭行山施展出的天剑符。

    可独孤静和郭行山已无暇顾及她,心惊仓惶而顾的是扑向玉苍的那个车夫。

    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犹如一道轻烟魅影。

    树冠上的三大派掌门等人神色大变。

    的确是太快了,快到玉苍措手不及,仓促之下双掌推出一道华光轰向扑来之人。

    车夫五爪如钩,轰!一爪之下竟轻易轰破那团华光。

    罡风四溢中,玉苍只觉一道黑影穿破到眼前,下一刻脖子一紧,有被掐断的感觉。

    什么人?难道是元婴期修士不成?他能感觉到对方的修为太高了,根本不是一般的金丹巅峰修为能匹敌的,被如此强大修为者一掐,已被掐的整个人无法动弹。

    独孤静和郭行山突双双挥手,将迸发而出的天剑罡影导向上空,不敢再对目标下手,否则首当其冲的是玉苍。

    一道人影挟持着玉苍快速退闪,从两人磅礴的却不敢造次的天剑符能量中间穿过。

    戒备在马车前的颜宝如施法逼出了身上的毒针,车夫也闪身落回了马车旁,手上却多了一个人,正是面色震惊莫名的玉苍。

    车夫一手抓着玉苍的致命要害,一手抓住了受惊的马匹缰绳。

    事变至此,不过转眼间的事。

    释放出来的天剑符能量无法持久,也根本不是独孤静和郭行山的修为能长久操控不放的。

    师父落在了对方的手上,两人又不能对敌攻击,只能是双手将能量引向苍穹。

    嗡!嗡!嗡……

    一道道动人耳膜的嗡嗡声震荡在扶芳园上空,两张天剑符就这样浪费了。

    整个扶芳园内瓦砾横飞,瓦片如树叶般吹走,扩散的罡风令树冠上的三大派掌门等人如身处在惊涛骇浪中起伏一般。

    三大派掌门目光齐齐盯着那车夫,目光惊疑不定,如此强悍的实力,玉苍在他手上竟无招架之力,这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是元婴境界的高手不成?

    按理说又不可能,真要是元婴修士的话,不太可能这样冒头,九圣那边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三大派掌门又迅速看向受鬼医召集而来的大量修士的反应,三人意识到了不妙。

    鬼医一出手就如此阵势,足以震慑全场,那些受邀而来的人必被动容,一旦鬼医有心闹事的话,那些人不敢不从,怕真要让齐京大乱。

    依然端坐马背,手持缰绳勒紧了受惊坐骑的朱剑和尤佩佩目露惊骇,早知道这个车夫不是一般人,却没想到竟有强悍如斯的实力。

    颜宝如目中亦露惊闪不定神色,无心的师兄竟有如此实力,做徒弟的都这样了,那鬼医的实力该是何等的恐怖?

    她只是遵了吩咐配合行事,不知这车夫的实力。

    前来助阵和来围观的各路修士亦一个个震惊不已。

    晓月阁那边的众人已是骚乱一片,释放掉天剑符的独孤静一个闪身,一把抓了无心,顺手捞了一支剑架在了无心的脖子上,厉声道:“鬼医,立刻放人!”

    “玉苍,你想见我?你确定要见我?”马车内的老沉声音又说话了。

    被制住的玉苍无法动弹,咬牙道:“黑离,你真要插手诸国之争不成?”

    车内老沉声音道:“除了搬大帽子压人,你还会不会点别的?”

    玉苍:“鬼鬼祟祟偷袭,算什么本事?”

    “堂堂正正单挑,你也不敢!”车帘一动,一只手拨开了,一个衣裳邋遢的老头在万众瞩目下出现了。

    没有盘发髻,灰白头发后披,一条丝带系着,看不出有多特别。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医?玉苍目光盯着打量,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打量。

    被挟持的郭曼亦如此,无心倒是面露几分惭愧,因为自己的不听话,惹出了麻烦,还要惊动师父出山来收场,是他这个做弟子的不孝。

    三大派掌门相视一眼,但凡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鬼医脸上戴着假面,依然未以真面目现身。

    颜宝如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鬼医,盯着跳下马车走到玉苍身边的老头。

    站定在玉苍面前,鬼医道:“见我有什么好的?如今见到了,你又能怎样?”

    独孤静挟持着人质再喝,“立刻放人!”

    啪!鬼医突然就是一记耳光,狠狠甩在了玉苍的脸上,一巴掌打得玉苍口鼻渗血。

    这一巴掌真正是打得不知多少人目瞪口度,这可是晓月阁阁主,秦国国师啊,竟如此当众羞辱!

    不知多少人小汗一把,传言说这鬼医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如今看来,果然没错!

    “你敢!”独孤静怒吼。

    而鬼医似乎没理会他的意思,只盯着玉苍。

    被打的脸一甩的玉苍,愤怒用力回过头来,怒道:“鬼医,今日之…”

    啪!又是一记耳光之后,鬼医指点着他的脑门,戳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老夫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老夫成名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打滚,敢跟我犟,谁给你的胆子!”

    啪!当众挥手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ps:感谢新盟主“贱写封侯”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