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七章 蚩尤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对诸国来说,九圣倘若要索要镇国神器,不是什么难事,诸国不敢不给,一句话的事而已。

    可是给谁却是个问题,八件镇国神器,却有九圣,有点“分赃不均”。

    对目前的他来说,一次性将八件镇国神器给全部捏在自己手里不合适,动静太大,瞒不过去,会引起怀疑,他现在的实力无无法抵抗另八圣联手,必须小心行事。

    根据离歌手札上的记载,他也没必要将八件神器全部捏在自己的手里,全部捏在手里干嘛?去斩断五域星辰大阵吗?

    他不可能去做这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

    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快确认手札所描述的是真是假。

    所以要先拿到吞天环和山河鼎,按照手札所描述的找到第五域的入口。

    根据他对手札的判断,手札按理说应该不会是假的,可若是真的,他更要去做。

    吞天环,卫国已灭,完全可以悄悄掌握在手。

    至于山河鼎,完全可以向韩国秘密借用一下,谅韩国不敢不给,确认后再还给韩国便可。

    若确定吞天环和山河鼎的作用属实,那么已灭赵国手上的星辰令就极为重要了,只要掌握了星辰令,打开另四界阵眼的方式就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没了后顾之忧,他就等的起,可徐徐图之。

    ……

    夜深人静,终于没了人打扰。

    袁罡抬脚踢开了被子,忍着身上的疼痛,腹部使力,折腰坐了起来,看着被白纱包裹的手掌和脚掌。

    身躯上也有白布缠绕绑着伤口。

    凝视了一阵,抬手,用牙撕咬,解开手掌上的包裹,挥手绕开了缠绕,当绕开到最后一层时,纱布粘着伤口的血肉,疼的他腮帮子紧绷了起来。

    对他这种人来说,疼痛不算什么,能忍。

    可最后一层纱布与血肉粘在了一起,挥手难以摆脱,再次张嘴咬住纱布,深吸了一口气,唰,瞬间撕扯了下来。

    这次,真正是痛的他面部肌肉抽搐。

    纱布一撕,凝结的伤口,再次鲜血滴滴答答而出。

    看着几无皮肉狰狞难看的白骨手指,袁罡喉结耸动了一阵,又抬起了另一只手照做。

    最终又是一撕,鲜血再出,又疼的神情抽搐。

    脚上,双手十指的皮肉筋受损,已无法使唤,无法用手指解开脚上的包裹。

    包裹的厚厚的双脚一抬,落地,双掌撑着榻沿,一摁就是血迹,慢慢支撑着站起。

    然双足一吃力,便是锥心刺骨的痛,整个人摇摇欲坠,差点倒下。

    可他硬咬着牙撑住了,他不想当残废,也不信自己会变成残废,努力平衡好了,忍痛慢慢迈出了几步。

    调整好了站位,也调整好了身体平衡,整个人慢慢下蹲,双掌收于腰间两侧,扎起了马步。

    平衡,稳住,再平衡,再稳住。

    当马步稳住后,闭上了双眼,呼吸渐渐变得悠长,几番来回后,腹部慢慢鼓起了一个半球体,在他腹部上下滚动着。随着半球体的滚动,呼吸声渐变得厚重,渐如风箱般,渐有淡淡血雾呼出,又随着他吸气而回。

    势起,全身上下的穴位渐有气旋出现,整个人犹如挟风而蹲。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体表喷薄而出,又似乎从冥冥中召唤了什么东西来,钻入了他的体表。

    若以修士法眼看,不断从冥冥中凝聚而来渗入他体内的正是天地灵气。

    又与一般的修士吸收天地灵气不同,不是从天地间而来,而是从冥冥中而来。

    也不像一般修士那样均匀吸收,而是注入他体内的速度越来越快。

    呼吸来回的血雾,反复循环着,不知过了多久,血雾的颜色渐渐变深,比他以前任何时候的颜色都深。

    当血雾颜色变深后,双手上的血已经不再滴出,似乎有别的东西渗出。

    更像是他体内爬出了许多蚂蚁,在皮肉伤口处纠缠。

    不是蚂蚁,是伤口皮肉上衍生出的细小肉芽,因为肉芽太多,看着像是一群蚂蚁在爬动。

    蚂蚁般的肉芽不断交织爬动着,慢慢向白骨部位扩张,似乎在拉扯着皮肉扩张一般。

    这扩张的滋味似乎令袁罡十分痛苦,痛的一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睁眼看了看,看到了伤口处的情况,是他希望看到的情况。

    他以前受过外伤,然练习硬气功时,外伤竟能被修复,修复到连伤疤都看不见。

    他这次抱着期待,想试一试,果然!

    当即拼命承受住这痛苦,又缓缓闭上了眼睛,一门心思吐纳继续……

    天亮了,冯官儿推门而入,手上端着托盘,见到马步蹲着的袁罡,有些情急道“你怎么起来了?”

    待快步上前,犹如见了鬼一般,“啊!”一声尖叫,托盘当啷落地,砸了个脆响。

    似乎陷入了沉寂中的袁罡瞬间睁眼,看了眼冯官儿的反应,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上,半蹲的姿势不变,可脸上已有难以自控的振奋神采。

    门外一个身影闪现,赵雄歌闪入了石室内,被冯官儿的尖叫声和东西砸落声给惊来的。

    “怎么了…”见两人都好好的在这,赵雄歌话刚出口,目光触及了袁罡的双手亦呆住了,满眼的难以置信,怔怔看着,目光继而又看向了袁罡的,又慢慢看向了袁罡的脑袋上。

    门外又有一个闻声快步而来的人,正是南天无芳,不知三人呆着干嘛,走上前一看,没发现异常,问“怎么回事?”

    没人理他,结果发现目光都盯在袁罡的双手上,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嘴哦着,犹如活见鬼一般。

    十指几乎只剩森森白骨的手不见了,袁罡的双手,是一双正常人的双手,十指一看就强劲有力的那种。

    这怎么可能?南天无芳难以相信,就算能恢复,又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恢复如初。

    盯着十指细看,看不到任何受伤的痕迹。

    难道是假的?可法眼细看之下,也看不出任何作假的迹象,若真是假的,那也未免假的太逼真了。

    目光再看袁罡的脑袋,本是拔光了头发的光头上,头发虽没有恢复如初,却长出了一层毛茬茬。

    “这是…”南天无芳指着袁罡的双手,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

    表面冷漠,实则内心十分激动的袁罡,稳住了情绪,缓缓伸出了腰间的双手。

    突然双拳一握,手指骨节“嘎嘣”脆响。

    旁观的三人看得眼皮直跳,依旧难以置信,这是真的吗?

    反复看了看自己那有力的双手,拳头松开,十指反复舒展一阵,又盯上了自己的双脚,弯腰俯身,双手抓住包裹的纱布一扯,直接给撕烂掉了。

    一双正常人的双脚在碎布中绽露了出来,双脚也恢复了正常!

    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中,袁罡来回走了走,又蹲又蹦了几次,最后一个转身,走到了石壁前站定。

    三人盯着,不知他面壁做甚,总之现在看袁罡的眼神都像是看怪物一般。

    “嗨!”袁昂突然吐气开声,骤然对着石壁一拳轰出,拳出带有破风声。

    咣!碎石崩飞,打出的拳头静止,静止在一方洞眼中。

    坚硬的石壁被他一拳轰出了一个洞来,能看到隔壁房间里的陈设。

    整个魔宫内的房间都是直接在这座石山中开凿出来的,每一间房间其实都算是石室。

    碎石哗啦啦落地的动静安静后,南天无芳和赵雄歌面面相觑,昨天还伤的那般严重,今早就一拳轰开了厚达一尺有余的石壁,这哪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两人自然能看出,这可不是施法轰破的,而是以血肉之躯的一拳蛮力轰破的。

    冯官儿怔怔看着。

    静止在轰开的洞眼中的拳头收了回来,袁罡自己看了看,没事,不但没事,还感觉力量似乎更胜从前了!

    就因为这一拳,就因为之前的遭遇,再看现在,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匹配感,与自己所练硬气功的匹配感。

    不怯不惧,遇强越强,死战到底!

    这是一股由他心底油然而升的豪迈感,竟令他忍不住双臂一张,浑身骨节啪啪作响,如连珠炮般的爆裂声,后背肌肉展现出了石头般坚硬的纹路。

    这用力张臂的一刻,情绪随着肉身喷薄的这一刻,他意识中似乎看到了天地间有一个身躯强壮的人在看着自己,看不清面目,似乎正站在逝去的苍古中看着自己,似乎与自己对视着,自己似乎与那人心意相通,自己似乎能感受到那股来自苍古的威严。

    感受到这个人后,他竟有高声呼出“蚩尤”二字的冲动感,

    不过终究是没喊出来。

    抑制住情绪后,转过了身来,朝三人走了过来,走到三人跟前微微点了点头致意。

    冯官儿依然是怔怔看着他。

    南天无芳目光上下乱瞟打量袁罡,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什么反应。

    赵雄歌喉结耸动了一下,上前一步,伸手道“我看看你的伤。”

    袁罡抬手一挡,挡住了他伸来的胳膊,略摇头,“不用了,我没事了!”

    一句“我没事了”说的这般轻松,却令三人的神情有些精彩,昨天伤成那样,不仅仅是手脚,还有打断的骨头,还有严重的内伤,这就没事了?

    ps感谢新盟主“铁中棠66”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