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六章 八宝所在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他是在牛有道身边长期负责处理情报的人,对情报有一定的敏锐察觉力,也深知对牛有道这样的决策者来说,及时捕捉到有用的信息意味着什么。

    牛有道略眯眼,与赵雄歌扭头相视一眼,眼神中皆透着深长意味。

    赵雄歌迟疑道“难道沉佛之地的接引物真是蝎皇?难道真如你之前怀疑的那样,吕无双真的知道点什么?”

    什么意思?袁罡感觉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从道爷身边短暂离开了一段时间后,好像与道爷身边的事彻底脱节了一般,什么圣子,什么沉佛之地?

    牛有道目光闪烁一阵后,又看向了袁罡,“若吕无双真知道点什么的话,必不会轻易放过他,师叔,这后山不适合他久留,尽快带他迁往魔宫去。”

    也看出了袁罡心中的疑惑,“还有,一些情况他还不知道,为防出现纰漏,这次的事你回头跟他说一下,让他心里有数,便于他捕捉到有用的信息,他擅长这个。”

    赵雄歌点了点头。

    牛有道“走了。”

    “等等。”赵雄歌抬手拦了一下,刚转身的牛有道回头,“还有事?”

    赵雄歌“一直以来,你不是想知道魔教这边和管芳仪有关的人是谁吗?我之前不便多说,如今东西交出去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就当是心里有个数吧。”

    牛有道盯着他双眼,口中突冒出个名字来,“南天无芳?”

    赵雄歌怔住了,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还真是他?”牛有道好笑,“就你这点情况,你又不会跟太多人来往,魔教这边能让你一直瞒着不说的,除了他还能有谁?我早就怀疑是他。”

    “……”赵雄歌很无语,有点怀疑这人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

    牛有道“说说吧,他和管芳仪是怎么回事?”

    赵雄歌叹道“南天无芳是管芳仪的第一个男人,管芳仪原名叫管红花,芳仪是南天无芳给她改的名字……”一段来自南天无芳那边提及的往事娓娓道来,当着袁罡的面也没隐瞒管芳仪本该有的身份。

    他也知道袁罡是牛有道的心腹,本就经手着牛有道的许多机密,而牛有道能当面问出来,就说明没打算瞒袁罡。

    牛有道听后的表情精彩了起来,这的确是他之前怎么都没想到的,再能想也想不到这头上去,艳名满天下的齐京红娘竟然…本该是魔教圣女?就因为南天无芳的情爱,管芳仪的命运居然转了那么大一个弯?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后果是,上清宗的彻底没落和宁王一系势力的被铲除都是因此而起?

    身受伤痛煎熬的袁罡也傻眼了。

    “呵呵!”牛有道突然忍不住笑了,摇了摇头,“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红娘开口了。看来这世上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最复杂的关系基础永远是男女关系!”

    说到就来,空中人影一闪,一个黑白发的男子飘然而落,给人飘逸洒脱感。

    牛有道第一时间与之对视在了一起,而后者的目光更是多打量了一下现场。

    不用介绍,牛有道脑子里稍微一过,就猜到了来人是谁,对赵雄歌微微点头,以示告辞。

    临走前深深瞥了眼袁罡的手脚,若无其事般闪身而去,实则心头沉重,只是不想当袁罡的面表现出来,怕袁罡难过。

    南天无芳目送后,回头问道“什么人?”

    赵雄歌暂时肯定不会让他知道牛有道还活着,随口道“天魔圣地的人。”

    南天无芳微微点头,又看向了袁罡试着问道“这是?”

    赵雄歌“圣子!”

    这就是得了圣女传承的人?南天无芳神情顿时变得复杂,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行礼,目光落在了袁罡的手脚上。

    手指和脚趾几乎都剥去了皮肉,几乎只剩白骨,这基本上等于是残废了。

    弄了个圣子来,却是个残废?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叹了声,“我回头组织魔教众徒,举行参拜仪式吧!”

    赵雄歌明白,要举行仪式正式承认袁罡圣子的身份。

    “这位又是?”南天无芳目光又落在了昏迷的冯官儿身上。

    赵雄歌“冯官儿!”

    南天无芳意味深长的“哦”了声,忍不住又看了眼袁罡,心里别提有多腻味,关键搞不懂啊!

    魔教圣女需要一定的纯洁性,终身不得嫁人,可这圣子的事从未有过,一来就带个女人来,魔教没有先例,怎么弄?

    偏偏听赵雄歌说的,这位就是魔教历代圣女在等的人,好像不接受还不行。

    他也不知道魔教历代圣女等待的人能发挥什么作用,可等待来的居然是个残废…

    赵雄歌“吕无双怕是气未消,圣子不宜呆在这里,立刻送去魔宫安置吧。”

    他是一刻都不敢多逗留,说办就办,当即与南天无芳把袁罡和冯官儿给弄走了。

    在此洞府居住了多年的赵雄歌终于挪窝了。

    魔宫就在前山,距离不远。

    快速安置下来后,袁罡有点着急,顾不上自己的伤,急着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担心牛有道为了救他是不是付出了什么巨大的代价。

    安静的石室内,没了外人后,赵雄歌把事情经过在他耳边讲了下。

    果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袁罡听后黯然,为了救自己,道爷竟不惜让赵雄歌拿出了以性命守护的魔典给乌常。

    魔典什么的倒不是他最在乎的,在乎的是,他离开茅庐别院时曾跟道爷说过,让道爷不要管他!

    当时把道爷气得够呛,道爷也说出了狠话,让他走了就别回来!

    可最后,道爷终究还是没有不管,终究还是出手了,想尽办法帮他从危机中解脱出来并帮其做了善后。

    他当然明白,这次若不是牛有道出手,他死定了!

    可也正因为这样,他不禁怀疑自己,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每次惹出了事,救他的都是道爷,最后给他擦屁股的,也是道爷。

    看出了他心情不好,有些话赵雄歌没说出来,儿子的事!

    相对来说,这事不说也没关系,跟乌常说的也是这样,说了袁罡不知道。

    “安心养伤吧!”赵雄歌抬手拍了拍他肩膀,转身离开了。

    ……

    “呜嗷~”

    “呜嗷~”

    无双宫正殿内,一刀劈出两声虎啸,吕无双收刀在手,略皱起眉头,审视着三吼刀背上的三只虎饰。

    怒虎,奔虎,卧虎,手指也轻轻抚摸在了卧虎上。

    刀是袁罡遗落在无双圣地的三吼刀。

    虎啸声出自她手,她见过袁罡出刀,对晋国第一炼器高手也是所谓的天下第一炼器高手西无仙炼制的这把三吼刀略有耳闻。怒虎易啸,奔虎无声,卧虎难醒,这个说法她也有所耳闻。

    凭她的修为全力出刀之下,竟也只能发出两声虎啸,破空带出的第三声只算是略有的嗡嗡声而已,算不得第三声虎啸爆发出来。

    不止劈了一刀,她一时兴起,想听听第三道虎啸声是怎样的,想听听有何不同,遂连试多刀,奈何都未能唤醒卧虎。

    “卧虎醒,天下无敌?”吕无双忽嗤了声,连她的实力都无法听到第三声虎啸,她不认为天下还有谁的实力能唤醒卧虎,就算略强的能唤醒卧虎啸,说什么天下无敌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当!刀顺手立在了地上,目光凝动着。

    耍大刀不是目的,而是想到了遗弃这把刀的人。

    没错,面对其他几圣的逼迫,她是承诺了放弃,加之又有乌常的威胁,可面对那个她想知道的秘密,她哪能轻易放弃,琢磨着伺机暗中行事。

    ……

    “圣尊!”

    天魔圣地,乌常闪身回到了天魔宫,大步而入。

    黑石迎见行礼,之后尾随着试问了一声,“圣尊,东西可有到手?”

    乌常一声不吭,在殿内徘徊着,徘徊到自己还未完工的石壁前,停步了,面对着。

    见无答复,也不知在想什么,黑石小心翼翼观察着他的反应。

    良久后,乌常沉沉声音起,“商镜…照心镜在秦、破空剑在宋、吞天环在卫、山河鼎在韩、量天尺在晋、定神珠在齐、伏仙杖在燕、星辰令在赵…”念叨完又沉默了。

    黑石听得心头略跳,察觉到了,这位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念叨这个,加之不急于魔典了,应该是拿到了魔典,而且很有可能是从魔典上看到了有关这些东西的情况。

    乌常忽又道“卫国都灭了,还留着吞天环作甚?”

    黑石试探道“圣尊的意思是?”

    乌常转身了,“你想办法把吞天环给我弄来。”

    黑石一愣,“圣尊,这不合适吧?所谓的八件镇国神器都是圣尊们商议好了的,让俗世争夺的,我们妄取的话,好像会坏了规矩。”

    乌常“不要让人知道便是。还有韩国的山河鼎…这个等你拿到吞天环后再说。”

    黑石惊疑不定,要这两样东西干嘛?这两样东西藏了什么特别的秘密不成?表面应道“是,属下尽快安排。”

    乌常“还有,赵国已经灭了,那个什么皇帝海无极,星辰令应该在他手上,人到底躲哪去了,想办法给我找到!”

    ps月票七万五加更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