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三章 魔典到手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众人目光又齐刷刷盯向了乌常。

    乌常:“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瞒大家,这人,我想保他!原因是魔教求到了我头上。”

    “魔教?”罗秋呵呵一笑,“别人不清楚,我却是清楚的,魔教能指使的了你?”

    乌常斜他一眼,知道对方话里暗藏对往事的讥讽,但不为所动,“不是指使!你听清楚了,是求我!”

    罗秋:“魔教的人,求你救袁罡?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魔教怎会出这个面?”

    乌常:“不瞒诸位,有些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前我刚接到魔教传书,出了圣境,去了趟妖魔岭,才知这袁罡的真实身份。所以回来后,他便直接把他给提了过来。”

    真实身份?众人多少有些好奇,长孙弥问道:“这个袁罡能有什么身份?”

    乌常:“圣子!”

    长孙弥:“什么东西?”

    乌常解释道:“魔教圣女的传人,这个袁罡得了魔教圣女的传承,是如今的魔教圣子!”

    众人面面相觑。

    牧连泽:“乌常,你开什么玩笑?魔教历代都是圣女,怎么会冒出个圣子来?”

    乌常:“只因魔教对我误会颇深,总认为我会加害魔教圣女,为了防备我,弄了个男人出来。”

    众人听的暗暗好笑,说的跟不是你干的一样,难道魔教圣女不是你加害的吗?

    只听乌常继续说道:“圣女暗将魔教传承之能交给了赵雄歌,赵雄歌因和牛有道的关系,竟将魔教圣女的传承赋予给了那个袁罡,因此这个袁罡便成了圣子。别说你们觉得不对,连我也觉得别扭,然而没办法,事实已然如此。”

    牧连泽:“就算是这么回事,你以前就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圣子的存在?”

    乌常:“他们误会我会加害,为了瞒着我,甚至连袁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得了圣女的传承,这次他们实在是没了办法,才求到了我头上。”

    吕无双冷笑:“那你之前通气抓人,之后又派黑石赶去问天城提人是怎么回事?”

    乌常:“那是因为我在无边沙漠发现不对,看出了这个袁罡身上似乎有魔教传承,想弄清是怎么回事,奈何碍于咱们九人之间的规矩,我不便妄动,只好通过缥缈阁的规程来办。你们不妨想想,我若早知道、若不是在沙漠才发现了异常,还用等到现在动手?还轮得到你们来插手?”

    目光环顾众人,“我若不是之前才知道他的身份,还用等到从外界回来后才去问天城提人?”

    众人或琢磨,或皱眉,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罗秋:“你居然会保魔教圣子?”

    乌常面无表情道:“世人对我误会颇深,说什么我残害魔教,说什么我谋害了义父,没有的事!我出身魔教,一向对魔教有所维护,魔教能屹立至今就是证明,我又岂能坐视魔教圣子遇难?谁要是跟魔教圣子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

    众人听的好笑,若不是知道情况差点误以为是真。

    不过都听明白了,无非是弑父名声太大,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一群人一直以来都以为魔教存在至今的原因便是如此。

    “所以我希望诸位能给我个面子,放他一马!诸位若是不信,可去魔教查探,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诸位放心,我早先想拘问他,只是想搞清他身上为何会有魔教传承,绝无其他企图。如今事情我已搞清,只要诸位放过他,我保证,立马将他释放,还他自由,绝不会再对他有任何你们想象的事情发生。诸位以后若发现我今日说的有假,可随时来找我算账,也可随时拿他!”

    吕无双为了隐瞒秘密,不惜做出妥协让步,表态不再要蝎皇,准备转入暗中行事。

    而他乌常,只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又何必还要拘着袁罡?表面上同样做出了让步。

    众人眼色互有碰撞,先不管事情真假,在没有确定联手攻击做出周密布置之前,谁都没把握留下谁。

    动手容易,一旦让人跑了,那将后患无穷。

    尤其是吕无双、元色和乌常都同时卷入了是非之中,该怎么办,还需好好商议。

    总之,两人给出了这样的交代,众人在没有真凭实据前,暂时也只能含含糊糊过去。

    一直以来,九人之间互相制衡皆如此,为了一件事轻易打破形成的平衡局面值不值得需要视状况认真考虑。

    没人愿意留在这里长住,众人离去时,乌常忽道:“谢诸位给乌某面子,诸位慢走,不送。吕无双,请留步!”

    众人回头,元色出声道:“有什么事不能当大家的面敞开了说?”他现在担心吕无双一个人留下会吃亏,或者说是担心吕无双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来。

    乌常:“元胖子,你还是擦干净你自己的屁股吧,我这里不欢迎你,滚!”

    元色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吕美人,有人诬陷我们,有些事我还真得找你好好谈谈,我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事招呼一声。”说罢转身而去,一身的肥肉,每走一步,身上的肉都在颤动,大身躯从众人之间穿过。

    其他人看出了乌常留下吕无双的用意,袁罡杀了吕无双的徒弟,而乌常想保袁罡,两人之间怕是还要谈上一谈。

    待众人都离开后,吕无双方冷笑道:“怎么?想求我高抬贵手?”

    “求你?”乌常不屑一笑,凑近了她,仗着身高,颇有居高临下的意味,“你说的没错,目前兴起的这股风就是我放出去的,我等的就是某人灭口,好坐实了!”

    吕无双瞳孔骤缩,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方既然早知道这事,就说明对方在放出风前有准备,不是元色灭口就能抹平的,对方手上有证据!

    “我希望你能给我面子,为个死人再伤了和气没必要,这事最好就这样过去,我不希望袁罡出事,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乌常话里意味深长。

    “哼!”吕无双甩袖而去。

    待到确认贵客们都走了,黑石回来禀报,“圣尊,都走了!”

    乌常:“把人提出来。”

    “是!”黑石领命,快步离去。

    没多久,身体状况极度萎靡的袁罡被拎了出来。

    乌常一把抓了袁罡,一个闪身而出,出了魔宫直冲天际。..

    快步走出的黑石目送,知道这位等不及了,迫切想得到魔典,期盼了这么多年的东西,一刻都等不及了!

    ……

    再落地,萎靡不振、浑身是伤的袁罡已经是扔在了赵雄歌洞府的门口。

    赵雄歌看了眼屹立的乌常,迅速蹲在了袁罡面前,确认是袁罡后,又迅速施法查探其伤势。

    伤的很重,某些部位甚至被剥皮了,四肢上可见白骨。

    又见插在袁罡身上的钢针,赵雄歌伸手去拔,乌常出声了:“不急,死不了,先把东西交出来!”

    拔下一根血淋淋钢针的赵雄歌站起,“你确认圣境内不会有人再找他麻烦?”

    乌常:“你们不找麻烦,自然不会有麻烦。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东西,我要的东西呢?不要测试我的耐心,立刻交出来!”

    当啷!钢针扔在了地上,赵雄歌深知此时的乌常精神状态已经处在了极度危险的边缘,遂纵身飞跃出了山崖。

    乌常没其他反应,立刻跟了去。

    一个在空中地上反复起落飞掠,一个则在空中放慢了速度跟随。

    老地方,还是上次带牛有道来的那处深涧,赵雄歌跳了下去,乌常则冷眼警惕着四周,慢慢飘落。

    石壁与地面夹角处,轰!赵雄歌一掌轰开,一阵扒拉,从里面翻出一块石头,施法裂开了石头,取出了一只金属匣子扔向了乌常。

    乌常一把接到手,施法略作查案后,确认没问题方打开了匣子,见到了里面包的严实的油纸包。

    匣子随手一扔,拿了油纸包扯开,抓住了里面的金属卷轴,看到了上面四个字:离歌手札。

    光“离歌”这两个字就足以刺激到他,古韵、古风还有这手感,他到手便知是老东西,抬头问了声,“这是魔典?”

    赵雄歌:“所谓的魔典,并非什么典籍,其实就是这道手札。”

    梦寐以求多年的东西到手了,乌常的手竟有几分颤抖,找到打开之法后,拉住一扯,金属卷轴发出对他来说极为悦耳的摩擦声。

    极为精巧的打造工法,还有其中的古韵,尤其是那字迹,一看就是大修为者直接施法在金刚上雕刻的,那股浑润的意境,不是说假冒就能假冒出来的。

    能直接在金刚上信手镌字,这份修为实力可想而知。

    乌常身心都在颤抖,很快沉迷在了上面的内容上,尤其是后篇种种令他看得分外入神。

    看完后,长舒出一口气来,也皱起了眉头,“镜中人…镜中人…”不遵命就有镜中人来诛,这话里蕴藏的意味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威胁,抬眼看向赵雄歌,“镜中人是什么意思?”

    赵雄歌:“这个你不要问我,历代圣女若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轮不到你们这些所谓的九圣猖狂,我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意思。但除了离歌,应该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乌常沉默了,又拉开卷轴快速再次扫了遍,问:“魔典就这些东西?”

    不看到东西还好,看到了,怎么感觉像是得了块鸡肋?

    赵雄歌:“你觉得这卷轴里面还能容下更多篇幅不成?还是你觉得离歌有必要搞出几份卷轴来分别列存种种?”

    ps:月票七万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