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九章 绑回来的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她的恨,不仅仅是未能承受住那一刀,那一刀本就不公平,自己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站在那让人用刀劈。

    她更恨的是,承受刀劈之前因忌惮,有点不敢应战而招致师傅那看来的眼神,师傅的眼神是那般的意味深长,自己让师傅看轻了,都是眼前这大红脸给害的。

    她恨不得将眼前这张脸给打个稀巴烂!

    见到华美如如此失态,甚至是丝毫不顾及形象,霍空眉头皱了起来,盯着被凌虐狂抽却无法还手的袁罡。

    修行以来,他还未见过这样的硬骨头,别说外界进来的修士得乖乖的,更何况是一个凡夫俗子。

    至于眼前这个被凌辱的人还能不能算在凡人之流,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不说别的,换他站在那硬抗华美如的攻击也吃不消,可这个袁罡硬抗了华美如多少掌?还是说华美如保留了攻击力道?

    都已经被绑的像颗粽子了,那只暴露在外的手依然紧抓着刀不放,怒至抖动着。

    脖子依然被勒着,似乎想怒吼,却只能“嗬嗬”着,无法吼出来。

    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无限不甘和不屈,似乎恨不得崩开束缚和对方同归于尽。

    可再多的不甘和不屈又有什么用?骨头再硬,到了这里还不识相,本就是自作自受!

    然他毕竟是男人,眼睁睁看着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的扇耳光,也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

    一个闪身落在了边上,淡然道:“华美如,差不多就行了!”

    华美如暂时收手了,转身面对,冷笑道:“你不是说我们的私人恩怨和你无关吗?怎么,现在又想插手了?”说罢反手一挥,又是一记狠重耳光打在袁罡脸上,打给对方看的。

    霍空被她激出了几分火气,略挑眉,“我对你们的私人恩怨没任何兴趣,但这里是缥缈阁的问天城,是处理天下事的地方,不是你家,容你一场发泄,已经算是给了你面子,你是打算在这里没完没了吗?我最后再说一次,差不多就行了,人带走了,只要你担得起责任,你爱怎么处置都行,现在…不许在…这里…闹事!”

    华美如面有怒色,上前一步。

    霍空沉声道:“你若真想试试缥缈阁的规矩,我成全你!”手一抬,发出了信号。

    立听尖啸声四起,很快,问天城内人影到处闪动,大量缥缈阁人员闻听警讯闪来,直接将华美如等人给围了。

    其中也有一部分无双圣地的在职人员,但他们只是九家中的一家,势单力薄。

    华美如环顾四周,最终指着霍空道:“你给我等着!”

    霍空皱眉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说这种给别人听的狠话有意义吗?你能奈何我吗?现在,立刻给我滚!”

    华美如一张脸气得忽红忽白,然看看四周的情形,最终只能恨恨一声,“走!”

    数只飞禽坐骑掠来,一群人飞起落上,就此腾空而去,华美如可谓含恨而去。

    之后聚在现场的人散去,八大派督查人员亦唏嘘摇头。

    “这个袁罡如此不甘较劲,又是何苦来着,看来我那牛兄弟不在了,茅庐山庄的人也是失了方寸!”全泰峰一声叹,于他来说,牛有道是个人物,却死了个莫名其妙,多少还是觉得牛有道死的可惜了。

    严立哼了声,“不是不甘较劲,而是愚蠢!”

    他本还想找袁罡问问外面紫金洞的情况,谁想连话都没说上,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而其他人同有此感,都感觉袁罡的行为十分愚蠢,完全是不知轻重的莽夫。

    尽管他们也许都知道自己进入圣境后迟早要面对什么样的下场,也许都知道被利用完后可能是死路一条,但他们依然认为自己现在“能屈能伸”的方式才是对的,而袁罡拼命反抗的方式迥异于他们所有人,所以他们认为袁罡愚蠢!

    霍空负手而去。

    途中,跟在后面的岳光明忽提醒一声,“先生。”

    霍空回头,只见又有数只飞禽坐骑降落,为首者是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不由转身盯着,不知这位突然跑来为何。

    跳落的黑石大步而来,走到了他跟前,直接挑明道:“奉天魔圣尊法旨,前来提人,霍空,把那个袁罡交给我。”

    霍空目光闪烁,“天魔圣尊要提袁罡去天魔圣地?”

    黑石:“不错!你有意见?”

    霍空:“只要按规矩行事,我没意见,只不过你们来晚了一步,人已经被人提走了。”

    黑石沉声道:“提走了?谁提走了?”

    霍空:“华美如,奉无双圣尊法旨,刚刚不久把人给带走了。”

    黑石惊疑不定,似有不信,回头吩咐道:“去问问。”

    身边立刻有人闪身而去,去找了天魔圣地在此的人去询问打听。

    稍候,去的人回来了,在黑石耳边嘀咕了一阵。

    黑石一张脸沉了下来,没有多话,转身吆喝一声,“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腾空而去了。

    岳光明:“先生,都这样搞的话,咱们轮值这缥缈阁得有多难办事?”

    霍空:“不要瞎说,缥缈阁本就是为九位圣尊打理事务的地方。”然眉头却皱了起来。

    人才刚押来,华美如就恰好赶到把人给提走了。

    华美如和袁罡有仇,急匆匆赶来提人还说的过去,可这黑石也急匆匆跑来提人又是什么意思?

    殊不知,吕无双早就打算在秦国运兵结束后把袁罡给带走,谁知乌常突然跟大家通气,说要把袁罡弄来弄清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大家都没意见,都想搞清楚,吩咐了缥缈阁执行。

    如此一来,吕无双反倒不好跳出缥缈阁之外行事,但吕无双也察觉到了不对,怀疑乌常是不是另有企图,或是说是不是也知道了蝎皇的秘密?于是命人抢先出手了,赶在人到的第一时间就先把人给带走了。

    这背后的事情,霍空并不知道,但也感觉到了异常,感觉这个袁罡可能没那么简单,可大元圣地那边却没什么反应。

    思虑过后,觉得不对了,忽加快了步伐返回,准备尽快将情况上报给大元圣地。

    ……

    无双圣地,山水如画,楼阁点缀奇峰秀水之间,恍如仙境。

    数只飞禽坐骑降落在了如梦似幻的主峰上,捆的像粽子一般的袁罡被抬进了琼楼玉宇中。

    扔在地上的袁罡仍犹困兽般,“嗬嗬”着在束缚中挣扎。

    稍候,清爽洁白的正殿后方,吕无双如亭亭玉荷般款款走来,见到了地上被缠的死死的袁罡,缠绕物上明显还有袁罡的血迹。

    见到仍在挣扎,吕无双问:“怎么回事?”

    华美如拱手道:“师尊,这狗贼居然敢在问天城抗拒师尊提人的法旨,多话不说,就直接向弟子动手了,弟子没办法,只好把人给抓来了。”

    吕无双:“就这样一路招摇着绑来的?”

    华美如:“师尊,这的确有些不雅观,可您有所不知,这人颇为古怪。我等在途中见他挣扎不停,也曾施法封他穴位,可是法力封禁对他的肉身竟无任何效果,这种情形弟子闻所未闻,还是头回见到。他拼命挣扎反抗不休,又一身的蛮力,弟子没办法,只好将他一路绑了回来。”

    吕无双讶异,“竟有这样的事?”似有不信,缓步走到挣扎的袁罡面前,居高临下,屈指弹出数道法力尝试。

    噗噗几声响,挣扎中的袁罡顿时身子一松,没了动静,不再挣扎了。

    “……”华美如愕然,封禁住了?

    吕无双瞅了眼她的反应,竟弯腰俯身,亲自以手掌摁在了被束缚的袁罡身上,施法查探之下,发现袁罡的各大穴位的确被封住了,筋脉受制,已无法再动弹分毫。

    确认后,吕无双直起了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华美如。

    华美如读懂了她的意思,在怀疑自己在故意虐待还是怎的?

    怎么就封住了?华美如不敢相信,途中用尽办法也封不住啊,遂也半蹲了下去,伸手摁在袁罡身上施法查探,查明情况后,凝噎了好一阵,的确是被封住了!

    又反复查探了好几次,手才“恋恋不舍”的从袁罡身上拿开了,站起拱手道:“师尊法力精妙,弟子远不能及。”

    吕无双淡然道:“我只是以寻常手法封了他的穴位,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这…”华美如顿时急得面红耳赤,慌忙辩解道:“师尊,弟子真的没说谎,弟子不敢骗您,师尊不信可以问其他人…”

    “好了!”吕无双不想啰嗦下去,挥手示意,“把人解开,这样我没办法问话。”

    “是!”华美如憋的慌,可是不敢过多争辩了,只能是老老实实领命,示意众人上前执行。

    一排候命的人立刻上前,各自施法抽取自己的“天蚕飞流”。

    一条条丝带如行云流水般缩回了各自主人的袖子里,解开了束缚的袁罡依然静静躺在地上。

    有些话不好让其他不相干的人听到,吕无双对其他人道:“你们都退下吧。”

    待其他人退下了,吕无双盯着地上的袁罡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袁罡不声不响。

    吕无双:“没封你的哑穴,不用装哑巴。”抬手示意了一下,示意将人提起来。

    华美如遵命,抓住袁罡的肩膀,直接将人拎起,又嫌袁罡个头太高,抬脚在他膝盖后面踢了一脚,欲将其摁跪在吕无双面前。

    谁知袁罡目泛冷光,陡然深吸一口气,胸部呈膨胀扩张之势,更有一连串的“啵啵”声如连珠炮般在体内发出闷响。

    ps:睡过头了,本章算昨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