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八章 我让你放肆!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见到缥缈阁的人放下了武器,玉苍也示意自己这边人放下武器。

    最终,袁罡手中刀一扬,反插回了后背,岳光明转身了,他跟着岳光明走了。

    两名被打伤的缥缈阁人员也起来了,成两列将袁罡压迫在了中间。

    “且慢!”罗照的声音忽然传来。

    目送的玉苍等人回头,岳光明等人亦回头,袁罡也回头看向了他。

    岳光明眉头已挑起,发现今天吹起了邪风,一个个都敢对缥缈阁大呼小叫了,这是欺缥缈阁碍于规矩,不便动他这个指挥作战的将领么?

    玉苍等人又有些紧张了,玉苍第一个伸手拦住了罗照,沉声道“你干什么?回去!”

    罗照停步了,隔着阻拦,忽对袁罡大声道“我不管你们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想,你应该不是那样的人,若还有机会见到她,告诉她,她不欠我什么!从今往后,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

    袁罡沉默着,懂对方话里的意思,知道那个“她”是谁,没有回应的话,只是点了点头,之后再次转身。

    数只飞禽坐骑掠来,缥缈阁诸人闪身跳了上去,袁罡也跳了上去,却是生硬着落,令所落飞禽坐骑一阵摇晃,差点失去平衡,另一只飞禽坐骑上的岳光明回头看了眼。

    边上有人低声问他,“他打伤了我们的人,就这样算了?”

    岳光明“先把带回去再说。”

    六只飞禽坐骑,还是岳光明亲自前来,只为带走袁罡一人,可见对此行的重视。

    目送几个黑点在空中远去后,玉苍叹了声,“这人,这性格,居然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葩!”

    ……

    这就是道爷来过的圣境?穿过波光涟漪的大阵,袁罡环顾四周,看那锦绣云海。

    岳光明一行,没有去天都峰,直接将人带进了圣境。

    人一入境,立刻征用了守缺山庄的飞禽坐骑,带着袁罡直奔问天城……

    问天城内的广场上,一群修士正聚在一起,见数只飞禽坐骑从天而降,凌霄阁长老全泰峰忽愕然道“我看错了吗?他怎么来了?”

    众人皆回头看去,紫金洞长老严立亦愕然“袁罡!他怎么来了?”

    严立和全泰峰都认识袁罡。

    “怎么了?”器云宗长老太叔山海问了声。

    全泰峰道“那个大红脸,是牛有道的心腹手下,袁罡。”

    太叔山海略怔,“听说过,他好像不是修士吧,怎么来了?”

    众人闻言皆有疑惑,全泰峰“走,看看去。”以他为首的八派人员立刻走去。

    岳光明见到这一帮人拦来,有些头疼,如今的这群人很是嚣张,尤其是圣境里的这群人渣,不断找事,他实在是不愿招惹多事。

    然被堵上了,避无可避,双方最终对峙在了一起。

    严立很奇怪道“袁罡,你怎么进来了?”他已经够倒霉了,抽签抽进来的,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面遇见袁罡。

    袁罡对他没什么好观感,没有理会。

    全泰峰当即问岳光明,“岳右使,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左使在大元圣地。

    一个在人间坐镇,一个在圣境内,都是霍空的左右副手,霍空不在哪边的时候可以帮忙看顾着。

    岳光明不愿跟他们纠缠“这不是你们该过问的。”

    全泰峰立刻不满了,“岳右使,我们这些督查,职责所在,还望配合。”

    岳光明“这事没办法配合,他是圣尊要的人,想知道什么,你们可以直接传讯问圣尊。”

    听到是九圣要的人,一伙人都很惊奇,九圣要袁罡干嘛?也都纷纷让道,不敢再盘问和阻拦。

    可就在他们刚让路的当口,又有数只飞禽坐骑从天而降,一群人落下,落点刚好堵了岳光明等人的去路。

    为首者不是别人,正是华美如!

    袁罡盯着她,而华美如亦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笑意中藏有刻骨的恨意,真可谓是仇人见面。

    岳光明是大元圣地的人,只要在规则之内行事,也不会把无双圣地的人给放在眼里,沉声道“华美如,你想干什么?”

    华美如“奉无双圣尊法旨,提他去无双圣地!”手直接指向了袁罡。

    岳光明紧绷着脸颊,“这事我不能做主。”偏头示意了一下,身后立刻有人闪身而去,去请能做主的人出来。

    华美如气定神闲,等着。

    稍候,如今的缥缈阁掌令霍空出现了,闪身从天而降,冷眼扫过众人,先将袁罡审视了一顿,目光最后定格在华美如身上,“最好不要在这里闹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华美如“怎么?莫非缥缈阁凌驾到了九位圣尊的头上,连无双圣尊提人也成了闹事?霍空,别忘了缥缈阁的规矩!”

    霍空“别在这里胡扯,人给你不合适,你和他有仇,大家都知道,人给了你,一旦出事,其他圣尊那边我不好交差。”

    八大派人员面面相觑,袁罡和这女人有仇?这阵仗究竟是什么情况?

    华美如“你放心,人死不了,我这里按规矩行事,出了事也与你无关,自有个子高的顶着。霍空,你不会把缥缈阁当成了大元圣地独家的吧?”

    霍空“这人缥缈阁还没有提审,最好不要有事,否则其他圣尊那,你交代不过去,到了要追究你责任的时候,坏了规矩,无双圣尊也未必保得住你。”偏头示意了一下,“把人给她!”

    没什么给不给的,本就没人对袁罡拘押束缚,岳光明一挥手,随行人员立刻退开了,袁罡孤零零站在了那。

    华美如对其报以冷笑,“带走!”

    袁罡抬手,已是三吼刀到手,令无双圣地诸人不敢轻易靠近,这家伙出刀的威力都听说过的。

    华美如震怒,“大胆!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还不束手就擒!”

    袁罡“想公报私仇,先问问我手中刀答不答应,可敢再受我一刀?”

    开什么玩笑,他又不傻,明知道对方想公报私仇,焉能主动束手受罪!

    再受一刀?八大派人员相视一眼,这么说,以前干过?

    最让众人惊奇的是,袁罡居然敢在这里拔刀动手?

    霍空目光亦盯着袁罡再次打量。

    华美如偏头看向霍空,“你执掌缥缈阁,就这样任由人在问天城撒野么?”

    霍空淡定道“人已经交给了你,就不关我的事,我等你把人交回来便可,交不回来,我就按缥缈阁的规矩找你算账,至于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和缥缈阁无关!”

    华美如一口贝齿略呲了出来,对方明显想看她笑话,霍然回头盯向袁罡,喝道“拿下!”

    嗖!袁罡已冲出,提刀直扑华美如,后者一惊,见识过对方的攻击威力,下意识闪身后退开了。

    而一道缎带已从一侧紧急射来,挡在他腹前一拦,顺势卷了他的腰,将他给拽住了。

    袁罡发力一冲,竟拖的拉拽的修士施法也难以稳住,双脚在地面滑行。

    在场诸人暗惊,好大的蛮力,法眼之下都看出了袁罡没有法力抗衡。

    有了拖拽,这速度根本不可能够上华美如,袁罡突顺着巨大的拉力蹦去,挥刀狂砍向拉拽之人。

    然又有一条缎带射来,缠住了他的手腕,在他刀力未倾泻而出时就将他胳膊给强行拽住了。

    人在空中这么一迟滞,数条缎带射出,或缠了袁罡的手腕和脚腕,甚至是勒住了袁罡的脖子,竟直接将袁罡给拉扯成了悬空状态。

    “啊…”袁罡仰天怒吼,满脸的不甘,奋力挣扎,竟将六名施法拉拽者给挣的晃动难稳。

    众人再次心惊,霍空亦目光闪烁不已,暗暗吃惊,世上竟有如此巨大蛮力之人?

    但见出手六人眼色互相碰撞了一下,忽同时发力,直接将袁罡悬空的身子抛高,忽又同时下拽。

    砰!袁罡重重砸在了地上,烟尘四起,地面石板崩飞,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坑来。

    六条缎带再次拉扯,又将袁罡给抛向了空中,只见六条缎带飞舞穿梭,转瞬将袁罡的身子给裹成了粽子一般。

    六人收手,轰!袁罡硬生生砸落在了地上,但见包裹之外的一只拳头仍死命握着三吼刀的刀柄不放,龇牙咧嘴,似有拼命挣扎之意,却无法崩开这么多“玉蚕飞流”的束缚。

    一道人影闪来,华美如一脚而出,咣!袁罡直接飞出了十丈之外。

    “嗯!”华美如抬头示意了一下。

    立刻闪去两人,将束缚中的袁罡给拎了起来。

    华美如一个闪身落在了袁罡跟前,露出冷笑不止,忽一掌印在了袁罡的胸腹上。

    咣!一声沉闷震响,袁罡面露一丝苦楚。

    “我让你放肆!”华美如一声冷笑,又是一掌咣的打在了袁罡胸腹上。

    连续两掌后,竟发现对方能扛住,华美如暗暗心惊,心中怒火也越发旺盛,当即一掌重重轰出。

    之前还怕打死了不好交差,发现对方很能抗揍后,顿时不客气了。

    这一掌劲风四溢,打的两名拉住袁罡的人也跟着踉跄后退。

    见袁罡瞪大着双眼怒视,还在硬抗,华美如欺步上前,又是一掌,紧接着一掌又一掌,咣咣连击中,打的袁罡腮帮子渐鼓起。

    这一幕令八大派的人神情抽搐,有点不忍直视,然而牵涉到圣尊的事轮不到他们来插手。

    “噗!”连挨十几掌的袁罡突一口爆量的鲜血狂喷而出,似乎有意对着华美如的脸喷了过去。

    然碗量鲜血在华美如跟前静止住了,被华美如施法挡住了。

    只见华美如挥袖一扫,浮空的鲜血飞了出去,洒了一地。

    华美如反手就是一记耳光,啪!清脆响亮。

    哪止一记耳光,双手来回连甩,清脆耳光啪啪响个不停,她满腔恨意可谓在此时痛快的发泄。

    ps月票五万五加更奉上!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