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八章 可敢与牛某一起赴死?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牛有道对其略欠身,又对元从拱手道“有劳元先生费心,路上小心。”

    元从微微点头“嗯”了声。

    贾无群拱手躬身相送,目送人影消失后,方缓缓直起身来,心中嘀咕,“王爷…王啸…”嘴角忽勾起一抹笑意。

    三人未逗留,随后亦离开此地。

    ……

    “陶总管请,公子就在轩阁内。”

    晋京邵府,邵三省恭恭敬敬领着大内总管陶略。

    陶略顺势看去,只见两鬓斑白的邵平波身穿白衣,一袭黑披,轩阁内凭栏临池,惆怅眺望长空,不禁微微一笑,顺了邵三省的话,“公子如玉!”

    是句夸赞的话,邵平波的外貌也的确经得起此夸,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高挑身段,要气质也有气质,那两鬓的斑白也越显其别样的男人味,一股宁静雍容附体,一看就知不是普通人家的泛泛之辈。

    这种气质也不是普通人家能熏陶出来的。

    夸出这句话也是知道这位马上要成为七公主的夫婿了。

    这话,邵三省爱听,笑了,再次伸手请。

    邵平波想的很多,没想别的,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想到了自己过世的母亲,想到了远在北州的父亲,还有齐国的妹妹,他要和七公主成亲了,娶七公主这样的受污女子,不知家人听到风声后会如何想。

    妹妹是女人,立场自然是站在女人那边的,可能不会觉得太过如何,可父亲呢?他甚至能想到父亲的心情,他如今是邵家唯一的儿子,在父亲眼里怕是要对不起邵家的列祖列宗。

    “大公子!”

    邵三省的一声喊,将他思绪拉回,见到陶略来了,赶紧转身离开凭栏处,快步出了轩阁迎接,拱手见礼,“陶总管!”

    “邵大人好。”陶略也客气着拱了拱手,随后招手小太监上前,取了托盘里一只药瓶奉上,“邵大人身体有恙,陛下差老奴前来送些灵丹妙药。”

    这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太叔雄见这位迟迟没有再离京奔赴前线用功的意思,让陶略来探探虚实。

    “谢陛下!”邵平波朝皇宫方向作礼后,双手接了药瓶,转交给了邵三省收着。

    陶略笑道“以前每次来,都见邵大人忙碌,还是头回见您这么清闲。”

    邵平波苦笑摇头。

    陶略左右看看,“多次来,还从未在邵府转过。”

    这位哪是有闲心瞎转悠的人,邵平波明白他是有什么话说,立刻伸手邀请,“大总管若是空闲,邵某陪大总管转转。”

    “好!”陶略欣然答应,也抬了抬手,两人遂并排着慢慢闲逛开来。

    没走多远,陶略忽问“邵大人的伤怎样了?”

    邵平波“谢大总管关心,已无妨。”

    陶略道“邵大人毕竟是朝廷命官,赵大人做的有些过了,不过您放心,黑水台也不是摆设,会给赵府一点颜色看的,已经让儿郎们盯着赵府的人,准备给赵家找点麻烦了,定给邵大人稍微出口气。”

    邵平波“事情已经过去了,无须如此。”

    “诶!”陶略摆了摆手,“要的要的。”

    他非要这样做,邵平波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心里清楚的很,非要计较的话,怕是陛下的意思。

    途中小径,有花枝横生出来,邵平波抬手一拨,为陶略顺道。

    走出了宽敞,陶略又道“前线战事僵持,不知邵大人准备何日去往前线?”

    邵平波“我这身体,短期内怕是受不得奔波,精力也跟不上,可能要静养一些时日。”

    “也是也是,身体要紧。”陶略呵呵一笑。

    邵平波“迎娶公主也不能马虎,需要妥善准备,其他的一切都有待和公主完婚后。”

    陶略笑呵呵点头,“好好好。”也不好说什么不好。

    随便在邵府逛了逛后,陶略便告辞了。

    送走了客人,安静了,邵三省请示,“老奴可是要做大公子完婚后出发前线的准备?”他听到了之前的谈话。

    邵平波“前线?不去了,呆在京城安心做自己的驸马吧!”

    “啊!”邵三省讶异,“这…公子鸿鹄之志,岂是蜷缩小窝安乐之人?”

    “以后你会明白的。”邵平波踱步着给了句,四周有人,无意多说什么。

    有些事情他自己心里最是清楚,局势已经变了,有人盯上了他,不知危险何时会袭来,而背后的掌柜的又缩了起来,没有缥缈阁力量的帮助,他现在没有自己的势力,难以对外做什么,有些事情不好利用黑水台去做。

    而战场上,晋国大的战略已经制定,晋军正在积蓄碾压之势,不出意外的话,齐、卫两国撑不了多久,绝对的实力下,迟早是要败的。

    之前他在战场上急于求胜,是为了尽快拿到自己想要的权力,可如今和满朝上下对上了,满朝皆敌。

    被那些人教训了一顿后,他体会到了,朝堂上那些人的势力太庞大了,联手之下连皇帝也要退让三分,根本不是目前的他能挡的,硬碰硬下去,他就算不输,也是个两败俱伤,继续纠缠下去也不知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他在前面冲,后面却有人捅刀子,一刀刀下来,疼的锥心刺骨,已经是吃了大亏。

    前有强敌,后有强敌,暗敌四伏!

    蛰伏之后,本是踌躇满志再出,却不想陷入了四面皆敌的处境,已经是很危险了,随时面临满盘皆输的局面。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这种情况不是他想要的。

    但他是善于思考问的人,全盘思虑后,只能说是自己的战略出了问题,必须调整。

    攘外必先安内,他如今要做的是安定后方,先化解满朝的敌意,放松满朝上下的警惕,让那些人不再针对他。

    为此,他做出了重大的战略转变,决定放弃要去争夺的权力,专心做自己的驸马,

    当然,这并不意味他就这样彻底放弃了,而是阻力太大,不得不绕道而行,他在等另一个机会,而且他相信那个机会很快会来到。

    自己势单力薄,面对势力庞大之物,硬冲吃亏,迅速调整了战术,准备采取柔性手段,润物细无声的,把满朝的敌人变成友人,而后再出发,也许能事半功倍。

    缥缈阁的暗力一失手,既惊的缥缈阁的暗力龟缩了起来,生怕被盯上,也惊的另一方在找是谁?

    总之因为缥缈阁,邵平波和牛有道几乎是同样的反应,反应都很快,都不约而同的迅速做出了战略调整。

    两人的战略调整,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而邵平波也突然悠闲了下来,至少在外人眼里,开始呈现出了与世无争的模样。

    唯独晋皇太叔雄看得有些郁闷,这可不是他想要的那个邵平波,与世无争之辈,他招揽来作甚?

    ……

    万兽门有客来,来客乃紫金洞掌门宫临策,万兽门掌门西海堂自然是亲自来迎客。

    落座用茶,客套几句后,西海堂笑问“不知宫兄突然大驾光临,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宫临策摆了摆手,左右看了看,挥了挥手,随行人员退下了,只留了一人在身后。

    退下的紫金洞弟子也不知道掌门身后之人是谁,总之是途中遇上的,掌门说是朋友。

    看这样子,似乎有什么私密话要谈,西海堂微微一笑,也抬手示意了一下,万兽门弟子亦退下。

    宫临策左顾右盼一阵,忽低声道“西海兄,寻一处静室吧。”

    西海堂笑了,“何事如此神秘?”不过知道对方这样谨慎,必有原因,起身了,“跟我来。”

    他领着人到了自己修炼用的静室,不过见到宫临策身后始终有一人跟着,加之又看出对方隐藏了真容,临入门前,略有阻拦之意,“这位是?”

    宫临策“就我两人,在西海兄戒备森严的地盘中枢,还担心出什么事不成?不用多虑,稍候必不后悔。”

    西海堂哦了声,勉为其难的放行入内了。

    入了静室,石门一关,西海堂明显对不明身份的人抱有警惕。

    不明身份者倒也干脆,没了外人,抬手撕下假面,露出了真容。

    “你…”见到对方真容的西海堂吃惊不小,倒吸一口凉气,指着对方,满脸的难以置信。

    来者正是牛有道。

    宫临策笑道“西海兄,敝派长老,你想必不陌生。”

    西海堂“牛有道,你不是已经在圣境…”

    “嘘!”牛有道竖指嘴边,示意小声,之后袖子里掏出一颗石球,当场捏碎了,一颗渗透红光的心型物抛向了对方。

    西海堂不敢直接伸手去接,施法将来物定格在身前,看了看,狐疑道“什么东西?”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无量果!”

    “啊!”西海堂差点吓一跳,施法将东西吸附近了查看,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方抓在了手里反复查看,可谓越看越激动,再看看牛有道,想到对方本该死在圣境,却出现在了这里,大概猜到了东西的来历,双手捧着东西,已是视若珍宝般不敢松手,不过却近前了,将嗓门压得极低,窃窃私语道“你从圣境偷来的?”

    牛有道“西海掌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要的话,人家能给么?也只能是用偷的。”

    西海堂“你不是死了么?”

    牛有道“得了这东西,不死还得了?”

    西海堂看着手里东西,两眼放光,“牛有道啊牛有道,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连这东西都敢碰。”

    牛有道“掌门若收下这东西,也是个找死,我只问掌门一句,可敢与牛某一起赴死?”

    ps感谢“沧水哥”大红花捧场!晚上可能还有一章。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