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七章 放过他!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莎如来:“我想多了?你总无缘无故问起无量园,是我想多了吗?”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样说吧,我想从无量园弄个人出来,你能帮我弄出来吗?”

    莎如来:“你开什么玩笑?事情是你搞起来的,说无量园有内奸,还搞的煞有其事,如今不把内奸给查出来,怎么可能让无量园内的人离开?你想把谁弄出来?”

    牛有道:“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莎如来:“你可以不告诉我,不过我要提醒你,无量园内奸的事若是一直查不出来,不可能不了了之,只会出现一个结果,宁可杀错,不会放过!为杜绝后患,无量园内的人一个都别想活,你想弄出来的人究竟是敌是友,是希望他死还是不希望他死,你自己考虑清楚了。”

    牛有道沉默了一阵,最终徐徐道:“叶念的徒弟敖丰,是我的人。”

    “什么?”莎如来愣住,“敖丰是你的人?他怎么会是你的人?”

    牛有道:“此事说来话长,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说是我的人也是,说不是也不是,不过若在我和他师傅之间做选择,他肯定会倒向我。”

    莎如来:“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牛有道在思索,在琢磨,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真相,然无量园这么久不解禁他实在是担心,最终还是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他盗取了无量果。”

    “啊…”莎如来大惊失色,又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过大,亦低声问:“你是说他手上有无量果,你开什么玩笑?”

    牛有道:“他手上没有,他身在无量园巴掌点大的地方,怎么可能放自己手上,已经采取手段转到了我的手上。”

    莎如来:“这不可能,树上少了果子,怎么可能瞒过那些看守人员。”

    牛有道:“这世上有不可能的事情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可能,树上不是少果子,而是没了,十二颗果子全被敖丰给摘了,如今树上挂的全是假的。”

    “假的?”莎如来有点懵,发现这玩笑开的有点大,“无量果那东西我见过,怎么可能作假瞒过那么多眼睛?还有,又怎么可能弄出来?”

    牛有道叹道:“跟你扯这个没意思,你还记得我说过在狐族那边给你留的礼物吗?给你留了一颗!”

    “……”莎如来真的懵了,这厮竟然留了颗修士梦寐以求的无量果给他,瞬间有股热血沸腾的感觉,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急忙问道:“你那次兴师动众去查无量园的时候,莫不是就是为了把果子给弄出来?”

    牛有道:“是啊,不然我费那劲干嘛,本来一切顺利,谁知出了问题,出来时好死不死的刚好撞上了吕无双那女人,差点露馅。现在的问题是,当初为了让敖丰把果子给交出来,我许诺了留一颗给他,也答应了一旦他不能顺利脱身会想办法救他。”

    莎如来:“也就是说,他知道你的计划,知道你还活着?你担心他把你给供出来?”

    牛有道:“我假死的计划他倒是不知情,问题是咱们现在需要时间,你应该知道,一旦让九圣知道十二颗无量果全部失窃了,意味着将要再出现十二个元婴期修士,那会是什么后果?九圣必然要在我们成气候之前把这天下搅个天翻地覆,会全面控制灵元丹在修行界的供给。”

    “我离开圣境才多久?一出来就忙着稳定局面,现在连手上的东西都还没安排分发给合适的人选,果子失窃的事情暴露出来的时间拖的越久越好。”

    “可如今敖丰还困在无量园内,若一直无法脱困,而我答应他的事情又一直没有兑现的话,他必怨恨我。一旦面临你说的情况,一旦九圣针对无量园内的所有人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你觉得他还有必要隐瞒无量果失窃的事吗?”

    莎如来面色凝重道:“那这事麻烦了,现在是未经九圣允许,任何人不得进,也不得出。就算我想办法进去了又如何,既无法将他带出,也不可能在无量园内将他给灭口。”

    “这次弄出无量果,没他根本成不了,留着他,后面还有大用,能让他脱身离开本就对后续计划有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对他灭口!”牛有道双手揉了揉太阳穴,似乎有些头疼,“看来有些计划要提前启动了。”

    莎如来不免一问,“什么计划?”

    牛有道:“我遇刺,本已提供了查证内奸的导向,好助敖丰脱身,谁想玄耀竟死在别的名堂下,很显然是被元色和吕无双给联手摁下了。本想着九圣能顺其自然查出来,可查到现在依然没有结果,敖丰迟迟无法脱困,一旦九圣失去了再查的耐性,事情会不妙,如今看来,只能是咱们帮他们捅出来了,提前引爆九圣之间的矛盾。”

    “莎先生,圣境内放风的事只好有劳你了。”

    莎如来思索着微微点头,“放风…只要小心点,倒不是什么问题。”

    牛有道:“狐族那边的无量果,我让他们联系你,想办法交给你。”

    莎如来“嗯”了声。

    牛有道:“那就这样定了,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还要确认一下你提供的情况,先走了。”

    莎如来点了点头,牛有道身子一歪,倒入水中,就此遁离。

    ……

    再回到贾无群等人藏身的深山中时,天已经亮了。

    回来与几人打了声招呼,牛有道又进了山壁下的那个山洞,站在了半死不活的马夫跟前。

    不能施展法力,山中的夜晚又凉,马夫冻的蜷缩在地。

    察觉到有人靠近,马夫睁开了双眼,见人,嘿嘿一笑,“想通了?”

    牛有道蹲在了他的面前,“早点说,我兴许还会给你一条回路,现在不可能了。你自己选择个死法吧,是受尽折磨慢慢痛苦而死,还是给你个痛快?”

    马夫冷笑,“我都这样了,威胁我有用吗?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

    牛有道:“你是扁求安还是卢魏?”

    一听此话,马夫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

    牛有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上线是谁?”

    马夫:“送我要求去的地方,我就告诉你。”

    牛有道:“秦邀广!”

    马夫瞳孔一缩,瞬间变得极为不安。

    牛有道明白了,莎如来对缥缈阁果然很了解,莎如来的判断没错,徐徐道:“走上了这条路,大家都没得选择。”伸手落向他的脑袋。

    马夫惊叫:“你还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谢谢,不用了。”牛有道手掌摁在了他挣扎的脑门上,突然发力,对方脑袋里传来“啵”一声,整个人瞪大了眼睛,渐没了动静。

    牛有道起身而去,元从却再次上前,彻底将尸体给毁尸灭迹了。

    众人陆续出来后,贾无群看向牛有道的背影,知道他出去了一趟带回的那三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已经查出了马夫等人的底细,这意味着把手伸进缥缈阁查了一趟,暗暗心惊。

    “贾先生,已经确定了,邵平波不是缥缈阁的人,而是和缥缈阁内某股势力勾结在了一块,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不敢再轻举妄动了。你和丞相暂时都安全了,你可以回宋国了。”牛有道背对着说道。

    贾无群回头对元从微微点头,元从上前来,任由指划在后背,代言道:“回宋国?邵平波这边如何处置?”

    牛有道转身面对,微笑道:“放过他!”

    别说贾无群,就连元从也很惊讶,“为何?是王爷的意思?”

    牛有道点了点头:“我们这边有更重要的事做,暂时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和他纠缠。”

    贾无群:“先生不再担心邵介入西三国战事?”

    牛有道:“计划变了!缥缈阁的人插手,情况有变,呼延无恨若是注定要死在他手上,那就由他去吧,卫国和齐国若要灭亡,那就让他们灭亡去吧,一切顺其自然。”

    贾无群:“邵此人的确非同一般,王爷就不担心晋国一统西三国后威胁到燕国?”

    牛有道:“邵平波已不是王爷的对手,如今你也看到了,邵平波的背后藏着更大的鱼。已经打草惊蛇了,那条蛇不会再轻易露面了,杀了邵平波,那条蛇也就彻底隐匿了。只要抓住那条蛇,要杀邵平波易如反掌!先生,决定你我命运的人在更高的地方。”

    贾无群微微点头,明白了。

    牛有道:“那条蛇惊着了,不会再轻易露面了。邵平波我太了解了,留着他,他就一定还会动用那条蛇,就一定会被我们发现那条蛇的踪迹。先生回宋国后的主要任务,依靠丞相,动用宋国的力量,盯住邵平波的一举一动,争取找到那条蛇的线索。有什么宋国那边不便行事的,可联系南州,会尽量配合先生的。”

    贾无群略欠身,遵命的样子。

    牛有道:“元从跟先生回去,留在先生身边保护先生,魏多也继续留在你身边。”

    贾无群点了点头。

    牛有道:“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先生。”

    贾无群伸手在元从背后写到:但说无妨!

    牛有道朝不远处的魏多抬了抬下巴,“该怎么做,元从先生会交代他的。只是他身后的上清宗,曾追随宁王多年,如今没落了,但王爷还念旧情。卫国怕是扛不住了,一旦卫国没了,上清宗该何去何从?从宋国给一地进行安置,对丞相来说想必不难,烦请先生安排一二。”

    贾无群写到:“来了则会妥善安置,请王爷放心!”

    ps:感谢新盟主“有一个小晚儿”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