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三章 这下有好戏看了!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一番见礼,贾无群三人登上了马车,飞禽坐骑交给了使馆的人安排。

    没有直接乘飞禽坐骑入城也是没办法,正常情况下,飞禽坐骑不允许擅自飞入一国京城内,尤其是战时,擅闯容易出误会,需通报得到允许后才行。

    宋国使团的身份进城倒是方便,进城后,贾无群单手挑开了车窗帘,观望着繁华街头,面无表情静默着。

    他思之再三,终究还是公然来了,没有悄悄前来,并且要入住宋国使馆。

    南州方面只把事情交代给了他去做,并未要求该怎么做,他有他的顾虑。

    首先是想借助自己的身份背景行事方便,其次是对南州方面安排的两个人不太放心,就这么两个人说能保护他的安全,他能放心才怪了,还是借助宋国的力量稳妥些。

    他可不想为了这事把自己命给丢了。

    车队抵达使馆,一行下车,进了使馆内,入住地方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

    落脚后,贾无群未急着休息,与宋使麦德满一番长谈,先问了问如今晋国京城这边的大致情况,话题自然而然延伸到了战事上。面对这位,麦德满尽量答复,可谓知无不言,各国使臣基本上都是经紫平休提拔来的,他也是。

    说到战事,贾无群话题再次延伸,指划在元从身后,元从代言“晋皇舍七公主拿下西屏关,如今陈长功身死,七公主处境如何?”

    “说到这个七公主…”麦德满摇头唏嘘一声,“回来了,已经回来了好些日子。晋国打通西屏关补给通道后,有了稳守的把握,尹除才把这位七公主给放了回来。回来后,长居宫中,深居简出,再无往日天真,听说很少见人,下官前去拜见过,也未见到人。唉,一个女儿家遇上这种事,心情也能理解。”

    贾无群“看过麦大人发回的奏报,传闻此事始作俑者是邵平波?”

    麦德满颔首“传闻应该不会有错。这种事总得有人背黑锅,太叔雄是皇帝,哪能作践自己女儿,其他人也不会为邵平波背这个锅,被人捅出来很正常。”

    贾无群试探“我想见见这位邵大人,不知麦大人可有办法安排?”

    麦德满苦笑“不瞒先生,下官在晋国京城的职责之一就是打探各方面消息,了解各方面人员,对于这个邵平波,下官之前也想见,但他被看管的极严,不知先生有无听说那位跟燕国紫金洞长老牛有道的恩怨?晋国这边之前担心他遇刺,派了好多高手保护,严防死守,外人根本无法接触到。”

    “战事开启后,他的居住地倒是放松了戒备,不过人已经不在了,下官曾打探,根本不知其人去向,行踪诡异的很,连朝中大多要员似乎都不知道。先生要见他,下官实在是无能为力。”

    贾无群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南州交代他所行之事的打算,逼婚恐怕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想把那人给逼出来。

    这点,跟他心中的一些打算倒是不谋而合了。

    思索一阵后,又在元从背后指划,“我想见见那位七公主,劳烦麦大人安排!”

    麦德满狐疑,“先生似乎对那位七公主很感兴趣?”

    贾无群冷冷盯着他。

    麦德满警醒,当即尴尬改口道“先生,下官的意思是,七公主深居宫中,下官也无法见到,实在是难以安排。”

    贾无群再写划,“如此小事都办不好,看来丞相让麦大人出使晋国并非明智之选!”

    此话一出,麦德满顿时有些坐立不安了,赶紧道“先生,下官所谓的难以安排并非无法安排,只是此事急不得,容下官些时间想办法。”

    贾无群“火神庙!”

    “火神庙?”麦德满一怔,他当然知道晋国因为器云宗的原因,都崇尚祭拜火神,但不明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拱手道“请先生明示。”

    贾无群“麦大人代表宋国坐镇晋国京城,晋国皇宫内不会连个打探消息的人都没有吧?”

    麦德满“有的有的。下官虽然无能,晋国皇宫内的机密事宜也许难以探知,但收买安排上几个打探动静的宫女太监还是有的。”

    贾无群“七公主先是委身陈长功,之后陈长功身死,七公主未婚,又克死陈长功而寡,未来悲惶,可谓厄运连连。让人放出风声,就说只要前往京中最大的火神庙诚心祭拜,可焚毁厄运,前途光明!风声放出,可诱她前来。”

    麦德满一怔,旋即恍然大悟,不管祭拜是不是真的有用,遇上这种事,不管真假为求心安,一旦风闻,都定会有人拉七公主来一试的,当即拱手道“先生果然高明!”

    贾无群“如有可能,在黑水台未设防前,可事先买通火神庙能说上话之人。”

    麦德满点头,“明白了,先生放心,若无吩咐,下官这就去安排。”

    贾无群点了点头。

    麦德满立刻精神抖擞而去,能为贾无群办事,他的确是一身的精神,只要能让这位高兴,一旦在丞相面前美言几句的话,很有可能调回宋京与家人团聚,且前途可期。

    然而刚出去没多久,他又返回了,禀报道“先生,晋国大行令郭文尚闻知先生来了,派人前来通告,欲来拜访先生,先生见或不见,还是先休息改日再约见?”

    晋国大行令官职不低,晋国三公之下,九卿之一,专门负责晋国与诸国交往的主官,能来见贾无群这么个人,自然是听闻有宋国“隐相”之名。

    所谓习惯成自然,元从主动走到贾无群侧前方而站,背对,感受到指划后,说道“来的正好!暂不见,就说我身体有恙,改日亲自登门拜访!”

    “好,下官这就去回话。”麦德满再次拱手拜别,临出门前又瞥了眼束手而立的魏多。

    搞不清贾无群身边代言的人是谁,不过魏多他倒是听驻卫国那边的人传话了,因骂贾无群“哑巴”,被贾无群给索要了来当仆从。

    魏多老老实实在旁,刚才的谈话他都听到了,有点不知贾无群是搞什么鬼的,明摆着的,一来晋国京城就在搞阴谋诡计,不像个好人。

    ……

    南州,王府周围,重新划定的几条街道范围内的建筑,已抓紧时间赶工,重新堆砌修整好了。

    茅庐山庄一行人正式搬进入住,搬进前,借着查看的工夫,云姬再次构造出了地道密室。

    密室内,牛有道徘徊着,拿着贾无群那边传来的消息查看。

    消息是魏多传来的,魏多不知道自己消息是传给牛有道的,以为是传给赵雄歌的,总之是按照吩咐,将贾无群那边的情况定时传报。工作态度倒是兢兢业业很认真,没办法,为了宗门的前途,苏破长老已经交待的很清楚了。

    “居然公然现身了,这是不怕邵平波报复不成……”看完消息后,牛有道嘀咕皱眉。

    贾无群要怎么做,他没有任何干预的意思,反正任务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何况距离太远,会面对各种情况,鞭长莫及,需要临机应变,也不便去干预。

    管芳仪道“利用他自己的身份背景,直接调动了宋国的力量协助,更方便呗。”

    牛有道挑了挑眉,目光又落在了情报消息上,忽微微一笑,“怕不仅仅是要逼婚了,这是要对邵平波下狠手了,想顺带把邵平波给解决掉?”

    管芳仪讶异,“简单的事情办完就行,邵平波可不好惹,他犯得着给自己惹麻烦?”

    牛有道敲着手中纸,呵呵道“正因为知道邵平波不好惹,而这一出手是要把邵平波往死里得罪,逼邵平波戴那么一顶大帽子…他详细了解过邵平波的情况,知道邵平波的歹毒手段,怕是不愿等到被动而来的报复…估计是知道瞒不过邵平波,干脆直接利用能利用的力量,一绝后患!”

    管芳仪明眸闪烁,“那这是生死交锋啊!”

    “火神庙…”牛有道摇头啧啧两声,“人刚到晋国京城,随手就是一局摆开,举重若轻非常人呐,看来还真没找错人。呵呵,看这位出手的架势,真正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邵平波后知后觉,估计抱个公主老婆回去是跑不掉了。就不知邵平波反应过来后会怎么跟他掐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

    晋国京城,南陵山上,最大的一座火神庙,平常香客络绎不绝,如今却被官兵给把守了。

    山脚下,十余骑护卫着两辆马车来到,贾无群等人下车,一同下车的还有晋国大行令郭文尚。

    一行人皆便装出行。

    贾无群今日登门拜访郭文尚,一番聊谈之后,想看看这晋国京城风貌。

    郭文尚不知有诈,被贾无群几句话给诱拐的主动陪同。

    京城街头看过后,贾无群想来看看这晋国京城内最大的火神庙。

    谁知来到后,却见到这场面,郭文尚亮出了身份,亲自上前盘问守军将领怎么回事。

    贾无群漫步凑了上去,旁听。

    守军将领回话,兰贵妃和女儿七公主太叔欢儿正在火神庙进香。

    郭文尚一愣,转身对贾无群抱歉道“贾先生,今日有些不巧,你也听到了。”

    贾无群笑而无言,左顾右盼之际,递了个眼色给随行陪同的宋使麦德满。

    ps感谢“艾斯asn”小红花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