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六章 给他一片海,再给他一条船!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云姬没吭声,就是答应了。

    地道的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要地面人员调配好,打洞时不被察觉到动静就行。这也不是她操心的,牛有道开口了其他方面自然会有人去安排配合。

    地道实施的事后面再说,现在要跟牛有道出趟门。

    目送了两人离去的管芳仪“嗤”声不满,以前都是她跟着牛有道出门的,现在换成了云姬,莫名不爽。

    可是没办法,牛有道如今是云姬的跟班,他去哪得带着云姬,得跟在云姬后面……

    南州刺史府和王府是一体的,公事地在前,居住地在后。

    刺史府议事堂,秦国、韩国、宋国都派了人来,各国修士与朝中大员皆有,身为主人的商朝宗主持会商。

    至于燕国朝廷这边,商朝宗压根没知会,摆明了,他就代表燕国朝廷!

    秦、韩、宋对此也没有意见,既然能派人来赴约,也就说明认可了商朝宗的实力和影响力能代表燕国。

    都不想晋国吞并卫、齐坐大是肯定的,可真要谈到实际付出时,又开始扯皮了,谁都不想吃亏。

    一群人据理力争时,商朝宗不吭声,蓝若亭代言倒是说的口干舌燥。

    宋国使团那边,随同前来的贾无群静坐在后,冷眼旁观此时的局面,一声不吭,他也吭不了声。

    除了宋国使团的修士领队,秦、韩那边的人都不知贾无群也来了,连宋国使团的其他人也不知道。

    贾无群大多时候都在关注商朝宗的言行,诸国代表吵起来后,更是注意着商朝宗的反应。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留心到商朝宗身后的一名护卫似乎老是在打量他,只是不知是什么人,似乎没听说过商朝宗身边有这号人,准备回头打探一下。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牛有道。

    牛有道对眼前的会商压根不感兴趣,这本就是他授意商朝宗安排的,也没打算谈出什么结果来,局势不逼到一定的地步,休想这些人摒弃私心齐心协力,真有那么容易的话,也不用等到今天才坐下。

    他真正感兴趣的是贾无群,整这么大的局出来,只为把一个贾无群给诱来而已,也是为了掩饰这边与贾无群的见面。

    谈了半天没谈出结果来,倒是临近傍晚的饭点了,商朝宗起身拍板,今日暂歇,稍候设宴款待。

    众人散去之际,牛有道趁机到了贾无群身边,低声道“王爷有请。”

    贾无群微微点头。

    出了议事堂,贾无群途中跟修士领队打了个招呼,便在领队的掩护下脱单离开了。

    领队修士来之前,紫平休那边是知会过的。

    落单的贾无群自有人接应,有人将其领到了一处僻静室内。

    稍等,商朝宗来到,只带了两人,云姬和牛有道。

    贾无群拱手行礼,只能做动作,口不能言。

    商朝宗指了指自己脸上。

    贾无群微微一笑,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一个皮肤白皙,两眼有神,神态淡定的中年男子,偏瘦。

    相貌看似普通,身上却隐隐透着一股天涯看客的气质,牛有道多有关注。

    “有劳先生奔波而来,先生辛苦了。”商朝宗笑着伸手请坐。

    贾无群再次拱手谢过,陪同着坐下了。

    牛有道则如同下人一般,双手奉上一套文具摆放在了贾无群跟前,笔墨纸砚不缺,并亲自在旁为其研墨,同时注意着贾无群的反应。

    贾无群目光落在了跟前的写字转板上,目光一凝,心中可谓震惊,目光迟迟难以从写字转板上挪开。

    这写字转板的款式,简直跟他在家里使用的一模一样。

    目光又落在用笔、笔架和砚台上,样子也一模一样。

    忍不住伸手拿了下笔,发现很熟手,似乎连新旧程度也一模一样,估计摆在他家里的话,能以假乱真,能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真伪。

    由此可见,对方对自己的情况掌握程度可想而知,似乎没有秘密可言,他心中的震惊程度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他的反应,牛有道看到了,微笑,为了这些东西,他是花了心思的。

    就为了这么点东西,他不惜用了点手段,让紫府觉得贾无群的文具旧了,该换了,给贾无群换了套新文具。至于旧文具,被他接手了,然后把东西给大老远直接搬来了,能不相似逼真么?

    “王爷特意为先生打造的文具,先生用着可还觉得趁手?”牛有道在旁问了句。

    贾无群的呼吸有些凝重,手中的笔轻,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感觉此来,自己似乎是裸的站在了这些人的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这套文具怎么了?商朝宗心里奇怪,看出了贾无群面对这套文具的反应不正常,撕下面具后的淡定瞬间荡然无存了。

    商朝宗是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不知道牛有道在搞什么鬼,不知为何刻意针对这位,更不知眼前这套文具对贾无群形成了多大的压力,当然,他知道牛有道这样做必有原因。

    贾无群平复下心情后,提笔蘸墨,在转板上写下几个字,顺手拨转给了商朝宗看王爷有心了!

    之后又在转板另一面书写王爷相招,不知有何吩咐?

    站在他侧旁的牛有道对商朝宗微微点头。

    商朝宗笑道“自然是为联手抗晋之事。”

    转板转回,撕下一页,贾无群提笔再写观王爷今日招诸国议事,似只为热闹,并无决议之心,反倒对贾某用心如斯。王爷有话不妨直言!

    商朝宗看后,哈哈大笑着站起,“贾先生,诸国使者想必已光临宴席,本王还要去奉陪。王啸,招待好先生。”

    “是!”牛有道拱手领命。

    商朝宗转身大步而去,贾无群皱眉站起,不能说话就是麻烦,想请住都不能发声。

    牛有道回头又对贾无群伸手示意,“贾先生,请坐!”

    贾无群压根看不上他,拂袖而去,谁知云姬身形一闪,拦住了他去路。

    贾无群停步,冷目环顾二人。

    牛有道“赵灭,天下均势已破!西三国鏖战,无力东顾,新秦卷入,自顾不暇。晋若胜,卫、齐则亡,稍候,晋必出关,挥兵东进,进可攻,退可守,东四国必持久震荡。晋若久战不决,则无力东征,晋、卫、齐无力东顾,则弱秦必遭燕、韩觊觎,肥肉摆在嘴边,岂能错过?然宋在二国身后,必联手一绝后患!”

    “不论晋胜或负,天下大乱之象已显,各方蓄势待谋,虎视眈眈,吴公岭并非明主,宋难久,必亡!”

    “吴公岭乃投机取巧之辈,必不在先生眼中。天下谁属难料,先生当早做决断!”

    贾无群目光闪烁一阵,最终慢慢走回坐下,提笔书写王爷相招,只为你我论天下大势不成?

    牛有道“不!王爷只想请先生帮一忙!”

    贾无群难不成是要我鼓动丞相助王爷吞并宋国?

    牛有道“区区一个紫平休,王爷还不会放在眼里,吞并宋国之时机也尚未到。”

    贾无群贾某除了这点利用价值,实难想出还有何处能帮上王爷。

    牛有道“先生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着急回宋。三天之内,王爷会提供一份东西给先生观看,先生阅览后自明!”

    贾无群还想提笔再写,牛有道却伸手摁住了他手,“先生,王爷的晚宴开始了,请赴宴填饱肚子!”

    贾无群却伸手指了指牛有道。

    牛有道不解,贾无群拨开他手,继续挥笔写下你何人?

    牛有道“王啸!如先生于丞相,世人知先生,却不知我。”

    贾无群目光略怔,对方也一直在商朝宗身后,只是比他更低调?

    “晚宴开始了,先生,请!”牛有道再次伸手相邀。

    对方不愿多说,贾无群知道问不出什么了,慢慢搁笔起身离去。

    被送到宴席场地后,又悄然坐于宋国使团的后面,不为人注意,慢慢吃喝之际,心绪却是波澜起伏,帮忙?让自己帮什么忙?又不是觊觎宋国,想破脑袋也理不出头绪来。

    想来想去,也只能是等了,倒要看看对方要让自己看个什么东西。

    晚宴结束后,他倒是叮嘱使团的人帮忙查一下那个王啸,得到的结果是茅庐山庄的人,具体情况暂时不明。

    “茅庐山庄的人…”贾无群月下嘀咕琢磨。

    接下来的两天,他可谓转辗反侧,白日里又混场凑桌,看一帮人争论抗晋之事。

    两天后,袁罡拿着一叠文卷进了牛有道修炼的静室,牛有道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牛有道只是粗略看了看,便递还,“想办法交给贾无群,不要让人看到。”

    袁罡接了东西在手,提醒道“这里面牵涉到太多你与邵平波之争,竟如此详细,给他看了,会不会怀疑到你还活着?”

    牛有道“多虑了,我与邵平波的事,南州这边知道不是很正常么,何况还有茅庐山庄的旧人在,能提供内幕不稀奇。”

    袁罡“也就是说,他答应了为你效力。”

    牛有道“没有。”

    袁罡略惊,“他没答应,你就给他看?”

    牛有道“这种人,说服不了的,我也没必要费尽口舌去说服,他会有自己的考虑的,让他自己做选择便可。给他一片海,再给他一条船,以后的事…他上了船便没了以后。去吧。”

    ps感谢新盟主“多久多少的郁郁葱葱”捧场支持。某读者要寄家乡特产,盛情难却给了邮寄地址,说好两箱橙子,两箱呢?一车?竟寄来一车橙子?难以置信,懵许久!导致更新晚了。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