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五章 你这人疑心真重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信?急着让自己过来,就是让自己看封信?什么信?谁的信?

    紫平休心中各种疑惑,但也不急,堂堂一国丞相,这点气还是沉得住的,接信慢慢打开了查看。

    贾无群则伸手夹了墨块在手,慢条斯理的研墨,为对答做准备。

    信中内容却让紫平休眉头渐渐皱起,似有不解,目光落下后又抬起,又将信给从头仔细再看一遍。

    再次看完后,目光盯在了信的落款上闪烁,赫然是“商朝宗”三个字,慢慢抬头问道“这是商朝宗给你的亲笔信?”

    贾无群点头,提笔在纸板上写出信到,疑惑,找到商朝宗与宋国来往书信,字迹对比,是商朝宗亲笔无误。

    纸板转来看后,紫平休颔首,可依然迟疑道“商朝宗邀几国派人去会商抗晋之事,朝廷这边已经拟定了前去的人选,这私下又传信于你,邀你前往,还要先生秘密前往,这是何意?”

    贾无群摇头,表示不知道。

    紫平休琢磨着问道“商朝宗相邀,先生意下如何?”

    贾无群提笔写下贾某无权无势,背后唯有丞相,既邀我前往,必是和丞相有关,想是有密事告知丞相。既是密事,书信来往不妥,丞相身份不便前往奔波,遂邀我,某不妨前往,为丞相一探。

    紫平休微微点头,可又担忧道“冒然相邀,担心有诈,恐加害先生!”

    贾无群丞相多虑,某细思量,无有谋害之必要,应确有密事相商,丞相放宽心安排便可!

    紫平休沉默,仔细斟酌了好一阵,最终拍着大腿道“先生既说安全,想必无忧。好,有劳先生亲往一探!”

    贾无群点头,手中笔缓缓搁下,捋须沉吟思索状,胡须早已长出且长。

    ……

    咚咚敲门声响起,盘膝打坐的牛有道出声道“进来。”

    管芳仪推门入内,一份情报放在了他边上,“五梁山那边收集到的消息,猴子让给你的。”

    五梁山每天都会收到不少的情报消息,不可能什么消息都往牛有道这边送,牛有道明面上还活着的时候,重要消息公孙布都会及时传给牛有道。而其他消息,猴子一般会进行梳理,觉得有用的也会传来。

    现在之所以借管芳仪的手送来,是因为这里是云姬住的地方,袁罡以前不管在茅庐山庄还是在紫金洞都不太跟云姬接触,老是往这边跑不合适,怕引起别人怀疑。

    牛有道拿起了情报,过目一看,忽皱眉嘀咕,“川颖…”

    情报管芳仪已经看过了,看到袁罡转来的是有关唐仪的消息,就觉得有趣,正盯着牛有道的神色反应呢,见状,问道“有什么不对吗?你都跟唐仪掰了,还不许她接触别的男人不成?”俯身,凑近了,诡异道“听说这川颖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哦!”

    牛有道抬眼一瞅,有将手中纸砸她脸上去的冲动,“红娘啊红娘,我说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除了男女情爱的,还能不能想点别的?川颖娶的是谁你也不想想,他敢乱来吗?”

    管芳仪呵呵道“那你大惊小怪个什么劲?”

    牛有道奇了怪了,“我哪里大惊小怪了?”

    “嗯…这样的。”管芳仪装模作样,学他刚才皱眉的样子。

    牛有道算是服了她,“我是觉得奇怪,从未听说川颖和唐仪有什么关系,川颖去见唐仪干嘛?”

    川颖公开见的唐仪,这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捕捉到消息的五梁山弟子当作日常消息采集给传了回来。

    管芳仪“说不定两人以前什么时候认识呢,你也不可能掌握到唐仪跟所有人来往的情况吧?”

    牛有道略摇头,“我是觉得川颖那个人有点不对劲。”

    管芳仪“你认识他?”

    牛有道颔首,“在圣境打过交道,他和雪落儿在冰雪圣地大婚时,我还大老远赶去贺喜了。一见面,他手上还带了令狐秋的信给我,令狐秋信中说,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找川颖帮忙。”

    管芳仪不解,“这有什么不对劲吗?据查,川颖原本的确是令狐秋天地门的人啊。不管以前的恩怨如何,你也算是帮了令狐秋不少忙,刚好川颖娶了雪落儿,成了雪婆婆的孙女婿,在圣境内能帮上忙,令狐秋有心关照,托川颖对你关照一二,没什么不对,很正常啊!”

    “这也就是能糊弄糊弄你们这种人!”牛有道嗤了声,岔开两指,指了指自己眼睛,“我在江湖上打滚多年,能活到现在,这双招子没瞎,看人看事有自己的经验,你还正常呢?很不正常好不好!”

    管芳仪“哎哟,多大点年纪,敢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来说说看,从娘胎里开始算起,江湖上打滚了多少年啊,看看能不能把我给比下去。”

    牛有道呵了声,“我说红娘,你最近是不是跟我较劲上瘾呐?”说罢就要起身。

    得,管芳仪立马摁住他肩膀,不让他起来,“哪不正常啊,你说的,我看不出什么不正常啊!”

    牛有道“你尽看不该看的东西去了,能看出什么不正常?我跟令狐秋的事,你最清楚,我问你,我跟令狐秋的关系如何?”

    管芳仪琢磨了一下,“谈不上如何,在扶芳园时闹僵了,后来你极力弥补,他有所松动,不好不坏吧?”

    牛有道“一个晓月阁就能把他令狐秋给搞的灰头土脸,更别说圣境,圣境是什么地方?不管谁进了圣境,哪怕是那些门派中人进了圣境,你认为谁会想到托人往圣境里带信?只怕想都不会往那头上去向想吧?”

    这么一说,似乎是有些不对劲,管芳仪迟疑道“他的情况不一样啊,这不是川颖娶雪落儿,他有了跟你联系的渠道,让川颖顺带有什么不对的?”

    牛有道“问题就出在这里!圣境里的情况,外界的人清楚什么?我也是进去了、接触后才知晓了一些情况,令狐秋对圣境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就能冒然托人帮忙关照我?”

    管芳仪脑袋扭来扭去,感觉对方说中了点什么,又感觉没说中,最终苦笑道“这不是有川颖吗?”

    牛有道反问“川颖?川颖一个从未进过圣境的人,顶多之前从雪落儿嘴里风闻过点什么,对圣境里的情况又能知道多少?按常理,他自己初次进去都应该是惶恐谨慎,自己心里都没谱的事,怎敢初次进入就答应令狐秋关照我?”

    管芳仪双臂抱在了胸前,“你若非要这么说,好像是有点奇怪。”

    牛有道站了起来,双手在胸前缓缓划过,比划着,“他要娶雪落儿,但又没进过圣境,应该是忐忑紧张的。如果他和令狐秋的关系真的好到了这种能托付的地步,他进圣境前见到了令狐秋,应该会对令狐秋表达内心的紧张,而令狐秋也应该会为他担心。按常理,就算有心关照我,也要等川颖去过一趟心里有底了后再说。”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令我对他对我表现的很热情持有了审视的怀疑,我感觉他的热情似乎就是要让我放心,感觉就是要让我把他当自己人。后来他们夫妇离开圣境时,又特意联袂拜访我,他依然很热情,还主动问我要不要带信出来。当时就搞的我有点多想,凭我对令狐秋的了解,这么多年令狐秋基本不会主动联系我,害我有点怀疑令狐秋那封信是不是也是他主动让令狐秋写的。”

    管芳仪“既如此,不妨问问令狐秋核实一下。”

    牛有道摇头,“正因为觉得不对,反而不能冒然向令狐秋打听,不知他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当谨慎。万一有什么名堂,也能避免打草惊蛇!尤其是我现在的状况,我能问吗?你们也不能问,否则你们怎会知道收信情况的?”

    管芳仪迟疑道“好像是有点问题,可我也没听出能有什么问题啊?”

    牛有道叹道“这也是我纳闷的地方,真有问题的话,他这样做是为什么呀?没有动机,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我自己多想了。”低头看向手中情报,“他现在又与唐仪接触上了?和我有关吗?如果和我有关,我已经死了,他还接触唐仪作甚?”

    管芳仪忽嗤了声,“你这人疑心真重!”

    牛有道不理会她的讽刺,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这事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想办法,帮我打听出他和唐仪接触谈了些什么,多掌握点情况,我兴许能琢磨点出什么来。”

    管芳仪两手一摊,“怎么打听?两人的私下谈话,是问川颖,还是问唐仪,你告诉我!”

    是有点困难!牛有道默了一下,道“让猴子过来一趟,他有办法处理。”

    “切!”管芳仪不屑一声,最讨厌他言语间显得猴子比她强,很不爽的转身扭头而去。

    牛有道随后也出了门,从阁楼的里间出来了,只见云姬依旧守在窗口那。

    没多久,云姬回头提醒了一声,“红脸猴子来了。”

    门开,袁罡走到了牛有道跟前,笔直而立,不说话,等话。

    牛有道对他亮出手上情报,“这个你看过了?”

    袁罡扫了眼上面内容,“看过了,我转给红娘的,有什么问题吗?”

    牛有道“我要知道他们两个的谈话内容。”

    袁罡“不好办。”

    牛有道“联系赵雄歌,他跟上清宗内部的人暗中一直有联系,他开了口,和他联系的人会去打探的。”

    袁罡“好!”

    正这时,管芳仪又快步进来了,牛有道不知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皱了皱。

    管芳仪上前,通报道“王爷那边派人来递话了,你要见的,宋国的那个隐相来了!”

    牛有道点头,“好,这就过去,你先去准备。”

    管芳仪立刻转身离去,为牛有道的出门做准备。

    牛有道回头又对袁罡道“准备一份详细资料,有关邵平波的。”

    袁罡“要详细到什么地步?牵涉到你的事也录进去吗?”

    牛有道“越详细越好!我已经死了,牵涉到我,没关系,除了极度机密外。”

    “明白!”袁罡转身而去。

    牛有道回头看向云姬,“他们两个老是明面上往这跑不合适,我要个地道!”

    ps月票两万加更奉上。猜我明天还会不会继续爆……感谢新盟主“半之烟的爱情”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