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三章 我与牛兄是挚交好友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川颖?”似乎忘了眼前的事,常临仙和唐仪皆齐齐惊讶一声。

    最近在修行界倒是有个名叫“川颖”的修士,在修行界提及可谓是如雷贯耳,几乎是无人不知。

    原本只是一个散修而已,后一步登天,居然娶了冰雪阁阁主。

    冰雪阁阁主雪落儿可是九圣之一雪婆婆的孙女啊,一下成了雪婆婆的孙女婿,这不是一步登天是什么?

    常临仙忍不住一问“哪个川颖?”

    “这…”小兵结巴道“小人不知。”

    也是,不管是不是那个川颖的话,一个世俗小卒能知道什么?常临仙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挥手道“下去吧!”

    “是!”小兵赶紧退下,一脸惶恐,觉得自己可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唐仪欲转身而去会客,常临仙却喊住,“唐掌门!”

    唐仪止步回头,问“常掌门有何吩咐?”

    常临仙不再绷着脸了,神色放柔和了一些,不再是一副看上清宗不顺眼的样子,试探着问道“唐掌门,你和冰雪阁的川颖是熟人?”

    唐仪默了下,没直接回,“不知是哪个川颖,待我去见见再说。”拱了拱手,快步离去了。

    有点摸不清深浅的常临仙不敢强留问话,沉吟嘀咕着,“按理说,冰雪阁的人不会插手战事才对…”

    帐外,唐仪没急着会客,而是先去了主帐,急匆匆而入,见到还在谈话的玄薇和西门晴空,也不管打扰不打扰,直接告知了常临仙杀了玄承天之事!

    玄薇如被惊雷击中,惊呆了,随后奔跑而去,西门晴空闪身跟上。

    帐篷内被锁的昊丞见到玄薇进来,惊叫“救我,陛下救我…”见到随后而入的西门晴空又不敢吭声了。

    玄薇哪还有心思去管昊丞的死活,压根无视了,冲跪到尸体旁,抱起摇晃,哭天喊地的。

    一出权势门庭的人间惨剧而已,并不稀奇!

    常临仙漠然在旁,冷眼旁观。西门晴空转身,冷冷盯着他,身上渐浮杀气!

    两人四目相对,一触即发状,常临仙袖子里亮出了一张天剑符!

    看着仰天悲泣中的玄薇,再看看对峙的二人,门帘外的唐仪轻叹了一声,继而转身离开了。

    没一会儿,常临仙也出来了,惦记着看看是不是那个川颖。

    帐内的西门晴空终究还是没能对常临仙怎样,玄薇制止了……

    大营外,一名白衣如雪的男子徘徊着,身段高挑,长发结了一条麻花辫后背,唇红齿白,星眸顾盼间闪烁生辉。

    一个男人身上居然有一股颠倒众生的气质,守在门口的军士都忍不住多看,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真正是玉面郎君!

    唐仪来了,一见门口男子亦忍不住一怔,什么叫玉树临风,这个词恐怕天生就是用来形容这个男人的。

    她也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估计少有女人能抗拒如此样貌男子的魅力,仅这容貌估计就能让大多女子容忍其所有缺点!

    也正因为如此,她确认了,这个川颖应该就是那个川颖,传闻中那个川颖便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

    也是,能让冰雪阁阁主看中的男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川颖也注意到了她,上下打量一下,温和一笑,这一笑的魅力足以融化女人心,问了句“可是上清宗唐仪唐掌门?”

    唐仪这才上前回话,“正是?尊驾是?”

    川颖拱手道“冰雪阁川颖!”

    似乎已没必要再核实什么,仅凭对方的长相是证明,唐仪赶紧行礼道“不知川颖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川颖笑道“唐掌门见外了,突然来访,是在下冒昧了。”

    唐仪谦逊道“不敢!先生里面请。”侧身让路,伸手邀请,很是恭敬。

    人家的身份,不恭敬都不行,不管人家是不是靠女人上位的,如今的身份地位的确非同小可,仅这点就足够了。

    “这…”川颖朝军营里看了看,似乎有些顾虑,“唐掌门,两国交战,我的身份不适合进这种地方,否则吃罪不起,只能是路过,进去就免了,还请见谅。”

    路过?路过见我?唐仪心中狐疑,人家这样说了,她不好勉强什么,试着问道“川颖先生召见,可是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川颖连连摆手,之后放低了声音,提点道“我与牛兄牛有道是挚交好友!”

    牛有道?唐仪一愣,提起牛有道,是个让她心有惆怅的人,牛有道竟然死了?闻知消息时,她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总之久久难安。

    然而人已经死了,又能怎样,活着的人还得面对现实继续活下去,身为一派掌门还得继续其他的着想。

    可现在突然冒出这一出,川颖是牛有道的好友?唐仪有些不明所以,不知对方提及这个是什么意思?

    “敢问可是冰雪阁川颖先生?”常临仙的声音响起。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卫国三大派掌门都步履匆匆的来了,川颖只好转身面对,待人近前,淡然点头道“正是!”

    确认了,三位掌门似乎面有喜色,大乐山掌门骆言真似有埋怨,对唐仪道“唐掌门,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川颖先生来了,营外岂是说话的地方?”继而朝川颖拱手邀请,“川颖先生,里面请!”

    “请!”常临仙和藏丰亦一起抬手相请。

    川颖摆手,“免了!我只是恰好路过此地,想起好友唐掌门在此,顺便探望,别无他意,还请诸位不要多想。”

    好友?唐仪目光略闪,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位成了好友?不过她隐隐意识到了,对方似乎是故意这样说的,好像想帮她。在情况不明之下,保持了沉默,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一派掌门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藏丰再次邀请,“既然来了,不妨入内一坐。”

    川颖似乎不愿啰嗦,似乎失去了耐性,直接甩出一句,“我与诸位不熟!”

    此话一出,三位掌门顿时面露尴尬,却又不敢如何。

    三人原本还以为机会来了,想借冰雪阁的势令晋国忌惮,这是川颖自己凑上来的,届时也谈不上是他们在利用。然而川颖却摆明了不想蹚这滩浑水,一点面子都不给。

    川颖不再理会他们,回头对唐仪伸手邀请道“借一步说话?”

    唐仪默默点头,转身跟了他朝远一点的地方走去。

    大失所望的三人目送着,常临仙嘀咕了一句,“这女人不会跟川颖有一腿吧?”

    藏丰哼道“川颖能看上她?”

    骆言真“这可不好说。现在可能是看不上,还未入冰雪阁之前呢?这女人的姿色也算不凡,有男人愿意一亲芳泽不足为怪。你们再看那位的长相,稍一撩拨,哪个女人忍得住不宽衣解带?”

    常临仙颔首“的确有这可能,不然这位没必要路过还要看望她,也没听说过两人有什么交情。川颖当年不算什么,唐仪却是一派掌门,唐仪能降贵纡尊去结交川颖吗?反过来说,当年因唐仪的身份,川颖主动攀附撩拨唐仪的可能性倒是很大。两人能是好友,呵呵,十有,怕还就是那么回事。”

    分析的有道理,藏丰微微点头,不过却提醒道“有些话传出去是个麻烦,二位慎言!”

    本只是不满说些酸话而已,得了提醒,常临仙和骆言真皆心中一凛,闭嘴了,否则还真有可能惹来大麻烦,冰雪阁可不是他们有资格招惹的。

    三人没离开,依然眼巴巴看着,想着万一还有机会……

    走远了,四处无人之地,两人停下了。

    唐仪必须为刚才的事情稍作解释,刚才默认了对方说好友的事,免得被人家看轻了,“川颖先生刚才‘好友’之说,在下实在是高攀不起。”

    川颖摆手,“若说我们是‘好友’,其实也不为过。”

    唐仪不解,“与川颖先生之前素未谋面,今方初见…”

    川颖打断道“牛兄是川某的挚交好友,而唐掌门又是牛兄的夫人,这层关系论下来,你我自然也是好友。”

    这说法,唐仪别提有多尴尬,忙道“先生怕是误会了,我与牛有道早已没有任何瓜葛,‘夫人’之说,实在是不敢当,还请先生收回。”

    川颖苦笑“唐掌门也许不当回事,可牛兄却一直念着唐掌门,他生前在圣境时,就担心过自己出不来,人在那边也实在是无法顾及外面的事,曾叮嘱过我,希望在唐掌门遇到麻烦的时候能暗中出手相助。还特意叮嘱了,不要让你知道我出手与他有关。可如今他已经不在了,我也没必要再暗中不暗中的。”

    有些事情也许唐仪不知道,也许其他人也不知道,可对有些人来说,牛有道和赵雄歌是不是还关心上清宗却是了然于胸的。

    “……”唐仪这回真的是怔住了,牛有道在暗中帮她?忍不住道“先生说笑了。”

    “没有说笑,难道唐掌门觉得我有必要特意跑来一趟就为讲个不存在的笑话?若非受人所托,川某不至于跑这一趟。”川颖一声叹。

    唐仪无言以对,想想也是,凭对方的身份,根本连跑来找她的必要都不存在,犯得着降贵纡尊来见她么?

    察言观色一阵,川颖又叹息一声,“斯人已逝,唐掌门还请节哀!”

    ps感谢新盟主“吞吞吐吐吞吞吐吐吞”捧场支持。这位要说一下,打赏干嘛要那么分散,分散了没法置顶感谢。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