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七章 送个老婆给他!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管芳仪提醒道:“人家没想瞒一辈子,只想瞒到清儿大婚后再说,你一搅和,这下好了!”

    牛有道:“妇人之见!”

    管芳仪:“是,我是妇人之见,正因为我是妇道人家,才更懂女人。你真的一点都不愧疚?”

    牛有道有点火大,“少往我身上扯!”

    管芳仪一根食指在他心口部位勾了勾,结果被牛有道一巴掌给拍开了,但也不恼,“王啸,若是真觉得愧疚,不如将功赎罪,你干脆把人家给娶了算了。”话毕扭头就走。

    牛有道还来不及骂她,她就迅速跑了,一转眼看到一脸玩味的云姬,揶揄意味很明显,当即脸色一沉。

    云姬立马送了句话,“你能撇清就好。”

    “呵呵!”牛有道气乐了,连连点头,发现世道变了,一个个开始敢挑衅他了,指了指,“你们一个个的,这是欺我正隐姓埋名不敢发火让人发现,一个个的都想造反了是不是?当我收拾不了你们是不是?”

    云姬很淡定,转身守着窗外,当什么都没听见,嘴里轻轻哼着一个最近常哼起的调子,“山不言,沧海间……”

    不管牛有道承不承认商淑清的事和他有没有关,真正和他有关的一系列事情已经展开。

    金州刺史府,黎无花风尘仆仆而归,海如月闻讯从内宅出来迎接,见面便问:“传讯便可,为何还要招你亲自去一趟?万洞天府意见如何?”

    所谓意见,是因为商朝宗派了密使来她这里,要求金州配合南州的军事行动,要两州联手调动人马,对紫金洞施压,为商朝宗与紫金洞的谈判争取有利态势。..

    这边传了消息给万洞天府征求意见,谁知万洞天府的回复却是让黎无花尽快回去一趟。

    “进去再说。”似乎不便在外面多言,黎无花抬手示意了一下。

    夫妇二人迅速去了内宅,进了内宅的一间修炼静室后,黎无花方叹了声,“调动大军,配合南州的行动吧!”

    海如月惊讶,“宗门答应了?”

    黎无花四周看了眼,凑嘴在她耳边,低声且沉声道:“没办法不答应!知不知道为何传我回去,因为有些事不敢在信里提!掌门之前收到一封不知谁传递的密信,信中提及了赤阳朱果的秘密,信里把证据列举的清清楚楚!”

    海如月一惊,“你的意思是南州那边在搞鬼?”

    黎无花:“具体是谁搞鬼不知道,但要求我们配合南州的人马调动,除了南州那边还能有谁?唉,看来牛有道的死,并未把那个秘密带走。”

    ……

    紫金洞,龟眠阁。

    掌门宫临策以及几位留守的长老齐聚阁内,少了两人。

    严立走了,已经被缥缈阁的人带往了圣境。长老元岸则去了南州洽谈。

    留守的另两位太上长老也来了,春信良和屠快面色凝重,盘坐在钟谷子左右,面对下坐的一群人。

    钟谷子依然是闭目不语,宫临策代为宣布召集大家前来的来意。

    是何来意?钟谷子自觉寿限已近,肉身已太过老脆,无法再维持正常生理机能,要进入最后一次拼力修复的大闭关,若能挺过去,兴许还能多活两年,挺不过去,这次可能就是见大家最后一面了。

    讲完目的,宫临策最后宣布,“钟老闭本次关期间,任何人不得擅自接近龟眠阁,任何人不得打扰钟老闭关,违令者,以门规严惩!”

    沉默的众人神色凝重,连同另两位太上长老在内,皆齐声领命,“是!”

    宫临策这才看向钟谷子,“钟师伯,您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钟谷子缓缓睁开了双眼,语态沧桑道:“寿有天时,无以抗拒,匆匆百年弹指一挥间,往事历历在目,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孰对孰错,业障皆归为虚无,哪会还有什么吩咐。两位师弟,我可能熬不过今年了,且先告别一声,自珍重!”

    春信良和屠快面色悲恸,皆面对俯身垂首,“师兄珍重!”

    两人是真心动容,等不了多少年,两人也是要走到这一步的,有兔死狐悲之感。

    守在门外的巨安,无声泪流。

    钟谷子:“掌门稍留,其他人去吧。”

    “是!”诸位长老起身,恭恭敬敬拱手着,一步步后退着离开。

    春信良和屠快依依不舍,钟谷子唉声道:“去吧!”

    众人陆续离去后,钟谷子对宫临策微微点头。

    宫临策看了眼门外,走近钟谷子身边,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师伯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钟谷子亦低声微语,“我先以身试法,看能否成功,所需时日又如何,总有经验后,可供掌门参考!”

    “有劳师伯!”宫临策微微点头,这是他需要的,他虽有无量果,可整个紫金洞没有任何人有使用无量果的经验,不知道使用此物突破需要多少时间才行,这点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紫金洞不可一日无主,他是紫金洞掌门,不宜消失太久,又正值多事之秋,所以掌握到大概时间十分之重要,有了具体时间他才好给自己计划安排时间。

    钟谷子:“去吧。”

    宫临策后退开了,拱手行礼之后转身,大步离去。

    出了大门,挥手示意了一下,外面立刻有弟子鱼贯而入,抬了一缸缸清水入内,还有人捧了一匣子灵丹进去。

    这次大闭关,钟谷子不会再有外界饮食,几乎彻底进入辟谷状态,所需就是这些补充。

    待送入东西的弟子全部出来了,宫临策一声令下,“封!”

    嘎吱!龟眠阁厚重大门关上了,上锁,上封条。

    之后,宫临策率领众人站的整整齐齐,拱手三拜!

    一切完毕,外面加强了守卫,防止有人干扰钟谷子。

    而宫临策刚与众人走到山下,便有紧急传书送到尹以德手中,尹以德看后,对宫临策禀报道:“掌门,南州那边传来与商朝宗商谈的消息,商朝宗提出了过分的要求!”

    宫临策面无表情,“讲!”

    尹以德:“元长老那边报,商朝宗要留茅庐别院的人在南州留用,并要求归还茅庐别院的飞禽坐骑!”

    傅君让怒道:“开什么玩笑?这是和牛有道生前谈好了的,如今茅庐别院反悔是什么意思?那些飞禽坐骑也是他们立下字据赠送的,如今却要索回,简直岂有此理,早知如此,就不该让他们活着离开紫金洞!”

    宫临策问:“还有吗?”

    尹以德颔首:“还有,元长老发现逍遥宫和灵剑山的人已经抵达南州府城,似乎想趁机撬我们紫金洞的墙角。另外,商朝宗事先下达了军令,南州人马已摆出异常调动态势,而金州那边的人马亦有调动。”

    “观两者联动的态势,有两种可能。其一,商朝宗摆出了不惜代价的态势,只要我紫金洞敢妄动他,一旦南州有变,南州人马有可能紧急撤入金州,而金州人马是在做接应准备。其二,两州人马似乎有联手攻打光州的可能,大禅山掌门皇烈很紧张,已经紧急赶赴南州府城,面见了元长老。”

    莫灵雪冷笑:“好个商朝宗,真以为不敢杀他不成?掌门,依我之见,当速派人去,直接将茅庐别院众人悉数剿灭,茅庐别院的人没了,我看他还为谁谈条件!”

    宫临策斜睨道:“倘若商朝宗真不惜代价怎么办?杀了他?恐怕逍遥宫和灵剑山会巴不得我们这样做。杀了他之后呢?金州那边名义上是我们的,实际上是由牛长老生前掌控,主要人物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一旦杀了商朝宗,引起南州兵变,与金州人马搅合在一起,再攻打光州的话,逍遥宫和灵剑山必然乐见,必然倾力支持,你知道那是什么后果吗?”

    “转眼间,南州没了,金州没了,光州也要丢掉。你应该知道商系人马对我们的重要性,这是我们掌握燕国话语权的关键,丢掉三州,又失去燕国话语权,你觉得划算吗?”

    莫灵雪被说的无言以对。

    宫临策就一句话,“通知元长老,再谈!”

    谈来谈去,谈不出什么花样来,紫金洞那边有宫临策这么大个的“内奸”掌控着大局配合,结果可想而知。

    ……

    西屏关下,一支晋国人马抵达,针对西屏关的补给通道,终于被晋国大军打通了!

    “常将军!”

    “尹将军辛苦了!”

    尹除与晋国来将哈哈大笑,高兴的拥抱在了一起。

    两人松开后,常将军拉着尹除胳膊,指向后方浩浩荡荡的补给物资,“尹将军请看,我晋国精心打造的二十万张强弓,三百万支利矢,还有二十万晋国子弟,我可是给你送来了!后续我还要再给你送来一万车粮食!”

    “好好好!”尹除高兴的泪流,只有他才最清楚,面对秦军的强攻,他孤军守在这里守的有多苦。

    常将军拍着他后背,“不急着高兴,还有,请看!我为你带来了晋国五千余名修士,助将军一臂之力!”

    尹除一惊,“如今晋国修士调配紧张,一下调配这些给我,主战场上岂不紧张?”

    常将军摆手,“不用担心,卫国倒向我晋国的人马不少,同样,倒向我晋国的修行门派也不少。西屏关乃咽喉要塞,高大司马为了助将军坚守,不惜留用投靠的门派,而调用我晋国可靠的门派弟子给将军,将军切勿辜负大司马厚望!”

    尹除:“请常将军转告大司马,有了这些助力,我尹除可再坚守西屏关一年!”

    “好!”

    ……

    战局对卫国越来越不妙,然卫国和齐国的谍报机构也不是吃素的,原西屏关守将陈长功被杀之事终究还是被抖了出来,闹出不小的惊哗。

    看完各路消息的牛有道在楼阁内徘徊着,嘴里嘀咕着,“那厮究竟在哪呢?”

    坐在堆放文卷的案上,手里拿了颗梨啃的管芳仪嘴里嚼着,顺口问了句,“谁?”

    牛有道没回答谁,瞅着她似笑非笑道:“这段时间,邵平波出手连连,着实是痛快,我欲锦上添花,送他一份大礼,你觉得如何?”

    “大礼?”管芳仪不屑,极为不信,“你能给他锦上添花?”

    “送个老婆给他!”牛有道抬手遥指桌上情报,戏谑道:“太叔欢儿!他为晋国立下悍马功劳,再把堂堂晋国七公主,晋皇的掌上明珠嫁给他,这难道不是锦上添花的大礼吗?”

    “太叔欢儿?就是陈长功的那个…”反应过来后的管芳仪噗一声,嘟囔在嘴里的梨肉喷了出来,瞪眼道:“真的假的?邵平波能娶太叔欢儿?”

    ps:上章的黄九姨忘了提,不是大家说的不算,算的,本章黄十姨到!感谢“antill58”和“li书童”各赠送的一朵大红花捧场支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