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九章 乌常,招魂大法!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果子一到,牛有道还没有从疗伤中醒来,他们就已经在为恢复老族长的肉身做准备了,并不是要等到牛有道同意,牛有道不同意也不行。

    他们也觉得是自己应得的,没有狐族的帮助,牛有道不可能得到这些个狐仙果,凭什么不给他们一份?

    当然,牛有道能主动表态,省了口舌之争或闹出矛盾来最好。

    这边小心收好那颗果子之际,牛有道试着问了声,“果子的药力之下,族长多久能恢复过来?”

    黑云:“老族长肉身已经有过塑形,有了狐仙果的药力,自然就能恢复化形能力。现在的问题是老族长伤了根本,需要恢复受创的肉身。”

    牛有道明白,指恢复银姬自己挖去的那颗竖眼,颔首道:“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先给颗果子恢复老族长也有另一层原因,他没有使用无量果的经验,狐族这边肯定是有经验的,他想观摩一下。

    黑云:“只要狐仙果到位,随时可以开始,不过要等到人来。我已经召集分布于荒泽死地的各大长老尽快赶回,以合力助老族长恢复。”

    牛有道当即虚心请教:“使用狐仙果还需要其他人助力才行吗?”

    黑云摇头,解释道:“不是,老族长的状况你不是不知道,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她自己无法施以妖力炼化仙果药力达到恢复目的,肯定要外人注以外力相助。人不到位,仅靠我们几人,怕中途妖力不济有失,还是等人到齐了更稳妥些。”

    “原来如此。”牛有道颔首,既如此,那也只能是等人到齐再说,急不得。

    通过询问,获悉那些长老大概还要小半天后才能陆续赶到,到了后黑云还要让他们先恢复奔波所耗的妖力。

    对狐族来说,帮助银姬恢复乃是大事,马虎不得,必须万全小心。

    牛有道也就不急了,趁着伤势有所恢复,精力有所回升,开始安排自己的事。

    ……

    大罗圣地,罗芳菲步履匆匆来到莎如来公事房内。

    莎如来只抬头瞅了她一眼,便继续埋头忙自己的,谁知罗芳菲双手一撑案台,俯身道:“师兄,出事了,牛有道死了。”

    莎如来一怔,缓缓抬头,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

    罗芳菲:“牛有道死了,在荒泽死地遇刺,被人给杀了。”

    莎如来震惊,蹭的站起,沉声道:“这怎么可能?”

    罗芳菲愣住,没想到师兄这么大的反应,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刚确认了,不会有错。”

    莎如来:“荒泽死地遇刺…妖狐干的?”

    罗芳菲:“没有,说是一群蒙面人干的,身份不明,目前正在追查凶手身份,连父亲都惊动去了问天城。”

    “死了?”莎如来喃喃自语着,离案徘徊着,有些茫然,有点难以接受。

    他不久前已经接到了问天城那边的消息,说是无双圣地的人已经将七派督查人员给控制了,还正纳闷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这事?

    见师兄反应有点失常,罗芳菲狐疑道:“师兄,你怎么了?”

    莎如来摇头叹了声,“我没事。”

    罗芳菲近前挽了他胳膊,“看得出来,师兄对这个牛有道果然是很关注,是欣赏吗?我知道这个牛有道有点能力,死了的确有些可惜。”

    被她一说,莎如来回过了神来,否认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很吃惊,牛有道如今是什么身份?圣尊钦命的督查,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他下杀手?”

    罗芳菲:“是啊,我也想知道是谁干的,真是好大的狗胆!”

    莎如来忽想起了什么,试着问道:“确认死的是牛有道吗?”

    罗芳菲一怔,“师兄,你怎么了,还能假报消息不成?死的当然是牛有道,不是牛有道还能是别人不成?”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问确认了尸体是牛有道本人吗?”莎如来言辞苍白的辩解了一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知道另一件事情,他曾亲手送了个‘牛有道’进来。

    罗芳菲:“连父亲都被惊动了,自然是确认了,怎么可能有错。”

    “言之有理!”莎如来颔首,之后借口还有公务,将罗芳菲给打发走了。

    人走后,他却并没有忙于公务,依旧徘徊在屋内,神色狐疑不定,死的真是牛有道吗?那圣境内岂不是还有个‘牛有道’?

    他怀疑死的那个是假的,可转念一琢磨又觉得不对,不管真假,只要死一个,另一个都不好再现身了,难道牛有道真的出了意外?如此狡猾的小子,真能那么容易死于他人之手?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知道的越多则想的越多,越烦恼。

    之后王尊来到,奉上了一份密信。

    是牛有道来的密信,约他见面。老规矩,见面时间由莎如来安排,因莎如来这边的顾虑较多。

    见到这信,莎如来松了口气,估计死的是假的,只是不明白牛有道这样干究竟为何,圣境内死了一个,你牛有道还能露面吗?

    急于知道原因,立刻着手安排见面事宜……

    问天城内,气氛异常紧张,黄班这个坐镇此地的管事很忐忑,没办法,场面太大了,九圣法驾全部来了。

    一个小小的问天城,平常难得见一个圣尊来到,如今九圣齐聚,黄班感觉压力很大。

    候在九圣聚头的庭院外,黄班不断估算时间,估计丁卫什么时候来到,估摸着应该也快到了。

    也期盼丁卫快点到,否则感觉有点吃不消,九圣的心情都不好,万一一个伺候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玄耀也在一旁陪着,沉默寡言。

    某种程度来说,本该是他坐镇问天城,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被免后反倒是件幸事,轮不到他来承担这压力。

    “管事,牛有道的遗体到了。”周天雨大步来到,向黄班拱手禀报,他也是一脸憔悴,抓不到凶手,备受煎熬,一直忧心忡忡。

    黄班怒道:“怎么现在才弄到?”

    周天雨忙解释道:“管事,我们不能放任刺客逃掉,一直在尽力四处搜查,接到管事传讯后,才调了飞禽回头将遗体给送了回来,故而耽误了。”

    黄班冷笑:“搜查?搜查到了没有?敢公然下杀手,人家岂能不准备妥当?当时抓不到,后面还想搜到?我看你是再故意磨蹭!”

    当着自己人的面,周天雨也不说假话,苦着脸道:“黄管事,我知道是在磨蹭,可我也是没办法,我不‘尽力’怎么办,随便搜两下就回来能交差吗?”

    说话间,两名妖狐司人员抬着一副简易担架来了,担架上躺了一具遗体。

    黄班立刻凑上前去看,看清死者遗容后,忍不住叹了口气,“还真是这厮!”

    玄耀也赶紧凑上前看了看,看清死者真是牛有道后,还伸手探了一下死者身体,确认了真的已死,目光闪烁不定,回头看了眼庭院里面,不知九圣要看遗体干嘛。

    “来,小心抬进来。”黄班挥手招呼了一声,领着担架入内,同时也招呼了周天雨一声,“你也进来,你是当事人,圣尊可能有话问你。”

    周天雨慌忙道:“管事,我并未亲眼看到,我赶到时已经结束了,我也是听下面人说的。他们看到了,他们知道。”指了指抬担架的两人,想回避去见九圣,实在是害怕。

    黄班怒了,“让你进来就进来。”

    周天雨无奈,玄耀伸手在他后背推了一下,也主动跟着进去了。

    担架入内,就放在了庭院中央,其他人束手而立,黄班整了整衣裳,才进了正厅。

    很快,又躬着个身出来了,后面男男女女陆续出来了九人,正是九圣,露面的气势压人。..

    “参见圣尊!”束手而立的几人迅速拱手行礼。

    恍如一个大肉球走来的元色挥了下手,在场这些缥缈阁的人,说来都是他大元圣地的人,如今是他大元圣地执掌缥缈阁。

    行礼诸人立刻从担架旁后退开了。

    九圣走到担架旁,打量了一下遗体,罗秋问道:“这个就是牛有道?”

    黄班刚想应答,谁知督无虚冷眼斜睨吕无双,“是不是牛有道得问吕大美人,吕大美人跟他应该很熟吧?”

    几人闻言一起看向吕无双,吕无双冷冰冰道:“督无虚,别在这里阴阳怪气,我只是在无量园外见过他一面,谈不上熟悉。”说罢款款挪步,走到正面居高临下看了眼,“应该是他。”

    牧连泽瞅向一旁的乌常,“魔头,施展你的邪法招魂吧。”

    体格高大,半赤着上身,露出一声雄健肌肉,披头散发的乌常从人中走出,盯着遗体面容端详了一下,声音浑厚道:“若是阴魂不散,还有可能。死在大白天,阳至阴畏而避,又过了这么久,基本上没了可能。”

    牧连泽:“基本上不代表彻底无望,总要试试看吧!”

    乌常没有废话,突然屈指一弹,一道劲风击破遗体眉心部位,一滴凝固血滴缓缓从破口处浮空而起。

    血滴浮至他胸口高度后,乌常口中似乎念念有词,突然双掌一拍,合掌处渐有若隐若现黑雾缭绕。

    合掌左右手小指和无名指一收,并着的中指和食指霍然捅出,指向虚浮的血滴,指间缭绕黑雾立刻如条条黑蛇般飞游向那滴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