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六章 走,跟我绑人去!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一旦战事走向败局,齐国将面临灭国之危!

    国家兴亡和一群儿子的生死比起来,他选前者!

    儿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他不缺为他生儿子的女人,何况他还有其他儿子,中毒的只是位列朝堂的儿子而已。

    如此想法也许太过冷酷无情,做他子女的人肯定难以接受。

    可在他看来,个人的感受并不重要,若是整个齐国亡了,他失去的将不仅仅是那些中毒的儿子,连那些未中毒的儿女怕是也保不住,而且还将失去更多更多!

    所以,他宁愿颜面大失,也要将昊丞入赘给了卫国,他不缺这么个儿子!

    ……

    两支人马急匆匆在街上碰头了,为首的夫妻二人也碰面了。..

    带着人马而来,一脸络腮胡子的呼延威,一见昊青青便嚷嚷道:“火急火燎的让我带人来干嘛?”

    昊青青:“我被人欺负了,你难道不管不成?”

    “切!”呼延威不屑嗤声,上下打量自己老婆,“欺负你?在这齐京只有你欺负人的份,谁敢欺负你?我跟你说,我忙的很,我还要完成父亲交代的操练兵马任务,完不成又要挨军棍了,没时间跟你瞎胡闹…也是,你到时候又能幸灾乐祸看我笑话了。”

    昊青青紧绷着嘴唇看着他,眼眶红了。

    “呃…”正要拨转坐骑离去的呼延威一愣,发现不对,怎么感觉要哭了?这女人从不肯在自己面前示弱的,更别说在自己面前掉眼泪。不由试着问了句,“真有人欺负你了?”

    昊青青抬袖抹了把眼泪,“我只问你帮还是不帮?”

    呼延威挑眉道:“你不是嫌弃我一身臭汗,嫌弃我不干净,赶我去军营睡吗?怎么,现在不嫌弃了?”

    昊青青泪珠儿大颗滚落面颊,哽咽道:“呼延威,我二哥身中剧毒,要死了,你难道也不救吗?”

    “这…”呼延威咧嘴无语,呼延家在京城也不是摆设,有军方的情报网络,这事他不久前接到了消息,只是…他挠了挠头,“救…我当然想救,可我没那本事啊,让我上战场的话,兴许连蒙山鸣也要跪在我面前喊爷爷饶命,可解毒救人我是一窍不通啊!这事你应该找皇上、找三大派才对呀,找我没屁用的。再说了,救人你就说救人,说什么有人欺负你,两码事能搭上边吗?这不是摆明了又在骗我吗?”

    昊青青委屈巴巴的样子道:“若是父皇和三大派能想到办法,我找你干嘛?如今能解救二哥的只有那个京中隐居的鬼医弟子无心,父皇派了人去请,步寻亲自去请的,可人家见死不救,就是不肯施以援手。二哥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如今那个无心见死不救,非要让我二哥去死,你说是不是欺负我?”

    这叫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呼延威神情抽搐,“昊青青,别闹了,咱们…”

    昊青青突然打断,马鞭挥指丈夫,破口大骂,“呼延威,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老婆被人欺负了,你居然不管,你居然不为你老婆出头,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你老婆这样被人欺负不成?”

    不是男人?呼延威下意识挺起了胸膛,可随后又气势一泄,哭笑不得道:“你这女人一贯不讲道理,你想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带着兵马把那个无心给砍死吧?回头我还不得被呼延家的军棍给乱棍打死?你这是盼着我早死好改嫁吧?”

    昊青青瞪眼道:“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谁让你去砍死人家的?把人砍死了,我二哥怎么办?我是让你去请人的,帮我把人请去救二哥的。”

    “请人?”呼延威回头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马,再回头,愣愣道:“请人治病,让我带人马干嘛?”

    昊青青:“蠢货!连父皇都请不动的人,我们能请动吗?”

    呼延威这下倒是反应机敏,脱口而出道:“你不会是想让我绑人,逼他去给玉王解毒吧?”

    昊青青:“算你聪明了一回,走,帮我请人去。”策马就走。

    马背上的呼延威猛一个侧身,探身出手,一把拽住了她的缰绳,让她暂停了,大惊小怪道:“你疯了吧,我可告诉你,这事我不可能帮你。”

    啪!昊青青挥手就一鞭,抽在对方身上,“你还是不是男人?胆小如鼠,缩头乌龟,我怎么会瞎了眼嫁个你这种蠢货?”

    呼延威疼的龇牙咧嘴,松开了对方缰绳,迅速搓了搓被抽打的部位,“不是我胆小,父亲交代过,那个无心不能随便招惹,会惹出事来的。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连你家那位都不敢把人家给怎么样,我们出这头,不是明摆着要等着挨收拾吗?回去吧,别闹了。”

    昊青青瞪眼道:“你不去也得去,今天你还非去不可了!”

    之所以非要拉上呼延威不可,是她母亲的意思,也是当今皇后的意思。皇后也不傻,知道那个无心不能轻易冒犯,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去死,硬着头皮也要救啊!

    可是一旦轻易冒犯了那个鬼医弟子,又怕惹得皇帝震怒,于是皇后想到了自己女婿头上,呼延无恨的儿子!

    呼延无恨手握兵马大权,如今又在前线调兵遣将统帅作战,呼延无恨的儿子惹出事来的话,皇帝就算要罚,也只能是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

    只要把呼延威推倒了前面挡事,就算绑了鬼医弟子也不会有什么事。

    呼延威唉声叹气,“我说了,父亲交代过,不能招惹那人。虎叔也警告过我,那人不好惹的。昊青青,这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不能帮。别瞎胡闹了,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就要拨转马匹而去。

    “给我站住!”昊青青怒喝一声,然而呼延威不理会,旋即又大喊一声,“我不跟你赌气了,我给你生儿子行不行!”

    “呃…”呼延威拉住缰绳,回头道:“你有病吧?拿这事威胁我?这能威胁到我吗?”

    昊青青驱马靠近,提醒道:“你不是怕被你爹责罚吗?等到上将军回来,我肚子都大了,看在我给他个孙子的份上,看在你是在为呼延家开枝散叶的份上,他怎么的也得原谅一回吧。”

    呼延威手指抠着下巴,疑虑道:“这样有用吗?”

    说实话,他也很犹豫,玉王昊鸿毕竟是他老婆的亲哥哥,袖手旁观的话,也怕自己那些狐朋狗友看不起自己。然而现实摆着,那个鬼医弟子的确不好冒然招惹,如果能找到应付的借口,他其实还是愿意出手的。

    昊青青:“怎么没用,你将来是要承袭呼延家的人,没有子嗣怎么行,上将军不是经常暗示你我早点生儿育女吗?上将军惦记着抱孙子呢。”

    其实不止是呼延无恨,连皇帝和皇后都经常反复提醒她,要她早日为呼延家诞下子嗣,对呼延威承袭呼延家的势力有利,可她一直和呼延威较劲呢。

    呼延威琢磨着,似乎在算账一般,嘴里嘀嘀咕咕着:“抱孙子,万一是女儿呢?”

    昊青青瞪眼道:“那我就一直生,一直到为你生出儿子来为止。不,不管儿子还是女儿,我以后都敞开了肚皮给你生,行不行?”

    “呀!”呼延威乐了,旋即脸色一沉,“你说话不算话的时候还少了吗?”

    昊青青:“这次绝不食言!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对天发誓,一直给你生下去,前十年若不能给你生出五个儿女来,我是乌龟王八蛋!”

    这次为了救哥哥,她也算是豁出去了。

    “嘿嘿!”呼延威顿时摩拳擦掌了,知道昊青青也是要面子的人,绝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乌龟王八蛋。他乐了,突然一扯缰绳,拨转坐骑,对麾下人马喝道:“走,跟我绑人去!驾!”

    率先冲了出去,昊青青立刻兴奋着纵马跟上,一群人马追随而去。

    然而就在临近目的地巷子的时候,数人从天而降,当道拦住了他们,同时一声喝传来,“陛下有旨!”

    步寻派来的人及时赶到了,令昊青青的图谋破灭了。

    “父皇!”昊青青仰天大哭,父皇这是要眼睁睁看着她的哥哥去死啊!

    然而她无能为力,皇帝旨意一到,呼延威哪还敢乱动,其他人都不敢乱动了。

    见昊青青哭的撕心裂肺,当街蹲在了地上,呼延威心中莫名难过,走了过去,将昊青青扶起,拥抱在了怀中。

    昊青青扑在他怀里嚎啕大哭不止。

    正这时,一行车马来到,停在了鬼医弟子居住地外的巷口,一个衣着华丽、容貌端庄的女人下了车,正是英王妃邵柳儿。

    另一方的动静,也让邵柳儿等人多看了眼。

    在京城这么久,邵柳儿自然是认识昊青青等人的,可此时的邵柳儿面容憔悴,根本没心思跟那边寒暄客套耽误时间,在随行人员的护卫下,径直朝巷子走去。

    呼延威也认识邵柳儿,赶紧推说了一下怀中哭泣的昊青青。

    昊青青闻言抬头,回首看去,见到邵柳儿,当即大喊道:“三嫂,三嫂!”

    她的三嫂心情异常沉重,没有回应。

    倒是这边拦住的修士中有人闪身而去,拦住入巷的邵柳儿等人,“王妃止步!”继而又对随行护卫的车不迟拱手道:“车师兄,陛下有旨,任何人不得擅自冒犯无心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