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七章 夜会(四)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莎如来:“缥缈阁当然不会认为是意外,缥缈阁安排进去的人就出事,哪有这么巧的事。胆敢针对缥缈阁,还能如此神通广大,缥缈阁岂能不查,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在作祟,当时可谓严查。”说到这居然摇头苦笑了一下。

    牛有道忙问:“可是查出了什么结果?”

    莎如来:“是查出了结果,而结果也有点匪夷所思,居然有人在暗中保护管芳仪,这个保护管芳仪的人,你只怕是想不到,不妨猜猜看。”

    牛有道心里嘀咕,他认为自己已经猜到了,恐怕是魔教,因为他早已知道魔教在暗中保护管芳仪,只是这魔教神通广大的能耐未免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居然能准确盯上缥缈阁安插的密探,能耐真是不小啊!

    尽管心中有猜测,还是佯装不知的问道:“这如何能猜出,是谁?”

    莎如来抬头看了看峡谷上空的星空,“齐国皇帝昊云图!”

    “昊云图?”牛有道惊的下巴一垮,不是魔教,居然是昊云图?急问:“管芳仪艳名远扬,堂堂齐国皇帝会为了她对抗缥缈阁…这不太可能吧?”

    莎如来:“可事情就是这般离奇,那个昊云图为了保护管芳仪,居然动用了齐国庞大的谍报机构,动用了齐国校事台的力量来保护。任何身份来历不明的人,但凡有一点可疑的,任何打入扶芳园的人,统统被齐国校事台给秘密处决了。”

    牛有道有些难以置信,“凭昊云图的力量,能和缥缈阁作对?”

    莎如来:“明着自然不是缥缈阁的对手,可这种安插密探的事根本没办法明着来,必须保密。整个齐京都在昊云图的严密掌控中,昊云图在齐京占了天时地利,明里、暗里又随时能动用各种力量,缥缈阁安插密探的事又不能暴露,强龙不压地头蛇。”

    “你可以想想看,管芳仪就呆在齐京那块巴掌大的地方打转,几乎从不离京,可以说是完全被昊云图的势力包裹着,稍有风吹草动都难以躲过齐国校事台的察觉。打进扶芳园的人总得跟缥缈阁联系吧,而新人一打入扶芳园就被校事台给盯上了,之后一跟外界发生异常联系就被发现了,校事台立马就动手处决,目标如此明确,缥缈阁还怎么玩?”

    的确有些匪夷所思,牛有道不解道:“昊云图为什么要这样做?”

    莎如来:“当缥缈阁发现是齐国校事台在搞鬼后,也很奇怪,遂针对校事台查探,结果发现是昊云图的意思,而昊云图之所以保护管芳仪竟是因为昊云图喜欢管芳仪。”

    昊云图喜欢管芳仪?牛有道目瞪口呆了一阵,方问:“是不是搞错了?据我所知,管芳仪跟昊云图没有任何关系,管芳仪甚至没跟昊云图接触过…难道管芳仪有事瞒着我?”

    莎如来:“他们的确没接触过,缥缈阁没查到两人有任何来往过的迹象,越发疑虑,怀疑昊云图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势力在暗中左右,遂追查不放,可是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出任何端倪来。最后没办法,缥缈阁直接扯掉了面纱,不再暗中行事,直接找到了负责校事台的大内总管步寻,问他为何要保护管芳仪。步寻你应该认识。”

    牛有道点头,“算是熟人。”

    莎如来继续道:“步寻被缥缈阁找到后,不敢隐瞒,老老实实交代了,只因昊云图喜欢管芳仪,但是碍于管芳仪的名声,加之管芳仪有太多人注意,昊云图没办法将管芳仪占为己有。昊云图登基前就看上了管芳仪,只不远不近地看了眼,就被她的风华所吸引,可谓一见钟情,但因皇位之争,事关生死,不得不压制住自己的欲望。登基后,又碍于自己皇帝的身份,怕有影响,顾虑更多,只能是远远看着,暗中保护。”

    “照步寻的说法,与其说是保护管芳仪,不如说是昊云图在保护自己心中的一个念想。”

    “保护一个‘念想’,这…”牛有道真正是无言以对,发现男女感情这种东西还真是说不清楚,居然如此畸形,令他有些哭笑不得,敢情管芳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堂堂一国帝王居然在暗恋那女人,居然在暗中保护,那女人居然不知道。

    当然,若知道的话,估计也不能被自己给拐走。

    由此可知,估计当年不知有多少男人暗暗恋慕。

    牛有道越想越感慨,能让一国皇帝如此对待,可见管芳仪年轻时该是何等的绝代风华,难怪被称作天下第一美人!

    只是红颜易老,如今再无当年的风光,令人唏嘘。

    莎如来:“步寻大概也猜到了他之前处理的人可能是缥缈阁的密探,也做了某种不再干预的保证。可缥缈阁直接跳了出来,就没了再往管芳仪身边安插密探的必要,否则任何新人一进入扶芳园,人家不用查也会直接怀疑到缥缈阁的头上。秘密行动有时面临的特殊性就在这里,一旦暴露,就毫无秘密可言,就意味着行动的彻底失败,没了再继续下去的必要性,否则会危及上线,很容被人顺藤摸瓜。所以缥缈阁早就放弃了管芳仪,她身边是干净的,至少没有缥缈阁的人。”

    对此,牛有道微微颔首,理解了,抬头看天,估摸着两人已经聊了快一个时辰。

    话说的有些多了,某种程度来说,这样有点不安全,可是没办法,两人以后不可能经常碰面,所以有些问题他还是要趁机弄清楚,遂又问:“我在天都秘境盗取缥缈阁衣服假冒的事,有多少人知道?”

    莎如来知道他担心什么,“你放心,该清扫的痕迹我已经提前帮你处理干净了,丁卫接手缥缈阁后也看不到相关情况。”

    牛有道听后终于放心了,但说到天都秘境,他倒是想起一件久存疑惑的事来,“圣境历练名单的变化情况我大概知道了,可当初天都秘境名单的变化是怎么回事?打回名单的原因我也听说了,可按理说缥缈阁不会草率下决定,既觉得不妥,之前就该考虑到,已经做出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为何会突变?”

    那次差点把他害死在天都秘境,有机会他肯定要弄清楚原因。

    莎如来:“历届的天都秘境之行为何会存在,其中原因想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天下修士人人心知肚明,只是没人敢明着说出来而已,无非是九圣想削弱修行界的力量,想将修行界的力量维持在一定弱度,否则让修行界的力量膨胀到了一定的地步会衍生出过多暗藏野心者,届时不好驾驭。加入散修,也是见散修多年未清理,顺带清理一下而已。”

    “当然,一开始只是例行行事,照常清理便是,谁也没多想。可后来跑来一个叫贾无群的人,是宋国丞相紫平休手下的心腹谋士,他区区一个凡夫俗子居然敢跑到天都峰做说客,说各国征战,各派修士都把精锐弟子用在了战场上,在敷衍天都秘境之行。”

    牛有道闻言打断一问,“贾无群?可是传说中宋国的那个所谓的‘隐相’?”

    虽没打过交道,可凭他如今的情报渠道和层次,类似的名人,他多少有所耳闻,只是没有重点关注所知不多而已。

    莎如来颔首,“没错,正是他。”

    牛有道哦了声,“后来呢?”

    莎如来:“缥缈阁又不是傻子,获知此人宋国身份后,便知此人是见宋国有灭国之忧,欲借缥缈阁的手力挽狂澜。区区凡夫俗子竟敢打缥缈阁的主意,免不了要略作惩处。他既然喜欢做说客,我便命人把他舌头给连根拔了,小惩大诫,以儆效尤,看他以后还怎么嚼舌头。”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意见的确切中了要害,引起了九圣的关注,经核实,发现各派的确留下了精锐弟子放置于战场征战,如此一来弱化了九圣的意图。这才有了名单被打回,并冻结战事的举动。”

    “战事冻结,宋国因此而逃过一劫,也让宋国如今的皇帝吴公岭钻了空子,成就了如今的吴公岭。这就是缥缈阁尽量避免直接介入诸国纷争的原因,随便一个决定,便有可能改变天下格局,很容易出现不可控的后果,不得不慎重。”

    牛有道今日方知事变的根由,不由沉吟道:“隐相?一个贾无群居然悄无声息地精确击中一点撬动了天下大势,保住了宋国,看来此人的确有几分本事。”

    莎如来:“的确是有些能耐。宋国三大派能顺利掀翻牧卓真换吴公岭上位和满朝文武的配合脱不了干系,而里应外合一举掀翻牧氏皇权的召集人就是紫平休。根据缥缈阁获悉的宋国那边的种种迹象显示,紫平休那次的冒险举动,很有可能是那个贾无群在背后出谋划策。紫平休能登上相位,还有每次重大决定的背后,都有这人的影子存在,这就是这个贾无群被称为‘隐相’的原因。”

    牛有道听后,扶在杵地剑柄上的双手十指略有不安地轻轻动弹着,眯眼道:“牛某有眼无珠,竟不识天下真豪杰。隐相…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此人的确不简单,有机会倒是要会会。”

    莎如来随口安慰:“此人深居紫府,来去悄然,又不为功名利禄所诱,很低调,从不张扬,又只是一凡夫俗子,没注意到也正常。”

    牛有道笑而不语,差点稀里糊涂把性命丢在了天都秘境,敢情背后藏了这么个人物,差点死得冤枉,总之这一刻起,贾无群引起了他的正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