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三章 关照一二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那些人找上这边查过川颖之后,也让这边紧守口风。

    而涉事门派的女弟子毁了清白,涉事门派也不会张扬,差不多也就是家丑不可外扬的意思。

    按理说,知道川颖天地门身份的人不多,牛有道那边的人怎么会知道了,还特意过问此事?

    当初救川颖的时候,纯粹是“做人”,谁也没想到会惹出惊心动魄的事来,更没想到川颖居然要娶冰雪阁阁主。

    搞得这边都不知道该不该借川颖的光,借了这光的话,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先生是不是为难了?”左边的红袖试着问了声。

    “唉!”令狐秋前俯后仰个不停,叹道:“冰雪圣地那边不让张扬这事,既然冰雪阁主下嫁已成定局,那边怕是不愿川颖以前的污点被到处宣扬。”

    红拂嘀咕不满了一声,“袁罡的信,又不是牛有道的亲笔信,不回有什么关系。”

    虽是不满之言,可也不是没有道理,有些事不好随便告诉外人,但令狐秋还是有些犹豫,袁罡毕竟是牛有道的心腹。

    这边对牛有道的感情一直很复杂,而牛有道对天地门的影响也一直如影随形,天地门能顺利开山立派,是得了牛有道帮助的。晋皇太叔雄把天地门强行迁到此地来,也和牛有道脱不了干系。

    这里正斟酌犹豫,远空飞来两只大型飞禽,临近后直接俯冲而下,落在了宗门正殿之外。

    一名身段高挑的白衣男子落地走来,腰配长剑,白衣如雪,乌黑长发倒梳了一条麻花辫垂在身后,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样貌给人一种颠倒众生的气质,尤其是星眸闪烁生辉之际的眼神很迷人,男子中罕有的英俊面容。

    身段挺拔,整个人又显得干净利落。

    “川颖?”闻讯而出的令狐秋见到人愣了一声,明显有点意外。

    随之而出的红袖、红拂见到来人亦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身为女人,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的的确是好看,只一眼就给人怦然心动的感觉。两个女人内心里多少感到有些可惜,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为何偏偏要风流,为何偏偏要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坏了名声。

    “掌门!”川颖走来拱手见礼。

    令狐秋抬了下手,示意不必多礼,目光却盯向了守在飞禽身边的那几个人,低声问了句,“那边的人?”

    “嗯!”川颖略点头,“看来你都知道了。”..

    “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能不知道吗?何况人家之前就查到我这来了。”令狐秋说着抬手示意了一下。

    两人旋即进了屋内,穿过后堂到了内宅庭院中漫步。避开了外面人的耳目,令狐秋方问道:“你怎么来了?”

    川颖:“要去圣境完婚,走之前总得来向掌门打声招呼。”之后又补了一句,“本欲邀请掌门一起赴圣境,但冰雪圣地那边不同意。”

    令狐秋能理解,叹道:“当不起你掌门,我看还是将你逐出门派吧。”

    川颖停步凝视道:“莫非令狐兄认为川颖是忘恩负义之人?川颖虽风流,却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否则令狐兄也不会帮川颖渡过难关。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

    令狐秋亦停步负手,“报答?你娶了雪落儿,飞上枝头,按理说我该为你高兴,可我不知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

    川颖略沉默,“祸福难料罢了。”

    令狐秋:“你说你这副招蜂引蝶的臭皮囊惹出过多少麻烦?”

    川颖:“天生父母给的,你让我怎么办,自残不成?”

    令狐秋:“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多凶险?得亏雪落儿保你,否则你焉有命在?我说你招惹哪个女人不好,惹她干嘛,她那种女人咱们这种人无福消受的。”

    川颖:“我哪敢招惹她,我以前又没见过她,谁能想到是冰雪阁阁主降贵纡尊。”

    令狐秋:“那你就让她玩玩算了,娶她?这福气你吃受的起吗?”

    川颖哭笑不得:“什么叫让她玩玩,令狐兄,你这叫什么话?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就是女人的玩物不成?”

    令狐秋:“到处沾花惹草,我看也差不多了。”

    川颖叹道:“就算你说的在理,可我能怎么办?这种事男人天生不占理,在那边的眼里能觉得是她在玩吗?任谁都以为是我在玩,是我在占便宜,不娶她,我死的更快。”

    令狐秋:“算了,都已经这样了,你自求多福吧。娶了她也不是坏事,至少你以后不敢再招惹其他女人,其他女人也不敢再往你身边凑近了。”

    川颖露出自嘲笑容,伸手袖子里摸出一沓金票,递给他。

    令狐秋愕然:“什么意思?”

    川颖:“大恩不言谢,你这里消耗也大,手上拮据,十万金币略表心意吧。大恩容以后有机会再报。”

    令狐秋斜眼道:“你哪来这么多钱?雪落儿给的?”

    川颖:“这点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怎么,觉得我吃软饭,嫌弃?”

    令狐秋:“女人给你的钱,你给我?你说我收还是不收呢?”

    “哎呀,收下吧,就当是我卖身的钱。”川颖抓了他手,硬塞进了他的手里。

    令狐秋看着手里的金票,很是无语,这钱拿在手里怎么感觉哪哪都不自在。

    川颖:“都已经这样了,还计较那些个有什么意义。此去圣境我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来,也许永远都出不来,趁现在的,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能办到的尽量给你办了。”

    令狐秋:“那边不希望你的事被到处张扬,咱们还是尽量少来往吧。”

    川颖反问:“瞒得住吗?冰雪圣地能查出来,其他人查不出来?恐怕我和天地门的关系已经有许多人知道了。”

    令狐秋:“一时间的,你能帮我什么呀?是能让天地门成为晋国第一大派,还是能让我修为暴增,或是让我富甲天下?”

    川颖想了想,苦笑:“给你第一大派的名头,你手下的底子也没那实力撑起来…看来也只能给你点小钱意思一下了。对了,你不是还有个结拜兄弟在圣境吗?”

    令狐秋:“牛有道?”

    川颖:“是啊,听说去圣境历练的人都身处险境,要不要我利用雪落儿的关系?兴许能在圣境关照一二。”

    “这个…”令狐秋犹豫了,若是雪落儿肯帮忙的话,兴许还真能在圣境帮衬一下牛有道,自己也算是还了牛有道一点人情。“这样做合适吗?”

    川颖:“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不会鲁莽乱来,到时候视情况而定。令狐兄,牛有道在圣境内可能还不知你我的关系,你不妨书信一封,以证明你我关系,我去了圣境会找机会转交给他。”

    令狐秋琢磨了起来,这边和川颖的关系袁罡应该是知道了,牛有道困在圣境内还真有可能不知道,只是这信该不该写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川颖察言观色一阵后,说道:“掌门,我不能久留,外面的人还在等着,我马上就得离开。”

    在他的催促劝说下,令狐秋最终下定了决心,迅速回到屋内写下了一封书信交给川颖。

    送走川颖后,令狐秋毁掉了袁罡的信,没有再回复,既然川颖会与牛有道见面,他这里也就没了回复袁罡的必要。

    ……

    圣境出口,一行人从波光涟漪中走出。

    见到一群人拱卫的一个女人现身后,恰好在此地督查巡视的牛有道嘴角浮现笑意,直接闪身飞了过去。

    人还未到,那个女人的护卫中立刻闪出两人拦下了牛有道,喝斥:“什么人?”

    牛有道隔着人朝那气度雍容的女人拱手行礼,“莎城主,多年不见,可还记得轩辕道否?”

    那女人正是莎幻丽,只是样貌气质上看着比当年成熟了不少,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

    某种程度上,牛有道还是挺同情这女人的,身不由己,终身难嫁,和冰雪阁的雪落儿可谓是同病相怜。

    甚至是比雪落儿更不堪,雪落儿还算是正儿八经的冰雪阁阁主,又是修士,能高来高去,因此能弄出即将婚嫁的私情。而这莎幻丽却是一凡夫俗子,没能力管制摘星城的一群修士,反过来说其实是被一群修士给看护着,逃不掉,也跑不掉,根本没机会做出任何出轨的事。

    突然被拦,莎幻丽怔了一下,旋即笑容灿烂,挥手示意阻挡的护卫退下,款款向前,笑道:“是你。是叫牛有道吧?是了,听说你在圣境。”

    白发老头,也是摘星城莎幻丽手下的总管向明,跟上了前,盯着牛有道冷冷道:“为何拦路?”

    牛有道忙解释,“并非拦路,奉圣命督查,恰好巡查至此,不想遇见莎城主,不敢避而不见,故而拜见。”

    莎幻丽笑道:“向伯,不用紧张。”

    话刚落,数只大型飞禽落在了山巅盆地四周,有人纵身飞来,向其行礼道:“小姐,先生吩咐我们来接您回家。”

    莎幻丽脸上的笑容悄然消失,淡然道:“不回了,雪落儿还在冰雪圣地等我。”

    “这…”来者顿时一脸为难。

    莎幻丽已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总管向明经过时对那人略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再说什么。

    很快,一群人驾飞禽而去,剩下莎如来派来的人在那唉声叹气。

    站在山巅目送的牛有道也有些傻眼,计划突然出现了超出预料的漏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