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五章 得拿出诚意来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晁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知自己落在了妖狐的手中。

    宝珠照明,师徒三人皆吊在一座地下空间内,身后是一片地下湖,湖上的石顶渗水滴滴答答如雨,有回音。

    三人都很狼狈,一身血迹,浑身是伤,被狐族严刑拷问过。吊在那,吊的不高,脚尖堪堪离地。

    三人被抓后,身上搜出不少妖狐的竖眼,后果可想而知,狐族愤怒了,虐待!

    晁敬倒是个硬骨头,面对狐族的严刑,死活不肯招供。

    不过他很奇怪,狐族居然在刑讯逼问有关牛有道的事情,甚至问到了有关牛有道去蝶梦幻界的事情,他不知道狐族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之所以不招,倒不是为了保护牛有道,而是知道自己就算招了也活不了。

    不招的话,对方为了寻找答案,也许还有条活路,也许还能让自己多活一阵,也许还有脱身的机会。

    至于徐火和另一名万兽门弟子,刑讯逼供也没什么用,两人知道的并不多,有关牛有道和蝶梦幻界的事,两人更是一点都不知情。

    严刑逼供也问不出什么之后,妖狐住手了,就这样一直把他们给吊着。

    好久没有理会他们,晁敬不知这些狐妖在等什么。

    也是经过这遭,晁敬才知妖狐中居然还有能化形的存在。

    看着前方洞口两名老头在嘀嘀咕咕,喉结耸动的晁敬出声道“我们可以谈谈合作。”

    两名肩负四处驰援任务的老头正是之前和牛有道交过手的镰刀老头和鬼头刀老头,两人闻声回头看来,相视一眼后,双双走了过来。。

    鬼头刀老头“合作?合作什么?”

    双臂早已吊得麻木的晁敬道“只要你们放过我,什么合作都行。你们觉得怎样合作可以,你们觉得怎样合作放心,我就怎样配合你们,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们放过我。”

    鬼头刀老头“行呐,先把我们问你的问题老实交代了。”

    晁敬“可以,但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反悔?只要让我先确认了安全,我肯定会告诉你们。啊…”身子一颤,发出痛苦闷哼声。

    鬼头刀老头一指戳进了他的伤口中,钻了钻,拔出手指,放在嘴上吮吸血迹,舔的津津有味。

    洞口深处忽传来“咄咄”的声音,有脚步声从洞口甬道内由远及近,一脸苦楚的晁敬睁眼看去,那“咄咄”声似乎有些耳熟。

    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黑狐汉子,而黑狐汉子的身后还有一人跟着走入,来者拄剑而行,“咄咄”声正是剑杵地走路时发出的动静,招牌似的走路方式,正是牛有道。

    “牛长老!”徐火惊喜呼唤了一声。

    晁敬也有点意外,没想到牛有道会出现在这里,惊疑不定,联想到狐妖刑讯逼问蝶梦幻界的事,询问对牛有道不利的事情,多少又燃起一丝希望,立刻喊道“老弟,我在这里。”

    “怎么把他们给弄成了这样?”走来的牛有道挑眉问了声。

    黑狐汉子道“杀了我那么多同族,还想我客气款待不成?”

    “言之有理!”牛有道嗯了声,表示理解,走到吊着的三人面前,双手杵剑身前,打量着三人,道“三位受苦了。”

    晁敬“老弟,你怎么会来这里?”

    牛有道“你失踪了,大家都怀疑是我干的,你说我冤不冤?没办法,我只好出来找你,以洗刷自己的冤屈。”

    原来是找自己的,至于怎么找到自己的并不重要,反而说明了牛有道这厮有能耐,晁敬求生欲越发强烈了,“好,只要我能回去,一定为你证明。”

    牛有道“不用,区区小事,若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这些年岂不是白混了,放心,我自己会证明。”

    晁敬看看盯着自己的狐族,“老弟,你跟他们谈谈,只要我能脱身,定有厚报。”

    牛有道平静道“我向他们求过情,他们不肯放你。”

    “老弟再想想办法。”晁敬吊着的身躯挣扎了一下,忽又低声道“老弟近前说话。”

    牛有道左右看了看狐族,走近了,侧耳倾听状。

    吊着的晁敬用力够低了脑袋,尽量把嘴往牛有道耳边凑,低声细语道“他们不知从哪获悉了你去蝶梦幻界的事,一直在刑讯逼供,可我一字未提。”

    侧着脑袋的牛有道“哦”了声,回头正对看着,“你都这样了,还威胁我呢?”

    晁敬大惊道“老弟,绝无此意,求老弟想办法救救我。”

    牛有道“没有吗?前天晚上威胁我的帐怎么算?”他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红衣裳,提醒对方。

    晁敬慌忙喊道“老弟,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那是一时冲动,绝无歹意。老弟,只要我能出去,今后我晁敬唯老弟马首是瞻!求老弟救救我。”

    “这是我的衣服。”牛有道抬手,手指拨了拨对方身上带血的破烂衣裳,“救你?若非我救你,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他们留着你不杀,就是在等我来,是我交代他们先不要杀你的。不能这样杀了你,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惦记着你,怎么的,都要来见你最后一面做个交代,不然我没办法对自己交代。”

    吊着的三人同时一静,皆怔怔看着他。

    晁敬渐渐瞪大了双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对方能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其实早该明白了,只是之前满是急于求生的情绪,有怀疑也不愿去多想,只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此时对方把话说的如此直白了,焉能继续迷梦不醒。

    “牛有道,你竟敢勾结妖狐!”晁敬怒声而斥,愤怒无比,明白了自己为何会中狐族陷阱,原来背后是这位在使坏。

    牛有道抬手揪住他胡子拽着玩,“说什么勾结多难听。当然,你若非要说是勾结,我也没什么意见,真要说到勾结,我跟他们也就是刚勾结上的,和你才叫真正勾结了好久。我说晁长老,你身为堂堂万兽门长老,都能背着万兽门勾结外人,还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边说,边将他胡子精挑细选似的一根根拽下,“还有,你在做梦吧?人都落在了我的手上,还敢跟我叫嚣?求我,应该要求我,求的我开心了,我不生气了,自然就会放过你。”

    胡子硬生生被一根根拽掉,晁敬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此时身上和心灵上承受的痛苦远比这重的多,哪还能感受到这么点拔胡子的痛苦。

    人家愿意拔着玩,他也直接忽视掉了,悲声道“牛有道,就因为我前天晚上威胁你?”

    牛有道“说那么多没意义,我只问你,知错没有?”他这一刻的眼神干净而认真。

    “我…”晁敬语结,颤声道“我错了…知错又如何?”

    牛有道“知错就该认错,你说是不是?”

    晁敬“你究竟想怎样?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给老子一个痛快!”

    牛有道“你不肯认错,不肯臣服于我,让我怎么敢留你一命?”

    两名万兽门弟子皆眼巴巴看着晁敬,希望他真心认错。

    黑狐汉子等人也好奇地看着牛有道,不知他绕来绕去绕个什么劲。

    晁敬深吸了一口气,“好,只要你饶我一命,我保证臣服于你,我需要怎么做你才能放心,有什么条件和要求尽管提出来。”

    牛有道“对嘛,事情就是要有得商量才对嘛。当然,光嘴上说没用,得拿出诚意来。”

    他那口气和态度的确是有得商量的样子,吊着的三人心中都涌起了一丝希望。

    晁敬惊疑不定道“你想要什么诚意?”

    “劳烦先把他们三个放下来。”牛有道回头,抬手示意了一下。

    黑狐汉子颔首,也想看看他想干什么,回头“嗯”了声。

    两个看守的老头立刻解开了石壁上的吊绳,也不知是什么绳子,看起来像是细藤编织的。

    绳索一松,三人掉落在地上,幸好吊的不高。不过三人已经是倍受折磨,身子有点虚,一落地便倒下了,又挣扎着爬起,一个个坐在了地上喘气,被吊久了的双臂已麻木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

    唰唰声在地面响起,只见牛有道手中剑鞘在地上划出了三个字黑牡丹!

    众人皆疑惑,不知是什么意思。

    写完字的牛有道收剑杵回了身前,朝那三字偏了偏下巴示意,“认识吗?拿出诚意来,向她磕头认错。”

    向这三个字磕头认错?晁敬“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看来是真不知道。”牛有道朝黑狐汉子示意了一下,“这位是狐族的族长,你没看他一身黑吗?”

    然后呢?晁敬三人不知所以,等着牛有道的后话。

    黑狐汉子冷眼瞅着牛有道,不知往自己身上扯个什么劲。

    牛有道“你们杀了多少狐族?有些事做了就要付出代价,我在帮你们,帮你们洗清身上的血债。磕头认错吧,拿出诚意来,让这边满意了,我才好帮你们说话。”

    三人看看黑狐汉子,果然是一身黑,再看看地上黑牡丹三个字,似乎明白了什么。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