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二章 也不知是哪个孙子害老子跑来跑去

作品:《道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晁胜怀失踪了?”领头的鹿行使眉头一皱,问:“什么时候的事?”

    来者报:“就是昨天的事!我找到另一内线询问涂元培,才知万兽门正在大肆寻找晁胜怀的下落。一听晁胜怀失踪了,关系到我们此来的任务,我立刻打听是怎么回事。他说晁胜怀昨天在万象城一家酒楼内喝酒,突然被一伙计叫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惹出动静后,同去的万兽门弟子一查,才知道酒店早已被人做了布置,晁胜怀很有可能遭遇了不测……”

    他把打听来的前前后后情况讲了下,说万兽门兴师动众至今没有找到晁胜怀的任何踪迹。

    鹿行使眉头深皱,来回走动着,徐徐道:“早不失踪,晚不失踪,偏偏在我们赶到的头一天失踪了,此事会不会有什么蹊跷?”

    他们是奉本届轮值缥缈阁的掌令丁卫的命令前来的。

    黄班目睹了晁敬和太叔山岳的争执,之后将情况上报。丁卫接到消息后,觉得有点意思,牛有道和晁氏爷孙背后搞出这么多事,缥缈阁居然一点都没有掌握。

    圣尊本就对缥缈阁不满,加之如今又是他执掌,他不能坐视,而因为牛有道和罗芳菲之间蹊跷的牵连,他本人也对牛有道有了兴趣,遂安排了人来找晁胜怀调查,想搞清内幕,看能不能梳理出牵连到罗芳菲的线索来。

    他派来的人倒是赶来了,结果调查对象却失踪了!

    闻听此言,几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道:“行使,你是怀疑有人走漏了消息吗?”

    鹿行使回头道:“否则为何会这么巧?”

    另一人道:“咱们接到丁先生的命令可是直接出发了,途中一刻未停,一直在天上飞,未和其他人接触。”

    鹿行使摆手,“我不是说我们自己走漏了消息,我们再走漏消息,变故也不可能赶在我们前面提前这么长的时间。若真是走漏了消息的话,问题很有可能出在丁先生自己的身边,照说丁先生也不会到处宣扬要办的事。时间上也还是对不上,昨天发生的事,就算丁先生身边有人走漏了消息,知道我们要来,能提前这么多时间赶到吗?而且晁胜怀的失踪不像是临时起意,事前应该是花了时间准备的,才能如此精准下手,才能在万兽门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行事。”

    回头又问来人,“涂元培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来者回:“具体时间不清楚,不过昨天晚上还有人看到过涂元培,后半夜就不见了。涂元培并非外派搜寻晁胜怀的人,也未向宗门告假,按理说是不可能擅自不归的。涂元培师承这一系的人也在寻找,未发现其下落。”

    鹿行使摸着胡茬,嘀咕道:“丁先生要找晁胜怀,晁胜怀失踪了,我们要联系涂元培,涂元培不见了。晁胜怀失踪也就罢了,涂元培是我们缥缈阁的人,为什么会失踪,为什么恰恰是涂元培失踪?”

    琢磨了一阵后,他回头左右道:“涂元培的另一重身份隐秘,我们也是因为来办差,才刚知道不久。诸位,这事很不正常啊!”

    一人问:“晁胜怀不见了,丁先生的差事我们如何继续下去?要不干脆直接露面去找万兽门掌门西海堂,让他动用万兽门的力量全力配合,谅他也不敢不配合。”

    鹿行使:“这事没那么简单,妄动会给我们自己惹麻烦,不要打草惊蛇,先传消息给丁先生,等丁先生决断!”

    ……

    秦观、柯定杰已经等了牛有道快两天的时间,还不见牛有道回来。

    两人的心情相当焦虑,牛有道让他们等着,可又迟迟不归,也不知是不是出事了。..

    还有之前干的事,走还是不走?要不要回去向缥缈阁出卖牛有道而将功赎罪,两人的矛盾心情令自己陷入了极度的煎熬中。

    不走守在这里的话,又怕缥缈阁发现人不见了找到这里来。

    万一牛长老真的出事了,两人守在这里得傻等到什么时候?

    牛长老为什么要那样做?许多事情两人怎么都想不明白,恐慌阴影一直徘徊在二人心头。

    幸好牛有道没有耽误太久,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不知两人会做出什么选择,动静一响,两人双双抬头,只见一条人影唰一声从天而降,穿过树冠落地,正是牛有道。

    “长老!”两人重重松了口气,双双走了过来见礼。

    牛有道颔首,环顾四周一眼,问:“都收拾干净了?”

    两人点头,秦观道:“打扫干净了,没有留下痕迹。”

    柯定杰则问:“长老去了这么久,那只黑狐怎样?”

    时间是有点久,主要是因为追赶而导致来回的路上耽误了时间,牛有道:“黑狐早就解决了,途中遇到了些其他事耽搁了。”

    他也不能说追黑狐追了好久,那个理由不好说,妖狐能遁入沼泽中,除非他公开自己能在沼泽里潜行。

    听到成功灭口了,两人少了最害怕的顾虑,内心真正是如释重负。

    “长老,现在怎么办,要去和我们一路的人碰头吗?”秦观问。

    牛有道踱步四顾,问:“我不在,这里没什么异常吧?”

    秦观:“没有任何异常,一个人影都没见过。”

    牛有道:“去约定的那个碰头地点,还有充足的时间,不着急。这一通跑来跑去,有点累了,先在这歇三天。”

    歇三天?需要歇这么久?两人面面相觑。

    殊不知牛有道这长途来回奔波的法力消耗不小,重点是被银姬给打伤了,伤的不算轻,若不是担心两人这里有变,他也不会急着赶回来,现在局面稳住了,他需要时间疗伤,不便负伤前行。

    而和大队伍分别前约定好的地图上的碰头地点足足预留了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所以真不用着急。

    牛有道就此盘膝坐下了,进入了疗伤恢复的过程。

    秦、柯二人负责护法警戒,牛有道一回来,两人左右为难之下的心也只能暂时顺着牛有道来。

    天黑了,这次没有再点燃篝火……

    天亮了,暂停的牛有道要了他们抄录的有关缥缈阁相关人员的信息到手,再次查看,看后东西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稍作放松之后,牛有道再次进入了疗伤恢复状态。

    傍晚时分秦、柯弄了吃的过来,填肚子时,秦观忍不住试着问了句,“长老,你之前离开那么久,就不怕我们两个跑掉出卖你?”

    本来就算两人不问,牛有道也会找机会敲打敲打二人,以便稳住,既然问到了,那就正好了,反问:“我之前是怎么离开的圣境?”

    二人相视一眼,秦观道:“芳菲阁阁主罗芳菲把您送出去的?”

    牛有道:“世上有无缘无故的事吗?出卖我?你以为你们真能出卖我?你们信不信只要你们一开口,缥缈阁那边立刻会有人把你们给做掉?”

    两人暗暗心惊,明白了牛有道话里的意思,对方在缥缈阁有人。

    敲打有效,两人左右为难的心终于定向了一边,得了警告也不敢妄动……

    天都峰缥缈阁,风云过耳的高阁之上,面对辽阔天地的丁卫凭栏而立,手上拿着一份密信查看,看后冷笑不止。

    一旁的副手问道:“怎么办?”

    “不见了!我要查的人不见了!连缥缈阁安插在万兽门内的探子也失踪了,有意思,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丁卫依旧冷笑。

    副手问:“先生是怀疑缥缈阁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

    丁卫:“晁敬和太叔山城翻脸在圣境内,他们自己是没办法将消息传出来的,除非有圣境内的人帮忙递话。早不失踪,偏偏在这个时候失踪,你不觉得奇怪吗?除了缥缈阁内部人走漏消息,还有别人吗?”

    副手沉吟道:“缥缈阁由九家的人联合组成,人员混杂,不好查呀!”

    丁卫叹道:“好不好查都是其次的,问题是扔了个烫手的麻烦给我。圣尊已经有整顿下面的意图,这事再爆出来,圣尊会怎么想?偏偏不知道幕后人的意图,又是我在执掌缥缈阁,我敢隐瞒不报吗?”

    副手摇头:“这事的确棘手。”

    丁卫:“查还是要查的,所有牵涉此事的相关人员,动用一切力量逐一排查,争取把事情真相弄清楚。”

    “是!”副手应下。

    丁卫转身而去,“准备飞禽坐骑,我回一趟圣境。”

    副手快步跟上,“先生才刚从圣境来,又回圣境?”

    丁卫:“这事不好在纸上传来传去,过手的人太多不合适,我得亲自回去一趟向师尊面禀。也不知是哪个孙子害老子跑来跑去。”

    ……

    三天之后,牛有道恢复的差不多了,三人再次出发,一路上还是老样子,牛有道依然不让两人对妖狐出手,不慌不忙地赶路,不像是来历练的,倒像是来游逛的。

    秦、柯二人发现牛长老很有雅兴,途中发现没见过的花花草草和小虫之类的,总会停下仔细观察。

    下一个碰头地点很远,慢慢赶路的一行五六天后才抵达,此地是一处地域较大的山林,在地图上有明确的标示,也是定在这里碰头的原因。

    抵达后,三人又在这里等了两天,才终于等到了大队伍的人来到。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