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天刑之死

作品:《伏天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莲花灯落在了叶伏天的身前,华青青的身影若影若现,灯光照射在叶伏天的眉心之处,这一刻叶伏天的精神力量朝着浩瀚无尽的虚空辐射而出,他的身上都仿佛变得更加璀璨明亮,犹如一尊古佛般宝相庄严。

    天地间有诵佛之音传出,和叶伏天的精神意志共鸣。

    “华青青。”叶伏天意念传出一道声音。

    “是我,安静的感受这力量。”华青青的声音传出,叶伏天感觉到了天地间的一切灵气和规则之力都在和自己的精神力共鸣,那些狂暴的战斗引入脑海之中,他的精神力变得无比的强大。

    柳禅心头又一次颤动着,他听闻青灯禅师收下了一位资质极为特殊的弟子,但对于他而言后辈的事情他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道宫弟子。

    但他断然没有想到,这位弟子会如此的特殊。

    那盏灯,是佛门传说中的舍利灯吗。

    佛门转世说,究竟可不可信?

    为何一位位如此奇特的人物,都陆续出现在叶伏天的身边。

    “我想再听一次天山上的琴曲。”华青青的声音在叶伏天脑海中响起,她也是爱琴之人。

    叶伏天点头,身前出现了一张古琴,九指琴魔柳狂生的琴,道宫琴谷中的琴。

    柳禅踏步走出,一指朝着叶伏天这边按下,刹那间万千指法出现,诞生无尽光辉。

    花解语脚步往前走了一步,命魂绽放,她头戴璀璨的皇冠,更加不可一世,她那漆黑的眼瞳朝着柳禅那边看了一眼,刹那间,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壁障出现,犹如神之壁障,那无尽指光竟在虚空中停下,随后炸裂,爆发出骇人的毁灭力量。

    “神念师最强的就是念力,念可通神。”冷漠的声音在花解语脑海中想起,下一刻,花解语感知到那股强横无比的精神意志力量化作无形的大手直接朝着柳禅扣杀而下,天地间出现许多大手印,无影无形,柳禅只感觉他的精神意志力量都被直接扣住,他抬头看着那无处不在的力量,脸色格外的难看。

    “破。”恐怖的精神意志力量爆发,化作无数光点,将那股无形的力量摧毁,却见此时,花解语迈步走出,她的靠近,竟让柳禅感觉到了一股极强大的压力,他当然明白自己面对的并非是花解语,而是一位和花解语一样的修行者,可能是圣境存在的神念师人物,借花解语的身体融入她的意志释放力量。

    莫非,花解语被一位肉身毁灭的圣境神念师看中了吗?

    “雷罚。”花解语口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一道道精神雷霆之光瞬间降临而至,依旧像是无形之攻击,直接轰在柳禅的脑海之中,他只感觉精神意志都要炸裂溃散般,这种攻击太可怕了,没有任何的征兆形态,直接以精神系法术攻击他的精神力。

    柳禅手中光芒闪耀,一件极为可怕的法器出现在他手中。

    那是一根柳鞭,从中弥漫而出的气息让人灵魂都为之颤动。

    这也是道宫流传下来的一件极可怕的攻击圣器,打神鞭。

    柳禅手臂一颤,打神鞭挥动,直接挥舞而出,刹那间那股无形的攻击力量直接被摧毁,花解语也闷哼了一声,她的攻击是以精神意志释放的,被打神鞭直接抽打,伤的也是精神力。

    两人对峙的同时,另一处方向,琴音响起,弥漫于天地间,天地间的灵气似乎皆受到琴音所影响,以一种特殊的规律流动着。

    琴音之中透着苍凉、悲壮之意,这首浮世曲在此刻弹奏,似乎又有一番别样的感觉。

    许多战斗的人都朝着叶伏天看了一眼,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股可怕的精神风暴,并且急速的朝着浩瀚天地蔓延而出,似乎要控制整片虚空的灵气。

    “动手。”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是宁氏的宁闲,他率领着一批天刑宫的强者往前走出,朝着叶伏天杀去。

    叶伏天像是没有看到般,依旧在低头弹奏。

    琴音的节奏很快,高亢激昂,璀璨无比的光辉笼罩着叶伏天的身躯,和那盏莲灯交相辉映,宁闲踏步来到叶伏天头顶上空,手持一柄金色长戟,直接朝着下空刺杀而出,刹那间一道道戟光杀伐而出,欲直接将叶伏天当场诛杀。

    有数位强者同时出手朝着叶伏天发起了攻击,没有人想到今日之战会如此的惨烈,叶伏天自己也没有想过。

    可怕的攻击杀伐而至,然而天地间以奇妙规律流动着的灵气却在此刻化作了规则力量,一道道金色戟光在叶伏天身前停下了,空间像是凝固了般,就那么停止了前行,没有能够刺破叶伏天的脑袋。

    这股凝固的空间席卷而出,一路往上蔓延,宁闲的身体也变得僵硬,他所在的空间像是要彻底的停滞,要陷入绝对的静止状态。

    宁闲脸色大变,他低头看向叶伏天,是那盏莲花灯的增幅力量吗?

    但怎么会这么强?

    琴音依旧,宁闲只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都遭到了限制,仿佛无法融入天地间的灵气之中,不仅是他,其它出手的人也生出同样的感觉。

    风拂过,化作可怕的飓风风暴,能够撕裂一切。

    这股飓风直接朝着宁闲等人而去,宁闲感受到那股飓风力量,脸色陡然间大变,那是风之规则杀伐之术,并非是寻常的风之力量。

    他想要躲避,但却发现动作极慢,几乎难以动弹。

    飓风何等的快,犹如利刃般直接割裂虚空,穿喉而过。

    噗呲一声,宁闲浑身颤抖,眼瞳中生出浓浓的恐惧之意。

    “嗤嗤……”连续的声响传出,那些出手之人尽皆被割喉斩杀。

    看到这一幕的一幕,剑魔和道藏贤君都微微闭上了眼睛,心中不忍,那些,都是道宫的强者,被叶伏天所杀。

    然而这能责怪叶伏天吗?

    被逼迫到这种程度,他恐怕对道宫再无任何留恋了,哪怕曾经为道宫弟子,也不会有半点仁慈。

    他们其实都清楚,今日叶伏天来道宫实则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只是想要求一个机会,道宫让他和白陆离一战证明自己,从而改变意志的机会,但道宫没有给他,也就注定了结局,但这场战斗的过程或许叶伏天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演化到这一步。

    很多人,并不想他死,包括荒州的许多大人物。

    天刑贤君看到这一幕脸色极为难看,那些被杀的人,都是他天刑宫的强者。

    他颤抖着身躯起身,精神意志爆发,刑罚圣剑直接隔空飞出,虽然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但精神意志还在,可以催动圣剑诛杀叶伏天。

    此刻在天刑贤君的眼眸中有着冰冷至极的杀念。

    剑至,刑罚之光闪耀,诛杀向叶伏天的身体。

    “停下。”花解语转身,恐怖的精神意念直接让刑罚之剑停止了前行,但在同时柳禅的打神鞭直接抽打而下,她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杀。”

    叶伏天怒喝一声,声音冰冷到极致,这一瞬间远处的天刑贤君感受到了空间凝固的规则之力,而后便是金色的藤蔓化作杀伐利刃降临。

    他的瞳孔不断放大,想要再控制规则力量抵挡,却发现周围的规则力量难以凝聚而生。

    “噗!”冰冷的藤蔓刺杀而下,直接刺入他的眉心、咽喉、心脏,将他的身体钉死在了道宫山壁之上。

    “不……”柳禅怒吼一声,道宫天刑宫宫主,被当场格杀在道宫前。

    他的目光扫了一眼斗战贤君、扫了一眼剑魔和道藏,忽然间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道宫之劫所在吗?

    分崩离析的道宫人心分裂,如今,天刑贤君战死,再看那些战斗的荒天榜人物,如此多的强者都站在了道宫的对立面。

    这座至圣道宫,曾经是荒州的信仰之地。

    他一心为道宫考虑、为荒州考虑,为何会沦落至此?

    他以为拿下叶伏天,会让损失降到最低,但为何会战斗到如此惨烈境地?

    他不明白,此刻他内心剧烈的震荡着,已经在质疑自己的道心。

    “这就是你要的结局吗?”叶伏天冰冷的声音响彻在柳禅的脑海中,他抬头看向那弹奏的青年,看着那被圣人附体的花解语。

    握着打神鞭的手臂微微颤抖着,柳禅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下一刻,他手中的打神鞭挥动,天地间出现了无尽的粒子光芒,朝着打神鞭卷去,这一瞬间,打神鞭仿佛化作了一头可怕的苍龙怒吼咆哮着,粉碎天地间的一切力量。

    叶伏天低头抚琴弹奏,精神意志辐射天地间,笼罩着柳禅身体周围的空间,空间凝固规则力量绽放而出,但那舞动的打神鞭撕碎一切规则之力,使得空间凝固规则都受到了限制。

    ………

    而在此时,道宫之内,万象宫中,万象贤君看着那劫光淹没道宫,道宫已经坍塌破碎,主宫都被摧毁,但在那破碎的道宫中,却仿佛出现了一缕曙光。

    这一刻万象贤君心头剧烈的颤抖着,为何会是如此可怕的卦象。

    莫非,斗战真的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