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可以穿绿袍了。也是官了?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现代婚姻与古代婚姻本质上的区别,就在于它兼容了感情和物质因素,而且感情因素的成分要大于物质因素,成了讨老婆的主要驱动力。并且,人人平等之下,男女也比较平等。

    家庭背景、收入状况、能否做家务等物质因素虽然仍在考量之中,但如果不是问题和矛盾太过尖锐,一般磨合一下即可。

    但如果感情因素有个三长两短,那么绝对不揉沙子,大家都坚持要找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

    然而在古代,婚姻的意义并不是如此。

    如果说分工能够提高效率,是人类进步的象征,那么现代男人的讨老婆方式可以算是退步。

    因为,在过去,女性的物质因素和感情因素是泾渭分明的,互不干涉。所以,女性也一般被划分成两个不同的体系。

    一方面,无论是在古希腊或是古代中国,正房大太太一般的功能为通过联姻扩大家业、传宗接代、主持家庭,以及丈夫偶尔情之所至。

    因此,在找大太太时,最主要的因素自然是其背景、生育能力、持家能力,以及政治原因等,感情什么的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古代的男人对感情同样也是有需求的。

    因此,各个王朝又纷纷开辟了,另一个体系来满足感情的需求:都允许男人纳妾,同时也允许男人时常去青楼消费一下。

    无论是妾还是,为男人们提供的一是身体,第二则是精神。而很多时候精神满足感,甚至还胜过身体的需求,所以中国古代才有诸多名妓与才子们的爱情故事流传。

    但是,这种爱情是扭曲的,是要付出代价的。

    中国古代婚姻的标准是“门当户对”,从一开始的禁止贵族跟平民通婚,到慢慢的演变而来了“良贱不婚”。

    所谓“良贱不婚”是指,在封建等级制度下,某类人的身份或是职业会受到歧视,户籍上被编为“贱籍”,比如娼女、奴婢等。

    身家清白的良人是不能与“贱籍”人通婚的,否则会受到刑事处罚。当然,“良贱不婚”都是指“娶妻”,而非指“纳妾”。

    但是,皇帝就比较在这一点上苦逼了。

    因为,皇帝的任何一个在编的女人,都可以视作国母,或者是半个国母。所以,那怕是给皇帝做小老婆,也会变成半个国母一般的存在。

    这在礼法是绝对不允许的,因而皇帝想娶名妓入宫,那是做梦。

    所以,朱子龙纵观中国历史几千年回忆下来。看见过皇帝强娶弟弟或儿子老婆的,看见过霸占寡妇和人妻的,你可曾看见过几次,皇帝名正言顺娶入宫的?

    这几乎是没有的,就算有那么几次,也多半名不正言不顺,是特殊时期的产物,作不得正数。

    大宋一朝,文官的战斗力强的爆表,当面骂皇帝,直接喷口水到皇帝脸上都是常事。在这种情况下,朱子龙的便宜皇帝老爸,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把李师师接进宫。

    所以,明知道李师师天天在青楼里面,随时有可能让别的男人绿了自己。道君皇帝宋徽宗也只能认了!

    -

    不得不说,昨天晚上朱子龙让人下的迷药实在是太狠了点。

    等到那些给拐子们骗来的女娘们,让禁军人马送到了开封府后,再折返回来时。这天都中午时刻了,尼姑们还一个个没能醒转过来!

    于是,朱子龙将其中一封富安找到的道观主持与贼人头目,同宗来回的书信放在住持的房间里面,插上一把小刀在上面。

    借此暗示,醒来的观主,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你要是出去乱说,我们也不会客气之意。

    之后,在看到豆腐西施李三娘也给送回开封城后,朱子龙这才和高衙内在一帮小弟们的护送下,坐上马车向开封府方向返回。

    边上陪同的王都头,一边观望四周一边悄悄的向其它衙役们交谈。

    “昨日这样的大案,发生在西城管辖下,只怕我等和大人,上下恐怕都脱不了一些关系……我听说了,按歹徒的账簿记录,他们来来往往在这道观里已经很多年了。我看我等只有依附于王爷和高衙内之下,才能避祸。一会这结案的文章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副都头本欲连声答应,只是想了想小声的补充说:“都头,咱若是四处宣扬王爷和衙内的功劳,恐怕匪徒的余孽会找上他们报复。但是,咱们若在报告里隐瞒一下,又怕王爷和衙内不悦,你看这,是不是请示一下?”

    王都头听了也有点为难,道:“先草拟两份结案文书,然后再让我拿上一份空白的,一式三份让我送去王爷和衙内的马车内。听取回话儿后,再做打算。另,你快马加鞭让人昨夜赶回府中的人马,应该也快要回话儿来了,等等便是。”

    “是……”

    果不其然,就在副都头写好文书之时。开封城方向,一衙门书记官快马加鞭的过来了!

    见了王都头等人后,先对上了下口风,听取了意见后。那名书记官,直接掏出了怀中之物。却是几封新的文书和府文!

    他对着王都头暗道:“知州大人已经把案卷写好了,案卷中,请求给你正九品的待遇,朝廷打个折扣下来,也能是个从九品。此事关乎官家和道观,上面有人说了,为免败坏了道家名声。同时,为了堵住所有参与者的嘴,别让他们四处乱说。皆有重赏!”

    那书记又郑重叮咛道:“我给你等实话说吧,破获了这么大的拐卖团伙,城中的富商们,不免要为自家孩子的安全而松一口气。这件事报上去,只要把不该说的部分不说出来,府衙上,官方赏赐少不了,城中的富商们,也多多少少会犒赏一下那些替他们除去隐患的衙役们,所以这件事,钱财上面更是赏赐少不了。”

    “在场还有些士子们——也没关系,让他们把名姓报上来。府尊可以答应他们在州试上予以帮助,让他们轻而易举通过州试成为举人,只要他们把嘴夹紧了……”

    这名书记这么一说,众衙役们皆是喜极而呆。王都头更是被能当官了,这个大馅饼砸晕了!

    “啊啊,因祸得福。亲娘也,咱从此可以穿绿袍了。也是官了?”

    宋代低品级官穿绿袍,而吏员则是一身缁衣。官员与吏员中间存在巨大的鸿沟,大多数吏员奋斗一辈子都做不成官员。

    偶尔有一个吏员享受了品级,成为官员,那简直就是被雷劈了,或者类似世纪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机率。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