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陆谦和林冲,相爱相杀的好基友!

作品:《大宋主神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我爱中文] http://www.52zw.com 更新最快!

    小时候,陆谦和林冲一起长大,两个人一起玩一起读书一起捅马蜂窝,一起对着女孩子吹口哨一起翘课,去学堂后面的小山上抓蝎子玩。

    那时候,他们是死党!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动,年纪的增长,只有林冲一人仍然坚持本心。但是,陆谦在他母亲看似好心,其实却是扭曲的教育下,渐渐的心变了。

    因为陆谦的母亲一直在他的耳边念叨:

    “你看看邻居家的林冲,人家八岁就已经会背《三字经》了,你呢?你现在只会“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

    “你看看邻居家的林冲,人家十岁就会一整套的“暴雨梨花枪”了,你呢?到现在连“举火烧天”一招都没能学全。”

    “你看看人家邻居家的林冲,人家十三岁才学会骑马,就拿了县里的第一名,你呢?学了一年了,反而比不上人家一个刚学的新手,你是怎么学的?”

    “你看看邻居家的林冲,人家考武举人榜上有名,现在都已经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了,你呢?考了两次都名落孙山,你就不能争口气吗?”

    ……

    类似的说教只少以数万次以计,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

    终于,久而久之,陆谦心里承受不了了。

    “既然林冲很厉害,你们认林冲做儿子好了。”这一年,刚刚青少年反叛期的陆谦变成了熊孩子,仇恨的种子就此种下。

    其实,这也不仅仅是陆谦的不幸。因为我们小的时候,耳边也经常有一个隔壁家的,一直作为家长训斥我们的标准。

    只是家长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例子,只在刚开始有效的,时间一长就会起反效果!

    当然,陆谦的童年也不全是痛苦,他还记得自己十四岁那年。

    和林冲一起在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张教头手下习武的时候。有一次他和林冲比武,被林冲打倒在地上,疼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之时。

    “给”一块冰糖送到他的眼前,陆谦顺着那只纤细洁白的手往上看。看到的是张教头的女儿张若贞,小姑娘揶揄的说道:“一个男孩子还哭,不害臊。”

    平生第一次,陆谦觉得自己的脸红了。那一块冰糖,被陆谦小心的包好,放在自己最心爱的一个陶罐里面。纯洁的少年,第一次恋爱了,不过仅仅只是暗恋!

    四年之后,张教头的女儿张若贞嫁给了林冲。陆少年的暗恋还没有正式开始,就此结束。

    从此,陆谦心中对林冲的狠意越发加深,但是在表面上从来却没有显露出来。

    幸好,张教头还有一个二女儿,张若云。

    长的和大女儿张若贞有九分相像,一年后,事业也算有小成的陆谦,在明显张若云不太愿意的情况下,仍以张教头亲传弟子的身份,由张教头做主和张若云喜结连理。

    从此,林冲妻子的妹妹,成为了他暗恋的替代品。

    -

    因为少年时受到的教育毒害,陆谦一直将超越林冲做为人生的目标。

    自从投靠高衙内之后,放弃了尊严和面子的他,很快就得到了人渣的赏识。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高太尉府上的一名虞侯!

    大宋禁军分为地位大致相当的两个机构:殿前司、侍卫司!

    殿前司的将帅排列次序是:殿前都点检——副都点检——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殿前都虞侯!

    侍卫司的将帅排列次序是:马步军都指挥使——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马步军都虞侯——马军指挥使、步军指挥使!

    这一年,林冲做为禁军教头,相当于世纪新中国的上慰副营长的级别。

    这一年,将灵魂交给人渣的虞侯陆谦,如愿的提升到了相当于,世纪新中国少校正团长的级别。

    似乎从人生事业和官职业上看,他际谦终于超越了林冲了,人生愿望实现了一半。

    另一半,则是自己的妻子,始终不是自己的真爱。真爱在林冲的手上,自己手上只是一个替代品!

    上个月,几乎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在发情期,全年小弟弟不休假的高衙内,碰上了林娘子。也就是林冲的娘子,张若贞!

    “此女非我莫属!”高衙内调戏之后,激动的手舞足蹈。

    这一刻,陆谦的手掌已经被自己的指甲掐破,鲜血横流。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放弃了一切,现在他知道原来还没有,至少在他的、内心最深处还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里有着一块甜蜜的冰糖。

    当天晚上,陆谦整夜的失眠。对着黑暗静静的躺着,回想那些过往的故事……

    最终,陆谦自嘲的对自己说道:“我已经是个堕落的人了,哪里还需考虑心中是否还残存着善念的问题?罢了,罢了!”

    我将抛弃我所有的善念,如果正常手段得不到的,那怕是毁掉她,也要达成目标。

    第二天!

    “衙内,属下陆谦,有一个计划。可助你心想事成!”陆谦向高衙内说道。

    陆谦的计划就是,自己请林冲到一家酒店喝酒。然后派人告诉林夫人,说林冲喝酒喝醉了,然后高衙内到陆谦的家中,霸王硬上弓。

    “唔!我听说你和林冲是很好的朋友!”高衙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成功,林冲的侍女锦儿拆穿了这个阴谋。害的陆谦和林冲的好友关系就此彻底决裂,陆谦只好躲在高太尉府上避难。

    仅然已经和林冲不是小伙伴好朋友关系了,陆谦也就干脆利落的破瓶子破摔了。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陆谦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第一步:指使亲信专门去林冲的面前卖刀,故意折本卖给林冲,让林冲高兴。

    第二步:借高太尉的旨意邀请林冲进府看刀,故意把林冲领进白虎节堂,将他抓个现行,然后定罪。

    第三步:高太尉要么杀死林冲,要么刺配林冲。不管是哪一种,以他多年对林冲的了解,他必定休妻保全妻子。

    第四步:收买押送的公人,让他们暗地里害了林冲。

    第五步:如果路上了出现了意外,等到了沧州,收买官营和差拨,仍然可以要了林冲的性命。

    -

    应该说这个计划,在陆谦看来是十拿九稳的。

    成功就是要牺牲别人的幸福来换取,在成功这辆长途汽车上,没有站票。想要成功,节操就必需碎了一地!

    眼下,林冲已经成功的给高家下了狱,到达了第三步了。

    就在陆谦脑子里盘算着如何实行第四步和第五步的时候,门外突然来了一人,是熟人富安。

    “陆谦,快,快,快。随我同去,衙内和王爷有危险,城外妙春庵!”

    “王爷?哪个王爷!”陆谦连忙拿起武器,却是顺口问了一句。

    “自是衙内的好友,衮王-赵柽(朱子龙)!”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